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執著色慾中去掉色慾心是不可能的

也談修心斷慾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九日】我是96年有緣得法的,98年結婚,99年「7.20」以前很精進,妻子也是個修煉的人。因為一些原因,我的色心特別重,去掉非常困難,心裏越急著去掉它,它好像越重一樣。有時問自己:放棄色心慾望,你願意嗎?心中卻湧出一種難捨的情緒。我曾經逼著自己不看、不聽、不想任何與此有關的事情。有一次吃飯時,對面坐著一個女孩,因為怕動色心,所以一直吃完飯走才抬起頭,連對方長的怎麼樣都沒看。但就是這樣,仍然去不掉色慾心。有時我想,是不是前世在這方面造了大業,所以今生如此辛苦承受?

99年「7.20」後,我被惡黨非法刑拘,終至非法重判。出來前正值新年,監獄裏放錄像,竟有黃色的,自己知道不該看,但此時已按捺不住自己的心,還是看了,結果這個心波動的更厲害。又生出另一種心:是因為自己長久以來就沒有過這種實質性的夫妻生活,才沒有認清這種事情的實質,才老是要想它,才去不掉的。這個心竟變得非常重。

因為以這個心為藉口,也想去掉色慾心,而妻子在迫害中從沒向邪惡屈服和承認過,正念非常強,反而正面規勸我。後來我忍不住看了黃色網站,開始只是看圖片,看時還告訴自己,這有甚麼好看的,難道你放不下嗎?看完後後悔,不久又一次看,心裏卻想著一定要在看之中去掉色慾心。如此反覆,有多少次都記不清了。那時自己真是很痛苦,覺得自己要廢了:這麼好的大法,這樣的機緣,難道要失之交臂嗎?覺得自己太沒有骨氣毅力了,這個行為和心為甚麼就斷不了呢?!

有時自己鼓勵自己:在監獄裏,曾有一段時間開創了環境,自己4點鐘起床,煉功2小時,背法2小時,那樣邪惡的環境下,自己都做到了,說明自己不是沒有毅力,而且有時自己瞌睡的很厲害,背法的2小時,怕睡過去,就一直在地上走,哪怕不能清醒的背法也不能睡,沒有第一次,才能沒有第二次。就這樣,瞌睡很快就沒了。現在就為甚麼不行了呢?最嚴重的一次,我一人出差到外地。剛住進賓館,就有小姐打電話問要不要特殊服務。我當時想也沒想就斷然拒絕了,但忍不住給總台打了電話,問有沒有特殊服務。當時自己的心就動了,忍不住胡思亂想。就這樣打電話叫來一個,但她並不想和我說太多的話,並說你想講話,去夜總會吧。我又換了一個,還是如此,最後只有作罷。

清醒過來後非常後悔,我這在幹甚麼呢?真正的大法弟子都在做三件事呢!我卻在色慾心上反覆再三,上下掙扎,這個心這麼重,連常人中的好人都不如。跟法對照,這種心境肯定是地獄裏的標準!

自己非常痛苦,每一次身體都會發生很大的反應,臉色也越來越不好,胸口裏好像被塞進很多髒東西,堵的很難受,日子久了,甚至連容貌都發生了變化,古人說,相由心生,真的是這樣的。

我回憶起自己初得法的日子,那時對法理解不深,但非常精進,一天學法十幾個小時,吃飯、走路都用來聽講法錄音,夢中自己經常大步流星的不斷趕過一人又一人。現在渾渾噩噩,理智不清。我也知道是舊勢力決心要毀掉我,它們看不上我。但我自己不能看不上自己!在這個宇宙中,要甚麼、求甚麼是自己說了算的。我要決心去掉這些心,師父一定會幫我。我要放縱這個心,邪惡也一定會來害我。

真正的大法弟子都在做三件事呢!我在幹甚麼呢?!我太不像話了,太不爭氣了,愧對師父的一片苦心。我不能再這樣了,寫到此處,禁不住淚流。

前些日子我把一些不雅圖片在計算機裏徹底擦除了,沒有留一點痕跡。擦除的時候,我體察到那顆焦躁、難忍、不捨的心。我明白那就是體內的色慾心這種另外空間活生生的醜惡生命打進我大腦中的信息。它想活,但我是我這個身體和思想的主宰,我自己說了算,不能再像以前那樣不清醒了。我要做個完全同化真善忍的生命,所以這個色慾心一定要去掉。

我想,我是執著心太大了,才走到今天這一步。但我對法理是清晰的,我不想未來毀滅,這個心很堅定,就一定可以過了這一關。我也明白,求甚麼自己定,心不正,負的生命才有機會加強它。心正,師父就會幫助,這樣的體驗更多。

我明白了,在執著色慾心中去掉色慾心是根本就不可能的,就像一個吸毒者不可能一邊吸食著毒品,一邊卻幻想著能在毒品刺激的享受中去掉毒癮,去掉毒癮的方法只有一條,就是戒除,從行為和心理上根本與之全不沾染。執著、慾望不可能因為得到滿足而減小,只會因為滿足而長大,就像吸煙的人剛開始一天只吸一根煙就能得到滿足,滿足了,煙癮就會變大,最後一天需要吸一包煙才滿足。其實想在這樣的過程中去掉色慾心,只不過是滿足色慾心的另一種變異方式罷了,結果只能是欺騙自己。所以在街上看見漂亮的異性再也不能看了,以前認為這個事太小而不重視,但任何一顆心不去都會在滿足中滋長起來的。想想我修煉的目地是甚麼呢?就有決心和力量不再看。

我非常清晰的知道這些事實,我一定要做好。邪念一冒苗頭的時候,就正念清除它。在任何事情中直接用真善忍來衡量。

在這個過程中,我不止一次的問自己,你為甚麼而修煉?當初打動自己、促使自己修煉的動機到底是甚麼?難道是為了做常人嗎?修煉可不是遊戲啊,任何一念動錯了,就會有魔難和劫數。危險至極啊!嚴肅至極啊!

我知道海外同修夜以繼日的助師正法,想想自己還在這些可恥的東西上用心,真是汗顏。更談不上跟上正法進程了。我也知道海外同修普遍看不起像我這種曾經邪悟過而又在個人問題上老出事的人,但要讓眾神和同修看得上,自己得做好,得有個起碼的大法弟子的品德啊!

師父已做了師父該做的,但我們自己不修煉心性,師父是不可能把我們直接拿上去的。師父是希望我們修上去,師父只是把能在這宇宙中留存的方式教給我們了,並幫我們演化所需要的一切,但能不能上去,卻是我們在修煉中過關的抉擇中決定的。因為在這個正負同存的宇宙中,要甚麼、求甚麼是自己說了算,做了甚麼事情自己承擔後果。

另外一點,以前我一直不敢稱自己為大法弟子,覺的自己不配,在監獄裏做的好的時候,滿囚室犯人都跟我學煉法輪功時,都不敢稱自己是大法弟子。但現在開始,任何時候,我就是要用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要求自己,要求自己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

文中所談認識,只是個人現在的體悟,不足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