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給未來人的神話點滴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二日】


一個世人講述的故事

【明慧網2006年5月6日】我是一九九六年有幸得法的大法弟子,每次聽到、看到師父在世間傳法、救度眾生、大慈大悲的故事都很感動。

一次,我聽到了一個關於師尊的真實故事。二零零四年的秋天,我去給一位賣文具用品的店主送大法真相,不想那店主搬走了,新住戶是一位半盲按摩師,他妻子和一個吃奶的孩子也都在家。他很熱情的讓我坐在沙發上。

我開始講真相,講到了法輪功如何遭受迫害,還沒等我講完,按摩師就說:「我才不相信電視上說的呢,因為我親眼看到過你們的師父。」接著,按摩師開始講他見到師父的經過:

「那時大概是你們師父剛開始傳法時,有一次我去遼寧鐵嶺一位朋友家,這位朋友有一天約你們師父去飯店吃飯,我也在場。你們師父高高的、滿臉和氣、說話非常謙虛、語氣和藹,坐著的姿勢很端正,手總是那麼放著。吃飯時我那位朋友談到鄰居家的一位老太太有四個兒子都不孝順,很野性,誰說罵誰。吃完飯後,你們師父讓把那四個兒子找來,那四個兒子果然來了。你們師父非常和氣的給他們講了許多,那四個人都老實的低著頭坐在那,靜靜的聽著。從那以後,這四個兒子對老太太也孝順了,也變好了。」

當時我流著淚對按摩師說:「老弟呀,你多大的緣份呀,能看到我們的師父。」他妻子在旁邊說:「他一看到電視播出的那些,就說都是造謠,那麼好的人怎麼能像電視上說的。」

我雖然沒親眼看到師父,但有幸能聽到這麼一個真實的故事,悟到這也是對我的一個鼓勵。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6/6/5/74107.html)


見證師尊為真心想修者淨化身體

【明慧網2004年9月3日】1994年3月27日,師尊到大連首次傳功講法。當日在講法班的禮堂門前,駛來一輛轎車。一位50多歲的女士下車後,因行走困難,由她的先生背入會場,坐在第一排前自帶的躺椅上,引起了大家的關注。

經了解,這是一名科技人員,1991年因頸椎病做了大手術,術後兩年多才能上班。但不久一次外出辦公受了風寒,再次病倒,採用了多種方法醫治均無好轉。這時,一位參加過師尊傳功講法班的學員向她介紹了法輪功,並推薦她看《法輪功》一書,還說師尊應大連氣功協會的邀請,不久要來大連傳功講法。她看書後覺得很好,也明白了一些法理,於是提前買好了票,準備參加師尊的講法班。

開課前,師尊看到了躺椅上的學員,就先後叫工作人員和大連氣功協會的有關負責人勸她退場、退票(註﹕師父辦班兩年,後期的學習班都是講修煉的,不是為治病的,一般重病人都因放不下治病的心而無法進入修煉)。他們急了,她的先生到台上找到師尊說明情況。師尊表示不治病。她先生說:「我們不是來治病的。在半個月前就開始看您的書、聽您的錄音了。我們是來學功的。」師尊聽後表示,這個學員還有悟性,就去看看。

當師尊走到她跟前時,她站了起來,師尊叫她坐下,然後在她脖子上拍了兩掌,在頭頂上拍了兩下,再清理雙肩,叫她起來走,當她走到台前中間時,叫她停下來,為她淨化雙腿,隨後師尊說:「好了你走走看。」

她在台前走了兩圈,在場的很多學員都站起來鼓掌。

當天講法結束時,她感覺兩腿輕快,就自己走出禮堂乘車回家。此後,她不僅可以進出禮堂,還能自己上下樓梯,再也不用別人背了。這就是師尊為真修者淨化身體展現的奇蹟。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9/17/52519.html)



同事看見天兵天將保護著我們

【明慧網2004年9月7日】1994年4月份,當我聽到一位同事得了一種嚴重的血液病,在醫院內出不了院時,我就去看她。她說:她的臉上、身上皮膚上到處都出現了褐黃斑點,到醫院檢查,抽出的血都像泥巴水一樣褐黃色的,醫院內要把她的血抽出來,經過化療以後,使其清亮起來,然後再輸進去,做一回需一萬多元,已連續做三次,出院就發,幾乎不能出院。因為我們是同一辦公室,對我很了解,看到我的氣色、精神那麼好,就問我:「你現在身體那麼好,是麼搞的。」我說:「我煉法輪功,煉的,煉功一年多了,一年多沒去過醫院,沒吃過藥,煉功第一天藥就摔了。」她說:那麼好的功法,教我煉吧!我說:「你出院,我教你煉。」

過了幾天她真的出院,到我家來,要我教她煉功了。我教她煉功動作,還給她看《中國法輪功》的書。由於她的悟性好,一下子全信了,從1994年4月至今也沒有再犯,全好了,皮膚也正常了。

1994年底我約她到廣州市聽師父講法,在火車上還看到師父的法身,還有天兵天將保護著我們,我們來去廣州都很順利。她還看到師父在廣州講法時,廣州的上空都被大法輪罩著,罩內安安靜靜的,秩序很好。而外面就很亂,擠滿了各朝代的人。說也奇怪,在廣州聽的八天,天天下雨,但就是聽課的往返途中雨就停,到會場及到家又下開了,所以我們沒有淋過一次雨。


我親眼見到的師父

【明慧網2004年8月31日】1993年春天,師父來武漢傳法,當時是在中央部級的科研單位的禮堂舉辦的學習班。因為是第一次到武漢傳法,為了讓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功,師父帶著從北京來的弟子用三天時間為人看病。三天來,看病的人一天比一天多,特別是第三天,來看病的人絡繹不絕,到夜晚還有很多人不願離去。各種各樣病症的人都有,特別是疑難雜症,經過各種途徑都久治無效的病人都來了,經過師父的調治,當場都奇蹟般的好了,使很多人都領略了大法的神奇和師父的洪大慈悲。

給我印象很深的有這樣一個真實故事:

有一個老太婆,因病癱瘓在床五六年,生活不能自理。這次聽說有氣功治病,由她老伴和兒媳兩人將她架來,將她扶到師父面前的靠椅前扶著,站也站不穩。師父只是看著她,並沒動手。過了一會兒,師父要她站直,她開始不敢,師父鼓勵她不要怕,她很快站直了身子。師父又說你往前走,她猶豫了一下,在大家的鼓勵下,她終於向前邁了一步,接著很自信的向前走去。後來又叫她上台階,她不敢邁步,師父說「你上去,沒有關係」,在大家的鼓勵下,她真的上去了。後來她是自己走回家的。過了一會,我到禮堂外面,看到她一個人在場地上走。我問她怎麼不在家休息,她說:「不知怎的,老是想走路,回家後老想走走試試,在家裏走來走去的,又走到這裏來了。幾年沒有這樣走路了,太痛快了!」

還有一件事我也是終身難忘:

當時辦班一期是十天,師父每天要用一個半小時以上為大家講法,然後再教煉功動作。

在學習班開始後的一天,有一個年約40多歲、瘦高個的男子,由於沒有學習班的聽課證非要進去,被工作人員攔下,並向他說明要憑聽課證才能進去。他不但不聽勸阻,反而大吵大鬧:我來就是和他(指師父)鬥法的,我的師父100多歲了,他這麼年輕?還說了很多不好聽的話。後來這事情被師父知道了,叫工作人員放他進來。等師父的講課授完,他很安靜的走了,並特意找到工作人員說「我再也不鬧了。這才是真正的師父。」

每當我回憶起有幸聆聽師父講法的那段可喜的日子,心中總會由衷對師父深深的崇敬和感激。從自己親身經歷的一樁樁一件件實實在在的奇蹟般的事實中,我深深感受到師父的偉大和慈悲救度,更加堅定對師父與大法的信念。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9/17/52521.html)


這不是神仙嗎?

【明慧網2005年9月1日】一九九三年師父在齊齊哈爾傳法時,有一天和學員在一起時,看見一個老太太背著一個十二、三歲的小孩。

師父上前問道:這孩子怎麼了?老太太答道:癱瘓了。師父說:你把他放下。老太太說:他癱瘓了。師父說:你把他放下吧。老太太把孩子放下了。

師父給他動了兩下,他就站起來了。大家一下都圍上來:站起來了!站起來了!

老太太激動的說:這不是神仙嗎!我得謝謝他。回頭剛要說「謝謝」,一看師父已經走了。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5/9/24/65237.html)


師父救治法國兒童的神奇故事

【明慧網2004年12月21日】一九九四年七月五日,正值大連二期班師父講法傳功期間,突然來了兩位法國先生,神情焦急的請求拜見李洪志大師。他們自我介紹說:他們父子二人是法國人,是他們的神讓他們專程來中國請求李洪志大師救治他的孫兒,他的孫兒七、八歲。去過很多醫院都治不好。現在已不會說話,痴呆,並且臥床不起。

師父詢問了孩子的情況。因為孩子沒來,讓他們父子想一下孩子的形像,師父用手比了一個小孩形,然後動手像抽絲一樣清理救治小孩。過了一會兒師父說好了,你可以打電話問一下孩子的情況。因為師父住的不是高級賓館,當年這個賓館沒開通國際長途,兩位法國客人回到自己下榻的賓館,馬上給家裏打電話:他妻子接電話就說你怎麼才來電話,剛才家裏發生奇蹟了,家裏進了一片金光,孩子突然會動、會說話了,問:「媽媽怎麼了?」孩子好了,真是奇蹟!

在此之前,孩子躺在床上不會動、不會說話。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12/28/56037.html)


癱瘓的二姐能跑了!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九日】在廣州參加師父的講法班時,……當時同去廣州聽法的還有我的二姐,二姐從西安來,已癱瘓十年,手都成了麻花狀,只能用輪椅推著,桃子四分之一都吃不完,心裏又想吃,又不敢吃,就發氣:「以前能吃時,你不給我吃。」等聽課到第三天時,我們一左一右兩人一起又提又扶的攙著二姐,很費勁的上台階進禮堂準備聽師父講法,有同修守在門口,堅持有票的才能進去。二姐當時把票放在內衣兜裏,一邊著急的摸著,一邊生氣的說:「天天都來,都是熟人,還要啥子票嘛。」待票拿出來,在同修面前一晃,自己就直接衝上階梯,一倒拐,又衝上階梯,我驚喜的快步跟著又叫又喊:「姐姐能走路了,姐姐能走路了!」

旁人都奇怪的看著我,二姐一直奔到座位上坐下後,還在不停的埋怨著守門的同修,我卻還在高興的叫著。更神奇的是,在回西安時,因耽誤了時間,坐飛機快遲了,到機場時,二姐本來由我倆人一起攙著,二姐一看時間不夠了,就摔開我們,說:「我們分開跑。」我們三人就分開跑進機場。

和師父一起時,神奇的事很多,我也一時不知從哪兒說起,先說到這兒吧。因我文化水平不高,我口述,由同修代筆。


師尊當年在天津傳功講法時的神奇事

【明慧網2006年4月22日】師尊在天津傳功傳法時,有個學員的母親七十多歲,患有腰椎盤突出的毛病多年不好,病情隨著年事已高,腰已經伸不直了,走路都非常困難,幾乎就要癱瘓了。這個學員打電話給師尊,說明她母親的病情。師尊在電話裏告訴她將病人扶起來,站在地上,將腰輕輕下彎。這時病人臉上有難色,心想這腰早就彎不了,也伸不直了呀!就聽師尊在電話上慈悲的鼓勵病人試著慢慢的把腰彎下來,告訴她是能彎下來的。老太太鼓足了勇氣,奇蹟般的把腰彎下來了,經過幾次彎下、直起的動作,老太太的腰不痛了,彎下來也很隨意了。幾十年的病痛,師尊用了幾分鐘就祛掉了。

那位老太太和我住在一個大院內。那時我剛剛得法,她對我說:「你看我現在腰病都好了,法輪功就是神奇!」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6/5/8/73017.html)


師父慈悲 揮手間癡兒換新顏

【明慧網2004年9月27日】1994年12月31日,個別大法學員得知師父將乘飛機離開大連,便手捧著鮮花去機場送行。有位大法學員認識機場工作人員,就帶著7、8歲有些弱智的兒子先進到候機廳裏去等候師父。

孩子的母親給男孩的額頭上點了一個紅點以示喜慶。師父看到後,在孩子的頭上輕輕的摸了一下,孩子就不傻笑了,眼神也正常了。從此就成了一個正常的兒童。額頭上的紅點當時非常神奇的變成了白點。許多學員現場親睹了師父慈悲救度小朋友的場景。有大法學員現場拍下了這珍貴鏡頭,今附照片二張以見證這一歷史。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9/29/52917.html)


師父救出我女兒前世的大道師父

在此之前也有同修在明慧文章中寫過此事,由於層次不同所看到的情景也不同,在此我把我看到的情景寫出來與同修共勉。

92 年11月師父來冠縣傳功講法結束後,二十三日師父要回京。二十二日晚我和女兒到師父住處去送行,到場的學員很多,師父叫我女兒給大家洗蘋果吃。我女兒叫幹啥就幹啥,就是一言不發。回家後我說她不懂事,女兒突然哭起來說:「他不是俺老師,俺老師壓在冰山底下了,在天上犯錯了,我十八歲打下來十八年了。」我聽她說的這沒頭沒腦的話,認為她神經有毛病。

第二天送師父,到聊城時,師父說我怎麼不帶女兒去玩呢?我就把昨晚的事說給師父聽,師父聽了說:「你沒早說,早說我早就給她解決了。」車到平陰大橋堵車了,師父下車後面向東做了一個動作回來說:「你女兒是道家的,他師父沒在冰山底下是在冷宮裏,我把他救了,今天的事你回去問問她,她知道。」這時已到中午十二點了。

上車後,我閉目打坐,這時我看到一個頭扎發鬏,身穿古銅色道袍,滿身黑白色陰陽魚圖形,面向西盤腿而坐,胳膊上搭一拂塵。煉功結束後我對師父說:「靈岩寺的高人來接咱哩,我看見車上坐著一個和我在打坐中看到的一個一模一樣的人。」師父說:「那不是靈岩寺的,你看到的是你女兒的師父,他穿的是道家的道袍。」

回家後我問女兒:「我去濟南那天中午你在家有甚麼感覺?」她說:「十二點做好飯到院裏看到給你洗的衣服乾了,我心裏很高興,我有一個好媽媽,我真幸運。」我知道她高興的原因,是我們的師父把她下來以前的師父從冷宮裏救了出來,她才這樣的高興。

以上是我步入修煉大法的又一點滴事,是我親身經歷和親眼看到的事實。正因為有如此的神奇的事在我身邊發生,使我更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修煉的心從未動搖。寫出此事我也希望那些沒有跟上正法進程的同修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趕快爬起來,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圓滿隨師還。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7/4/9/84388.html)


在師父身邊親眼見到的神奇事

【明慧網2006年6月4日】92年11月12日師父來山東冠縣辦班,使我最難忘的一天是初見師面。那天吃過晚飯到縣委招待所見到了師父,師父說我天目是開著修的,問我能看到東西否?我說:「看不見。」這時師父就對著我的天目發功。過了一會又問:「看見否?」我說:「看見了。」「看見了甚麼?」我說:「開始是一塊白雲似的東西在眼前浮動,後來成了一個胖乎乎的人(實際是佛的形像,當時不知道)。」師父笑了笑說:「我給你請位菩薩來。」

這時眼前就飄來一位全身穿白服飾的菩薩,嘴裏還講著話。師父問我:「說的是甚麼?」我說:「我聽不見。」一會又問,一連問了幾次,當時我悟性差,始終說:「聽不見。」最後師父微笑著說:「你有甚麼要求給菩薩提吧。」我當時悟性上不來,就說:「保祐我一家平安無事吧。」師父笑了笑說:「人各有命。」

11月23日辦班結束後,師父回北京,我們送師父去濟南上火車,順便路過長清佛廟,我們一行六人去參觀。在上山時一位40多歲的婦女提著飲料、礦泉水跟在後邊。11月的天,4點天又冷山上已沒人了,我和師父走在最後邊,邊走邊談修煉的事。我怕別人聽見說「迷信」,就不願那位提水的婦女跟著,我說:「你看天快黑了,我們又不喝你的水,山上又沒有人,買不了水,別跟我們上山了……。」怎麼說她也不走。一路師父喝了她兩瓶水,一起跟到山上。我們下山天已很黑,她從一個山澗向山後走了,山後沒路也沒村,不知她到哪裏去了。

當我們走到半山腰時,從山上下來一位六十多歲的男性老人,我認為是下山回家的,可是走到離我們十來米遠時,突然回頭又上山了。我們走他就走,我們停下照相他也停下,一直把我們領到廟裏。山頂這個廟就一尊十多米的石佛,就這一間房子,沒有人吃住的地方。進去後師父叫我們每人給石佛敬香,這時師父跟石佛站在一起照了一張像就下山了。這個老人也沒下山,也不知住在哪裏。

出廟門師父問我:「你知道這兩個人是誰嗎?」我說:「不知道。」師父說:「那個提水的是土地。」我說:「是土地爺呀?」師父說:「咱不叫他爺,就是土地,那一個是山神。」這時我才明白,一個是伺候師父,一個是迎接師父。

我們同行的六人中我的年齡最大,腳上有腳墊,走路很費勁。下山時天已很黑,走在碎石滿地的山路上,我走的最快,碎石的山路像海綿一樣鬆軟。這時一位學員問我說:「你知道咱們怎麼走的嗎?咱們駕著雲哩!」


師尊在北京傳功講法的神奇事

在這裏,只說我親身經歷的師尊諸多神奇事情中的一件:

一次,我開車送師父去辦班地方傳功講法,由於距離辦班地方較遠,為了準時到達,我跟師父提前出發了。不料行車途中,路過城區中心時遇到堵車了。繁華市區堵車,可真夠麻煩的。北京各類轎車特多,只要堵車,用不了幾分鐘,就堵了好長一段路程的長長一大串車,一下子就把交通堵塞了。眼看師父講法時間就要到了,真是令人心急如焚。

看到我著急的樣子,師父平靜地說:「下去看看吧!」我當即就下車了,到馬路旁邊一看:哇!前後足足堵了大約一二里路各種類型的小車子,不知要等多久才能通車。看來按時趕到辦班地方是來不及了,於是我就急忙跑回停車處向師父報告。人還未上車,就一隻腳車上,一隻腳車下忙向師父報告說:「師父哎,一時走不了,堵了好長段路的車。」這時,只聽師父在耳邊對我說:「你上來!你上來!」我循著師父的聲音一望,誰知,就這一眨眼的功夫,我就發現我已經連人帶車到了傳功講法班的大門口,師父正站在二樓講法班外面的陽台上向我微笑地示意我上樓聽講法呢!變戲法也沒有這麼快啊!

頓時我悟到,原來是師父將我連人帶車給搬過來了啊!當時我只覺的一股暖流湧透全身,由衷的發自心底感到我們的師父、我們的法輪大法真是太偉大了,這事說起來真是令人難以置信,但卻是我親眼所見,親身經歷的千真萬確的鐵打事實啊!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7/1/3/813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