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慾是修煉的大敵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十日】我是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得法前身體有嚴重的心臟病,多少年也沒治好,每年都得住上幾次醫院。自從修煉後至今十四年過去了,沒有住過醫院,也沒有再吃一粒藥。老朋友見面都說:你的身體怎麼越老越好了,我說這是修煉法輪大法修的。

十幾年來在修煉的這條路上,精進的時間少,鬆懈的時間多,自己也知道對不住慈悲的師父,也就是師父說的「恨鐵不成鋼」的那種人,得到的多而付出的少。下面我來說一下我和老伴一個大的問題:色慾。

幾年來,也總想寫寫這方面的事,但又不好啟口,怕人笑話。今天借此機會,把我這顆人心曝光出來,徹底的清除掉這執著的人心。

自九五年修煉後,身體也在不斷的轉化,越來越好,而慾望之心不是因為身體的越好,變得越來越淡化,而是越來越強烈。老伴(同修)二零零六年開始修煉的,身體也是越來越棒,在慾望方面也有強烈的求。我倆琢磨,這把年紀,就是常人,也該沒有這回事了,這應該是舊勢力利用色魔來阻擋我們得法修煉的。身體好,是師父給的,是讓我們能更好的修煉的,不是過常人生活的。幾年前,師父就不斷的點悟我,每次幹那種事時,都有不同的夢。有一次夢到房頂上往屋裏嘩嘩的漏水,上去看看,找不到漏的地方。回到屋裏,還是漏。又有一次,用一個大鋁鍋燒了一鍋稀飯,去端鍋時,覺的特別輕,打開蓋一看一點稀飯也沒有,全漏光了。再後來,多次夢到河裏的水都流乾了,裏邊的魚全都死掉了,自己只覺的可惜。再發生那種事時,就夢到和死去的人在一起,讓你幹這幹那,醒來時,頭像裂開那樣疼,白天很難受。自己也悟到,如果再不自拔,很可能就去它們那裏報到了(死掉了)。

二零零九年,做過兩次更可怕的夢。今年春天有一天晚上,老伴又想那個事,被我拒絕了。睡著後,又做了夢:我從外邊向家走,走進大門回身關門時,突然從外面進來一個人,雙手面對面把我抱住,越抱越緊,讓我透不過氣來。我當時沒有覺的害怕,因為我心裏有一念:我是大法弟子,甚麼也不怕。當我看它的臉時,一下子嚇得我出了一身冷汗,那根本不是人。我拼命的掙扎,也無能為力,我連叫了三聲「師父快救我」。醒來後,覺得全身像冰塊一樣,一陣陣的發冷。坐起來發了半個多小時的正念,才恢復正常。

第二次是今年夏天,也是做了個夢,我從外面向屋裏走。一進門,看見老伴睡在一張很高的床上,半邊身體在床的外邊,眼看就要掉下來了。我走到跟前,用手往裏推她,還說:你掉下來了,你掉下來了。這時,她一下子爬起來,整個身體全壓在我身上。我有些承受不住,只覺的自己一陣陣的發冷。我一看她的臉,這哪裏是老伴,就是個妖怪,兩隻眼像豆粒那麼小,向我冷笑。這時我喊:「師父救我」,醒來後,一身冷汗,好像心臟都要停止了,發了近一個小時的正念,才平靜下來。

第三次是最近,也就是寫稿子前兩天的事。這次不是做夢,是明明白白的讓我改,清除色魔,痛改前非。最近,兒子買了新房子,老伴很高興,高興之餘,晚上不能入睡,又讓色魔鑽了空子。我說:不是講好了嗎,再也不能那樣做了,如果再不去掉此心,我們都很危險,最後一次吧。過後,真是後悔極了。

第二天,老伴在平地上摔了個大跟頭,左胳膊差一點骨折了,腫的老粗,半個胳膊都成了紫的,起了一個比雞蛋還大的包,沒敢對我說。到了晚上十點,我好了多年的心臟病又翻出來。我心裏難受了一個晚上,第二天早上七點半才恢復了正常。依稀聽到師父說:「讓你摔跟頭,從中悟道」(《轉法輪》),我覺的不是悟不到,是悟到了,而沒有做到,沒有認真聽師父的話,對我們這樣的不爭氣的弟子,師父依舊耐心的、慈悲的等待我們的覺醒,我們真是愧對師父的救度、愧對師父的慈悲之心。

因為我倆文化程度有限,所有愧疚的心、感恩的心不知如何表達,千言萬語都寫不盡我們對師父的感激,只有努力做好師父講的三件事「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救度眾生」,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做一個合格的、精進的法輪大法弟子。

這次下決心寫出來,一是曝光自己、改正自己,二是讓所有和我倆一樣放不下慾望的同修借鑑,共同切磋,千萬不要像我這樣不認真、不精進。讓我們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勇猛精進。

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