《公開說出來 走好最後的路》讀後感

看透、放下,兼談自己的經歷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看了同修寫的文章《公開說出來 走好最後的路》後,再次深刻意識到修煉是很嚴肅的事情,不能抱一絲一毫的僥倖之心,於是決定把自己一段短暫的感情經歷和領悟寫出來。這本來是三年前就想寫的,但寫了一半後因故未能完成,原稿也丟了。過後想反正自己的事情並不嚴重,也過去很多年了,自己也早從法理上認識清了,沒有必要再提了。但今天看了同修的心得,慎重思考了一下,覺得還是有寫出來的必要,也希望能對同修們提高認識有所幫助。

這一世人類所住的「三界」是「有情世界」,人都是為情活著,其中男女之情是常人生命繁衍所需要的,又因為生生世世的緣份,男女之間感情的糾葛也佔據了常人日常生活中很大的部份,並充斥在文藝作品當中,客觀上也讓我們在沒修煉前對這方面多多少少都有某種程度的嚮往或想法。大法弟子這一生走上修煉之路了,對於因過去世的緣份給這一生造成的感情糾葛(尤其若對方是常人),就需要我們自己從法理上看清並善解,從而改變雙方的命運,不落入舊勢力的圈套。

我在原單位,因工作中的多次接觸和了解,對一位男同事生出好感,覺得他很符合我常人觀念中所喜歡的成熟、穩重的那類人。我們倆趣味相投,在一起很坦誠聊工作、聊各自的婚姻家庭,彼此都很輕鬆愉快,有一階段因為業務需要,時常一起出差。起初雙方都沒有任何想法,我只是單純的把他當作很投緣的同事而已,就這樣過了很長時間。直到有一次我出差在外,他因公事給我打電話,電話裏忽然像開玩笑似的說了一句「你不是我的紅顏知己嘛」。這話瞬間驚到了自己,讓自己對他的感情開始發生轉變,感覺像家人一樣,按當時的常人觀念還覺得挺好。後來有一次我們一起出差,自然而然有了一些親近的肢體接觸。自己從小對情感的嚮往和依賴,好像他都能給予滿足,自己不由自主的享受這種感覺。直到有一天,我才恍然意識到不對了,怎麼這種事竟然發生到自己身上了?但在濃重的常人情感包圍下自己無力自拔,而另一面修煉人的理性又知道,這樣下去後果很嚴重,是絕對不行的。那時候就像一個落水的人,既想自救,又無力自拔。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心裏拼命呼叫「師父」,請師父救我離開當下的氣氛,並且向師父許願,願意把他對我的這份情感,轉換成他以後對大法正確的認識和了解。就在我心裏持續不斷的呼救下,我們終於沒有進一步發展。過後,我既很自責,又非常不解為甚麼會碰到這樣的事,為甚麼會碰到這種「緣份」?

萬般迷惘中翻開《轉法輪》學法,師父告訴我們人的病都有背後的因素。我一下子明白了,因為生生世世的緣份,這輩子有些人是註定要相遇的,或者來報怨,或者來報恩,對方為此而來,他就要做他該做的事,有些東西就在你不知不覺中發生了,而且往往就是針對著你在常人生活中長期形成的觀念──或嚮往或欠缺的情感來的──這就是所謂舊勢力的安排。所以我們不能怨常人,那不是對方的錯,我們作為大法弟子,就是按照大法這唯一的標準時刻約束好自己的心態和言行,不要讓自己掉進舊勢力安排的劇情裏去。一旦遇到這樣的人和事,不要害怕,重要的是自己能從法理上看透它、放下它。也希望其他同修不要對發生這類問題的同修一味指責,而是要以慈悲的態度,從法理上解開他們的疑惑,幫助同修看透背後的迷霧,迷一旦揭破,自然就不會執著了。

我和那位同事平靜的回到了各自生活,由於業務變化,以後再也沒有一起工作的機會,不久他調到外地部門,我們幾乎沒有見面機會,幾年後我也離開了原單位,至今未再見面。這事就像一陣風,在我們的生活中來去匆匆,好像彼此從來沒有認識過一樣。我很感謝師父,當時沒有讓我犯下更大的錯誤,否則我們倆的人生軌跡可能都要發生改變。作為大法弟子,我們自己先要看透,跳出來,消除背後的舊勢力安排的因素,對方自然就會改變,不讓彼此犯錯,也等於是給對方的人生一條光明之路。

作為修煉人,放下男女之情、保證對現有婚姻的忠誠,不但是在行為上做到,還包括在思想和意念上不動邪念。雖然自己經過了上面這件事對這方面提高了警惕,但意念中並沒有消除乾淨。由於對美滿婚姻還存在所謂常人的嚮往,所以一旦對現有婚姻狀況不滿時,就開始在大腦裏編織想像情投意合的那種生活作為自我慰藉。以前長期沒有重視,今天看了同修的文章,深刻意識到修煉的嚴肅性,不能有一點藉口來放鬆自己。在思想中想,就是邪念了,也會被舊勢力抓住把柄來干擾的。所以我今天決定把這些不好的東西曝光,希望能對有同類問題的同修有所啟發和幫助,大家是個整體,讓我們一起破除迷霧,在修煉的路上精進!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