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師尊在長春講法的日子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一日】「回想起您傳法的日日夜夜,淚水啊,再一次洒滿胸前。」每當我聆聽《師恩頌》這首歌時,淚水就不由自主的流淌。歷經九年的魔難,每當在魔難中,只要想到偉大的師尊,心中的陰雲頓時被大法的慈悲驅散。我深深的感到,得了大法的生命是多麼幸福!尤其是作為大法弟子,作為師尊親自救度的生命是何等的自豪!大法的光輝永遠照耀在蒼宇間!

下面我把自己參加師尊講法的一些回憶寫出來與同修們分享,同時也見證大法的輝煌和師父的偉大!

一、參加長春第六期法輪功學習班

一九九三年七月我參加了師尊在長春舉辦的第六期法輪功學習班,地點在吉林大學鳴放宮。

第一堂課至今難忘,當時我坐在大約第十二排的中間靠過道的座位。看師父很清楚:師父當時給人的印象就是二十多歲,非常年輕,身材高大,穿著雪白的襯衣,非常簡樸。師父的聲音是那樣清亮、透徹。其實很難用準確的、恰當的詞來形容。我覺得世界上再也沒有誰的聲音能與師父的聲音相比。現在知道是師父的法深深的打到了我的心中,所以才有這種感覺。

現在我還對師父當時講的一句話記憶猶新:「修煉的人就是一個完全為別人活著的人。」當時我聽了師父的這句後很吃驚,不明白甚麼意思。想當初自己是一個很自私的人,所以才會覺的師父的這句話很難理解。我座位附近的人都把兩手放在腿上,掌心向上,說是要接信息,讓我也接。我試了一下,覺的不太好,不知怎的就想雙手合十,心中充滿了莊重、虔誠,於是就用這個姿勢聽完了第一天的課。我聽的很專注。因為師父講的道理太新奇了,從來沒有聽到過。

第二天講開天目,我就覺的兩眉之間的地方好像被甚麼東西揪住往裏鑽。說到這要說一件事:因為我單位離辦班地點較近,所以我每天下班後五點就能到。有一天我有幸與師尊相遇,大約二十多米遠,我當時目不轉睛的注視著師父。當時自己完全是一個常人,心中甚是奇怪:這麼年輕的氣功師怎麼講出的道理條條是道,知識怎麼這麼淵博?我從小到大所有的老師也沒有一個能和這位氣功師相比,我心中充滿了敬佩,師父的氣質、神態就是到現在我都沒有找到一個恰當的詞來描繪。

現在有許多學員羨慕見過師父的人,但當時見師父真的是很容易。因為師父每天來的都很早,六點開課,師父五點準到,有時師父與學員交談,但是開會的時候多。師父沒有架子,總是平易近人,所以見到師父的人太多了。記得在學第五套功法時,教功的學員在台上做示範,師父不辭辛苦,不嫌麻煩在下面親自給學員糾正動作。在打手印時,有個動作我做不好,師父路過看見了給我糾正過來,至今難以忘懷。

在修煉之前,由於在常人的大染缸中被污染,泡在名、利、情中,我滿身業力,多種疾病纏身,苦不堪言。每天一把一把的吃藥,開中藥一開就是六付。其中最嚴重的是腎小球腎炎,這個病屬於自身免疫性疾病,很難治。後來發展到慢性腎功能不全,到醫院一看就是一個月假,醫生要求絕對臥床休息,甚麼也不能幹,一幹點活腰疼的要命,病情就加重。我看著別人幹這幹那,我就像被判了死刑一樣,心中痛苦極了。後來到了酸中毒的程度,一天要嘔吐幾次,不得不服用大量的碳酸氫鈉糾正。酸中毒就意味著朝尿毒症發展。瀕臨死亡。是師父在一開始辦班就給我把病根拿掉了,淨化了身體,是李洪志師父救了我,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在學習班快結束時,師父要求每個學員都要寫一篇心得體會,當時我用常人心在想:這麼多的人(兩千多人)一人寫幾頁,那得多厚一摞子啊,師父傳法那麼忙,每個班的人都寫,師父看的過來嗎?就沒想寫。但是師父又重申了一次,我就寫了九頁,當時的認識很膚淺,談不上是甚麼心得體會。記的我當時是交給了教動作的學員,他很認真的放在皮夾裏。我還問他:師父真的看嗎?他說:「那當然了,你應該寫,師父每篇都看。」後來聽師父身邊的人講,師父在百忙的傳法辦班中,在旅店裏,在列車上那微弱的燈光下,別人都在睡覺時,我們的師父顧不上休息,在一篇篇的看學員的心得體會。現在想起來心中還是非常感動。在傳法中師父付出的真是常人難以想像的。

二、參加長春第七期法輪大法學習班

一九九四年四月二十九日到五月八日,我參加了師父在長春舉辦的第七期大法學習班。看到師父在講課前多次清理空間場,打出去很多的功。現在才知道邪惡對師父傳法干擾很大。

在第二天講課時,講到另外空間時,師父為了使我們能更好的理解法,利用講台上的杯子,師父一隻手拿著杯子,另一隻手對著杯子往旁邊拉。在拉的過程中,我看到每一層都有杯子,直到最後固定下來,我真實的看見了另一個杯子,比原來的略微小了一點。我自己後天觀念很重,受實證科學的影響,思想很僵化,看不見的東西就很難理解和相信,師父這樣一開示,一下就明白了。後來在一九九四年某一天晚上,我沒有開燈,一個人在家煉神通加持法,剛開始打大蓮花手印時,我忽然睜開眼睛,看到從我兩手心之間光芒四射,非常好看。我想這一定是師父讓我看到的另外空間的景象吧,這讓我更加相信大法,也是師父對我修煉的一種鼓勵吧!

第七期、第八期是因為參加的人太多,時間又緊,為節約時間,白天一個班,晚上一個班。這樣一來卻苦了師父。師父有的時候吃不上飯,休息不了,很辛苦。師父總是為學員著想,總是為別人好,那年師父傳法的日程安排的滿滿的。一大張紙,一點空閒時間都沒有。師父為傳大法太不容易了,不但要清理另外空間邪惡的干擾破壞,還要奔波各地,吃著最簡單的方便麵,承受著資金不足等各種艱難。師父辦班收費是最低的。第一個班是五十元,以後再參加減半:二十五元,師父為救度眾生,承受的真是太多太多了。這是我們永遠都無法回報的。

師父講法不用講稿,我特別注意過,當時還不理解。師父每天講課前從上衣口袋裏掏出一張紙,放在講台上。師父講法深入淺出、風趣、生動、有勁,也就是講的透,很複雜的問題,師父一句話就能點到實質。師父有時看一下那張紙,有時根本不看,而且時間掌握的很準。我當時就好奇的想:那張紙上寫的是甚麼呀?好像沒有多少字呀,怎麼師父講起來滔滔不絕呢?現在才明白:師父講的是宇宙大法,博大精深,用甚麼稿呀?而且每堂課還要被學員的掌聲打斷多次。甚至有時掌聲還要持續挺長時間。由此可見師父的講法多麼受歡迎,真是深入人心啊!這也體現了師父傳法不做廣告、不發通知,完全靠的是大法的威德,而不是用人的辦法傳。

寫到這裏我想起了邪惡在誹謗大法時,造謠說師父的《轉法輪》是別人給編的。簡直太可笑了,不值得一駁。凡是聽過師父親自傳法的人或者是後來看過師父講法錄像的人都會明白:這部大法就是師父親口講出來的,後來出書是根據師父各地講法的錄音,師父親自整理的。任何一個人誰能講的出來呀!

這次班上,師父又一次給學員淨化身體。當時我是參加完班後再回家吃飯。每天聽完課都是晚上8點鐘了,趕上車就坐,趕不上就走回去。我家離辦班地點很遠。奇怪的是既不感覺餓,走回去也不覺得累,渾身輕飄飄的,不一會就到家了。當時意識不到,後來才知道這是師父給做的啊!

學習班結束時,師父應學員的邀請,打了一套大手印。師父的手印姿態優美,動作剛柔並濟。我雖然看不懂,但是心裏覺得很好,知道可能是師父對我們的期望吧。很多人送錦旗,給師父獻花。最後師父站在講台上用力揮動雙臂轉動大法輪,全體學員起立,用雷鳴般的掌聲答謝師父,依依不捨。為了滿足學員的要求,師父與幾千學員合影,你想幾千人(兩個班)得照多少像啊?我現在還記得照相時是中午,天氣挺熱,師父不怕麻煩,不辭勞累。師父真是為我們樹立了無私無我的榜樣啊!

三、參加大連報告會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參加了師父在國內最後一次傳法──大連報告會。地點在大連體育場,去的人很多,大約有六千多人,還有一些人想去,但是沒有票去不了。師父是剛剛結束了在廣州第五期學習班,風塵僕僕趕到大連的。那天天氣很冷,小雨夾著雪。

由於到的比較早,我們哪裏也不想去,就在體育場的外面等著師父的到來,有交流的,有煉功的。等了很長時間,大半天的時間,終於等到了入場的時間。當時那麼多的人,但是入場卻是很有序。偌大的體育場坐滿了學員,當偉大的師父進入會場時,全場學員齊唰唰的一下子全部起立,用雷鳴般的掌聲(六千人的掌聲)歡迎著遠道而來的師父。師父雙手示意學員坐下,這時全場學員的目光一下全部聚焦在師父身上,我看見師父穿的很單薄,腳上穿的是夾皮鞋。而我們則是全副冬裝。看著師父的辛苦,穿的那麼少。眾弟子心疼師父啊!不知是誰小聲說了出來。我當時心情很複雜:一方面心疼師父,一方面又覺的自己修的不夠好,對不起師父的苦度。所以心裏很酸,我想哭。我旁邊有些人也哭了,能聽到,甚至看到有的男學員也哭了。大家誰也不敢放聲哭,儘量壓制著,怕干擾影響師父講法。我帶去的紙巾全用光了。儘管在哭,但是耳朵還在聽著師父的講法。中間師父又給大家清理身體。我想自己已經早就沒病了,就沒起來,師父說:沒有病的,可以想一想你的親人。於是我就想我丈夫的腰曾經因端一大盆洗衣水用力過度,腰椎有問題。師父都給清除了。

最後結束時,師父又為學員打了大手印。師父知道弟子心中所想,所以不顧旅途勞累,師父高舉雙臂繞場一週向學員致意,目地是讓很多沒有見過師父的學員能見見師父。其實見過師父的學員也非常想見師父啊!那時多大的場啊!我當時淚眼模糊。全體學員起立用熱烈的掌聲表達著弟子對偉大師尊的敬意。當師父來到我們這一面,我趕緊用手擦去眼中飽含的淚水,目地是好好的清清楚楚的再看一看我們無比熱愛、無限敬仰的師父。看見了!我看見了師父的眼睛,師父也在看著我。我的座位是在上面,其實離師父挺遠的,但是卻感到離師父很近,看的非常清楚。而且和師父目光相對時,感到是停留了一定的時間。現在想來才知道是怎麼回事。

那場面真是太讓人感動了,全場學員一直在使勁鼓掌,久久不願離去。我雙手合十目送著師父離開會場。出場時看見很多人眼睛都是紅紅的。後來在火車上很多人都高興的說自己看到師父了,師父也在看著自己,和我的感覺一樣。六千多人啊,師父一走一過,每個人都覺的自己和師父的目光相對而是停留了一定的時間,這怎麼可能呢?現在才明白那是師父佛法無邊的體現啊!師父的佛法神通無所不能啊!

寫到這裏讓我想起大魔頭妒嫉師父和大法,它看見大法洪傳,學的人這麼多,而且這些人又是那樣尊敬師父,它受不了,所以執意要鎮壓,造成這場歷史上最殘酷、最流氓、最邪惡的迫害。這小丑它怎麼能知道和理解大法弟子對師父的感恩心情呢?它又怎麼會知道大法弟子對師父無限敬仰的原因呢?

通過多年的修煉,經過師父為我們講出高層次的天體大穹的法理以及為甚麼要正法,我們知道了是法輪大法造就了無量大穹所有的生命和物質。我們的師尊是萬王之王。是師尊的正法救度了這一切。在長達九年的邪惡迫害中,我們真實的感受到了這一切。迫害的當初是師尊承受了所有天體舊勢力邪惡壓下三界的業力,否則三界早就被毀了。偉大師尊為所有生命付出和承受的無法計量。師尊的威德洪貫蒼宇。有多少生命師尊就要承受多少,就要操多少心,因此所有被救度的生命永遠不會忘記師尊洪大的慈悲,永遠不會忘記師尊救度之浩蕩洪恩!沒有這洪大的佛法,沒有偉大的師尊就沒有一切!

從大連回來後,當天晚上在家裏我看見了法輪。當時心情無比激動。幾天後在夢裏又看見了七色光環很多、很大,持續了挺長時間,還看見師父的法像─金黃色的,由一張一下子變成了無數張。還看到了另外空間的景色。那對我真是巨大的鼓舞。在以後的歲月裏,每當我不爭氣、悲觀、消沉時,師父沒有放棄我,用各種方式點化自己、鼓勵自己。

四、參加一九九八年長春輔導員法會

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六日,長春香格裏拉大飯店裏氣氛莊嚴、隆重。我們偉大的師尊親臨會場為到會的學員和輔導員講法解法。

師父講了一會兒,就請工作人員把他的座位墊高。由於沒有準備,臨時弄了一個像小凳子的東西套在師父的椅子上。師父坐在那上面,腳是懸空的,沒地方放,胳膊離桌面也遠,這種姿勢可想而知是非常不舒服的。師父的目地是為了讓學員看師父清楚些,當時的座椅有些低。師父為了弟子就是這樣講了五個小時,坐了五個小時。師父又一次為我們展現了他處處為了別人,從不為自己著想的無私無我的高尚境界。更讓我們難受的是從始至終,師父沒有時間喝上一口水!

這次法會師父為弟子們講了許多高深的法理,還講了修好的那部份斷開的問題,師父在破除著弟子們的各種各樣的觀念,還講了掩蓋加掩蓋,不讓我們掩蓋自己的觀念和執著。還講了怎樣學法、師父提出要通讀大法。還有怎樣更好的學法等問題。師父是在往更高更廣大的層次上推我們。當時大家正在深入學習師尊的《挖根》、《為誰而存在》等一系列經文,師尊為我們解答了許多疑難問題。當時全場靜極了,師父的講法對我們思想上產生了很大的震動,每個人都好像屏住呼吸一樣,生怕落下師父講的每一個字。這次講法使每個人思想、身體上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中間休息時,許多學員迫不及待的擁向師尊。為了想讓師尊休息一會兒,也有許多學員沒有動。其實師父怎麼能休息的了呢?由於座椅排的很緊密,所以為了照顧沒有見過師父的學員,我也只得出來,否則我右側的人誰也出不來。就這樣我也被擁到了前面。我在提問題時,師父一下就轉過身來,目光看著我,回答了我的問題。我看見師父臉部皮膚非常非常的細膩、光滑,好像看不見汗毛孔。後來在師父的經文中才知道師父的來源和我們不同,師父有自己的體系。師父甚麼也不要弟子的,師父只是給我們,為我們承受和付出。當時有學員請師父喝口水,但是師父為了解答學員的問題,一直沒有喝,師父是站著回答學員的問題,也沒有休息。後來這件事讓很多學員過不去,一想到就難受。

師父講法解法時,每講完一個問題,弟子們都報以熱烈的掌聲。這掌聲表達了歷經數年的修煉,在理論與實踐的昇華中,弟子對師對法有了更深的認識後從心底發出的對師尊的無限感激、無限的敬仰。這也是弟子們對大法和師尊發自內心的讚歎和折服!在那種場合這是唯一的表達方式。

最後師尊提示我們說時間已經過去五個小時了,但是我們由於聽的十分專注,似乎忘記了時間。當時有些問題提的不太理想,就包括我提的問題也是一樣,好像不該提的問題。儘管如此,偉大的師尊還是有辦法破除我們的觀念和障礙,拓寬我們的思維,把大家應該提高的問題講出來,師父講出了宇宙天體不同層次的法理,講的很高、很廣,體現了師尊對家鄉的慈悲與厚愛。後來又出了書,對全世界大法弟子都是往高層次上拔,使大家在整體上提高。五個小時,誰也沒感到時間長,好像很快就過去了。再講五個小時,大家也願意聽。鼓掌鼓的手都有點疼了,還是捨不得和師父分開。

現在每當想起師尊,無論在甚麼場合,甚麼地點,不管是在家裏、走在路上還是坐在車上,每當想到師尊,總是抑不住自己的淚水。真是千言萬語,用盡人類的語言也表達不了弟子對偉大師尊慈悲救度的感激。我們的師尊為了眾生真的是耗盡了一切。我們的師父真的是太偉大了。我個人的經歷只是一小點。師父的功德充滿了宇宙,充滿了大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