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食色」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日】古代有一句話:「食色,性也。」這本來是孟子說的一句話,可不知道為甚麼,後來人把這句話說成是孔子說的,還有意無意的把這句話翻譯成:「吃和色,是人的本性。」言外之意,既然是人的本性,那追求它就是天經地義的。這句話被當作儒家經典傳誦,對於崇尚儒家的中國人來說,這句話造成的影響簡直太大了。

孔子確實也有過對「食色」的論述,孔子的原話是:「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意思是說吃和色,是人的大慾望。而對於慾望,儒家一向是主張要「節欲」的。我想,這句話才能真正作為儒家對於「食色」的經典論述。

而孟子說的「食色,性也。」如果站在一個高出於人的境界去分析,這個「性」,其實也不是人的元神的真正「本性」,而是人之為人、注給肉身的一種「特性」,這也正是我們修煉中必須要修去的「人性」,人的慾望。

現代人放縱自己的慾望,在吃的方面窮奢極欲,挖空心思,飛禽走獸,爬蟲毒物,無所不吃;一般百姓也以吃的多、吃的好為樂為榮,吃的大腹便便而不知止。在色的方面也是毫無道德約束,從行為到觀念,從著裝到神態,為所欲為,喪盡廉恥。在這種敗壞的社會風氣影響下,我們作為修煉者,一定要以法為師,不能拿已經下滑的常人標準衡量自己,還覺的自己不錯,其實距離正常人的標準都差的很遠,更別提神佛的境界了。

師父在《轉法輪》中有不少這方面的講法:「人在吃的問題上還不只是吃肉,對甚麼食物執著都不行,其它東西也是一樣。有人說我就愛吃這個,這也是慾望,修煉的人到一定成度之後,沒有這個心。」「那麼作為一個煉功人,一個超常的人,就不能用這個理來衡量了,要突破這個東西。所以有很多從情中派生出的執著心,我們就得把它看淡,最後完全放的下。慾和色這些東西都是屬於人的執著心,這些東西都應該去。」

現在,都知道是到了最後了。那麼,要成為超脫於人的生命,「食色」這些人的東西,我們就要「完全放的下」。哪怕是一個小小的觀念不去,都會讓我們掉到常人中去。比如在穿衣打扮方面,我們確實要符合常人社會狀態,不能讓常人看我們不像話,但是也不能符合現代人敗壞了的審美觀念。今年,當地女子流行穿一種服飾,上穿一件較長的上衣,也就是剛剛護住了臀部,可是下身只穿一雙黑色的薄薄的絲襪。就那麼穿著出入於大庭廣眾之中,實在是有傷風化。

我們大法弟子當然不會那麼穿,可是,深挖內心,有沒有「要穿的漂亮、讓人喜歡」的人心呢?對於我自己而言,如果某天穿衣上隨意了一點,而無意中遇到某位熟識的異性,或者是打扮入時的同性,就會感到很尷尬。為甚麼會感到尷尬呢?其實就是色的觀念在起作用。

當然也不能走向另外一個極端,比如,不修飾自己,邋邋遢遢;刻意不吃飽,以致造成身體的虛弱等等,其實是執著的另外一個表現。真正修煉的目地是修去人心,根本就不在意這些人的東西,而平時能夠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狀態,按照人間的正理,平和淡泊的生活,「沒有這個心」,這才是符合法的。

細細想來,自己的「食色」之欲實在是沒有修乾淨。一邊寫,一邊修,感覺清淨了不少。寫了一半,趕上中午十二點發正念,盤坐下來,真的體會到了「清淨無為」的清境,全身舒泰,一念不起,正念強大集中。正法到了最後,希望能早日同化大法,圓滿隨師還。

自己的一點體悟,有不足之處,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