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焦點:弟妹相繼遇難,全家備受迫害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八日】

黑龍江省蘿北縣鶴北林業局大法弟子:賈永發(已被迫害致死)


黑龍江省蘿北縣鶴北林業局大法弟子:賈冬梅(已被迫害致死)

Real錄像在線觀看(14分47秒)下載觀看(23MB)
MPG-2錄像(DVD)直接下載(210MB)分段下載(點擊)

註﹕DVD格式的MPG-2文件,適用於DVD機和新式VCD機。如果要刻錄能在老式VCD機上播放的標準VCD,需要用MPG-1文件。如果你需要其它格式的MPG文件,可使用TMPGEnc工具進行格式轉換,下載TMPGEnc工具及說明

主持人:歡迎收看明慧焦點。家住黑龍江省鶴北林業局的賈永梅一家,共有5個兄弟姐妹。全家都修煉法輪功,並因此一直過著平靜、健康的生活。但是99年7月中共全面迫害法輪功以後,這家人卻一下子被推到了社會的對立面。為了給法輪功說句公道話,賈永梅的一個弟弟和一個妹妹相繼被迫害致死。她本人和母親,以及哥哥和另外一個妹妹也遭受了殘酷迫害。目前母親和妹妹仍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勞教所。在今天的節目中,賈永梅向我們講述了她全家被迫害的經過。

[畫面:佳木斯市99年7.20之前集體煉功照片]

黑龍江鶴北林業局賈永梅:我弟弟賈永發從小患小兒麻痺,長大後不能工作,不能正常生活。從修煉以後,他的腿本來是肌肉萎縮,修煉以後變得能堅硬起來,能走起來了,走路也有勁了。從那以後,大法給我們全家帶來了幸福、帶來了健康。我們全家沉浸在幸福之中。

主持人:在99年迫害發生之後,賈永梅曾經身患小兒麻痺的弟弟賈永發,因為給當地機關寫信,講述自己親身受益的情況,1999年11月4日被鶴北公安局非法抓進看守所,並被警察和犯人毆打謾罵。2000年2月,他被送佳木斯勞教所勞教。

[畫面:佳木斯西格木勞教所酷刑演示圖:灌食]

黑龍江鶴北林業局賈永梅:他(弟弟賈永發)因為寫了一封信,為大法討公道的信,被公安局截獲,被鶴北公安局扣押了。之後被送勞教一年。到期之後他們不放,說不放棄信仰就不放人。最後他們為了抵制迫害,與其他功友集體出走。之後他被抓了回來,在遭受非人折磨情況下又被加期一年。在加期到期的時候,他們還不放人。我弟弟為了抵制這種無理的迫害,就絕食。最後遭到他們非法灌食。身體極度虛弱情況下,送佳木斯中心醫院搶救。我母親接到勞教所的通知來接人。當時是(2001年)10月3號。在接回家僅10天之內,在身體極度虛弱的情況下,又被當地公安局非法抓捕。在遭受迫害期間,他又絕食抗議。公安局政委高秀諾(音)拽著賈永發的頭髮往牆上撞。按著頭讓他低頭認罪。賈永發說,我修真、善、忍沒有罪,沒犯法,憑甚麼認罪,認甚麼罪?就這樣他在被迫害,身體遭受痛苦的情況下,(公安)通知家人把人接回來。

記者:當時人被迫害成甚麼樣了?

黑龍江鶴北林業局賈永梅:當時他已經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呼吸困難。後來他們說,是在被勞教灌食期間,肺都被插壞了,都已經爛了一個洞。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怕承擔責任,為了推卸責任才通知家人接回。接回到家,在極度痛苦中,十幾天就死了就去世了。

主持人:年僅35歲的賈永發原是鶴北林業局植物園職工。他被佳木斯西格木勞教所迫害致死之後,這個實施迫害的勞教所不僅沒有承擔任何罪責,反而在中共嚴厲鎮壓的政策之下,變本加厲更加瘋狂的對當地法輪功學員實施迫害。不久,賈永梅年僅33歲的妹妹賈冬梅也被佳木斯勞教所迫害致死。

黑龍江鶴北林業局賈永梅:我的三妹賈冬梅,她是在2000年的12月末,因為我二妹到她家去串門,因為她家在山上林場住,上她家串門的時候,鶴北公安局因為怕她們進京上訪,以為她們要進京上訪,就到山上把她們抓下來,抓到看守所非法關押。在關押期間,為了逼迫她們放棄信仰,給他們吊銬,達4天4夜。還因為煉功,被看守所的惡警給罰站了17天17夜。當時我也在場,還有其他幾個同修。他們把我們放在走廊裏頭,冬天很冷啊,在走廊裏頭凍。各種懲罰姿勢,稍不順他們的意就會招來拳打腳踢。有一次我不服從他們,被打得鼻青臉腫。過後半個月,同修們看到我還說這幫人真狠。我的兩個妹妹被非法關押了7個月之後,又被勞教了一年,送到佳木斯勞教所。勞教期滿後又被當地公安局接回當地關押。

記者:為甚麼還要繼續關押,期不是已經滿了嗎?

黑龍江鶴北林業局賈永梅:因為她們不放棄信仰。不寫放棄修煉法輪功的保證。在非法關押了10個月之久,在身體遭到極度摧殘的情況下,生命已經垂危了,他們還在榨取錢財,要交3000元錢才放人。當時家裏已經無能力支付這筆錢。之後在生命垂危的情況下,他們才通知家人。為了推卸責任,才讓家人把賈冬梅接回來。回到家僅12天就含冤去世了。

[畫面:佳木斯大法弟子真相照片,在2002年2月慶賀當地「法輪大法週」]

主持人:面對嚴峻的迫害形勢,佳木斯地區的法輪功學員不僅沒有放棄他們的信仰,他們還採取各種方式抵制和反對這場迫害,同時廣泛傳播法輪功真相。2002年2月當地學員將傳統新年的第一個星期命名為佳木斯市法輪大法週。堅定的信念使當地許多民眾了解了法輪功的真相,也使迫害者更加瘋狂的實施報復。賈永梅一家也同樣遭受了各種迫害。

黑龍江鶴北林業局賈永梅:我的大哥賈永存在家看法輪功的錄像,被惡人舉報勞教一年,被送到佳木斯勞教所。在非法關押期間,在鶴北看守所的時候,被警察打的牙打掉了半個,又被看守打的半個月不敢呼吸,耳朵也被打出血。

黑龍江鶴北林業局賈永梅:就在我的母親和妹妹進京之後,他們因為找不到人,就把我給抓了起來。在看守所裏,那天是半夜把我抓進去的。我的女兒被驚醒了,當時她才5歲,在哭喊聲中,我被他們抓走了。當時已經是半夜2點多鐘了,那時候一宿我也沒閤眼。就聽到走廊裏不斷傳來打聲、罵聲。當時我就想,有的弟子被他們毆打了。就聽到:還煉不煉了?劈里啪啦的聲音。打得我直揪心。我就想好人為甚麼被迫害?煉法輪功修真善忍有甚麼錯?直到我母親和妹妹從北京被抓回來,她們在走廊裏被體罰,「蹲馬步」還有「開飛機」等酷刑折磨。連我60多歲的母親他們也不放過。後來我兩個妹妹被他們體罰的汗流浹背,頭上都冒白煙。我在屋裏頭跟走廊一樣也被他們體罰。有一次一個看守問我,要我「蹶著」。我說我也沒犯法憑甚麼蹶著。我就沒聽她的,把頭揚了起來。她這時候就急眼了,把號裏的門開開。就給我戴上手銬。手銬卡得可緊了就卡在肉裏,不長時間我的手就木了就失去知覺了。

黑龍江鶴北林業局賈永梅:第二次是在2001年的元旦,在我兩個妹妹被抓之前。之後我兄弟媳婦也被抓了。在這期間把我們關在走廊裏頭,和我二妹賈秋梅在走廊裏站了8天8夜,當時我們的腳已經腫了,穿不進鞋。站在鞋底,當時天還很冷。還把我們鎖在最底層的暖氣管子上,腰也直不起來,彎也彎不下去。就那麼半蹲半坐著。在體罰的過程中,我的腳失去了知覺,就一頭栽在地上,腿根本就沒有知覺。他們說我裝的,就上來幾個人對我連踢帶踹,把我掄起來。因為我的腳已經失去知覺了,就像沒有腿一樣,一點感覺也沒有,就任他們掄來掄去的。一會兒趴在這個桌子上一會兒又倒在那個桌子上。最後(惡警)就過來扇我幾個嘴巴子,當時我被扇的是眼冒金星。耳鼻子出血。第二天早上,他們又把我吊到窗戶的暖氣管子上。在這期間我們又和功友一起煉功,其中就有我的三妹妹賈冬梅被警察發現了,又給拽到走廊裏對我們進行體罰。在體罰期間不讓我們睡覺。後來我們睏得實在受不了了,就坐在地上睡。看守所所長說把地上澆上水,看她們還坐在地上。除了讓我們「開飛機」、「蹲馬步」用各種姿勢來懲罰我們。

主持人:一個原本美滿幸福的家族,在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就因為不放棄修煉,就因為要做一個正直、善良的人而被迫害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而當家人試圖通過正常途經為親人討公道的時候,當地公安局和政法委卻聲稱「把法輪功罰得傾家蕩產,讓他們吃不上飯,看他們還煉不煉了。」610的邪惡之徒甚至還說:「願上哪告,上哪告,隨便。」目前,賈永梅的母親和妹妹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勞教所。

黑龍江鶴北林業局賈永梅:在這次非法抄家、綁架中,我家僅有的4千元錢還有生活費、電視還有影碟機都被掠奪一空。母親跟妹妹被勞教2年,現在被關押在佳木斯勞教所。我去看我母親的時候,母親已經患高血壓,高壓160,心臟病都檢查出來了,看到我母親極度虛弱,骨瘦如柴。在狀告無門的情況下,我呼籲全社會所有善良的人們,伸出援助之手,發出善良的聲音幫助制止這場迫害。營救我母親和妹妹早日走出牢籠。同時我也呼籲國際社會,發出援助之手,幫助制止發生在中國對善良人的迫害。

[畫面:佳木斯市街頭的三退圖片]

主持人:賈永梅一家的遭遇,是當今中國大陸迫害法輪功群體的一個縮影。如此大規模的迫害群體事件,也必然深深影響中國社會的各個層面和未來的前途命運。自從2004年11月,大紀元時報刊登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佳木斯地區也開始了「傳九評、促三退」的活動。許多人紛紛宣布退出共產黨及其相關組織。經過7年的迫害,人們已經認識到,中共邪惡的本質,註定了它要發動這場鎮壓。而這場鎮壓所造成的滔天大罪,也註定了中共要被歷史所淘汰。各位觀眾,希望我們的節目能讓你了解正在中國發生的這場迫害的實質,並選擇與正直和善良站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