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修去色慾心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九日】回想修煉許多年來,色慾之心的干擾貫穿其中,許多魔難也是色慾之心招致的。

二零零零年,因失去集體學法環境,修煉日漸鬆懈,被色魔干擾很厲害,夫妻生活不加節制。一天早上,我和丈夫同時夢見被一條蛇纏住,我沒反抗,丈夫把它掐死了。年底,單位搞調查,得知我仍然修煉,把我開除,丈夫出於利益考慮與我離了婚,而我離婚卻沒離家,仍然與其同居,以致懷孕並把孩子做掉了。隨後沒幾天,我被強行劫持到洗腦班,最終被強迫轉化,留下了永遠的污點。

從洗腦班出來後,與丈夫復婚了。至二零零七年,每年都有一段被色魔干擾的日子,難以自拔,深感修去此心,是如此艱難。你只要對它開一點縫,它就整個擠進來,極盡所能的干擾你。後來,我開始發正念清除色魔干擾,每次都不落,隨著法理的清晰,正念也越來越強,丈夫的要求也越來越少。因此,對色慾之心不能絲毫放縱,來了就果斷清除。

雖然如此,仍然覺的在自身的更微觀處,色慾之心還有個根在那裏,隨時都會發芽蔓延,對如何能徹底根除一籌莫展。

二零零七年,一個偶然的機會,得以到一所學校學習。其間頗欣賞一位老師,很喜歡上他的課,也願意向他請教問題,以致後來這位老師也開始注意我。我警惕起來,並審視自己的內心。其間也有其它的情的干擾,內心卻有種不易察覺的滿足感。回想修煉之初,在單位裏,周圍都是男同事,以當時的修煉狀態,認為只要自己不越雷池一步,就可以了。因此,在語言及一些行為上嘻嘻哈哈,開一些玩笑(現在想來是不夠檢點),甚至心裏暗暗欣賞某些男同事,也有同事暗中勾引,很注重穿著打扮,特別陶醉於百鳥朝鳳般的感覺。再回想當常人時,經常會有異性喜歡,時間一久形成一種觀念,有取悅於人的心,並心安理得的享受著異性的青睞。而且我比較內向,很多情,嚮往兩情相悅、盡在不言中的常人感覺。

此時我明白了,正是自己的這些人心,招來了這些「怪事」。當時意識到要發正念清理,修去男女之情,竟有種萬般難捨、悵然若失的感覺。只是當時法理不清,沒有意識到這都是色慾之心,而讓自己難受的也是後天變異的觀念和思想業力。

正是當時自己對變相色魔沒有認清,沒有下決心清除,仍在不同程度放縱著這些色心。這時,我接觸了一個男同修,一來二去時間長了,生出了情。雖然我很理智,也越來越清醒,但男同修修的有些艱難。後來,男同修遭邪惡綁架,雖然他還有其它不在法上的行為,但對色慾之心的放縱,也應是主要原因之一。此事令我深深自責,如果我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不是那樣拖泥帶水,也不會讓同修如此執著下滑!

這件事使我徹底明白了,對異性所有的這些情、人心,都是色慾之心。因為當你一想起異性欣賞你的目光時、當你一想起被異性呵護的情景時、你心裏有種暖融融的感覺,它甚至讓你留戀、難捨。那就是情魔和色魔,你認同它,它就牢牢的掌控你。當我看清了這是色慾之心時,竟然極不情願接受這一事實,內心有一個聲音說:「你的情是純潔的」。是的,觀念中曾自視很高,不庸俗。其實,這是色魔在垂死掙扎,妄圖迷惑我。此時,我內心鏟除色魔的一念異常堅定:我要徹底清除你!

我也清楚的看到邪惡即將被滅盡時的垂死掙扎,它無恥的干擾我。在睡夢裏,它刺激我的身體,往起勾我的慾望,我正念越來越強,在夢裏念動正法口訣,干擾立刻消失。這樣的干擾斷續近一個月後,我能感到自身空間場那個色魔的根已經被刨除了,它想再干擾我已是癡心妄想。到現在四個月過去了,再沒有上述情況了。而這期間,丈夫因病也與我分床而眠了,一切相安無事。

寫到此,深感汗顏,本應修煉初期修去的執著,竟拖拖拉拉修了近十年。不足處,願得到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