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焦點:鎮壓法輪功導致三代之家破碎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日】


迫害開始前,三代之家的幸福合影

Real錄像在線觀看(18分27秒)下載觀看(30MB)
MPG-1錄像(VCD)直接下載(262MB)分段下載(點擊)

主持人(岳峰):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明慧焦點。來自遼寧省大連市的周金華,原本有一個幸福美滿的三代之家。因為全家多數成員都修煉法輪功,不但身體健康,而且家庭關係也和諧美滿。但99年鎮壓法輪功之後,當地政府緊跟江澤民的鎮壓政策,不斷對周金華一家進行迫害。周金華弟弟和妹妹多次被勞教,父親因心情壓抑而遇到交通意外,變成植物人。母親也在沉重的心裏負擔和生活負擔下,導致腦溢血癱瘓,最終含冤離世。在今天的節目中,現居住在日本的周金華向我們講述了她一家的遭遇。

日本法輪功學員 周金華:我們是從1996年6月開始修煉法輪功的。當時修煉法輪功的理由是我和妹妹身體多病。我有慢性胃炎,我妹妹是前表糜爛性胃炎,然後我心臟也不好。後來經別人介紹我們就去修煉法輪功了。修煉法輪功半年之後我們到醫院去檢查,醫生就很奇怪說,你們的病比原來都有那麼大的改善,是甚麼藥把你們的病治好的?治到這個程度的?我們就說我們只是學了法輪功。那我的母親也是從96年下半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我媽媽當時有一個非常嚴重的病,就是腰椎盤突出。那她走路都是彎著腰的。還有她的腦袋中間的地方是凹陷下去的,每天都感到有吹風機在那裏吹風,裏面腦子嗡嗡響,腦袋經常很疼。疼的就像在裏面抽筋一樣的疼。她修煉大約一年以後去檢查身體。大夫給她做X光照片的時候,她腰椎盤突出的地方有明顯的改善,然後她的腦袋也不疼了。每天有吹風機在那裏吹風的感受也越來越少了。我媽媽就知道法輪大法給了她健康,她就一直堅持修煉下去了。

旁白:這個在修煉法輪功中受益良多的家庭,卻在99年全國範圍鎮壓法輪功之後,家中的每一個成員都受到了極大的迫害和打擊。最先遭遇不幸的,是家中唯一沒有修煉的周金華的父親。

周金華:99年720以後它通過電視啊、媒體啊到處造謠誹謗法輪功。我爸爸就非常擔憂我們正常的生活能否進行下去。(實際情況)也像我爸爸擔憂的那樣。我爸爸因為擔憂這件事,在他的單位裏,他騎著自行車和客車相撞,然後就出了交通事故,然後造成最後的結果就是他(變成)像植物人那樣的狀態。

旁白:我們現在看到的,是周金華的父親在醫院中的情景。他因為車禍而成為植物人,24小時都需要照顧。也是在這個時期,家中的其他成員也相繼遭遇迫害。

周金華:99年720之後,我弟弟到北京上訪,只是為法輪大法說一句公道話,被當地的警察遣返回當地,然後關到大連戒毒所和大連看守所,並勒索了家人5千多塊錢才把他放回去。放回去之後他的單位跟派出所就聯合起來,非法單方撤掉我弟弟的工作。致使我弟弟失去了工作。2001年7月的時候,我弟弟在醫院裏照顧我的父親,大連市國保大隊大隊長陳欣(音)帶著一些警察和打手沖到醫院,包圍了醫院的房間。強行把我弟弟綁架到大連市中山區一個賓館的地下室裏面,在那裏我弟弟遭受了被他們用尿灌。從他的頭上往下倒尿、倒屎。然後還用煙頭燒他的大腿。他現在還留著一個大洞就是燒黑的傷疤。用皮帶抽打他,然後用兩個手搗他的肋骨,並且我媽媽還被勒索3千多塊錢才去把我弟弟領回來了。

周金華:我的妹妹她有4次被非法綁架。我印象比較深的是2002年的時候,她在大連市的勞動教養院裏面。這些話都是她本人親口告訴我的,她被放回來之後告訴我的。在電話裏她跟我說,那裏面每天都強迫他們看誹謗大法,誹謗法輪功的創始人李洪志老師的錄像帶。還讓他們每天從事那裏的勞役工作。每天給他們吃的東西都是發霉的窩窩頭,菜裏面都帶沙子。他們強迫我妹妹放棄修煉法輪功。不放棄就加重迫害你,把你放在一個大籠子裏。那個籠子叫「小號」,你在裏面站著也不行坐著也不行,站坐都不行。還要用一個長的拖布,去捅女士的下身。那她就用絕食來抗議。她絕食了80多天,80多天以後她身體非常的虛弱,都沒有脈搏了。沒有脈搏就是生命體徵已經非常虛弱的一種表現。大連市勞動教養院的警察就把她送到大連市中心醫院去急救。然後通知我的媽媽去交醫療費、交點滴費。他們怕承擔這個責任就偷偷的跑掉了,他們就把我妹妹扔在醫院裏他們跑掉了。然後我妹妹就這樣被我媽媽給領回家了。

周金華:警察和那些打手還有中共國安的特務,一次又一次的去騷擾我們家。我的弟弟、妹妹都沒法在家裏生活,就只好相繼的流離失所了。我的妹妹有一個小孩子,在我妹妹2002年被抓的時候,她的小孩子才只有四、五歲。她就天天的跟我媽媽喊,「姥姥我要媽媽」,那個時候我的妹夫也被非法勞動教養。她就喊「我要媽媽,我要爸爸」

旁白:強制改變不了人心。當局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反而更加讓法輪功學員認清了中共的邪惡,更加堅定對「真、善、忍」的信仰。為了儘早結束這場非法的迫害。周金華一家相繼加入了向世人講清真相的活動。

周金華:在1999年720以後,在中國大陸包括在全世界,都轉傳了中共非法鎮壓法輪功那些誣蔑、誹謗、造謠法輪功的話。很多人都是被騙了,都被謊言矇騙了,不知道法輪大法的真實是甚麼。那也就是法輪大法的真相。我的妹妹她從內心裏知道法輪大法好,那很多人還不知道,她就要把這個真相告訴那些被中共矇騙了的世人,法輪大法好這樣的事實。

旁白:2007年3月19日,周美華因在秀月街一帶講真相,被惡人舉報,被秀月街派出所綁架送到大連市姚家看守所,這期間,她遭受了嚴重的酷刑迫害。

周金華:他們餓得都頭昏眼花,然後還要挨那些跟她們關在一個房間的普通犯人,挨她們的打。這些普通犯人是被那些管教人員教唆的,叫她們來打那些法輪功學員,強迫他們放棄信仰。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是4月,同年的4月17號,我的妹妹被大連市中山區秀月街派出所的警察高天勝(音)等警察裝在一個籠子裏拉到了遼寧馬三家勞動教養院。被非法勞動教養3年。3年這個數字是我最近通過各種渠道才打聽到的。

旁白:幾個子女都因為鎮壓法輪功而被關押和相繼流離失所之後,家中的全部生活重擔都落在母親高彩鳳身上。她既要照顧植物人的丈夫,又要照顧八歲的小外孫女,還要面對當局不斷的騷擾和迫害。這位年近70的老人就這樣艱難度日。

周金華:我的母親先後兩次到馬三家勞動教養院去看我的妹妹。我媽媽第一次去了以後,再三懇求那個值班的警察然後見到了我的妹妹。當時是4月份,我妹妹穿著那個囚服是個大棉襖,很大很大的,把她身上包的都看不清。只有她的手露出來,那個手,5個手指頭全部這個地方都有一個大印子。有一道勒出來的深深的大紅印子,又紅又紫,然後那個手指頭都脫皮了。然後我妹妹那個頭髮被剪的亂七八糟的。我媽媽就問她,你怎麼樣?我妹妹就只是默默的流眼淚。我媽媽就說他們打你了嗎?我妹妹就這樣從頭到尾流著眼淚。那我媽媽就說,是不是你不能講話啊,你講話他們就不讓你來見我了。就這樣這次會見就匆匆的結束了。我媽媽第二次又去了,去了以後我妹妹的小孩子一直跟我媽媽說,姥姥我想去見見媽媽,就把她帶去了。還有3個朋友陪著去的。去了以後,他們沒有讓我媽媽和妹妹的孩子去見我妹妹,我媽媽問他理由是甚麼,他說你的女兒呢,我們現在辦洗腦班就是讓她洗腦,放棄修煉法輪功,她那麼頑固,她就是不放棄,就是不放棄法輪功。所以就不讓你見她。然後衝出來幾個警察,把那陪著去的3個朋友,狠狠地打了一頓,打完以後把他們連推帶踹的推進警車裏去了。當時我妹妹的小孩就目睹了這一切,嚇的哇哇的哭。

旁白:2007年5月29日下午四點多鐘,六十八歲的高彩鳳因為腦溢血摔倒在接外孫女(佳慧)放學回家的路上,被好心人救起,送至大連「二一零」醫院搶救。之後一直處於搶救或昏迷狀態,在她的身邊只有鄰居、朋友和八歲的小佳慧。

我們現在看到的,是當地同情這家人遭遇的人士,在高彩鳳手術後拍下的鏡頭。

周家的鄰居1:她現在家庭是這個情況,老伴是植物人,一會兒你可以去214醫院去問一下護士、醫務人員。說是躺了8、9年了。8年,她老頭一直是這個情況。她的大姑娘是在日本打工,二姑娘是兩次勞教,一共是四次了,四次勞教。再一個是兒子,兒子是在流離失所,女婿也流離失所。就是剩這個孩子和她姥姥相依為命。結果姥姥這一弄,孩子簡直是慌裏慌張的一天到晚很恐懼的。

周家的鄰居2:還有一個問題啊,現在為甚麼兒子不敢回來呢?他在二零零幾年,兒子在侍候他爸爸的時候叫大連國保大隊陳欣給帶走了。因為他在病床上那陣子在侍候他爸的時候給領走了。所以現在這個情況,她這個兒子不敢回來,根本都不敢回來。他這個情況啊,他確確實實想盡孝盡不了孝。因為這個迫害太嚴重了。

周家的鄰居1:我聽孩子說這個周美華也是被國保大隊連鞋子都沒穿給拖走的。

周家的鄰居2:也是在她爸的病床上帶走的。所以現在不是兒女不孝,兒女真是想孝,而且他們都看不到母親、父親在這種情況下。他們都在外地流淚不能回來。就這個情況。

周家的鄰居1:是,這個家庭有關部門應該同情,理解和同情。

小佳慧:就是我媽媽被關押了5次,第一次是我媽媽我舅舅還有我爸爸一起去北京上訪,然後就抓了。第二次是…

旁白:據高彩鳳的鄰居、朋友和同情者,通過正常的渠道向她丈夫的單位、街道居民委、和非法抓捕周美華的責任單位,中山區秀月街派出所,反映了周家的淒慘狀況,但是都沒有得到實質性的幫助。

不僅如此,據知情人透漏:周家窗前還多了一堆打撲克的人,這些人不僅對周家翹首觀望,而且對進入周家的親朋好友很是關注,懷疑是大連當局安排的公安特務。6月23日高彩鳳含冤離世。據說,老人在臨終時的最大願望,就是想見一見孩子。但是,由於中共當局的迫害,她的這一願望最終沒有實現。

周金華:我妹妹一天不得到釋放那我呼籲營救她一天就不停止。這也是我媽媽的遺願。一定要讓我妹妹無條件的釋放。我和另外一些法輪功學員多次,經常不斷的向那些非法綁架、關押、迫害我妹妹的這些地方打電話,跟他們講非法迫害法輪功學員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能做這樣的事情,因為法輪大法是正法,信仰法輪功的學員他們都是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的,我的妹妹也是這樣。所以我就不斷的給這些人打電話。我呼籲國際社會國際人權組織、各國政府不能漠視中共對像我妹妹這樣的法輪功學員人權的非法迫害,能夠向中共發出正義的聲音。請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主持人(岳峰):一個原本幸福美滿的三代之家,就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因為要向世人揭露當局對法輪功的誣蔑宣傳,而被中共及其追隨者迫害的支離破碎。據大陸知情人士透露,時至今日,8歲的小佳慧仍舊生活在沒有親人的環境中。她搞不懂為甚麼媽媽那樣善良卻被抓進監獄、爸爸、舅舅做好人卻被迫害。在此,我們衷心祝願小佳慧一家人早日團圓,也希望世界上所有有善念、有良心的人們伸出救援之手,讓小佳慧的悲慘生活早日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