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脫胎換骨 信師信法突破難關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二日】

一、百病纏身 生不如死 幸修大法 脫胎換骨

修煉前,我百病纏身:高血壓、慢性咽炎、扁桃體炎、痔瘡、腳氣、甲亢、肩周炎、婦科病、強直性脊柱炎……整日裏頭暈眼花、渾身無力、疼痛難忍;我被疾病折磨得翻不了身、下不了地、幹不了活、上不了班;躺在床上,以淚洗面,胡思亂想,生不如死。各種科學的治療方法和手段都用遍了:中藥、西藥、針灸、按摩、治療儀、烤神燈、拔火罐、洗熱水浴……都無濟於事。花掉了家裏所有的積蓄又債台高築,跑遍了全國各大醫院也無能為力。特別是強直性脊柱炎更是國際上都治不了的「死不了的活癌症」,屬於終身性疾病。醫生告訴我一定要加強體育鍛練,不然的話,我的所有能活動的大關節都會長死,就會成了一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植物人。

醫生的話猶如晴天霹靂,震驚得我目瞪口呆。我真是哭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我想到了自殺,但又捨不下年幼的女兒和年邁的父母,以及和我同甘共苦的丈夫。沒辦法為了活命,我嘗試了各種鍛練方法:散步、跑步、倒著走、呼啦圈、五十四節健身操、跳元級舞、打太極拳……還是不起作用。為了活命,我又練了很多種假氣功、偽氣功,還找過跳大神的、附體之類的看過,仍然沒有效果。我徹底絕望了。

我哭,哭我命運的坎坷;我怨,怨老天爺對我的不公;我恨,恨病魔的無情;我嘆,嘆我女兒的可憐……我沒有了生命的支柱,我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氣,我不清楚我的生命還有多久,我不知道我生命的航船會駛向何方?我徹底絕望了。

那是一九九五年的四月,正當我走投無路的時候,法輪大法洪傳到我縣。我抱著試試看、得病亂求醫的思想開始看書學法。沒有想到大法真是太美好了,他讓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諦,他使我清楚了我得病的根本原因,他打開了我封閉已久的心靈之門,他指明了我將來的生命航程。我如飢似渴的用了三天時間讀完了《轉法輪》,我的人生觀、世界觀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不再怨天尤人,我不再痛苦不堪。看完書,我扔掉了多年的藥罐子,扔掉了幾年來積攢的和剛剛買來的所有藥物,下定決心好好修煉。學法時間不長,師父讓我一次又一次的看到了法輪,黑白的、彩色的,正轉、反轉,快轉、慢轉,真是殊勝美好、玄妙無比,更增加了學法煉功、信師信法的決心。

學法煉功兩個星期,我就行動自如、健步如飛了;兩個月後,我身上所有的疾病都不知不覺的消失了,我真正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妙。直到今天,十四年多了,我從未吃過一粒藥,沒有打過一次針,更不用說和醫生打交道了。十四年啊,我身輕如燕,感受著大法給我帶來的幸福、快樂和美妙;十四年啊,我沐浴在偉大師尊的關懷、呵護、慈悲、祥和的佛恩浩蕩裏。我真正感受到了生命的美好,切實體會到了活著的快樂。是恩師將我從地獄裏撈起,是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千言萬語訴不盡我對師尊的感念,萬語千言道不完我對師父的感恩。

二、時時事事不忘證實大法

得法後的身心變化,讓我激動不已,高興萬分,我把大法的美好告訴給和我接觸的所有人:親戚、朋友、同學、同事、老師、學生。我利用假期和休息日到農村洪法傳功。相繼我的很多親人、朋友走入了大法修煉。

工作中,我將大法的美好告訴給我的學生,用真、善、忍的法理教育學生。孩子們變得和善了,打架罵人的現象在一天天減少,班級的各項工作都順順當當。我帶的班級多次被評為校級、縣級、市級先進班集體,我也先後多次被評為校級、縣級、市級模範班主任。很多家長走校長的後門,要把孩子放到我的班裏,他們說這樣他們放心。

一九九九年那個紅色恐怖的年月,邪惡瘋狂的迫害大法弟子,利用各種媒體對大法造謠、污衊、栽贓、構陷。面對如此猖狂的打壓,我感到難以理解,我徘徊、彷徨、迷惘、痛苦、我想不明白,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會遭到如此殘酷的鎮壓呢?

這一年的九月我從初中學校調到高中學校,來到一個陌生的環境,面對很多陌生的同事,我選擇了沉默,用我的實際行動來證明大法的美好,大法弟子的助人為樂。我默默的幫助辦公室所有值日的同事打水、掃地,贏得了他們的信任。辦公室後面的走廊,很長時間沒有人打掃,灰土很厚,我把它打掃了,並且用水清洗得乾乾淨淨。有同事私下議論,現在還有人學習雷鋒做好事啊,我就有機會告訴他們是我師父讓我們這樣做的。

和我對面的一位同事,比我小十幾歲,三天兩頭的感冒。一感冒就得打針輸液,吃藥都不管事,那也得半個月二十天才能好。她見我不感冒就問我是不是因為修煉法輪功,我說就是。可是她不相信,她說我就不信傳染不上你。我剛剛倒一杯水,沒等我喝她就端過去喝了,給我再倒一杯,她想把她的感冒也傳染給我。我就想你那點東西還不夠法輪那一轉呢。就這樣辦公室的同事們一個挨一個的感冒,只有我沒有感冒。那個同事終於服氣了:我真佩服你們法輪功了。這樣和我一個辦公室的同事都明白了真相,有幾個還和我借《轉法輪》看,就包括那個學校派來監視我的教研組長也看了兩遍。

有一段時間,和我坐對面的那個女同事,為了鍛練身體天天拉著我和她打羽毛球。有一次課外活動,她打了一會就打不動了,累得氣喘吁吁、大汗淋漓,正好校長過來了,她就叫校長和我打。校長比我小五、六歲,而且還說在大學是羽毛球冠軍。校長和我打了二十分鐘就累得不行了,說年齡不饒人啊體力不行了。就讓辦公室主任和我打,結果一會就體力不支了。而我卻一點也沒有感覺到累。校長說你的體力和耐力太好了,我說因為我修煉法輪功。他急忙說對別人千萬不要這樣說啊,我笑了他也笑了。後來我聽說同事們有人說我身體好是因為打羽毛球的緣故,我從此再也不打羽毛球了。

學校教學樓竣工剪綵,讓我在大會上演講、朗誦詩歌,不巧我嗓子啞了。校長著急了怕耽誤事情,把他治嗓子的一瓶沒有開口的藥送到我辦公室,讓我用。我說不用藥就能好,耽誤不了。他不相信,硬把藥留下走了。第二天嗓子不治而好了,我把藥原封未動的還給校長,校長見證了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各個單位都給辦理醫療卡,我不辦。我說我都十幾年沒有吃過藥了,我也不和醫院打交道了,我要它沒有用。這樣學校同事和財政局的人都知道我因為修煉大法沒有病不辦醫療卡的事情,再一次證實了大法的美好。

三、信師信法,突破病業關

人生生世世輪迴造業,都有很多的病業。修煉後只要信師信法,就沒有過不去的難關。

那是一九九七年,我剛剛修煉了兩年。突然有一次來例假,流血不止,大概流了五十多天,光衛生紙就用了十四卷。我沒有害怕,我知道是師父幫我清理身體。從那以後,困擾了我十幾年的痛經徹底好了,以後再來例假都沒有感覺,很舒服。我知道是我偉大的師尊幫助我消掉了折磨了我十幾年的婦科病業。

還有一次,早晨醒來,感覺到滿肚子都疼,好像五臟六腑都壞了似的。用手摸一摸,滿肚子都硬的像石頭一樣,好像長滿了東西,而且特別疼,似乎稍微動一動都疼,就連呼吸都疼。我堅信這不是病,是師父在幫助我消業。我堅持上班,就連我母親和丈夫都沒讓他們知道,我自己默默的忍受,還是咬牙堅持學法煉功,一個星期疼痛消失,肚子也軟了。

最近幾年,連續出現過幾次咳嗽吐血,我瞞過了母親和丈夫,堅信大法堅信師父,「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順利的闖過來了。

最嚴重的一次是在二零零二年,那時自己對走出來講真相的法理不很清晰,而且還有抵觸。覺的弟子走出來這不明擺著被人家抓嗎?可是不走出來,又覺的師父把自己這麼大的病業都消掉了,不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實在是對不起師父,又擔心師父不承認自己是大法弟子。那時心態特別不穩,胡思亂想,最後決定星期日必須出去講真相。

結果星期日早晨醒來才發現,自己下巴底下一個一個的筋疙瘩腫起來了,疼痛難忍。開始自己還挺高興:看來師父保護我,不讓我出去。結果是疼痛加劇,而且所有的疙瘩越長越大,最後連成一個整體,就連脖子都腫了,又紅又硬,疼痛劇烈,連吃飯都成了問題,只能喝一點小米湯。家裏人都害怕了,要我去醫院治療,我說沒事讓他們放心。晚上疼的睡不著,我就學法,不疼了我就睡覺,一會又疼醒來,我再接著學法。白天堅持上班,單位同事看到我這樣,也很著急,他們都勸我趕快去醫院輸液。我告訴他們沒事,我只要學法煉功一切都能過去,他們半信半疑。

就這樣一直疼了四十多天,最後出了膿,又過了十幾天完全好了,只在下巴底下留下了一點點疤痕。現在想想這次完全是舊的勢力在干擾破壞,因為我決定出去講真相,它們害怕了所以就採取這種方式來干擾。只可惜那個時候還是把它當作病業關過了。後來我和很多醫生說起,他們說我這種情況至少是淋巴結核或者就是淋巴癌,按照常規不用藥物是根本不可能康復的。我就藉此和他們講真相,使他們看到了大法的超常。

四、去掉怕心,發資料、傳《九評》、勸三退、救世人

自己剛剛開始發資料,都是選在晚上。那時怕心很重。走路雙腿都顫抖,心好像都跳到了嗓子眼了,手也哆嗦不停。即使這樣自己決定要去掉它,反覆發正念,求師尊加持,怕心一天天減少,再後來就不怕了。想到人們看到真相資料時的震驚,想到他們明白真相後的喜悅,自己內心感到無比的自豪。

我首先從我的親戚朋友開始,讓他們看《九評共產黨》,幫助他們全部做了三退。

我和甲同修出去送《九評》,大街上、公路旁、縣城內外、建築工地、單元樓、居民住宅區、菜地裏、莊稼地、市場內外、大大小小的門市部、汽車站,只要是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我們面對面送出幾千本《九評》和幾千張真相光碟。

我和乙同修回到農村家鄉,挨家挨戶的送《九評》勸三退,除了去外地打工的只要是在家的都幫助他們做了三退。後來又利用辦喜事的機會把從外地打工回來坐席的鄉親也做了三退。我又和同修一起把我老家所在鄉的二十多個行政村,都挨家挨戶的面對面的送了資料,做了三退。後來又到別的鄉的村子發《九評》勸三退。經我們發資料勸三退的村子有上百個,被我們勸退的人每天最少十幾個最多達到五十多個,這幾年經我勸退的人大概有幾千個。我們的足跡遍及縣城和鄉村,平原和山區。看著鄉親們明白真相後的喜悅,聽著他們高興的言談話語,我們為了他們能夠擁有一個美好的未來感到由衷的高興。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