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稿選登】回憶華東師大煉功點(圖)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五日】看到這張照片,我的思緒飄回到華東師範大學度過的一段難忘的日子。在那裏,我得到無上的至寶;在那裏,我結識了一群善良的人;在那裏,我體會到佛法的神奇。

一、煉功點

偶然的機會,我發現我的同學在煉氣功,交談了一會,我就接受邀請第二天到煉功點學功。第二天,我來到華東師範大學數學館後面的草坪。和著悠揚的音樂,有一群人在煉功。一位學長開始教我動功,整個過程中,我能體會到的就是一種平靜和友善。功法動作簡單,我很快就能跟著大家一起煉了。

漸漸地,我發現這個煉功點的一些細節。大家都不踩草坪,沿著水泥路站著,而且儘量站在路的兩側,中間有較大空間,別人可以走動。儘管一大早的,而且在清淨之處,很少會有其他人到這裏,但大家還是這樣做。煉功點上,有專科生、本科生、碩士生、博士生,還有職工、講師、教授,以及家屬。

煉完動功,大家就散了,回去準備上課。所以很長一段時間,我不知道其他煉功人的具體個人信息,包括姓名。除了煉功,大家會自由組合的參加集體學法,從而自發的形成了兩個學法點,還有很多學員是自己在家學法,只是會來參加集體煉功。學員們畢業了就到各地去了,所以也無法統計確切的人數。

後來我才知道,我們這個煉功點是隸屬於學校社團聯合會的。當時學生要參加學校的晨跑,在指定地點每天都有教師負責蓋章。我們也不例外,要沿著麗娃河跑步一圈再蓋章,而且,我們不做假,老老實實的跑。後來,煉功點的輔導員(也就是負責人,是學生)就以社團的名義與公共體育部的老師商量,得到他們的支持,免了我們跑步的事情,按我們參加晨煉的天數每學期集中蓋章,老師們也相信我們。

作為社團聯合會的下屬協會,我們也參加學校社團聯合會每年一次的納新活動,每個協會自己布置一個展台,「展台」是由一兩張桌子拼成。我有幸看到並掃描了一張當時的照片,從照片上的展台上的告示可以看到「特別推薦──法輪功」,以及「吸收會員準則:1、不收費 2、堅持來煉功……」其中,「不收費」還特別加粗。

二、自發形成學法點

有幾個學生覺得有必要在一起討論自己的修煉體會,就約好在學校內的夏雨島交談心得體會,交談中發現師父在書中都有指導,就約好,下次帶《轉法輪》來,一起看書。一兩次後,參加的人數就多了,於是大家分頭想辦法找個室內場所一起讀《轉法輪》。

後來,經管理人員允許,我們在文附樓的一間小教室內開始集體學法,每天讀《轉法輪》一講。再後來,有些家屬也來參加集體學法。有一位生物系的研究生叫李元廣,是東北人,回家一趟,回來就組織了學法點,地點就是在他的實驗場所的辦公室裏。這樣一來,通過學習師父的著作,原本不知道如何修煉的同學,也能平時嚴格要求自己。

記得一位學生在校刊上發表文章,涉及到法輪功問題,有誤解的言辭。後來他就到李元廣那裏。為消除他的誤解,也請他參加集體學法。他在那裏提了很多很多問題,不管他的問題是出於甚麼心態,學員都耐心地給予解答。他在那裏參加集體學法很長一段時間。

三、學員的故事

我特別記得三位法輪功學員的事情。陳福是地理系研究生,以前得了肝炎病,好像還休學過。煉功後,病好了,還參加了每年一次的大學生獻血。當時,大學生獻血是要經過嚴格的血液檢查,特別是在上海,肝炎病是高發病,所以檢查特別嚴格。他順利通過了血液檢查,參加了獻血。

李元廣在煉功前患嚴重的腎炎。他曾經寫過一篇心得體會,談到:對生活感到很悲觀,通過各種方式消磨時光,尋找各種辦法治病,都不見效。在學煉法輪功之後,再也沒有往日的頹廢,如果不是他寫的心得體會,我們怎麼也不會將健康樂觀的他與原來的他聯繫起來。李元廣畢業時,放棄了很好的出國留學的機會,回到大慶教育學院,他的出色表現還受到大慶市教育局的表彰。可惜的是,99年以後他因為堅持信仰被中共非法關押、被迫害,2004年3月4日,他英年早逝,留下妻兒相依為命。

李白帆是電子系的優秀講師。他家裏幾代人信佛,他熟讀佛教經典。在讀過《轉法輪》等法輪功書籍之後,他對李洪志師父深感敬佩,這些也是他在一篇心得體會中談到的。他還談到,李洪志師父講的法很明瞭,又揭示了很深刻的法理。可惜的是,2001年4月14日,他因拒絕配合中共的宣傳和「轉化」(即放棄信仰),被上海第一勞教所迫害致死。

四、在上海郊縣的幾天

我和幾位同學曾到上海郊縣的一位同修家裏,在那裏,我深深體會到法輪功學員的無私。

這是一個四口之家,夫妻和兩個小孩。自己建的一棟三層樓房,主動提供給同修作為集體學法的場所,大家也喜歡到他家,所以他家就成為主要的學法點。也常有一些學員利用休息日約好在他家集體學法,吃住在他家。因此,除了一間臥室,他將房間全騰出來,作為學法煉功的場所、學員休息的場所。每天還要給同修們做好飯菜。我們交伙食費給他,但很明顯,他還貼錢給我們辦伙食。每次都是先給我們煮飯菜,我們吃完一會兒了,他們全家才在廚房旁的桌子上吃飯。他為大家付出很多,但他從不宣揚自己。

一次,上海輔導站副站長和我們談起他的事情,說到:他如果在場,不會讓我講述他做的事。當時,我們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到現在,我已不記得他的姓了。但他說過的一句話我始終記得。有一次有同修說他做的很好,他說:聽到表揚,我肯定做的還不夠好。當時覺得他謙虛,現在回想起來,覺得那是一種高境界。

我想,有如此高德大法、有如此無私奉獻的學員,才能在短短幾年間就有上億人學煉法輪功。

(二零一零年明慧網「5.13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