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一個角度看色心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二日】父親牙齒全沒有了,要做滿口的假牙。一個很專業的醫生給他做,卻反覆做了幾次才做好。我想是該找找自己的心了。

說實話,看著父親沒有牙齒不方便吃飯的樣子,看著他說話沒有牙齒一臉婆婆嘴的樣子,我沒有同情的感覺,恰恰相反,卻只感到滿心的厭惡,渾身的不自在,甚至看都不願意看他,我認為他牙齒的掉落實因為他的色慾過重。能夠努力的和他保持平和的語氣說話,也僅僅因為想到自己是個修煉人,應該對人和善。其實根本做不到和善,頂多只是表面的友好。

一次和同修交流時,同修提醒自己說:不愛你的敵人,你就不能圓滿。當時我想到了自己長期對父親的怨恨。自己對父親的怨恨似乎是在日積月累的過程中形成的。

從記事起,父親在自己心裏就沒有甚麼好印象。儘管他自己很克制自己,有甚麼好吃的都是留給我們,可是他不善於表達,即使是好事說的也難聽,尤其他的色慾非常重,而且在這個事情上幾乎不考慮對子女的影響,甚至在有些時候做的是非常的過份。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加上當時流行小說很多是言情的東西,慢慢的自己也滿腦子都是色慾的執著。自己還僅僅是個孩子時就如此,真是很苦的,很自卑,也知道自己的思想是見不得人的。而在其它方面,自己頭上又還有一些常人中的光環,就這樣自己形成了一種非常複雜的性格。而對父親的厭惡也在一點一點形成。

開始學法修煉以後,老師告訴我們作為修煉人碰到的第一關就是色關,可我常常過不去。直到現在好像色慾對我來說都還是關卡,色心和淫念時常往出冒。自己過不去關時就在心裏怨恨父母親,怨他們沒有給自己一個好的成長環境,讓色慾的物質在自己空間場積存的太多。當然無論如何自己還是在努力的去掉那些敗物。發正念中也在清除色心和淫念。總覺的去的很艱難。

不願意正視父親,不願意和父親說話,一看父親,潛意識裏那些色慾和淫念的東西就在往外翻,而自己這時沒有認識到應該徹底的去掉它們,只是在往下壓這些不好的東西。就像是自己空間場之內還殘存的色慾敗物冒出來,自己不是及時的鏟除它們,而是把它們往下按。這樣它們還是留在自己的空間場,還存在著。面對父親自己渾身的不自在實際上也有它們在起的作用。由此也想到,平時自己在與人接觸時,在講真相時,出現的不自在、害羞、自卑等等的感覺很多也是色慾的物質在起作用。再出現這樣的情況一定得提醒自己是個煉功人,自己必須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修煉人,不能讓那些色慾敗物干擾自己,影響自己做三件事,影響眾生的得救。色慾的表現還真多,現在認識到了,徹底鏟除。

由此自己想到無論甚麼時候,只要自己的一思一念和表現不在法上,那就得趕快歸正,清理不好的東西。

學法十多年了,到現在發現自己好像壓根就不會修自己,真可悲。

現在看看其實是自己色慾沒有去乾淨,沒有無條件的向內找,怨恨別人。而在這個過程中,使得除了色慾之心又增加了一些非常不好的心,如:怨恨心,指責別人的心、向外求的心。老師也告訴我們人與人的矛盾都是很複雜的。在漫長的歲月中,自己在歷史上曾經對父母幹過甚麼我並不知道。父親也在學大法,儘管他只是自己學法煉功,幾乎不做講真相的事情,他的變化也很明顯了,過去很多不好的東西已經沒有了。現在能夠修大法,已經是天大的福份了,還怨恨那些幹甚麼,要緊的是自己趕快按照老師的要求,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學好法,認清自己的執著,去掉它們。

在寫的過程中,感覺自己的認識是清楚多了。對父親怨恨的心在去,色慾的物質也在去。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