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焦點:警察慘死公安手,一家四口死於暴政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八日】


黑龍江樺南縣法輪功學員孫繼宏(左)、袁和珍(右)和女兒孫玉博。
(夫婦倆已被迫害致死)


法輪功學員家屬孫學仁講述孫子孫繼宏被迫害致死的經過

Real錄像在線觀看(14分32秒)下載觀看(25MB)
MPG-2錄像(DVD)直接下載(207MB)分段下載(點擊)
MPG-1錄像(VCD)直接下載(148MB)分段下載(點擊)

註﹕DVD格式的MPG-2文件,適用於DVD機和新式VCD機。如果要刻錄能在老式VCD機上播放的標準VCD,需要用MPG-1文件。如果你需要其它格式的MPG文件,可使用TMPGEnc工具進行格式轉換,下載TMPGEnc工具及說明

主持人:歡迎收看明慧焦點。照片中的這家人,是黑龍江省樺南縣法輪功學員孫繼宏、袁和珍和他們的女兒孫玉博。這個看上去幸福美滿的家庭,在1999年7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以後,卻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因為堅持為法輪功說公道話,孫繼宏和袁和珍先後被迫害致死,而孫繼宏的奶奶和袁和珍的母親,也因為承受不住失去親人的痛苦而相繼離開人世。在今天的節目中,孫繼宏的爺爺孫學仁,向我們講述了2002年9月,他們一家人見到孫繼宏遺體的情況。

法輪功學員家屬孫學仁:乍一開始身體檢查,臉(被)打得是青一塊紫一塊,頭部還有包。身上更不用說了,紫一塊又一塊,用皮帶抽的。肩膀上還有煙頭,燒的(痕跡)。看起來似乎共產黨沒有這個政策。都說法西斯不好,我看(共產黨)比法西斯還厲害。法西斯上刑又怎麼樣?美國把伊拉克俘虜那麼處理的話,我看(共產黨)對法輪功這些人(的迫害),比美國對伊拉克還厲害。為甚麼說呢?我們是中國人哪。中國人都有一個寬大政策,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呢?講道理、講道德,我們哪有道德啊?不講。共產黨基本不講了。

[畫面:2002年,被打死前不久,孫繼宏在北京一照相館的留影]

旁白:去世時年僅40歲的孫繼宏,原是黑龍江省樺南林業局林場派出所警察。據當地人介紹,修煉法輪功之前,孫繼宏性情蠻橫粗暴,酗酒打架,在執行警務時經常隨意打人。因為會些功夫,許多地痞流氓都很怕他。1996年修煉大法後,他很快改掉了這些當今很多大陸警察慣有的流氓習氣,變得廉潔、文明、善良。

[畫面:2002年2月4日孫繼宏(右)在廣場和平請願]

99年中共全面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孫繼宏因為上訪多次被抓,並被施以灌食和酷刑。但他都憑著對大法的正信,很快擺脫了監禁,並利用一切機會向社會大眾講清真相。2002年9月25日孫繼宏被北京豐台公安局綁架。惡警對他實施了酷刑逼供,僅僅4天即被刑訊毆打致死。有警察透露說:(孫繼宏)「被打得不行了,還說大法好!」,他們也暗自佩服這位大法弟子對信仰的堅定。

法輪功學員家屬孫學仁:就我那孫子,他犯甚麼錯誤了呢?就貼個小報嘛,就說法輪功好。就因為這個抓起來,把人置於死地?有這個權力嗎?哪定的這樣的章法呢?沒有!我看共產黨的政策,我也沒有聽說過。公安部門更沒有權力把人置於死地。拿那個法律來講呢,你要想把人置於死地,必須得經過法院,他們沒經過法院哪。我們在去的時候,我兒媳婦張羅著要(給遺體)照像,不讓照。要求法醫檢查,不行,說啥也不行。他說他沒有甚麼毛病,公安做的正確。我說你一點兒也不正確。(如果)正確,為甚麼他死了你給2萬塊錢喪葬費?2萬塊錢喪葬費你根據甚麼給的?對不對?你沒有毛病你怎麼給喪葬費呢?說明你們共產黨的公安部門,對人民沒有愛護。為甚麼這樣處理?他犯死罪了,也應當通過法院。你們不應當在公安部門就把他活活處以死刑。說明我們現在共產黨的政策說一套做一套,說和做不適合。

主持人:據明慧網報導,親屬看到孫繼宏遺體慘不忍睹,頭腫得很大,已變形,眉心處有一個洞,面部有6個圓形的洞,腮邊有兩個洞,有的像煙頭燙的,渾身上下被打的體無完膚。警察害怕面對親屬,並嚴密封鎖消息,將孫繼宏遺體強行火化。

法輪功學員家屬孫學仁:打人的人,它不讓你看。基本他也不能照面。他也不知道誰去啊?去的話要幹甚麼的時候,你給我的孫子致死我就要你的命,那怎麼的了?它所以說也沒敢讓(兇手)露面。究竟他是怎麼死的,怎麼上的刑罰,他都沒有交代。它不承認這些,它不說是他打死的,說有病死的。

記者:屍體我們有沒有要求拉回來做鑑定?

法輪功學員家屬孫學仁:我們要求了。要求了人家說不行啊,不同意。

記者:在北京就給焚屍滅跡了?

法輪功學員家屬孫學仁:對。就給火化了。我們專門要求照像,照像不行。不行的話我們要求找法醫,請法醫給我們檢查,法醫那也不行,也不能檢查。死了就死了。這是他們公安局的副局長,刑警隊的副隊長,姓甚麼的我忘了,這都是他在那裏一手操辦的。

旁白:孫繼宏的妻子袁和珍,原是樺南縣工商行樺南林業局儲蓄所的儲蓄主任。99年迫害後,她曾多次隨丈夫一起進京上訪,也多次被抓。2002年5月袁和珍在北京被非法抓捕,在看守所遭到毒打、背銬、灌食等殘酷折磨。以致身體出現吐血、便血症狀,極度虛弱。2002年10月得知丈夫被打死的消息,袁和珍的身體狀況更是每況愈下,終於在2003年7月離開人世。

法輪功學員家屬孫學仁:你沒地方打官司,也沒地方告狀。共產黨的天下你告誰去?你告還是告共產黨。拿現在咱們來說,各個企業以至到縣以上的各級部門,凡是你當個小科級幹部,不是黨員都不容易。相信不相信?你要不相信你就挨排找,縣裏頭那個科的科長,不是黨員的很少,沒有,幾乎沒有。這是甚麼道理呢?(它就是造成)共產黨的天下,共產黨說了算。

旁白:袁和珍去世幾個月後,孫繼宏的奶奶何貴芝,在孫兒孫媳被迫害致死、狀告無門的情況下悲傷過度、雙目失明,在2003年12月3日含冤去世。一年後,袁和珍的母親賈桂蘭,見女兒、女婿慘死,狀告無門,老人悲傷過度,於2005年3月3日含冤去世。

法輪功學員家屬孫學仁:我孫子媳婦是第二年七月份也跟著就去了,沒辦法,在思想壓力下被迫害死了。第三年頭上就是我那個老伴。她就是想。想也沒招,就這麼飯也不想吃,水也不想喝,就這麼折騰死的。這是三口了。第四口就是我孫子媳婦的娘家媽。她閨女死了,她自己思想極度憂慮了,也不正經吃飯啊,喝啊,那痛苦勁兒咱也不用說了,誰家親人走了都會難過。就這樣憂慮憂慮,第四個年頭,這個老太太也走了。現在就是不是死一個,而是(後來又)連死三口,一年一個。你說這共產黨的政策就這樣不講理。現在你要想打官司告狀,沒地方說去。我給北京最高人民法院,打了數次電話。他說你這事我們不能管,你在你們省裏、地方去解決,他沒法管。你說這些事還有沒有說理的地方?看起來我想上北京去,孩子都不讓。他們說你這麼大歲數了,去到那裏恐怕回不來了。你在那兒一著急一上火再生點兒氣,吃不好住不好,那樣你就回不來了。就這樣我就沒去。

旁白:目前,82歲的孫學仁帶著孫繼宏14歲的女兒孫玉博艱難度日。老人相信,法輪功是被冤枉的,他的一家四口也是怨死的。天理昭昭,因為這場鎮壓,中共的政權也不會維持太久。等真相大白的一天,再訴說他們一家的故事。

法輪功學員家屬孫學仁:這個事,就是我死了還有我重孫子,我已經告訴他了。以後有那一天,給法輪功平反的時候,可以出來把這事說了。光我一個人的力量也不行啊。

記者:你希望早日結束對法輪功的迫害?

法輪功學員家屬孫學仁:對對對,就這樣。你看現在對法輪功迫害多厲害?法輪功哪兒甚麼不好?就是健全身體,把身體想辦法鍛煉好,讓人做好事別做壞事,又有甚麼不好的呢?你說你共產黨把這些人都殺掉了,你還留著一些土匪,現在打砸搶的有的是。再說貪污盜竊的,貪污的。現在大官大貪,是小官小貪,為甚麼?現在社會不是完了嗎?

主持人:觀眾朋友,孫學仁老人一家的遭遇,讓我們看到了在中共鎮壓法輪功政策下,當今大陸社會的一個縮影。由於消息封鎖,目前我們無法確切知道這場鎮壓到底有多少人被迫害死?到2006年底,僅明慧網通過民間渠道調查核實的就有3010人,而這個數字仍在每天增加。除了致死之外,還有多少人被致殘,多少人得了精神病,多少人被氣死、嚇死、鬱鬱而終,我們更不得而知。而每一個人的死亡,對他的家庭成員來說都是一段刻骨銘心的慘痛悲劇。在中共不斷向外界宣稱「人民過上好日子了」的今天,這成千上萬無辜生命的慘死,無疑該引起當今世人的警醒和認真反省思考。感謝收看今天的明慧焦點。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