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色慾之心的危害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七日】前兩天看到明慧網上一篇同修的文章,裏面有這麼一句話,大概意思是「作為一個修煉的人,如果被異性喜歡,那肯定是你心性有問題,而與漂亮不漂亮沒有關係。」我突然才想明白一件事情,這些年自己身邊為甚麼會有這麼多的追求者,其實是我自己色慾心招來的。

我上大一的時候得法。得法之後,師父給我清理身體,隨著心性的提高,人的表面也變化很大。人變的有精神,皮膚光潔,用常人的話講是變的漂亮了。但是與此而來的是,身邊對我表示喜歡的異性也多了。

但是今天,我才明白這是我色慾之心招來的後,我再回憶起那些喜歡過我的男生,我發現,都是與我當初見到他們時動的那一念有關係。

我已經記不清那些人具體情況,甚至有的人名字我已經完全忘記了,但是奇怪的是,在寫文章的此刻,我居然能夠清晰的回憶起,我見到他們時動的那不正的一念。我想是師父要我徹底明白這件事情,所以讓我想起了我曾經動過的不正的一念了。

下面舉幾個例子,來說明此事。我一次在過鐵路的時候,我前面有一個年輕小伙子甲(我不認識),我當時穿了一件藍格子裙子。腦子裏突然出現了一個念頭,以前曾經看過一篇文章,就是一個男學生寫的,喜歡看一個穿藍衣服的女孩身影,我動了一念:「我今天穿的就是藍裙子,會不會有人喜歡看呢?」剛想完,前面的男的就回過頭來瞅著我,打量了我一下,然後跟我打招呼,那意思就是認為我長的漂亮,接著跟我聊了很長一會兒。

一次去女同事學校,當時是晚上,女同事讓我和其他幾個老師在一起打牌。其中有一個男老師在對面,因為當時燈光比較暗。我冒出一個念頭,「這麼差的燈光,別人肯定看不出來我長的漂亮。」結果對面的男老師就開始注意上我了,然後對我表示好感。

還有一次和另外學校一個男老師一起去外地,我當時穿了一件比較漂亮的連衣裙,然後我突然動了一念,「我這件衣服這麼漂亮,那個男老師沒準會注意我呢!」結果那個男老師就注意上我了。然後還托其他同事帶話說喜歡我等等。

隨著對我表示好感的異性多了之後,我就形成了一個觀念:認為別人喜歡我,就是因為我長的漂亮。其實執著於自己的外貌,這本身就是色慾之心的表現了。我有了執著之後,舊勢力就抓到了迫害的理由了,開始放大我的執著。於是乎,周圍的人都開始誇我好看,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這下我更相信了我自己漂亮了,結果找我的人更多了。以至於都找到我家裏了,我媽還說,「今天我攆走一個不認識的男的。」弄的我根本就靜不下心來修煉。成天考慮的就是拒絕這個,誰誰條件好呀,要麼就是在那裏自我陶醉,並且開始注重穿戴與打扮了,同時喜歡在異性面前表現自己,以前我一度認為這是一種輕浮的表現,但是沒有想到自己也這樣的了。不光如此,也開始注意別人的穿戴,長像等等,看到別人長的漂亮自己就不服氣了。甚麼顯示心,妒嫉心,耍小心眼,任性,甚麼執著心都被帶出來了。

後來結婚之後,對丈夫也經常鬧矛盾,已經忘了修自己了,家族矛盾不斷,我還認為自己長的漂亮,丈夫就是應該讓著自己點。結果栽了大跟頭。

明慧網的幫助下,我終於學會了向內找,一步步的又走回了大法中來,但是色慾心在這方面的表現,我一直沒有重視起來,只是覺的很苦惱。經常在工作中也出現這種情況。如果一旦有人對我表示好感,然後我就會好幾天不能靜下心來,直接干擾到我修煉。

現在我終於明白,原來就是這種原因。年輕人組織家庭是正常的,但是如果與正常的組織家庭沒有關係的被異性喜歡,就一定與自己的心性有關了,而與長相沒有任何關係。是人心勾的鬼上門呀!因為我們是大法弟子,師父要求我們這一門就是在常人中修煉,每個大法弟子都有師父的法身在看護,如果與我們修煉沒有關係的任何事情都不會插進來,大法弟子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心促成的。說白了就是,別說長的漂亮,就算真的長的美如天仙,如果沒有色慾執著心,或其它的執著心,也沒有異性敢來表示好感。因為大法的原則不允許。所以說,被異性表示喜歡其實是一種不正常現象,不值得炫耀。從修煉人的角度上來說,就表示此人這方面修的很差,心性需要提高,因為修煉人的理和常人的理是反的。

這裏再舉一個例子,說明舊勢力在色慾方面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我以前認識一個同修甲,是個女生,是在零二年進入大法中的,人長的不漂亮,常人的說法是比較醜。她也一直因為自己的外貌比較自卑,連商場招售貨員她都不敢去,她認為自己不漂亮。後來因為不會修煉,身體出現癌的症狀。同修們與她切磋,讓她甚麼也別想了,就是抓緊時間背法,做三件事。她就開始了大量的背法,整點發正念,同時去講真相。身體也迅速的好轉,身體不疼痛了,化療掉了的頭髮又長了出來,除了小腹是鼓的之外,其餘的都已經恢復了正常。

但是就是這個時候,以前的大學男同學開始給她發手機短信,對她表示好感,說她長的漂亮,是個好女孩等等之類的話。從小到大,從來沒有男生喜歡過她,這一下子來好幾個人喜歡她,她有點動心了,也開始熱衷於照鏡子,做頭型,天天給男生相互發短信。自然就鬆懈了精進的意志,書也不背了,三件事也做的少了。問題是她還沒有完全闖出病業關,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這一鬆懈,身體就每況愈下了,癌的病症開始加重。新年回家的時候,被家裏人給關在家裏,不讓出門,不讓她學法、做三件事。其實就相當於是脫離了大法,那麼脫離了大法實際上就是一個常人了,常人就是要生老病死的。後來,我曾經和她電話聯繫過,她對我說「當時如果不和那些男生聯繫就好了,如果堅持做好三件事,現在都應該闖出了病業關了。」我能夠感受出她非常後悔。我勸她不要放棄,但是自己修煉的也不好,不知道應該怎麼辦。

其實在幫助同修這件事上,我也沒有盡到責任,當時的情況,就是應該把同修直接從家裏接出來,哪怕就是流離失所也不能被家裏人以這種軟禁的方式關在家中,不讓學法煉功。被家裏人軟禁──其實這也是舊勢力操控家人迫害的一種方式。我們一般認為,被邪惡警察的直接綁架是迫害。其實像同修遇到的這種情況,家人以病業為由,把同修關在家中,不讓同修學大法也是一種迫害,也是不能承認的。當然同修能夠直接正念闖過病業關最好;如果同修正念不強,當時不能闖過病業關,換一個寬鬆的能夠學法煉功的環境,讓心性慢慢提高之後,再闖過病業關,其實也是一種不錯的選擇,但是當時由於對法理不清,我也沒有鼓勵同修衝出家裏的環境。結果那位同修被家人軟禁,長期脫離大法,病情惡化,最後去醫院做手術時死在了手術台上。我聽了之後,真是無比的心痛!

一個大法弟子在世可以救多少人呀,一個大法弟子的離世,師父又是多麼的心痛呀!舊勢力是想把我們往下弄的,只有師父珍惜我們,師父珍惜一切的生命,同時在救度一切生命,想起來舊勢力真是太邪惡了!

舊勢力為甚麼敢迫害我們,就是抓住了人的弱點,抓住了我們的執著心。我們的執著心,就是邪惡下手的地方,就是我們的弱點。在這場邪惡的迫害中能夠走的過來的同修,都是注重學法,注重實修自己的。教訓已經太多了!

寫出自己的教訓,希望對同修們有點參考作用,在修煉的路上,走好最後的路!

個人所悟,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