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師父廣州傳法班的幸運時光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十多年前,由於對人體科學感興趣,學了幾種假氣功等,當時感到不合口味,又去廟裏「皈依」結交了一些和尚、尼姑,後來感到他們並非所想的那麼純正可敬,廟裏買回的經書也看不懂。後來又與好友相約結伴北上去長白山老林裏拜師。就在此時,一位居士借給我一本《法輪功(修訂本)》,當我翻開書見到師父照片時,好像在哪見過。當看到關於「開光」內容時,我便認定,這是一位法力高強,了不起的高人。聯想在廟裏五十多和尚、十幾個居士在大殿內念經一上午開不了幾個光,而這位師父竟用照片半分鐘時間便可真正「開光」,這得何等高的法力呀。

我一口氣讀完《法輪功》這本書之後說:「我是空前絕後,今後就煉這個功了,別的甚麼都不要了!」隨後幾經周折,我獲得一張師父廣州五期傳法班的無座站票。

記的九四年十二月二十日那天,從廣州火車站出來,在旁邊廣場停了幾輛巴士,車上貼著:法輪功報到處,一個女士向我招手:「來,上這輛車」。我上車後被安排在廣州沙河部隊招待所,裏面有美國、台灣、日本、北京、南京等地的學員。

第二天會場在越秀體育館,當我走下天橋,驚呆了,只見一大片人,排列整齊有好幾百人,坐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在打坐,真令人敬佩。體育館門前已有很多人在排隊,一位工作人員喊著:有票沒座位的人過來,我當即過去跟著進了門。只見裏面看台上人山人海,全是人。

原來這個大型籃球場前面放了一張桌子,上面放滿了麥克風,後面背景掛著一塊金黃色的幕布。我們被安排在離講壇很近,席地而坐,其中好多人是來自中國邊遠的省份。在我周圍好幾位是來自迢迢千里外的貴州省,他們正閉目雙盤坐於地上,真給人一種肅然起敬的感覺。

快到上課時間時,四週突然想起暴雨般的掌聲,我立刻也跟著鼓掌。只見高大魁偉、氣度超凡的師父微笑著走進來了,邊走邊向四週揮手致意。「大家好!「師父落座後,從西裝口袋中掏出一張小紙片,就是講稿。

我坐在第四排離師父很近,望著師父那慈眉善顏,雙目如炬,深邃嚴肅的神采,心中立刻升起一種說不出的崇敬。

師父在講罈上講著過去連神都不知道的天機法理,在這十惡之毒世中還來度眾生出苦海。此時不知為何我眼淚唰的一下,止不住地流了下來。師父每天講一個半小時的課,然後由隨師來廣的學員教功,師父在旁邊講要領邊糾正動作。

第二天講到開天目時,我只感到前額有力的往起聚,肉往裏收縮。同房間的北京的一位工程師她說看見我坐的地下是一片小樹林與和尚,我當時沒悟性還和她爭論看錯了,我就坐在那兒。第三天一位南京女士說耳朵不好要和我換位置。我看她的座號很遠,一想師父在法中講要提高心性,為別人著想,就高興的換了票。

第四天師父給我們淨化身體,讓站起來跺腳,隨著師父的口號,就聽「嘭」的一聲,非常整齊。第六、七天時,北京幾個功友(當時的稱呼)說他們那裏有一個空位,我去那裏一看是在幕布後面,正好擋著講壇,當時心裏涼了半截。講課開始後,就聽師父說:坐在我身後的,一樣也落不下。

最後一天解答問題。當時在廣東市面出現一種所謂獲聯合國金獎、一尺見方的鐵皮小「氣功機」,被吹噓說,操作簡單、療效明顯,有許多人購買,有兩位美國功友讓我幫買。當時我也買一台,打算帶到澳洲也免費給人治病。但聽師父講的「附體」法理後,覺的這個東西不對勁有問題,但因是鐵皮機器,而非是人被附體,甚是困惑。當即寫一紙條,想請師父開示。

正巧師父走到我們這邊,趕忙把紙條遞向師父。師父看完後轉過身去,一會回過身來說:那上面有個小附體,並問我買了沒有?我說買了。師父開示:拿著我的照片,打大蓮花手印,開光!我說:是,師父,我知道了。當時心中想:只有師父慈悲,法力高強,若真把這壞東西帶去美國、澳洲,不知要害多少人,這是害己害人哪!心中對師父的感恩之心無以言表。

解答問題之後,緊接著各地學員向師父敬獻鮮花、錦旗,遠遠望去真是五彩繽紛,最引人注意的是一位功友雙手舉過頭頂、比人還高的一個金色的大「佛」字錦旗,全場好像感應似的又一陣熱烈的掌聲。最後師尊在走後台時轉過身來,揮動雙臂交叉著推動著,然後雙手向全場拋撒著,把最珍貴的好東西給我們。大家一面流著熱淚,一面向偉大慈悲的師尊鼓掌合十!久久不願離開會場。

時光快,轉瞬已過十餘載,沒想到這竟是師父中國大陸最後一次傳法班,作為宇宙歷史難忘的一頁,永載史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