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慾之心讓我沉淪 恩師慈悲將我救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七日】一直以來我都想把自己的這段經歷寫出來,一方面是為了證實法,一方面也想藉此向偉大的師尊表達我的無限感恩。

我是九七年七月份得法的,那時我十八歲。當我第一次聽到大法的法理的時候,我感到很新鮮,從未聽過這麼高深的道理。同時又看到自己的母親因為修煉法輪大法後身體與性格上的巨大變化,我想這一定是一個很好的功法,於是抱著一種想要把自己變的更好的想法走入了大法修煉。

色慾之心深藏其中而不自知

其實當初我抱著那樣一種想要把自己變好的心態裏面,早就藏著一顆色慾之心。我從小的生活環境還算優越,所以在那種互相攀比的氛圍中形成了一種非常敏感的性格,怕別人說我的不好。我尤其看重外表打扮,到後來嚴重到我每要出門都會花很長時間來決定我應該穿哪件衣服的地步。其實我這樣做的目地就是為了引起別人注意和叫別人欣賞。所以走入大法修煉的目地就是想能通過修煉而使自己變的更好,這樣就會有更多的人欣賞我了……。當然,我確實也從修煉中得到了很多「好處」,比如皮膚變的好了;沒以前那麼胖了;人也自信了,看到我的人都說我簡直像換了個人似的。當時還有好幾個同班同學看到我的變化跟著我煉了一段時間的功呢。聽到這些讚揚我更加覺的自己不錯了,那個時候對法的認識還只浮於表面,根本不懂甚麼叫向內找,只懂得一些做好人的基本道理而已。

母親遭受迫害 自己隨波逐流

正當我在這種家庭和睦、又受人稱讚的環境中「修」的不亦樂乎的時候,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那個最黑暗的日子到來了。那時我放學回家,一路上都聽到每家每戶的電視機裏都在播放著污衊大法和師父的新聞,我一下懵了,不知所措,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二零零一年的一天,我回到家中,看到母親正在看電視上放映的那個所謂天安門「自焚事件」,母親對我說:「這些肯定是假的,我們煉法輪功的怎麼會去自焚呢?!」我也相信母親的話,心裏隱約的覺的更大的壓力迎面而來。我也問過我自己到底信不信法輪功、信不信師父?我回答說「信」,但那種「信」更多的是一種感性上的,通過自己身體上的一些變化和煉功時的一些感受得出的結論。

正因為自己在法上的不精進,二零零二年我的母親因為出去講真相而被惡黨非法處三年勞教迫害。在那種找不到別的大法弟子,在那種孤獨與寂寞的情況下,我開始在常人中尋找安慰,填補自己的空虛。我在讀大學時交了一個男朋友,我們花前月下,製造各種浪漫,以至於使我荒廢了學業,也放棄了大法,淪為一個常人。

畢業了,我不能在學校住了。男友要與我同居,剛開始我堅決不同意,因為最起碼的這點我還是知道的,但後來在情的誘惑下,覺的反正現在常人都是這樣的,也就徹底放棄了自己做人的原則,和他同居了。這個時候我再也不敢面對大法、面對師父,就想我已不再是個大法弟子了,師父也不會再管我了。殊不知我的這個想法恰恰符合了舊勢力對我進行毀滅性打擊的要求。

母親回到家中 我迷途知返

就這樣,我一邊深為自己的行為感到痛苦、懊惱,一邊又用各種方式來緩解自己的痛苦。特別是在和男朋友因為工作關係分手後,我變本加厲,我學會了玩網絡遊戲,和朋友去唱歌、蹦的,搞網戀。那時我感覺我徹底完了,卻又無法自拔。這樣的日子我過了三年,直到我的母親回到家中。

我怕媽知道我的現狀深感失望,所以我總是躲著她,但是我還是從她在勞教所的經歷看到了大法的神奇。聽到這些,我既羨慕又自卑。最終我在和當時的男朋友發生的一些爭執中義無反顧的選擇了大法。我雖然離開大法幾年了,但內心似乎總有一個聲音在告訴我,只有修大法才能從這些常人的情中跳出去。經過了三年的痛苦掙扎,我從深陷了三年的污濁裏又爬了出來。

回歸的路跌跌撞撞 修心斷慾反反復復

從新走回大法後我很珍惜自己的修煉機緣,特別是看到了師父在《走出死關》中對像我這樣不爭氣的大法弟子的盼望,我為自己犯了這麼嚴重的錯誤、做了這麼多有辱大法修煉者形像的事而感到羞愧,同時我也發誓要從情裏面跳出來。

可是舊勢力對一個修煉人的迫害是無孔不入的,只要有一個念頭不正,就會被鑽空子。當時因為比較注重學法,三件事也在努力的做,所以對於法慢慢也從感性認識上升到了理性認識,也意識到自己很多念頭是不正的,是有情的。比如我還是很喜歡漂亮衣服,還是很喜歡聽到讚揚的話。我也向內找這些心態正是由於自己很多從情中派生出來的歡喜心、虛榮心、爭鬥心、色慾心所造成的,但意識到了卻沒努力去排除。隨著執著心動,加上以前在這方面造下的業力,舊勢力想繼續把我毀掉。結果一看到好看的衣服,我就有一種控制不住想買的衝動,而且還動用了大法弟子做資料的錢,這是罪上加罪。我知道這是不對的,是有罪的,但控制不住自己。為了給自己不符合法的行為找點藉口,使心理上達到「平衡」,我就對自己說:現在先借,以後我再從工資裏把錢補上。就在這一個問題上我老是反反復復,一會能做好,一會又做不好,一會清醒,一會糊塗。舊勢力一看我有這麼大一個漏洞,當然不能放過,又一個毀滅性的打擊在等著我了。

師父的法不斷引領我 踉踉蹌蹌總算走回來

二零零八年二月,我在外發真相資料時被當地公安局綁架,最後非法勞教一年半。在勞教所我靜下心來想了想自己為甚麼會被邪惡鑽空子,其實最大的一個漏就是因為自己一直以來的色心不去,不但不能靜下心來向內找,反而還為其找藉口掩蓋,同時在這種色心的帶動下,聽不進同修的意見,只喜歡聽好聽的,失去了一個修煉人應有的理智與智慧。找到了這些不好的心以後,我警惕自己不能因為有怕心走了「轉化」的路而意志消沉,因為如果「轉化」或消沉,我就又中了舊勢力的另一個圈套了。

我又從新振作起來,我要從新做好。我每天把自己能記住的《洪吟》和法都背一遍,一有時間我就針對不同的情況發正念。同時也慢慢試著去理智的講真相。我發現那段時間我只要正念正行,我的大腦就被打開了,智慧源源不斷,遇到甚麼突發情況我也能理智處理。我知道這是慈悲的師父在鼓勵我。在和別的同修形成整體和運用各種方式講真相的過程中,我真正體會到了一個修煉人只要不斷向內找,找到執著的根子並去掉它,就能開創一個好的環境,無論是在哪裏向內找都絕對是修煉人的法寶。那段時間我把身邊的每一個人、遇到的每一件事都當成是我的鏡子,學習她們身上的長處,從各種矛盾中發現自己的不足,坦然講出自己的各種執著,毫無保留。我感覺自己真正成熟了,會修煉了。我無數次的流淚,感謝師父一次次將我撈起,用法理啟悟我的正信,讓我又一次從舊勢力的毀滅性的打擊中掙脫出來,又走在了正法修煉的光明大道上來。

坦坦蕩蕩向內找 堂堂正正走出來

我深知自己在色慾心不去的情況下,犯下了很多修煉人的大忌,回想以往為甚麼會多次明知故犯的犯下嚴重錯誤時,我悟到就是因為自己不能做到坦坦蕩蕩向內找,我以前的向內找只不過是在做給別的同修看的,顯示自己「修的好」,結果還真造成了一種我「修的好」的假相。而我也讓這樣的假相自欺欺人的存在著,更加不敢去觸碰那些執著心了。

從勞教所回來後,我把師父的新經文全看了一遍,最讓我感到慚愧的是這場迫害遲遲沒有結束,很大的原因就是因為師父不願放棄像我這樣不爭氣的弟子,一再的給機會,給機會,一再的等待,等待。我第一次感受到佛恩浩蕩的深刻內涵。我告訴自己我再也不能拖正法進程的後腿了,我一定要做好三件事,在最後的修煉路上精進實修,堂堂正正從各種人心中走出來,修成無私無我的大覺者。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