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焦點:雙城血淚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八日】


光盤封面:雙城血淚

Real錄像在線觀看(60分鐘)下載觀看(95MB)
MPG-1錄像(VCD)直接下載(857MB)分段下載(點擊)

主持人(岳峰):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明慧焦點。大家看到的這張照片是在1999年5月拍攝的。地點是位於黑龍江省南部哈爾濱市附近的雙城。這是一座歷史悠久的文化古城。早在遠古時期,這裏就已是中華民族生息、繁衍之地。到清朝末年,民間流傳著「南有遼陽府,北有雙城堡」之說。雙城的富庶和重要性由此可見一斑。1994年春,教人修心向善、祛病健身的法輪功傳入雙城,短短幾年時間,近萬名各行各業的雙城百姓走入修煉的行列。他們重德修心,健康向上,對當時只注重經濟發展的社會環境,起到了促進精神文明的巨大作用。這張照片就是在雙城東門的一個晨煉場面。

但是1999年7月,江澤民為首的一夥政治流氓集團,為一己私利開始鎮壓法輪功。雙城市各級政府的一些不法官員,為了保住自己的既得利益,全然不顧法輪功在雙城的真實情況,他們昧著良心積極執行江澤民對法輪功「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的滅絕政策,瘋狂的打壓這群善良的百姓。從那時起至今的八年中,已有70多名雙城百姓因為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而被迫害致死!這裏向您講述的僅僅是他們中幾個人的悲慘遭遇。

【推出片名】雙城血淚 之《六月飛雪》

周志昌,黑龍江省雙城市韓甸鎮武裝部部長。他為官清廉,不謀私利,在韓甸鎮遠近聞名。

1995年,周志昌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後,他用「真、善、忍」的標準來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鎮裏分地時,別人不願意要的地他要;分派任務時,別人不願意幹的活他幹。提起周志昌,韓甸的老百姓都挑大拇指說「好人!」鎮領導也說:「周志昌一個人能幹幾個人的活。」他獲得的各種榮譽證書有幾十本。

周志昌的妻子沒有工作,一個孩子剛剛大學畢業,另一個當時正在大學讀書。除了每個月480元的工資外,他沒有任何額外的收入。為了供孩子上大學,家裏只好借高利貸,利滾利已經滾到五萬多元。這在雙城乃至全國的政府官員中幾乎是沒有的!

1999年7月22日,周志昌和許多雙城法輪功學員去黑龍江省政府上訪,要求釋放被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當天晚上,他被押回雙城,關押到第二看守所。8月28日,在韓甸鎮政府的強烈要求下,周志昌才被釋放。

為了反映修煉後的身心變化,為了要求還法輪大法清白,1999年9月9日,周志昌和五十多位雙城法輪功學員再次去北京上訪,向中央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可等待他們的仍然是警察和監獄。9月17日,他們被押回雙城,非法關進第一看守所。

雙城看守所環境非常惡劣,管教和犯人打罵大法弟子是經常的事。在那裏,周志昌因為要煉功,被長期戴上手銬、腳鐐。冬天,家人給做的棉褲都穿不上這種非人的虐待,整整持續了8個多月。

2000年4月底,周志昌開始絕食抗議。到第6天,他被提出監室,在陰暗潮濕的走廊角落裏,他被強迫坐在老虎凳上,惡警們用鐵線勒住他張開的嘴角,對他強行灌食,周志昌被灌得大口吐血。在這其間,監號犯人輪番踢打他,四個犯人還把他抬起來,像撞鐘一樣把他的頭往牆上撞。

2000年5月6日上午,絕食中的周志昌戴著手銬被押往雙城市醫院檢查身體。據知情者回憶,他是自己走上醫院四樓的,這期間,他還遇到了一位熟人,並和這位熟人在一起說過話。做B超檢查的結果,他的身體一切正常。

但是到下午2點多,周志昌再次被送到市醫院時,瞳孔已經擴大。當時負責檢查的醫生說,周志昌在送到醫院時人已經死亡。

周志昌自95年修煉法輪功以來,身體一直健康。前後僅僅幾個小時,人就突然死亡。對此,雙城市第一看守所和雙城市「610」辦公室並沒有給出合理的解釋。家人要求屍檢,原定5月15日上午在第一殯儀館內進行屍檢,可15日時,周志昌的遺體卻被弄到東門外磚窯的野地裏,要在那裏進行屍檢。屍檢時,法醫要把遺體從頭開始割成幾段來驗屍,周志昌的家人無法接受這種做法,強烈抗議,屍檢就這樣不了了之。即使是這樣,法醫居然下了遺體外觀「正常」的結論。但是,據目擊者回憶:周志昌遺體面部極其痛苦──眼睛大睜著、嘴張著;肘部和肋部有明顯的紫黑色淤血痕跡;頭皮是紅色,頭皮和頭骨分離,頭皮能抓起;小腿的踝部有明顯的傷痕,踝部骨頭清晰可見;雙手和雙腳呈黑色,有明顯的淤血特徵;手指、腳趾呈青黑色。

周志昌到底是怎麼死的?

面對家人的質問,雙城市市政府全然不顧,下令5月19日強行將遺體火化。火化地點原定在第一殯儀館,可火化時突然臨時改為第二殯儀館。

5月19日凌晨,雙城和哈爾濱出動大批警察,周志昌的靈車前面是十幾輛警車開道,後面有十幾輛警車跟隨,警察架著機槍,一副如臨大敵的場面。聞訊趕來的幾百名各地大法弟子被攔在路口,附近鄉鎮的大法弟子被通知不准去參加葬禮,所有通向火葬場的路口禁止人行、車行,殯儀館院內有百餘名警察巡視,二十餘輛警車停放在院內。據知情者回憶:殯儀館外圍,每隔十幾米就有一名警察站崗,整個殯儀館被五十多名警察包圍著。在這期間有火化者必須持介紹信,送葬人必須人人罵法輪功方可進入。一個放牛娃上前觀看,竟被抓進看守所關了幾天,所有的這一切,足以看出害人者的心虛。

周志昌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傳出後,熟知他的雙城百姓震驚了!人們都在談論:這麼好的人,為甚麼被害死,天理何在!

這起法輪功冤死案在國際上也產生極大影響。美聯社、法新社、自由亞洲電台等多家媒體,明慧網、新生網、法網恢恢、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等知名網站都先後對發生在黑龍江雙城這起法輪功冤死案進行報導。

黑龍江雙城,這座東北小城被推上了國際舞台,一時間令世界矚目。

周志昌走了,年僅45歲。人們都知道他是冤死的!他是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對「真、善、忍」的邪惡鎮壓中眾多的冤死者之一!

一個好人就這樣走了,為了堅持「真、善、忍」的信仰,為了讓更多的雙城百姓遠離欺世的謊言。但是,他的英名必將與日月齊輝永存一切善良人的心中,他永遠活在雙城百姓的心裏。

有人曾寫了一首詩來紀念周志昌:
中國的六月飛起了雪
啊 雪
是潔白的靈的碎片
還是苦痛在天際外
凝固成的嗚咽
飄落 飄落 飄落在
竇娥冤裏才有的六月
周──志──昌──
為堅持「真、善、忍」信仰
而遭受迫害的不朽金剛!

周志昌致死案相關責任人及單位
中國北京市中央信訪辦
原黑龍江省雙城市原市委書記:朱清文(現已調往黑龍江省鶴崗市)
原黑龍江省雙城市原市政法委書記:王樹清
原黑龍江省雙城市公安局原局長:王祥玉(2000年在任,現任職不詳)、顧成林
原黑龍江省雙城市公安局615辦公室:張國富、張士躍、劉春洋
原黑龍江省雙城市檢察院:郝振興
原黑龍江省雙城市第一看守所所長:陳丕新
原黑龍江省雙城市第一看守所獄醫:那彥國
原黑龍江省雙城市第一看守所:管教王文山、劉某(名不詳)
原黑龍江省雙城市第一第二看守所:指導員金婉智
原黑龍江省雙城市人民醫院:醫生孫玉海(時任院長),薛副主任醫師(名不詳)

【推出片名】雙城血淚 之《生命的呼喚》

王金國,黑龍江省雙城市農豐鎮農豐中學歷史教師,市級和鎮級勞動模範。他教學有方,深得學生愛戴,曾在市裏出過教學公開課、教學觀摩課。

1996年,29歲的他走入修煉法輪大法的行列,「真、善、忍」的法理淨化了他的心靈,提升著他的境界,他覺得自己的人生更有意義了。

1999年7月,教人修心向善的法輪大法被中共無端鎮壓,王金國的心情特別沉重。為了向中央說明事實真相,2000年6月,王金國依法進京上訪。在北京,他被雙城駐京惡警王勝利等人劫持,後被農豐鎮政府官員馬廣如等人押回雙城,非法關入第二看守所。十五天後,王金國剛被放出,又被劫持到農豐村洗腦班繼續非法關押迫害。返校工作後,校長趙元達卻強行停發王金國4個月的工資。

面對種種不公正的對待,王金國決定再次進京上訪。2000年11月8日,再次進京上訪的王金國在蘭陵鎮被馬廣如、劉玉峰等人劫持,隨後又被送進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15天後,看守所準備放人,鎮政府官員卻說:再關一個月也沒有問題,勞教才好呢!他們伙同農豐中學校長趙元達編造材料,上報了同意勞教王金國的資料。12月3日,王金國由普通拘留監號轉入刑事拘留第三監室。

王金國剛入第三監室,包監管教惡警李懷欣就暗示監號裏的犯人說:這是我的「老鄉」,給我好好「照顧照顧」。李懷欣的這一句「照顧」,使得王金國在監號裏遭受了慘無人道的迫害。

他和其他大法弟子睡在潮濕的水泥地上長達四十多天,每次晚飯後,他都要遭受刑事犯的毒打。犯人們用手指狠狠地彈他的眼球,並說這叫「彈燈泡」;他們還穿著硬硬的皮鞋使勁地踢王金國的心口窩,邊踢邊說這叫「窩心腳」;獄霸卜明星經常掄起雙拳左右開弓,狠命地打王金國的臉,邊打邊說這叫「打榨菜」。

有一次,王金國被打的發出痛苦的呻吟,卜明星、劉佔國等三個刑事犯就一擁而上,把王金國死死按在板鋪上並猛勒他的嘴,霎時間,王金國的嘴角鮮血直流。

因屢遭毒打,王金國的心、肺、腎功能急劇下降,他的腦袋腫大,呼吸困難,尿血,周身無力。

即使是這樣,王金國仍然時時按「真、善、忍」的法理嚴格要求自己,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他還善意的給犯人們講訴善惡必報的故事,啟迪著他們的善心。

王金國的身體狀況一天不如一天,看守所不想承擔責任,就向上請示,「610」辦公室通知農豐中學接人,可是校長趙元達拒不接人。看守所怕出人命,最後向王金國家屬勒索2000元現金,由610辦公室派車將他送回家中。

2001年5月23日,正直善良的王金國,終因內傷太重含冤離世,年僅34歲。一個年輕的生命就這樣過早的凋零了,僅僅因為他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

王金國致死案相關責任人及單位
原黑龍江省雙城市市委書記:朱清文,
原黑龍江省雙城市政法委書記:王樹清
原黑龍江省雙城市市長:李學良
原黑龍江省雙城市政法委:顧成林
原黑龍江省雙城市教育局長:丁桂蘭
原黑龍江省雙城市610辦公室主任:姜宏偉
原黑龍江省雙城市公安局:張國富、金婉智
原黑龍江省雙城市第二看守所:李懷新
原黑龍江省雙城市農豐鎮鎮長:關旭東
原黑龍江省雙城市農豐鎮書記:白仁東(現雙城市醫藥公司負責人)
原黑龍江省雙城市農豐鎮黨群書記:馬廣如(現雙城市社區工作人員)
原黑龍江省雙城市農豐鎮政法書記:劉玉峰(現雙城市永勝鄉副鄉長)
原黑龍江省雙城市農豐鎮農豐中學校長:趙元達(現雙城市進修學校校長)

字幕視頻:
「當絞殺危及到完全沒有攻擊能力的弱者,其恐怖也就達到了頂點。」
                       --- 一位海外學者

和平大街是雙城四大主街之一,當地人叫它南街。沿這條街南行約200米便是工農街的入口,向東轉,約走800米,這裏,就是臭名昭著的原雙城市第一、第二看守所所在地。

從1999年7月20日起,在這裏和現已搬遷到102高速公路附近的雙城新建看守所,曾先後有2000多名善良無辜的雙城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超過200人被非法勞教、判刑,更有七名雙城法輪功學員直接慘死在這裏!

【推出片名】雙城血淚 之《虐殺在2001年》

張生范,雙城市二輕局下屬單位下崗職工,身有殘疾,需拄拐杖行走。

他多才多藝,為人清正耿直,待人誠懇,鄰里朋友無不誇讚。

因身患殘疾,又遭下崗,所以日常生活十分艱難。但修煉法輪功的他從不給單位和政府增加任何負擔,只是靠收幾個學生在家中輔導,勉強糊口度日。

對法輪功非法打壓開始後,張生范僅僅為了向國家說一句真話──「法輪大法好」,就先後四次被抓捕,前後關押共九個多月。

2001年6月9日清晨,雙城惡警王勝利、李大彬等人借尋問法輪功傳單問題將張生范從家中粗暴帶走,直接送到原雙城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

第二天,因遭惡警毒打而遍體鱗傷的張生范一直昏睡在看守所第一監。到第3天,雙城刑警隊兩名惡警提審張生范,提審時,惡警見張生范昏迷不能說話,就向他臉上倒酒和水,接著,就對張生范進行毆打,打了約半個小時,才叫犯人把張生范背回監號。

到第四天早上8點30分左右,第一看守所副所長蔣清波,獄醫那彥國,管教徐成山,任光,呂克坤對張生范進行野蠻迫害。

他們讓犯人把張生范抬入管教室並把他按倒在沙發上。然後,將塑料管插到張生范的鼻子裏,把三瓶玉泉大曲酒倒入準備好的盆子裏,端起來就往塑料管裏灌酒。張生范被嗆得發出撕肝裂肺的淒慘叫聲,可惡警們還不罷手,隔一分鐘左右灌一次。直至張生范昏死過去。

上午9:50分左右,張生范被送到市急救中心搶救。負責搶救的大夫說:這人已經死了,你們還送來幹甚麼?

一天之後,雙城市公安局才將張生范死亡的消息通知他的家人,但不允許家人看望遺體。

作惡多端的惡警害怕事情真相的敗露,在張國富的指使下,雙城市衛生局局長親自出面,逼迫張生范的大哥在遺體火化單上簽字,他恐嚇道:「你要不配合,就開除你工職!」家人無奈,只好違心的簽了字。

遺體火化後,家人非常悲傷,他們到黑龍江省政府、哈爾濱市政府等處上訪鳴冤,可是沒有人出面接待。稍有良知的政府幹部說:「江澤民說整死法輪功的白整死,下面誰還敢管?」雙城市信訪辦、市殘聯等部門的回答均是:「這事正歸我們管,可市政府、朱清文不讓我們管,你要有朱清文的批條,我們就管!」

僅僅三天的時間,耿直、誠懇的張生范就這樣慘死在雙城市第一看守所裏,他的死向仍活在中華大地上的人們發出疑問:人權何在?道義何在?

張生范致死案相關責任人及單位
原雙城市市委書記:朱清文
原雙城市市委副書記兼政法書記:王樹清
原雙城市委宣傳部部長兼市610辦公室主任:姜宏偉
原雙城市公安局副局長:張國富
原雙城市公安局「4.28」專案組成員:王勝利、李大斌、黃某、張士躍的女婿
原雙城市第一看守所所長:蔣清波
原雙城市第一看守所獄醫:那彥國
原雙城市第一看守所管教:徐成山,任光,呂克坤

【推出片名】雙城血淚 之《虐殺在2002年》

吳寶旺,雙城市青嶺鄉群利村村民。1995年12月,吳寶旺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後,他時時處處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

吳寶旺會理髮,又能寫對聯,對求到他的人,他從不推脫。家前邊的路很不好走,他找時間主動把路修好,群利村裏的人都誇讚他是個好人。有一個小女孩說:我要做吳寶旺那樣的人。

江澤民流氓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後,為反映真實情況,吳寶旺曾三次依法進京上訪。雙城公安局惡警視他為眼中釘肉中刺。原雙城市市委書記朱清文曾在一次政府會議上揚言:要狠狠收拾他!

為了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吳寶旺被非法關押在雙城看守所9個多月,期間經常遭到刑事犯的毆打:頭被打破兩個口子,牙被打掉一個,前胸被打得不敢喘氣。最後,他被強行勞教一年送到一面坡採石場,遭受更加殘酷的迫害。

2002年4月19日晚10點多,群利村村治安、青嶺鄉鄉支書和青嶺派出所的兩名惡警,將吳寶旺再次從家中強行抓走,送到原雙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抓他的理由並沒有甚麼,僅僅因為吳寶旺的家中有一本《轉法輪》書。

5月13日是世界法輪大法日,吳寶旺與同監號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高呼:「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法輪大法千古奇冤!」第二看守所出動所有惡警,闖入監號。惡警黃彥春對吳寶旺拳打腳踢,致使吳寶旺血流滿面!

為了抵制這種關押迫害,吳寶旺當日就絕食抗議。絕食的第四天即5月17日,第二看守所惡警李懷新使犯人將吳寶旺抬出監號,開始對他進行野蠻的灌食迫害。

吳寶旺被強行灌進大量濃鹽水。在灌濃鹽水過程中,吳寶旺的氣管被捅壞,抬回監號後不久就吐血昏迷,晚8點左右,在監號在押人員一再要求下,惡警王建文才同意把吳寶旺送到雙城市骨傷科醫院搶救。可是,為時已晚,吳寶旺當晚含冤離世,年僅36歲。

吳寶旺致死案相關責任人及單位
原雙城市市委書記:朱清文
原雙城市市委書記:李學良
原雙城市公安局長:王祥玉
原雙城市公安副局長:張國富
原雙城市六一零辦公室主任:姜宏偉
原雙城第二看守所所長:劉清禹
原雙城市第二看守所獄醫:劉洪志
原雙城市第二看守所管教:、黃彥春、王建文、李懷新
原雙城市青嶺鄉鄉政府:書記、鎮長、政法委書記
原雙城市青嶺鄉派出所:所長及惡警
原雙城市青嶺鄉青嶺村:村治安、村支書
原雙城市第二看守所在押犯人:小光、小威、胖子、老王(均是小名)

【推出片名】雙城血淚 之《虐殺在2003年》

劉傑,原雙城市啤酒廠職工,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凡是和她相識的人,都十分敬重她的人品。她孝敬老人,扶育幼小的兒子,夫妻相敬如賓,鄰里和睦,是難得的賢妻良母。公公多年癱瘓在床,劉傑給老人換洗衣服,拆洗被褥,不怕髒和累。她的公公逢人就誇:「我這輩子真有福氣,有個好兒媳。我老伴伺候我就夠精心了,她比我老伴還要強。」

2003年的大年初六(2月6日),劉傑和她不修煉的愛人同往常一樣一起出車。麵包車由北向南行駛時,先後上來兩名乘客。在售票之時,劉傑將兩張印有「真善忍」的卡片作為新年禮物分別贈送給他們。麵包車行至北門口時,兩名乘客下了車。

但是,劉傑卻被不明真相的惡人舉報了

中午12點多,劉傑和愛人在十字街被2名巡警劫持,夫妻二人先後被帶到巡警隊、市公安局盤查。隨後,劉傑的家被非法搜查。下午5點多,國保科惡警佟會群將劉傑夫婦送入雙城市第二看守所關押。看守所在勒索劉傑家人1000元錢後,劉傑的丈夫才在第二天被放出。

十一天後即2003年2月17日晚8點左右,劉傑的家人突然收到第二看守所的電話通知,說劉傑因「疾病死亡」。

家人震驚了!親友震驚了!在劉傑死後的第四天(2月20下午5時),家人終於見到了她的遺體:整個脖子通紅,嘴大張著,眼睛微睜。之後,劉傑的遺體被火化!

劉傑因修煉法輪大法身體一直非常健康,這是親朋好友有目共睹的。疾病死亡是不可能的!雙城市第二看守所及雙城市公安局到底要隱瞞一些甚麼呢?

幾個月後,事情的真相慢慢浮出水面。大年初八(2月8日)的上午,有人在第二看守所的二樓,聽到一個房間裏不斷傳出劈啪的毒打聲、警察的吼叫聲、女子微弱的呻吟聲,斷斷續續聽到是警察在追問「賀年卡」是從哪裏來的,是誰給的?

第二看守所知情人士透露:劉傑是死於看守所惡警的野蠻插管灌食。

來自雙城市骨傷科醫院的消息表明:2月17日下午3點左右,劉傑被送到醫院時已經沒有氣息!前後僅僅十一天,一個善良無辜的人就這樣含冤而死,年僅37歲!而新年氣味正濃的古堡雙城,又有多少人知道發生了這樣的虐殺慘劇。

2003年2月17日被第二看守所迫害致死

劉傑致死案相關責任人及單位
原雙城市公安局副局長:張國富
原雙城市公安局國保科:佟會群
原雙城市610恐怖組織:劉子敬
(他的父親向他舉報了劉傑)
原雙城市檢察院監所科:張大芝
原雙城第二看守所所長:劉清宇(清禹)
原雙城市第二看守所副所長:朱曉波
原雙城市第二看守所管教:徐玉澤

【推出片名】雙城血淚 之《虐殺在2004年》

字幕視頻:
2004年2月11日,在雙城市市委書記李學良的授意下,雙城市公安局副局長張國富、「610」頭目姜宏偉、公安局國保科金婉智、佟會群等惡徒伙同各鄉鎮惡警連續行惡,半個月之內綁架抓捕大法弟子五十多名。

一時間陰雲密布,腥風迭起,兩天之內,兩名大法弟子相繼慘死在雙城看守所。

顧秀嫻,雙城市蘭稜鎮靠山村趙篩屯村民。2004年2月28日晚7點左右,原蘭稜鎮派出所所長趙英林、鄉政府官員李家明、村長張志發等十餘人將她從家中強行帶走,送往雙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

3月5日,顧秀嫻的家人突然接到顧秀嫻病危的通知,家屬趕到時,顧秀嫻已經死亡多時,嘴角有血跡,具體死亡時間不得而知。家人詢問在場的警察,警察含糊的說:因為她絕食,經灌食「死於心臟病」。顧秀嫻的家人都是老實巴交的鄉下人,心裏很難過卻無可奈何,屍體在第二天經法醫簡單拍照後就火化了。

顧秀嫻是1998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自煉功後身體很健康,家人證明:顧秀嫻根本就沒有心臟病!

從28日到3月5日,僅僅8天的時間,年僅36歲的法輪功學員顧秀嫻就被迫害致死,留下尚未成年的女兒、孤獨的丈夫艱難度日。

肖亞麗,雙城市周家鎮東發村法輪功學員。2004年2月28日晚7時左右,原周家鎮政法委書記高金鵬、派出所白副所長、鎮政府官員胡宗深、李躍升等7、8個人闖入她的家中,把正在餵雞的肖亞麗綁架到周家鎮派出所,隨後就送到雙城市看守所非法關押。

3月6日晚6:40左右,看守所打來的電話,讓肖亞麗的家人帶錢去急救中心給肖亞麗看病,此時,肖亞麗已經被迫害死了。3月7日,家屬才看到屍體:肖亞麗的額頭上有圓形疤痕、右腰有腫塊、手都被摳紫了、嘴全腫了。死相非常淒慘!3月13日,屍體被強行火化。

肖亞麗從被抓到被迫害致死前後僅僅9天的時間!

9天的時間,一個好人就被迫害致死!扔下年邁的公婆、丈夫和一對年僅5歲的雙胞胎孩子。

兩年之後的2006年4月23日,一位雙城知情市民投書明慧網,為我們解開了顧秀嫻、肖亞麗的死因。

信中說:
2004年3月5日星期五這天上午10:30分左右,副所長朱曉波帶領一幫惡警到四監把法輪功學員肖亞麗、顧秀嫻,強行拖出監室,拖到東側禁閉室強行灌食。朱曉波用鐵夾子撬開肖亞麗的嘴,肖亞麗在極度的痛苦中掙扎著將兩個注射器咬壞,朱曉波的幫兇王建文、郭維玉、孫士有等惡警極其凶殘的給虛弱的肖亞麗灌食,使肖亞麗苦不堪言。然後,這幫喪盡天良、滅絕人性的劊子手又像殺豬一樣,將顧秀嫻按在老虎凳上灌食,顧秀嫻連連慘叫:「不要灌了,不要灌了。」朱曉波卻說:「給我灌,灌死也沒關係。」王建文、郭維玉兩名罪犯為討朱曉波的歡心,變本加厲的折磨顧秀嫻,不到5分鐘,顧秀嫻就上不來氣了,惡警見狀才把她放到地上,顧秀嫻一會就沒氣了。

到了晚6點多鐘這時的肖亞麗一點力氣都沒有了,被兩個勞動號扶到車上,車沒開出多遠肖亞麗便被這幫惡警奪去了寶貴的生命!

顧秀嫻、肖亞麗致死案相關責任人及單位
原雙城市市委書記:李學良
原雙城市公安局副局長:張國富
原雙城市公安局國保科:金婉智、佟會群
原雙城市六一零辦公室:姜宏偉
原雙城市第二看守所副所長:朱曉波
原雙城市第二看守教導員:孫士有
原雙城市第二看守所管教:王建文、郭維玉、黃惡警
原雙城市蘭稜鎮派出所所長:趙英林
原雙城市蘭稜鎮:李家明
原雙城市蘭稜鎮靠山村趙篩屯村長:張志發
原雙城市周家鎮政法委書記:高金鵬
原雙城市周家鎮派出所:白副所長
原雙城市周家鎮鎮政府:胡宗深、李躍升

【推出片名】雙城血淚 之《虐殺在2006年》

王麗群,雙城市雙城鎮法輪大法弟子。她待人熱情誠懇,時時處處為他人著想。

江澤民流氓集團開始打壓法輪功後,為了向中央反映實際情況,她被野蠻的關進雙城市看守所四十餘天,期間遭到非人的折磨。

2000年7月,為躲避國保大隊的抓捕,她在不得已的情況下離家出走,從此,一直流落他鄉。

2006年9月29日晚五點左右,雙城市公安局國保大隊佟會群等人伙同哈爾濱市惡警,出動數輛警車,將王麗群等四名大法弟子綁架到雙城看守所關押迫害。僅僅一天的時間,9月30日,大法弟子王麗群就被迫害致死,年僅四十八歲。

在火化王麗群遺體時,巡警隊一名副隊長帶領四台裝滿警察的微型麵包車到現場執勤。因聽說是火化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當時圍觀的群眾很多。惡徒們做賊心虛,非常害怕。據目擊者講:王麗群脖子右側有明顯的傷痕,臉色青黑。惡警金婉智一直不離遺體左右,直到看著遺體放到火化爐裏,她才長出了一口氣。

有人感到非常奇怪,就問她:你為甚麼一直跟著?金婉智說:那邊有煉法輪功的,我怕把屍體搶走,別出甚麼事,看著煉完了,我就放心了!

試問:若沒做甚麼虧心事,為甚麼這麼害怕呢?為甚麼要急匆匆的焚屍滅跡呢?國保大隊及雙城市看守所究竟要掩蓋甚麼怕人知道的真相呢?

王麗群致死案相關責任人及單位
哈爾濱市公安局
雙城市公安局
雙城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大隊長:佟會群
雙城市第二看守所所長:金婉智

【推出片名】雙城血淚 之《破碎的家庭》

臧家

臧殿龍,黑龍江省雙城市糧庫職工。修煉法輪功前,身患血癌絕症,家人讓他在哈市大醫院治療,可所需費用高達12萬元之多,這對於一個普通工人家庭而言無疑是天文數字!無可奈何的情況下,臧殿龍帶著醫院的「死亡判決」與家人回到雙城家中等死。

有修煉法輪功的親人勸他煉煉法輪功,走投無路的臧殿龍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在1996年走進法輪功修煉者的行列。

煉功僅僅兩個月,奇蹟便出現了!血癌不翼而飛!發生在身邊的奇蹟怎能不叫這一家人驚嘆法輪大法的神奇與超常?不久,妻子和孩子們相繼走入修煉法輪功的行列。

1999年7月20日,一場民族浩劫開始了。為了向中央信訪局說明事實真相,這個受益於法輪大法的普通修煉家庭,依照《憲法》賦予公民的基本權利,分別於1999年7月和2000年年底進京上訪。

但是,上訪局變成了公安局,等待他們的不是接待上訪的工作人員,而是警察和監獄。為了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不受侵害,臧殿龍從關押他的雙城駐京辦事處機智走出,從此,有家不能回。

兩個孩子當時在雙城市第四小學讀書。雙城市教育局不法官員緊跟江澤民流氓集團在全市中小學校開展對法輪功的深揭猛批。兩個孩子親眼見證了法輪功救了爸爸性命的奇蹟,勇敢的站出來向學校老師講法輪功的真相。

在一篇作文中,臧浩然這樣寫道:

老師,法輪大法是正法,不像你們想的那樣,他讓我們做好人,讓我們按「真善忍」來衡量自己做的每一件事,在學校裏做個好學生,在家裏做個好孩子。如果你不明白法輪大法的真相,那不怪你,是我沒做好。請校長老師了解法輪功。請你們仔細地想一想我上面寫的幾句話。人都是善良的,請你們把善念發揮出來,也是擺放你們的位置。國家不讓煉,是因為他們不了解法輪大法的真相。如果他們了解法輪大法的真相,他們就會讓我們煉功的。你們也希望我做一個好學生。這是我的心裏話,請老師校長理解。所以我必須煉法輪功。

可就是這幾行真話卻令當時的第四小學校長及一些老師驚恐不安,他們威脅臧浩然說:「如果你不罵大法和你們老師、堅持煉法輪功,就開除你學籍!」小浩然堅決不放棄修煉法輪功。

為了自己的所謂前途不受影響,校長竟讓兩個孩子轉學,如果不轉學也不准上學,以這種方式將他們開除第四小學。開除後對學校的學生說:臧浩然因為打架才轉學的!但是,臧浩然在學校一貫表現很好,從來不打架也不罵人。

正義的人士被這種無理做法激怒了。這兩張轉學單幾經輾轉傳到海外,被新聞媒體曝光。厄運隨之又降臨在這個原本就搖搖欲墜的家庭。為躲避雙城公安的抓捕報復,兩個孩子和父母一起走上了有家不能回、有學不能上的流離失所之路。

但是,雙城公安並沒有放過這個修煉家庭,不斷四處打探,伺機抓捕。為了抓到臧殿龍和徐永芹,2002年4月,雙城公安竟下發通緝令,無恥的將他們稱為暴徒,並在雙城百姓間大造輿論,說他們不但殺人,而且專門吃小孩肉。

對此,臧殿龍和徐有芹在明慧網上發表聲明,正告哈爾濱恐怖組織(410專項鬥爭委員會──專為迫害法輪功而成立)和雙城市「610」凶犯張國富等人:我們將向國際社會起訴你們的犯罪行為,你們必須為你們的誣陷行為負法律責任

為躲避抓捕,一家四口輾轉來到黑龍江省阿城市。就是這樣,他們仍沒能逃出惡徒們的魔爪。2002年7月8日,哈市、雙城、阿城惡警聯合作惡,一家四口在阿城清真小區相繼被抓。臧殿龍當場被迫害致死。

兩個孩子被警察用手槍頂著頭帶走,後送回雙城市寄養在親屬家中。徐有芹先被關進原雙城市第二看守所,後被判重刑15年關進哈爾濱市女子監獄遭受非人折磨至今。一個原本幸福溫馨的普通家庭就這樣破碎了。

張家

張濤,原雙城市水泥廠下崗職工,為人忠厚誠實,性格開朗。家中有四口人,兩間平房,日常生活很清貧。為了維持生活,他只好到千里之外的山區收些山貨再拿到哈爾濱市場上交易。多年的辛勞使他身患嚴重的腰痛病,妻子和女兒也不同程度的患有嚴重的氣管炎。

法輪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給這個清貧的家庭帶來了生機!妻子、女兒和他修煉法輪大法後,多年纏身的惡疾全都不治自癒。為此,張濤常對人說:「我家裏四口人,三人喜得大法,是天大的福份啊。我是苦中有樂,其樂無窮。」

可就是因為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這個和樂美滿的家庭卻在1999年7月20日以後破碎了

張濤曾多次被非法抓捕關押,期間勞教兩次。在一面坡勞教所,他受盡折磨!50多歲的他被強迫扛石頭,扛不動就遭毒打。在惡警的指使下,犯人們特意把大塊的石頭往他肩上放。他後來對別人說:「那不是人呆的地方,真是太邪惡了」

在長林子勞教所,他經常遭到毒打、體罰並被灌食一種不知名稱的藥物。2002年4月19日,剛剛從長林子勞教所回到家中5天的張濤在沒有任何理由的情況下再次被非法關押到雙城市第二看守所,後於5月13日被長林子勞教所劫持。

兩個月後的7月31日,張濤在長林子勞教所被迫害致死,時年53歲。遺體火化時,他的兒女和妻子都不在現場!兒子,不知去向;妻子和女兒,都被關在獄中!

2002年4月,在惡徒朱清文、張國富等凶犯發動的恐怖大搜捕中,張濤年僅19歲的女兒張建輝也被抓捕,隨後被判重刑長達10年之久,現今仍被非法關押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中遭受折磨。

張濤的妻子在這場迫害中也先後被雙城市看守所、哈爾濱萬家勞教所劫持關押,現在雖然出獄,但是她有家不能回,只能夠流離失所在外。

父親死了,
兒子不見了,
女兒還在監獄中,
妻子有家不能回!
又一個和樂美滿的家庭就這樣在當局的迫害政策下,徹底破碎了

譚家

譚成強,雙城市韓甸鎮紅城村大法弟子。1995年,全家五口人先後走入修煉法輪功的行列。1999年,鎮壓法輪功開始後,譚成強因依法進京上訪先被雙城市看守所非法關押15天,後被強行押往一面坡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在那裏,譚成強的身心受到了極大的傷害。

2003年5月18日,譚成強在向紅城村村民講述自己被迫害實情及法輪大法真相時,原紅城村村長王洪升、村民劉洪國將他舉報到610恐怖組織,後被綁架關入雙城市第二看守所。

在關押期間,譚成強以絕食的方式抵制這種不合理的迫害,慘遭看守所惡警野蠻灌食,造成肺部積水、糜爛。為了推脫法律責任,惡徒們通知家屬把人接回。可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王洪升還惡毒地對譚成強說:「等你好點後再關你!」

譚成強回家後不幾天,終因傷勢太重,於7月19日晚10點含冤去世,年僅43歲。扔下了妻子帶著三個尚未成年的孩子靠家中僅有的10多畝地維持日常生計。

趙家

趙廣喜、王桂華,黑龍江省雙城市團結鄉富國村村民。1996年,夫妻二人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後,他們時時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處處善待他人,家庭和睦快樂。

迫害法輪功開始後,趙廣喜夫婦於2000年依法進京上訪,先後被劫持到雙城市看守所、哈爾濱平房看守所、萬家勞教所、長林子勞教所非法關押。

2001年7月,趙廣喜在長林子勞教所被迫害成肺結核晚期,勞教所惡警預料他在很短時間內會死,為逃脫迫害責任決定放人。趙廣喜被接回時已奄奄一息,妻子王桂華也剛剛從萬家勞教所回來,她每天給趙廣喜讀《轉法輪》,經過不斷堅持學法煉功,趙廣喜的身體漸漸恢復,幾個月後,趙廣喜終於從死亡線上走了回來。在沒用藥的情況下,他靠修煉法輪功恢復了健康,這是長林子勞教所怎麼也想不到的。

2005年1月,王桂華在杏山鎮雙山村講述丈夫和自己在大法修煉中的受益,並向村民揭露天安門自焚造假案,卻被綁架再次送入萬家勞教所。這給趙廣喜造成很大精神壓力,後來聽說王桂華在萬家勞教所遭受上大掛的酷刑,趙廣喜的精神壓力更大了,體質明顯下降。

2006年3月,瀋陽蘇家屯集中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的事件曝光後,趙廣喜的心情更加沉重,精神到了崩潰的邊緣,當年在勞教所被迫害造成各種疾病又復發了,家中親人帶他到醫院醫治,積蓄用盡也不見好轉,病情更加惡化。

2007年1月29日晚,趙廣喜停止了呼吸,年僅42歲。妻子王桂華臨終都沒有見上一面,家中扔下未成年的孩子,一個原本和睦快樂的家庭就這樣破碎了

臧家的悲劇、張家的痛苦、譚家的血淚、趙家的心酸,這僅僅是8年來中共惡黨對善良的法輪功民眾瘋狂鎮壓惡果的縮影。小小的黑龍江雙城尚且如此,在苦難深重的神州大地上還有許許多多這樣破碎的家庭仍在滴血的寒風中期盼著正義與良知春風的到來。

父老鄉親們,您還輕信那些欺世的謊言嗎?
難道這一個個破碎的家庭還不足以說明誰是誰非嗎?
誰是正的,誰是邪的,難道還不能一目了然嗎?

法輪大法好早已扎根於每一個善良的雙城百姓心中,不是幾句謊言就能從人們心中抹去的。除中國大陸以外,包括香港、澳門、台灣在內的8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人們都允許公開修煉法輪功,法輪功修煉者在這些國家和地區不但普遍受到人們的尊敬,而且更受到法律保護。

法輪大法雖發源於中國,但是他不止屬於中國,他屬於全世界!

鎮壓法輪功的罪魁禍首江澤民及其追隨者羅幹、劉京、周永康等惡徒因鎮壓暴行觸犯多部國際法規而被全世界多個國家和地區起訴。

江澤民和中共對「真、善、忍」的瘋狂鎮壓不僅激怒了海內外所有有良知的炎黃子孫,更引發了一場轟轟烈烈的退黨大潮。通過閱讀《九評共產黨》,人們普遍認識到中共的欺騙、暴力、邪教和流氓本性,紛紛在海外大紀元網站上發表三退聲明。截至2007年11月,已有超過2900萬中國民眾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

所有的這一切都是有目共睹的事實!
睜開我們的雙眼吧!開動我們的大腦吧!
父老鄉親們──
請用您的正義維護「真、善、忍」做人準則!
請用您的良知呵護人間道德根基!

主持人(岳峰):在中共鎮壓法輪功以來,電視、報紙等各種媒體中,充斥著對法輪功歪曲、抹黑的不實之詞,使很多不了解真相的人們心中,對法輪功和修煉法輪功的學員有著各種惡意的想法和偏見。希望通過我們的節目,使您了解一下發生在身邊的真實故事,這些人中也許就有您的親朋,也許他們曾是您的鄰里。可就在我們自由的呼吸、自由的行動之時,他們卻在痛苦中煎熬。還要受到來自社會的歧視和嘲弄。他們默默承受著本不該承受的一切,因為他們沒有做錯甚麼!事實上,正是這些在迫害中,仍不放棄「真、善、忍」信仰的法輪功學員,正在用自由的代價乃至生命的付出維護著人類最基本的道德準則。未來的一切將會見證這一切。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因堅持「真、善、忍」信仰而被迫害致死的雙城市法輪功學員名單

周志昌 王金國 朱相國 吳寶旺 張 濤 譚成強  顧秀嫻
趙廣喜 劉 傑 龐思媛 張生范 臧殿龍 肖亞麗  蔣立國
劉清久 那常儉 趙雅雲 那振賢 佟文成 白桂珍  王秀蘭
車慶賀 陳義和 單忠祥 樊樹成 高廣恩 顧元俠  閆善柱
金純清 李亞茹 李兆畔 劉鳳傑 南喜強 陳守財  邢樹源
孫國珍 孫生財 汪振山 趙風林 張玉芝 張加偉  王德豐
張海川 張桂琴 王 麗 岳寶學 王樹祥 王文波  王桂芹
王文蘭 王 英 王振芳 於金花 楊亞娟 楊高氏  韓文鳳
王麗群 張華濱 李志方 張金榮 老萬太太

還有更多更多善良的雙城百姓仍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教養院、勞改營,他們每時每刻都在痛苦的承受中期盼自由與光明的到來。

因堅持信仰而被非法勞教判刑的雙城法輪功學員名單

陳俊波 女 哈爾濱女子監獄獄
安 星 男 大慶市紅衛星監獄
安 玲 女 黑龍江女子監獄八監區
李 超 男 大慶監獄
鄒國晏 男 大慶監獄
汪秀燕 女 萬家勞教所
付連君 男 呼蘭監獄
王秀菊 女 萬家勞教所
那亞芳 女 哈爾濱女子監獄
王淑榮 女 哈爾濱女子監獄
王淑芝 女 哈爾濱女子監獄
薛慶華 男 牡丹江監獄
徐慶森 男 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
柳全國 男 長林子勞教所
顧喜雲   萬家勞教所
王桂華 女 萬家勞教所12大隊
王樹珍 女 萬家勞教所7大隊
耿亞芬 女 黑龍江女子監獄一監區二中隊
王守慶 男 泰來勞教所
關豔玲 女 吉林省女子監獄
周英齊 女 萬家勞教所
王文龍 男 泰來縣汽車製造廠監獄一大隊二監區
閆淑芬 女 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五監區
王麗麗 女 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九監區
閆淑華 女 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一監區
張淑芬 女 哈爾濱市女子監獄
石佐生 男 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
張建輝 女 黑龍江省女子監獄
馬忠良 男 呼蘭監獄
李彥文 男 呼蘭監獄
尹玉梅 女 佳木斯鐵路看守所
徐玉山 男 佳木斯鐵路看守所
黃彥珍 女 哈爾濱女子監獄
郭鳳蘭 女 黑龍江省女子監獄
徐永芹 女 黑龍江省女子監獄
付振民  男   不詳
劉 洋   女   不詳
范樹德  女   不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