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光沐浴 生命永恆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四日】我叫劉秀鳳,河北省淶水縣人,原工作單位是永陽鎮司法所。1996年修煉法輪大法。法輪大法造福人類,利國利民,卻被中共定為邪教,非法打壓至今。但是,法輪大法不但沒有被打壓倒,相反卻洪傳世界各地。我想以我所見所聞和親身經歷告訴全世界的人:大法造福著眾生,大法使我死裏逃生。

一、大法使我死裏逃生

我們家是祖傳中醫,世代信佛敬佛,我從小就在爺爺奶奶、父母的神話故事和善惡有報的故事中長大,他們告訴我,不要想壞事,否則死後會被地獄小鬼剖腹挖心;不要瞪人,否則死後會被挖去雙眼;不要打人踢人偷東西,否則死後會被鋸掉胳膊鋸掉腿;虐待老人遭雷劈;謗佛謗法招天殺。我時刻恪守著這些做人的準則,惟恐遭惡報。

當我看到一代代的人在生老病死中無奈的輪迴著,我渴望尋到不老、不病、不死的道法,渴望回歸天國世界。我10歲之前天目就是開著的,一到晚上,無論是睜著眼還是閉著眼,我都會看到另外空間的美妙景象和神佛,這些都為我奠定了做人的道德底線和修煉法輪大法的基礎。

我從小多災多病,28歲時,右腎衰竭被切除,我丈夫劉君是永陽鎮中共黨委副書記,我們兩個都在鎮政府上班,我們兩個每月的工資最少拿出三分之二來治病,我和兒子成了醫院的「常駐大使」。到1995年底,我的左腎也衰竭了,不敢吃飯不敢喝水,因為腎臟沒有排泄功能了,住院之後,醫生發現只能往體內輸液,卻不能往外排泄,就停止治療,勸我出院,惟恐我死在醫院裏,問我們有沒有錢接受腎移植,有錢就去大醫院換腎,沒有錢就別耽誤時間了。20多萬元對我們來說是個天文數字啊,我回家只能等死,全身腫得像麵包,不敢出門。

鎮政府一位老幹部家屬去看我,見我面對著牆坐著,把我拉過來一看,把她嚇了一跳:「怎麼腫成這樣了,怎麼不上醫院?」我說醫院不要我了。她拉著我的手說:「走,咱們找法輪功去,聽說很靈驗,死馬當活馬治吧。」

當晚,我煉完五套功法,又讀了半宿《轉法輪》,第二天四、五點鐘就開始大量排尿了,像馬尿一樣,黃黃的,濃濃的。從此,我能吃能喝能睡能排泄,全身有勁,臉胖胖的像個紅蘋果,我把所有的西藥、中藥、草藥統統扔進垃圾堆。

我活了!!

通過學法使我真正的明白:人生生世世的病業災難都是因為人心變壞了,背離了「真、善、忍」宇宙特性造成的,法輪大法就是讓人心回歸到「真、善、忍」中來。因此,法輪大法不只救了我的身,更重要的是救了我的心,是我的心變好了,我的身體才變好的。

二、鄉親們紛紛煉功

我走在街上,當地老太太們問我:「哎,小策的媽,誰都看著你不行了,你怎麼一下子這麼白白胖胖的了,年輕了十來歲,吃了甚麼靈丹妙藥了?」

我告訴他們:哎,你們知道嗎?我找到真正的活佛了,我煉了法輪大法了。她們說:你說的真玄,有這麼靈驗嗎?我說:你們要是不相信,也去煉煉試試看吧,我這病是醫院判了死刑的,現在都好了,我把滿屋子的藥都扔了,永遠的和醫院告別了。我還告訴她們: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不但使你病好,還能使你返老還童,延長壽命,一邊煉一邊延壽。他們都說:咱們有病沒錢治,去煉法輪功吧。

關於我煉功病好的消息一傳十,十傳百,很快傳遍了全鎮21個村,傳遍了全縣15個鄉鎮,人們都說:永陽鎮有個女幹部,醫院判了死刑的病,煉法輪功煉好了。

很快永陽鎮21個村,黨員、幹部、村民們陸陸續續煉起了法輪功。許多煉了法輪功的老年人,病好了,臉上白粉白粉的,光亮光亮的,有的老年婦女還來了例假,有的結婚多年不孕的法輪功學員煉功幾個月就懷孕了,有的生個胖兒子,有的生個胖女兒。

直到1999年7月20日之前,全縣15個鄉鎮有近萬人煉法輪功,永陽鎮各村有近千人煉法輪功。為了滿足貧困農民學法,我把每月一半的工資拿出來義務為他們購買大法書籍、講法錄音帶、講法錄像帶。

三、善解難以化解的民事糾紛

我所在的鄉鎮司法所和法律服務所的主要職責是配合政府中心工作,調解處理各種民事糾紛、經濟糾紛,解答法律諮詢,提供法律服務。修煉法輪大法後,我用「真、善、忍」的法理善解了許多積壓多年和難以化解的民事糾紛。

有的鄰里之間因幾尺寬的宅基糾紛搞得世代結怨,長年告狀,當我用「真、善、忍」的法理給他們化解後,雙方當事人流著眼淚說:劉所長,謝謝你,也謝謝法輪功,當初我們雙方要是都能忍一忍,退一退,也不會搞得世代結仇,也不會因為打官司告狀搞得傾家蕩產。也有的老年夫婦找到我們說:劉所長,把我們的贍養案子撤了吧,我兒子兒媳婦煉了法輪功啦,他們不虐待我們啦,對我們老倆口可孝順了,謝謝法輪功,謝謝李老師他老人家!

當時縣、鄉兩級政府和各界民眾都很佩服法輪功,鎮幹部下鄉時都願意到法輪功學員多的村子裏,因為那裏的工作好做,法輪功學員自覺遵守國家法紀。每當徵收稅款或公糧時,鎮幹部和村幹部就在大喇叭上廣播:希望全體村民都向人家法輪功學習,人家法輪功早就把稅款如數交上來了,人家法輪功老早就把最好的、最幹的、最乾淨的麥子交到糧站了。糧站工作人員說:是法輪功嗎?是法輪功就不用檢測了,直接上稱稱,都是好麥子,我們信得過。

選舉村幹部時,鎮幹部提示:儘量從法輪功裏選拔一批有能力的人當村幹部,村民投票時說:法輪功不貪、不佔、不賭博、不嫖娼、不抽煙、不喝酒,能為村民秉公辦事,這樣的人當幹部我們信的過。當時全縣確實有不少法輪功學員當村幹部。

由於中共各種稅費的不斷增長和鄉鎮政府橫徵暴斂的行為使村民和政府的矛盾逐漸升級。1998年永陽鎮政府和派出所到檀山村徵收公糧與一位村民發生衝突,在與這位村民拉扯中,把他的孩子碰倒,引來全村近千人包圍,把一名鎮長、兩名副鎮長兩名副書記(其中包括我丈夫劉君),派出所長重重包圍,一名警察被打的鼻口出血,我不願看到村民和政府發生暴力衝突,我非常嚴肅的和村民講了幾句話,請他們解除包圍,准許鎮幹部安全撤離,村民不同意,要求給小孩看病並賠償,最後我答應村民警車留下來,由我作人質,這樣鎮幹部和派出所長才算安全撤離。當時鎮政府請求縣委調動公安前來支援,公安局不敢出警。我作了兩天兩夜的人質,白天晚上都有幾百名村民輪番值班,他們有的喊:把警車砸了!把警車燒了!有人喊:別胡來,那個女幹部是個法輪功,她是個好人,別動她。直到問題得到解決,我才回單位。

四、遭中共當局迫害

1999年7月20日以後,中共瘋狂鎮壓法輪功,近一億人的信仰被剝奪,至少八千萬人遭受各種迫害,至今還有近10萬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監獄、勞教所。我因堅信法輪大法,拒絕轉化,上訪講真相,在縣委、政府、政法委指使下,「610」、公安局多次對我綁架、強制洗腦、非法抄家、兩次勞教。我被迫離婚,並被開出工作。我丈夫劉君因不能轉化我,面臨被撤銷職務和開除工作的處理,他們給他施加壓力:一是強行轉化我,一是把我打殘,讓我煉不了功,一是與我離婚。在強制高壓下,劉君多次對我施暴,有一次差點打死我。

我還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劉君就帶著民政局的幹部與我離了婚,我還沒拿到離婚證,他就已經結了婚,中共政府官員竟幹出這種非法卑鄙的勾當。在縣招待所的洗腦班上,縣政法委書記孫桂傑一副無賴的樣子說:聽說你丈夫劉君找了個小媳婦,還是個大姑娘呢,你要轉化了,可以到縣610辦公室來工作,我和劉君談談,你倆可以復婚。我說:轉化的事就不用再提了,婚姻的事由他自己去吧。之後,他們又把我劫持回了看守所。

在靶場、在黨校洗腦班上,我親眼看見公安人員、政府官員和從社會上找來的流氓打手對法輪功學員實施各種酷刑,對上訪的、不接受轉化的法輪功學員,用電線擰成鞭子抽、用皮帶抽、用木棍、桌子腿、鞋底子瘋狂的打,用皮鞋踹、踢,在太陽下暴曬,跪石頭、跪磚頭,逼學員互相打,法輪功學員被打的鼻青臉腫渾身是傷。打了人還要罰款,每次每個法輪功學員被罰款三至五千不等,多人被非法判刑勞教。

中共政府剝奪了我的親人、家庭和工作,加上離婚時,未分得任何財產,房無一間,地無一壟,沒有任何經濟來源,「610」指示民政部門拒絕為我辦理最低生活保障費。我失去了最基本的生存保障,這就是江澤民對法輪功實施的:經濟上截斷,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的滅絕人性政策的具體表現。

五、不一樣的要求

2002年我從看守所出來,一無所有,到冰棍廠打工回家的路上,一個騎摩托車的小伙子為了避開一輛大貨車,把我撞倒在公路上,自行車被撞出去老遠車轂轤擰成了麻花。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我醒來一睜眼看見有五、六十號人在圍觀,我胳膊上的血像泉水一樣往外冒,兩條小腿被搓得沒皮了,鮮血淋淋,我感到頭部、脊椎和左肋處疼痛難忍。我想到自己是一名大法弟子,我不會有問題的,我從地上爬起來,脊椎像折了一樣直不起來,我挺直了腰說:你們不用擔心,我是煉法輪功的,我不會有問題的,我對那位嚇的發抖的小伙子說:我知道你不是有意撞我,我們師父不讓我們訛人,我不會訛你。

圍觀的人說:快別說了,都撞這樣了,快上醫院吧。小伙子要送我去醫院,我說不去,稍一檢查就是一、兩千塊錢。一會兒交警來了要把小伙子拘留起來,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不用他賠償,也不用你們處理他,教育他以後注意就是了。所有你們這些圍觀的朋友們,請你們記住法輪大法好,法輪功不是×教,是教人向善、利國利民的正法。小伙子的師傅拿出了一打子錢,有千數來塊錢,說:你自己去醫院看看吧,我說一分錢都不要。

他們把我送到我妹家,他父親反覆問我有甚麼要求。我說:我是有個要求,他說:你說吧,你要多少錢給多少錢,你有藥費單嗎我找人給你報,我親戚在縣裏工作。我說:我煉功後已經好幾年不吃藥了,哪來藥費單?我的要求不是讓你給我錢,我只求你無論走到哪裏都要告訴人們,法輪功不是×教,是教人向善的正法。他說:我能做到,一定能做到。我看見誰就告訴誰,走到哪裏告訴到哪裏。

六、「千年緣」小吃部

為了維持生活,更重要的讓更多的人明白真相,多救度眾生,在我妹妹的幫助下,我辦起了一個小吃部,賣手擀麵條,我們的牌照是「千年緣」,由同修輪番義務幫忙,無論是當地的民眾還是南來北往的客人,無論是軍人、律師、公安、政府官員、司機、商人,無論是上訪冤民還是流浪的殘疾人,我們都公平善待他們,有的孤寡老人和嚴重殘疾的人我們免費給他們飯吃。看見這些可憐的人們,看看那些日費萬金的中共腐敗官員們:真是黨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我們不放過一個人的把大法的真相告訴他們或送真相給他們,同時告訴他們無論走到哪裏都把大法的美好講到哪裏。時間長了,我們這個「千年緣」小吃部名聲越傳越遠,曾有多個外省的客人開著轎車千里迢迢的來找「千年緣」,他們駐足凝望著「千年緣」這幾個字,我們請他們到店裏坐,他們說:我們是慕名而來的,聽說河北有個「千年緣」,是個法輪功培訓基地,這裏的法輪功人員買賣公平實惠,態度和藹,還教人煉法輪功。我們說:是,我們希望更多的人在大法中受益。

他們問:為甚麼叫「千年緣?」我說:所有世上的人為了得到這個大法,等了千萬年億萬年了,就是等著這個得法的緣份呢,所以就叫「千年緣」。如果一國之君學了法輪大法,他會把國家治理的國泰民安,如果一個平民百姓學了法輪大法,他會做一個守法守德的好人。他們望著我們說:法輪功是中國的希望,你們這些弟子這麼好,你們的師父一定會更好,請代我們向你們師父問好!

兩年多的時間,聽到我們講大法真相的有三萬多人次。「610」頭目王福才找到我說:你把這個小吃部辦成了法輪功培訓基地了,不少人開著轎車來找你們,我們都知道。這期間,「千年緣」小吃部兩次被抄,我兩次被綁架,第二次把我綁架後勞教3年,因我右腎切除,勞教所拒收,我被非法關押在淶水縣拘留所11個月。

七、結語

當我得知中共的「610」公安、軍隊、監獄、勞教所為牟取暴利,對法輪功學員不施麻藥活摘器官,活體火化時我萬分驚駭。這是人類歷史上最殘忍的連禽獸都不如的罪惡行為。當初我摘除衰竭的右腎時,給我注射了兩次麻醉藥,當醫生抓住我的腎往出揪時,我一下子疼死過去了,那種疼痛是承受不住的,恨不得一下子死掉瞬間結束這難忍的劇痛,更何況對法輪功學員不施麻藥,直接活摘,可想而知那是多麼難忍的劇痛啊!一個殺人如麻的共產黨邪教暴政能夠繼續在這塊國土上生存行惡不止,這是中華民族的最大的恥辱和悲哀!

朋友們,無論你患有甚麼病,無論你身體缺少甚麼器官和部件,如果你真心的真正的修煉法輪大法,甚麼神跡都會出現的,佛法無邊,佛恩浩蕩啊!我唯一的左腎也衰竭了,如果不移植器官就得死掉,可是我沒有換腎,我修煉大法後好好的活著,而且從煉功那天起,我沒去過一次醫院,沒吃過一次藥,我說的全是真話呀。淶水縣一名叫曲建國的中學生,得了骨癌,花了十五、六萬元的醫藥費也沒治好,也是回家等死的人,學了法輪大法後骨癌好了。學大法使人起死回生的神奇太多太多了。

法輪大法教人向善,造福全人類。可是中共對法輪功造謠、栽贓,實施迫害不斷,說我們師父斂財,我從沒給過我師父一分錢,我都沒見到過我師父,可是我卻得到了一個用多少錢買不來的好身體。中共造謠說法輪功搞政治,中共一直利用政治手段滅絕性的殺害民眾和法輪功學員,給國家和國民帶來不盡的災難。由於中共反天反地反人類,謗佛謗法,迫害法輪功,屠殺無辜百姓,犯下了滔天罪行,目前在中國大陸頻頻出現的各種天災人禍都是中共逆天叛道招致的。每個人都面臨生死抉擇,是選擇擁護大法,退出中共、走向新生;還是反對大法追隨中共與中共一同走向滅亡。我真心的希望眾生選擇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