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背法中走出低谷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五日】我今年六十二歲,在大法中修煉十四年了,下面把自己的修煉體會寫出來向師父做個彙報和同修切磋切磋。

我於一九九六年春得法,第一天看到《轉法輪》這本書,一口氣把他看完,如獲至寶。因為我以前學了很多氣功,就像師父在《轉法輪》裏說的那樣,甚麼都學,已經亂套了。得了《轉法輪》這本寶書太高興了,很多以前不解之謎在這本書裏全解開了,我無法形容當時的心情。

第二天同修帶我去看李洪志師父講法錄像,晚上回家睡覺,師父給我清理身體,僅一宿,明明白白看到自己已經是透明體了。早上起來趕快去照鏡子,看到自己年輕了許多,我就在心裏發誓:可遇見真佛了!不管到甚麼時候,也要一修到底!

我把以前的氣功書都清除了,還有一本捨不得,留了幾個月,最後也清除了,就一心一意修煉法輪功,早晚兩遍打坐煉功非常用心也能吃苦。師父看我這心堅定,也能吃苦,就讓我看到自己的大功柱子,很粗、圓的、透明的,像透明玻璃一樣,我坐在上面,旁邊還有雲彩。有一次還讓我看到自己身體是一個小宇宙,裏面全是星球;還有一次抱輪看見身體裏的星球在運轉。可能有了歡喜心,以後就看不見了。但這以後,煉功我若起來晚了,常有叫門的或電話鈴響提醒我……師父是在鼓勵我,師父的恩德說不盡,真是時時刻刻都在看護著弟子們。師父講的每一句話,每一個法都是真實的,我無時無刻都沐浴在佛光裏,每天都有提高。

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突然天象大變,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我心裏明白是氣候反過來了,知道這就是大浪淘沙,我心裏很堅定,沒有動搖,書不交,那是我的命根子,誰動也不行!街道辦事處來三人到我家說不讓煉了,我就讓他們仨坐在床上,聽我從頭說起,我就把在法輪大法受益無窮,佛法無限美好說給他們聽,一講就是兩個小時,光聽我說,他們沒搜查,最後說了:「好!那就在家煉!」

街道還安排人監督我,我也把看著我的人同化過來了。我想我就把我周圍的人講明真相不就好了嗎?我就不斷的講著,主動和別人講。但因為很多人都受了邪黨媒體宣傳的毒太深,不敢理我,遠離我,說甚麼怕不知哪天我把他們給殺了。在那種恐怖的日子裏,那真是連細胞都有很大的殺傷啊,別提多難受了:這麼好的法輪大法,讓他們給歪曲成啥樣了!我心想:只有做正自己,給他們證實法輪大法是多麼好。我不斷的給人講真相,主動講身心受益的事。因為我認識的人多,憑著對師父對法堅定的心,還算順利。

經歷了一次生與死的大關

當時我對師父說的發正念不理解,不知怎麼發,師父雖然點化過我,可我還是不悟,結果被舊勢力鑽了空子,給我弄來不少髒東西,我總是害怕,不敢進家,看哪都像蛇,不敢煉功,不敢睡覺,看見啥都害怕,大腦自己主宰不了自己,全是惡念,盡想壞事,只有自己修煉心沒變。那時做夢,在大海上黑壓壓的水,自己雙手只握住一根像絲一樣的東西,隨時都可能被海吞食,但沒掉進大海。

同修知道我的情況後,來我家給我發正念。發幾次之後,有一天一個東西「嗖」一聲出去了。

從那以後,我天天重視發正念,夜間十二點那次正念一次沒落下過。一點不敢懈怠,也學會使用神通了。自己悟就是以前學法不深,對正念產生了懷疑,師父和護法神看著乾著急沒辦法幫,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了。

以後自己天天按法的要求做,三件事認真去做,天天背法,用了三年的時間把《轉法輪》背了三遍,師父的《洪吟》和一些短篇新經文都會背,有時間就背讓腦子不離法,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學會了七十多首,走路做飯幹家務就哼這些歌;出去就是講真相、救眾生、勸三退;現在三退人數也有上千人,我主要是採用面對面講真相、送光盤、小冊子,這樣不浪費,聽得明白,人也知道珍惜,能分明好壞。

我們夫妻倆做的是修理工,我講真相天天能接觸幾十人。在我所住的小區裏,我見一個講一個,十里八村的也都到我這裏來,我都同樣勸三退,送光盤、小冊子和護身符,因為都是有緣人。

最近在同修的幫助下,我也學會上網、做資料了,隨用隨做,很方便。

從低谷走到今天,我就是通過背法才過來的。那麼四個整點發正念、工作、講真相、煉功、學法、做家務、背法,幾件事同時做,一天時間不夠用怎麼辦?我是這樣做的:吃完午飯,雙盤腿手捧著書,背一頁法或一段法,過一小時以後就不睏了,再去工作。吃完晚飯,雙盤腿一小時學法或背法,不到一小時不管用,法也學了,背法就有時間了。還解決睏的問題,我一天睡覺不用四小時。

初次交流,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