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著色和欲 身體受摧殘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七日】每當我學《轉法輪》中的有關部份時,總感覺從情中派生出的這種執著心,到最後去也趕趟,為自己找藉口,所以我修煉以後,從沒有下決心把色、慾望這種執著心去掉。修煉十三年,第一大關都沒突破。當上街看到一些裸體畫,心想,我們師父講的真對。現在人的道德水準真的滑到如此可怕的地步了。而此時,我還是沒有把自己當作修煉人不去看,不去招惹這些麻煩,而是像常人一樣,能看幾眼算幾眼。由於自己的色慾之心沒去,有時看到漂亮的女人,雖沒魂不守舍,但有時也想入非非。

我和妻子流離外地,在這個陌生的城市裏,在舉目無親的條件下,我把夫妻間的這點事,當成了我唯一的樂趣,好像以此才能放鬆一下自己的神經,安慰我那顆膽膽突突的怕心。隨著時間的推移,在中共的有意引領下笑貧不笑娼的環境中,對於我這種執著心不去的人,拿甚麼來抵擋來勢兇猛的色魔,如何才能真正做到入世俗而不忘其本?在不知不覺中,在這個無明的迷中,我真正的本性被污染了,被埋起來了。我修煉的那顆精進的心淡了,我修煉堅強的意志沒了,開始消沉。開始著眼於現實的利益,求安逸的心也起來了,怕心也很重,講真相做的越來越差,到最後乾脆就不講了,五套功法都煉不全,正念也不願意發。很長一段時間振作不起來。甚至有時想協調人也當過,三件事雖然做的不是太好,但也一直在做,遭受的迫害也夠嚴重的,也都挺過來了,為大法也曾付出了很多,也算可以了。將來修煉結束時即使不夠回天國的標準,我也是個好人,不能夠被淘汰了。

直到二零零七年冬天,我持續一個星期的低燒,導致全身浮腫,肝、胃脾腫大,被不修煉的姐姐送進了醫院。當時醫生就開了病危通知單,讓家屬簽字,儘快準備後事。在這種情況下,我又從新開始修煉,每天都鼓勵自己堅信大法,要實實在在的修,從那時起,每天至少看兩講《轉法輪》,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到整點儘量發正念。就是在住院期間,我和妻子也都堅持講真相勸三退,由於師父的慈悲和自己的正念,我很快就出院了。但始終沒有找一找是甚麼原因導致這場病業的。執著病的心不去,所以身體總是反反復復,時好時壞,經常穿梭在醫院與藥店之間,沒有在法上真正提高上來,一直不悟。就在今年三月,我去藥店買藥,看到有一種補腎的藥,說要想藥效好就必須得忌房事,我當時內心一震,心想常人如果腎虛都得把房事忌掉,何況我們修煉人呢?「精血之氣是用來修命的」(《轉法輪》)師父的這句話,我從來都沒有重視起來,明知故犯。萬古以來色慾是修煉的頭一大關。我捫心自問,從修煉以來,這一關過的怎麼樣?我後悔沒有按師父的要求做,嚮往著所謂的「美好生活」,沒過去這頭一關,讓舊勢力鑽了空子,抓到了迫害的藉口,才導致這場病業。

師父不願放棄一個弟子,在師父的慈悲點悟和安排下我認識到了這一根本執著。這次我要洗心革面,痛下決心堅決過去這一關。一有時間我就發正念,全面清除自己負責的宇宙空間裏的一切邪惡及思想中的骯髒的色慾念頭,它不是我,我不承認它,把它徹底清除。這種後天形成的不好的觀念和骯髒的念頭不甘心被清除,不斷往我腦子裏反映,讓我感到有一種怕,怕失去這些人的東西,生命就將從此無意義,這個美好幸福的家就將從此名存實亡。但同時我認識到了這是人的觀念在往下拖我。我抓緊時間看師父在各個時期的講法、解法,靜心學法,終於悟到,我這個遙遠天體大穹的代表,為了救度眾生、助師正法,來到了三界,在舊勢力有意的安排下,經過漫長的歲月,在輪迴轉生中,逐漸把人的觀念壓入我的思想中,形成了所謂的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和現實世界的世界觀。再把這些擺在不同的時期和修煉過程中,用來對考驗我。看我如何對待,如果有哪一執著不去,邪惡就會加強這方面的執著。達到被它們控制的地步,最終被正法所淘汰。悟到這些,我想我這個被師父從地獄撈起來滿身罪孽的生命,面對師尊的浩蕩佛恩,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我的心中升起了力可劈山的一念,我全盤否定舊勢力對我的一切安排,我只要師父的安排,並請師父加持我的正念。當我真心要修掉這不好的心的時候,我就感到師父在把我空間場中堆積的敗物在往下拿,把我的思想歸正。我只有更加精進,才能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幾個月過去了,我真的走過了色慾這一關,感到內心無比的純淨。現在我悟到甚麼是堂堂正正的修煉,就是自己的任何一個人心,都不要再被有意的遮擋,被有意的隱藏,被有意保留。而是發現甚麼心就下決心去掉,這樣才是修煉。在修煉的路上才能勇猛精進。悟到這些,我的思想境界昇華了,道德水平也在提高。不再被低俗的瑣事所圍繞。是師父,是大法歸正了我,蕩盡了我內心深處的一切污垢,使我身心達到了從未有過的解脫和大自在。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