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中所見色慾的骯髒和可怕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九日】本來一直在迴避這個問題,個人覺得得法都這麼多年了,色慾之心卻一直不能完全突破,實在是說不過去(當然不是說發生了男女問題,那還了得)。最近一年來,當自己幾次沒有在思想中放下色慾之念後,師父連續在夢中用「猛藥」點化自己,夢中的情景非常恐怖、噁心,而且醒來後都記憶猶新,歷歷在目,感覺師父在這個問題上對自己要求已經越來越嚴了,所以把夢境寫出,一方面督促自己,加快清理這些不好的念頭;另一方面也必須寫出來讓大家引以為戒。

夢中完全是非常骯髒的類似廁所的地方,但並不是真正的規整建築的廁所,常常感覺似乎是地下室或者是山洞,比廁所還要噁心,四處都是的糞便,沒有一塊好地方,粘的滿腳都是,散發著無法忍受的腥臭味。幾個月前,又做了一個非常清晰的這樣的夢,夢中自己赤身裸體,抱著一根粗繩子,繩子由空中垂下,正沿著一個黑乎乎的隧道把自己往地底下送,而狹小的四周幾乎貼著自己皮膚的隧道壁上塗滿了屎尿,散發著陣陣難聞的氣味,氣味直往自己鼻子裏鑽。這種氣味幾乎把我從夢中熏醒。醒來之後還似乎能聞到,感覺噁心極了。

這幾天看到同修的一篇心得《「運用神通」的秋日感悟》中談到:我想特別一提的是我領會到如果色慾之心不去,想出神通是絕對不行的。對於有的心,如果還有一點沒去,神通也會展現出來,但色慾之心不去,就不行。所以這個心也是所有修煉法門裏第一個要去的心,真的是人和神的分別。因為當神通要在常人這個空間展現時,即使沒有舊勢力的阻擋,作為一個修煉人也必須要達到一個神的心性標準才能展現的。

我是一九九六年正月得法的弟子,雖然閉鎖著修,也不是說甚麼變化也沒有。在一九九八年的時候,我有一段時間身體處於了一種很有意思的狀態。那個時候已經得法二年多了,已經明白了大法是甚麼,修的非常紮實了。那個時候有一段時間,我只要一上床睡覺,就感覺自己實際上根本不是躺在床上,而是在船上,身體隨著海浪的一浪一浪而波盪著。那種感覺實在太有趣了,人家一睡覺是上床,我一睡覺結果就是上船,就這樣波盪著波盪著,現在想想還憋不住想笑。雖然當時不明白身體怎麼了,但由於完全相信大法相信師父,所以我當時從來沒有覺得是病或者是有需要去醫院檢查的念頭,也沒和家人說,個人隱約覺得反正應該是法的威力導致的,肯定是好事。後來師父講法後才明白,實際就是那個時候層次突破太快了,雖然人體是完全不敏感的,可還是隱約感覺到了,可傳到這個空間的身體僅僅能有一浪一浪的感覺,而在另外空間早是一個又一個空間被無比壯觀的迅速同化了。

一九九八年的時候,有一次在思想上色慾之心沒放下,結果就隨著它放縱著自己遐想了。當晚馬上就做了個夢,夢中自己推著一輛自行車在爬一個很陡的大山坡。已經到了山頂了,只要再邁一步就到了,結果這時當自己抬腿邁這最後一步時,卻不知道怎地,突然腳底發滑,我一下子就連人帶自行車從高高的很陡的山頂滑了下來,當時伴隨著自己的慘叫聲整個身心都「忽悠」一下,那種感覺和人在高空中真實墜落的感覺是一樣的,人驚醒了,一身冷汗,那種感覺太嚇人了。

以後只要是有這方面的錯誤,要麼是有同類的夢境,要麼就是第二天早上到車棚子一看,保證自行車後胎徹底沒氣了。當時感到大法實在是太神奇了,師父的法身真的是時時刻刻在自己身邊,別說行為,就是念不正都瞞不過去,修煉的路上不可能糊弄過關。

這一、兩年,有的時候在思想上沒有抵制色慾的念頭。修煉到現在已經整整十三年了,這個最基本的一入門老師就要求必須去掉的心卻一直沒能處理乾淨。也許可能就有這個原因,導致自己的能力被封閉著,不能在國內如此嚴峻的形勢下,在我們這個空間如意的使用神通助師正法。所以我寫出此文來,希望還有此不足的同修能引以為戒。其實,我覺的只要有這個心沒去的人,都或者這樣或者那樣的受到了老師的點化,只不過是我們肯不肯正視而已。

同修們,精神起來,讓我們用神的正念時時刻刻主宰自己,無愧於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吧。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