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出隱藏的色慾之心 不給舊勢力迫害留把柄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我家也是一個修煉之家。從風風雨雨中能走到今天,時時處處都深感師父的慈悲呵護。

由於自己在實修方面對法認識不足,十年正法修煉中,我六次被非法關押,雖然沒有被「轉化」,但是每一關、每一難都過的剜心透骨。雖然知道是自己有執著,被舊勢力抓住把柄多次迫害,在邪惡的黑窩(洗腦班、勞教所、勞改營)裏,雖然天天背法,時時發正念,有機會就講真相,同時也在向內找自己的執著,但自己始終存在一個疑問:每次被迫害都能正念闖過來,為甚麼還屢次被抓?我找出自己有強烈的幹事心、證實自我的心、私心、妒嫉心、爭鬥心、顯示心、對時間與親情的執著、愛聽好聽話、還有對惡警、惡人和邪悟者存有仇恨之心,等等,每次被迫害都找到一大堆執著,但還是屢屢被迫害,雖然每次都正念正行闖出黑窩,又溶入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洪流之中,但還是覺的自己應該深挖一下了,六進六出,肯定還有根本的執著沒找到。

這次從黑窩裏出來,回到家中,我認認真真的學了師父的全部講法和明慧網發表的專題文章,當我看到明慧彙編的《修心斷慾》中有一篇:《我的教訓,色慾之心不去是很危險的》文章後,我才意識到自己還有一顆被忽視的色慾之心,再仔細向內找,使我大吃一驚,原來自己這顆色慾之心那麼隱蔽,長期以來自己竟然一點都沒意識到。

我年輕時曾與一位男同學有過一段書信交往,但當時因為我的家庭出身不好和其他原因,我倆陰差陽錯,各自成家。受道德良心約束,我倆沒有任何交往,我和丈夫的關係也很和諧。雖然我不再和他來往,但和他的交往時的書信中一些語句時不時還在我腦海裏浮現,時常把那段交往當作美好的回憶。但我自認為我們之間只是純潔的異性朋友,沒有任何妄念。

得法後,我給他送去了大法書,沒想到他們夫妻信基督教,未能接受大法,我為此感到很遺憾,臨走時他妻子很熱情,送我全家一人一雙繡花鞋墊,他姑娘還送我一張自己的照片,現在想起來也不是偶然的。長期以來由於自己在色慾問題上對法理認識不清,只認為男女之間有不軌行為才算是色情之欲,所以在男女關係方面就特別注意。修煉後夫妻之間也一直守身如玉,所以還認為自己這方面修的不錯呢。

看到師父講到:「大法弟子啊,色慾是修煉人的死關我早就講過了,被常人的這個情帶動的太兇、太厲害啦。連這點事情都不能自拔,看來舊勢力當初把這樣的安排到大陸的監獄裏才能改,是不是?在那樣嚴酷環境下看你還咋樣。是不是太安逸了才這樣的?那些不去此心而找藉口的都是在自欺欺人,我沒有給你做過甚麼特別的安排。」(《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在大法法理的指導下,在師父的慈悲點悟下,及明慧網文章的啟發下,使我如夢方醒,原來我心裏還隱藏著色慾這一根本的執著:骯髒的色慾之心。讓舊勢力一次一次的抓住把柄把我拖入黑窩迫害。這個隱藏很深的骯髒念頭被我真正認識到後,真是後悔的讓我捶胸頓足,色慾之心害的我好苦啊!修煉前被它所纏,修煉後被它所害,遺憾的是一次次被綁架,反覆的深挖內找,可惜的是在黑窩裏浪費的數年時光竟是這個隱蔽的、表面上沒有構成事實的骯髒心理造成的,當然很多執著也沒修去,但關於色慾之心,師父講的這麼清楚,自己竟沒有察覺,害的我好苦!認識到後,我立即從一思一念中抓住它,用堅定的正念清理色慾在我思想中的痕跡,徹底清除它,並且把他以前送給我的物品全部扔掉,快刀斬亂麻,一刀兩斷。悟到做到後,我在一次發正念時看到一種景象:在我的大蓮花手印中,出現一個男性的頭,半黑半白的頭髮,披頭散髮,沒有身體和麵部,就是這個色鬼,害了我這麼多年,我立即發出強大的正念:滅!滅!滅!三個滅字一發出,這個惡鬼色魔立即消失遁形。我是關著修的,從來沒有看到過甚麼,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的景象,我悟到是師父在鼓勵我,讓我看到色魔在另外空間的表現,認識它對修煉人的危害。

師父講:「你修煉要對自己負責任,你得真正的去改變自己,從你心靈的深處把你執著不好的東西放下,那才是真放下。你表面上做的冠冕堂皇,而在你心靈的深處你還保守著、固守著自己不放的東西,那是絕對不行的。」(《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我寫出這段沉痛教訓和經歷的目地是,也想提醒在修煉中與我有同樣經歷的同修,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時,一定要重視深挖執著,清除色慾,免得邪惡鑽空子迫害,提醒那些在色慾方面已經構成行為事實的同修,更要痛改前非,層層空間的神都在看著我們的一思一念,失去千萬年等待的、亙古未有的師尊親度機緣太不值得。救度眾生時間緊迫,不能因為這些骯髒的東西和念頭毀自己、毀眾生。千萬不要給自己修煉造成遺憾,千萬不要像我一樣糊塗。

這是我第一次突破不會寫文章的觀念,寫的第一篇交流稿,層次有限,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