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焦點:四﹒二五─阻止全面迫害發生的最後一次機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五日】


Get Flash to see this player.

Real錄像直接下載分段下載
MPG-2錄像(DVD)直接下載(792MB)分段下載
MPG-1錄像(VCD)直接下載(187MB)分段下載
下載DVD封面和封套(2.5MB) || 下載VCD封面和封套(2.5MB)

主持人:1999年4月25日,一萬多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中南海附近的國家信訪辦集體上訪,三個月之後的7月20日,中共全面鎮壓法輪功。鎮壓一開始,中共就以「四二五」上訪事件大做文章,給人一個印象,認為「四二五」上訪事件是導致鎮壓的直接原因。

嘉賓:其實恰恰相反,4.25萬人上訪,他是法輪功學員為了阻止這場全面迫害的發生,所做的完全自發的規模比較大的一次努力。中共的宣傳刻意隱瞞,淡化了一個最根本的問題。就是這次上訪的動機是甚麼,法輪功學員最基本訴求是甚麼。

主持人:在4.25事件中,法輪功學員在對話中提出了三點要求:第一是釋放兩天前在天津被抓的法輪功學員;第二是給法輪功一個公正合法的修煉環境;第三是允許法輪功的書籍通過正常渠道公開出版。當時的總理朱鎔基出面接待了法輪功學員,責成信訪局負責人與學員代表座談。

嘉賓:所以從這三點要求來看,你就可以看出那個時候法輪功學員在全國的修煉環境已經受到了嚴重的干擾,所以鎮壓的序幕已經拉開了。

主持人:只是媒體並沒有報導過這些騷擾,很多人也並不知道當時法輪功學員受打壓的情況,所以很多人就困惑,為甚麼那麼多人會去中南海上訪呢。

嘉賓:是,其實在4.25之前,那些報紙電視廣播除了對法輪功誣蔑有攻擊法輪功的報導之外,公安部當然不會對全國各地法輪功的騷擾進行大張旗鼓地宣傳。

其實1996年《光明日報》就大幅刊登了對法輪功學員誣蔑的文章,隨後,中宣部就禁止法輪功書籍公開出版發行。1996年後法輪功學員買的書其實都是盜版。

嘉賓:接下來1997年初,作為政法委書記的羅幹,指示他控制的公安部在全國各地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調查,他企圖網羅罪名從而達到取締法輪功的目的。1998年公安部有一個文件叫做《關於對法輪功開展調查的通知》。全國各地開始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全方面調查,雖然各地調查的結果都是「尚未發現問題」,調查不了了之。但羅幹主持的這兩次「調查」確實在全國各地引起了嚴重的影響。

主持人:等於是給基層公安系統發出了一個錯誤的信號。

嘉賓:是啊,所以在很多地方新疆、黑龍江、河北、福建很多基層的公安驅散煉功群眾,私闖民宅,沒收法輪功學員的東西,這些都有發生。

1998年北京電視台有一個節目,叫《北京特快》,專門對法輪功進行一些誣蔑的報導,法輪功學員到電視台去跟他們澄清,他們糾正了這個錯誤。其他很多媒體都有對法輪功誣蔑性的報導

1999年4月,天津教育學院出版的雜誌叫《青少年科技博覽》就出版了這麼一篇文章,也是誹謗法輪功的文章,說煉了法輪功會得精神病,法輪功有可能會像義和團一樣亡國。

嘉賓:所以天津的法輪功學員就到出版社澄清事實,出版社也答應更正,可是第二天又改口了。那是4月23、24日那兩天,天津市公安局出動了300多防暴警察,驅散法輪功學員,毆打了學員,抓捕了四十幾名(法輪功學員)。天津的公安說:「這件事情天津解決不了你們必須去中央去解決。」

眼看鎮壓的序幕拉開,法輪功學員為了讓自己的修煉環境不進一步惡化,所以就去北京4.25上訪。

主持人:也就是說,4.25萬人上訪並不是鎮壓的直接原因,而正是為了阻止鎮壓的全面發生。

嘉賓:對,所以4.25之前法輪功學員受到的這些干擾,可以說是國家具體職能部門比如公安部、中宣部某些人的做法,還不是國家最後的政策。4.25上訪正好給政府一個非常好的機會,讓他們了解法輪功是甚麼、法輪功學員是一群甚麼樣的人,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

主持人:很多海外媒體都有相關的報導,都對於事情的和平解決是一個肯定的態度。

嘉賓:從4.25之後官方的表態看得出來,4.25上訪確實達到了效果。我們很多觀眾可能當時也知道,兩天之後國務院信訪局的負責人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說法輪功「聚集」北京,但是各級政府從來沒有禁止過各種健身活動,而且不同的意見也都是允許的。所以從這個裏面也可以看得出,當時政府認為4.25的上訪是合法的。

不到兩個月之後的六月十四日,中央信訪辦和國務院信訪辦有一個聯合通告,說中央各級政府從來沒有禁止過任何功派。

所以從當時的情況看,4.25作為讓政府了解法輪功,確實是達到了目的

主持人:從國務院信訪辦的談話中我們可以看出,政府都表態了,法輪功學員的修煉環境應該有所改善才對啊,為甚麼7月20日又開始了全面鎮壓呢?

嘉賓:4.25的確讓政府對法輪功有一個正面的態度。但俗話說,防君子,防不了小人。尤其在中國這種極權國家裏面,一個領導人的所作所為,很可能就讓歷史發生變數,好的就朝好的方向發展,壞的就朝壞的方向發展。江澤民作為當時的領導人,他就做了這麼一個壞的典型,他完全出於一己私利,利用一些長期想通過整治法輪功往上爬的一些人,一起發動了對法輪功的全面鎮壓。

主持人:我看到《九評共產黨》的第五評,「評江澤民與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中也提到了,說江澤民非常妒嫉法輪功的創始人,這也是他發動鎮壓的很個人化很根本的一個原因。

嘉賓:是江澤民這個人非常好張揚,鄧小平死之後,他的兒皇帝也當到頭了,所以他就非常想樹立自己的個人威信。可是大家知道,他是通過6.4上台的,而且關於他的笑話和醜事全國也是沸沸揚揚的。他看到96年的時候,這麼多的法輪功學員自願的尊敬法輪功創始人,他當然非常妒嫉。他就開始嫉恨法輪功。

主持人:海外有一本書,叫《江澤民其人》,裏面也寫了有很多江澤民妒嫉法輪功創始人的一些具體記述。

嘉賓:是,所以有興趣的觀眾可以把那本書找來看一看。在鎮壓法輪功的問題上,完全是江澤民自己的決定,在當時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七個人裏面,只有江澤民是執意要鎮壓法輪功,其他的人是反對的。江澤民的藉口就是法輪功的問題牽扯到「亡黨亡國」的問題。我們知道,中共黨員有人性和黨性兩面,在人性的一面覺得一件事情是正常的、是好事,可是從黨性來看就需要殘酷鬥爭。所以在鎮壓法輪功這個問題上,江澤民一己的私利因為對法輪功的妒嫉,中共從整體上需要維護它的統治,在這個問題上一致起來,所以才能夠使法輪功的鎮壓可以進行下去。

但是,4.25本身是法輪功學員阻止迫害的一次機會。如果沒有4.25,大家想想,天津警察已經開始大肆地抓法輪功學員,如果法輪功學員不表態,必然事情會向惡化發展。

主持人:7月20日全面鎮壓開始之後,中共把4.25上訪事件說成是法輪功學員非法聚集,圍攻中南海。而且特別渲染人很多,組織非常嚴密,甚至說有政治背景。

嘉賓:我們可以在這兒問問觀眾朋友,如果有成千上萬的人在中南海非法聚集,這是甚麼性質的問題,作為公安部門能不採取果斷措施去平息嗎?可是當時公安部門並沒有採取任何措施,這樣是正常的嗎?

主持人:從當時的照片我們可以看到,法輪功學員過程中都是非常平和的,靜靜地站在旁邊,等待國家信訪局的人出來解決問題。

嘉賓:所以所謂的圍攻,不過是為鎮壓找的藉口而已。

主持人:一些觀眾朋友可能會想集會需要許可證,法輪功學員有嗎?法輪功講「忍」,為甚麼又要去上訪呢?

嘉賓:這個「上訪制度」是中國特色的群眾向政府反映民情的渠道,是不需要許可證的。而且也沒有人數的限制。

說到「忍」,個人的「忍」和維護自己的修煉環境這是兩個不同層面的問題,比如說在歷史上佛教的僧人為了維護自己的寺廟,他可能抄起棍棒來。他作為個人是與世無爭的,可是當你破壞到他的寺廟的時候,他就要起來維護。作為法輪功學員,在個人利益上他可以忍,可是當修煉環境遭到這樣破壞的時候,就要維護自己合法的修煉的權益,如果說和尚抄起棍棒維護自己的寺廟都是大家可以理解的話,那麼法輪功學員採取完全平和的方式向政府去講真相、維護自己正當的權益,這也是大家應該可以理解的。

主持人:這個比喻很說明問題。法輪功學員不出家,是在社會上修煉,那麼在社會上維護維持這樣一個公正合法的環境,就成了很有必要的事情了。中共對4.25的批判中,還有就是渲染組織嚴密的事情。一下子來自了一萬多人,中共就想你們的組織性是不是太強了。

嘉賓:「組織」在大陸黨文化裏面,被賦予了一種特殊的含義,好像一說起組織就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如果跳出黨文化的圈子,所謂的組織你要看組織做甚麼,是好事還是壞事?

所以不能不問青紅皂白,只要是「組織」就是甚麼不可告人的事情。其實法輪功裏面還真是沒有嚴密的組織,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沒有記名冊,所謂的組織可能就是煉功點上有一個負責的輔導員幫著提錄音機放煉功音樂,僅此而已。

所以法輪功的傳播形式就是人傳人,心傳心,自己煉功受益了,告訴親朋好友,那別人也就來學,所以互相之間都認識,有個甚麼事情,打個招呼。4.25這個說要去,那可能他的親朋好友也想去,法輪功其實沒有嚴密的組織,完全是非常鬆散的,沒有花名冊。

說到煉功的人數,根據當時國家體委的統計,全國有7千多萬人修煉法輪功,北京和其周邊的省份也有很多法輪功學員,如果真的是要號召的話,那就不止是去一萬人,可能就是十萬,百萬,甚至更多。那從另外一個意義上講,真的要去那麼多人的話,那對江澤民就是一個非常大的震懾,讓他看到這麼多人修煉法輪功,這麼強的民意同時也是對中共其他的高層領導人所表現出來的人性的一種支持。但是法輪功沒有採取這種組織號召的方式,因為法輪功修煉就是自願的,不是一個嚴密的組織。

主持人:我看到一些學員在回憶當時的心理狀態的時候,一直都有一個去還是不去的矛盾心理。1989年6.4的陰影還在人們的腦海中存在,在共產黨的集權暴政下,要跟政府去要求甚麼,這其實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嘉賓:當時法輪功不是一個以青年學生為主的團體,很多人是經歷過文化大革命,即便是年輕的人,他也經過了6.4。那麼觀眾朋友也可以想一想,這樣一個經歷了暴政的風風雨雨的團體,他們深知跟共產黨打交道是甚麼後果。那是甚麼原因使這些法輪功學員能夠走出來呢?

主持人:國家信訪辦就在中南海附近,實際上是非常敏感的地方,是不是讓人覺得是在「搞政治」呢?況且當時的形勢也不容樂觀。天津的警察已經開始抓人了,中國人都愛看個形勢。其實,走出去上訪確實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嘉賓:是,過去的歷次運動,都是跟政治或多或少的有關係,這一次完全不一樣,法輪功學員就是修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對政治完全沒有興趣的,那修「真善忍」做好人政府還能不容許嗎?共產黨不是總是搞甚麼學習好榜樣啊,搞所謂的「精神文明」啊,希望社會道德提升。過去政府號召人們學雷鋒,大家還不樂意,好人好事也就一陣兒風,走走形式,很難從內心去真正改變一個人。現在多好,不要你政府花費人力物力去宣傳甚麼精神文明,法輪功學員自覺要做好人,修煉「真善忍」,在哪個社會這也沒有錯啊,政府還求之不得。很多人這麼想,這一回,應該是最不搞政治的一次吧,所以正是本著這樣的想法,法輪功學員才放下了幾十年養成的對共產黨政治運動的恐懼,坦蕩地到北京去上訪。從現場畫面上,可以看到,沒有口號,沒有標語,就是反映一下情況,希望政府能給法輪功一個寬鬆的修煉環境,制止一些職能部門對法輪功的不公正的對待。
主持人:我們也可以看出,四二五上訪事件並不是獨立的、突然發生的一個事件,而是有關部門壓制煉功群眾,而煉功群眾試圖維護自己合法權利的一個自然發展過程。用我們今天的話講,就是維權,

嘉賓:是,所以4.25不是導致鎮壓的原因,恰恰相反,是在鎮壓的序幕已經拉開的背景下,法輪功學員為了阻止這場鎮壓全面發生所採取的一次大規模的自發的努力。大家想,我們只是在修煉「真善忍」,只是在做好人,在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政府,都應該是允許的,可是事實證明,恰恰在中國這樣一個集權社會裏面,連做好人都是一種奢侈。

看看中國現在的道德危機、誠信危機,還有信仰危機,這是自從迫害法輪功這十幾年來中國道德水準下滑最快的一個時期,好像掙錢就是信仰,好像很多人覺得沒有辦法使道德回升,覺得很無奈。

這就是迫害法輪功的必然結果。現在信仰是一個非常敏感的話題,表面上看上去可以有很多寺廟的活動啊,燒香拜佛啊,甚至有廟業旅遊啊,其實都是把宗教變了質了,因為宗教是教人向善,可是現在真心向善的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卻受到這樣的鎮壓迫害,如果你想要讓這個社會有真正的實質的改變,只有允許法輪功學員有修煉的自由,讓所有的老百姓有信仰「真善忍」的自由,做好人的自由,這才是我們民族這個社會的出路。

主持人:好,各位觀眾,我們的節目時間到了,也希望我們的節目能讓您了解更多的法輪功真相,感謝您的收看,下次再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