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一張照片引起的回憶

憶師尊在武漢辦班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今天有同修來到我家,想看看當年我們與師父的合影。我從大衣櫃一件大衣的口袋裏拿出用紙包著的這張珍貴的照片。打開紙包,師父微笑的面容映入眼簾,我們不禁熱淚盈眶。師父來武漢辦二期學習班的情景,我們與師父在一起的那段幸福時光,再次浮現在眼前:那一幕幕感人情景就像發生在昨天,還是那樣清晰,雖然已經過去十五年了。

九三年三月中旬的一天,我們在家隨意打開收音機,聽到武漢長江經濟廣播電台頻道正在播放師父的法輪功諮詢節目。「你想想你哪兒不舒服?」師父那洪亮的聲音是那麼的熟悉、親切,我自己也感到奇怪,這李大師我也不認識,怎麼對他的聲音聽起來有種久違的感覺。

既然師父問聽眾哪兒不舒服,我馬上想到我的胃。一會兒師父又問:「現在感覺怎麼樣?」頓時,我的胃不疼不脹了,好多年我的胃都沒有這種舒服的感覺了。我太興奮了,還未見師面,師父已經在給我調整身體了。

這法輪功太神奇了。我與老伴商量,決定帶著有病的女兒一起參加師父在武漢辦的第二期學習班。為了給女兒治病,我老伴曾參加過多種氣功學習班。這次在聽師父講課時,我老伴心裏琢磨著:這個李大師不知怎麼樣?正想到這兒,突然聽到師父說:(大意)有的人還想看個究竟,我不動手治病,就能叫你的病好。我老伴一聽,這不是在說我嗎?真神!這個師父能看透我的心呢。

為了照顧上班族學員,我們學習班安排在每天晚上七點至九點。由於我們住在青山,而辦班地點是在漢口市委禮堂,要乘船轉車,每天我們一家都是下午三點多鐘就出發了。為了晚上不至於趕不上回青山的車船,第一天聽課還沒結束,我們就提前走了。第二天來聽課時,有學員告訴我們:「昨天師父給我們調整了身體,你們卻走了,真可惜。」我老伴一聽,扭頭就往台上去找師父(當時還未到上課時間),沒看見師父只好走下台。正在這時看見師父從台下走上來,我老伴一看師父來了,由於心急,顧不得多想,一把拉住師父的手說:「師父,昨天我們怕趕不上船提前走了,沒有調整身體。」,師父聽後笑了笑,用手拍拍我老伴的肩膀說:「還有來找後帳的」。當天聽完課後,師父說:(大意)昨天有學員因住得較遠提前走了沒有調整身體,今天我們再一次給大家調整身體。隨著師父的口令:「跺左腳」,我們一家三口跺起腳來。我們心裏那滋味呀,甭說有多美滋滋的了。多好的師父啊!

那天講課後,師父教我們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法。有學員在台上作示範,師父念:「彌勒伸腰,抻,如來灌頂,雙手合十……」我們隨著師父的口令一個動作,一個動作學起來。晚上回到家,我無比激動的對老伴說:「這可了不得了,這法輪功絕不是一般的功法,動作名稱都是彌勒伸腰、如來灌頂、菩薩扶蓮、羅漢背山……這個法太大了,太好了,師父一定是從很高很高層次來的,我們一定要跟師父修到底。

一天師父講完課後教我們第二套功法「抱輪」。我當時正閉眼煉兩側抱輪時,突然感覺到有雙手輕輕的動我的左手。我一睜開眼,看見師父站在我的面前,一剎那,一股暖流通透全身,我感到無比的幸福。師父的手是那樣的大,那樣的柔軟,那樣的溫暖。當時禮堂一樓座無虛席,連走道上都站滿了人,師父卻從講台上下來,不厭其煩的給我們一個個糾正動作。至今回想起來還激動不已,我太幸運了,能離師父那麼近,得到師父的親自指導……

九天學習班就要結束了,在最後一天的下午安排我們與師父合影。可想而知,幾千名學員都想擠到師父身邊,都想快一點與師父合影。師父一會兒與這部份學員合影,一會兒又與另一部份學員合影,用了整整一個下午的時間。可我們偉大慈悲的師父始終面帶微笑,儘量滿足學員們的要求,我們都被深深的感動了。看著照片上的我,站在師父旁邊笑的眼睛都瞇成了一條線。

一晃十五年過去了,每每想起與師父在一起的這段經歷,我感到慚愧不已。師父像慈父般呵護著我們,為我們付出的實在太多太多。正如師父在《排除干擾》這篇經文中所指:「在幾年的修煉中,除了我為你們太多的承受之外,同時為了你們的提高不斷的點悟著你們,為了你們的安全看護著你們,為了使你們能圓滿平衡著你們在不同層次欠下的債。這不是誰都能做得了的,也不是對常人而做的。」想想我們偉大慈悲的師父如此巨大的付出,我要再做不好就太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了。在這稍縱即逝的最後日子裏,我一定要抓緊時間做好三件事,同時修好自己,做一個真正的、合格的師尊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