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倔老漢的幻肢痛說起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六日】今年三月十一日明慧網登了這麼一個故事:河北省盧龍縣北部一個山村有一個七十八歲的倔老漢,性情固執,脾氣暴躁,稍不隨意張嘴就罵,口無遮攔甚麼都敢說。一九九八年老漢得了脈管炎,經過三次截肢手術,花了一萬多元,最後失去了整條右腿。獨腿倔老漢生活困苦,全靠老伴服侍。

二零零九年臘月二十三,倔老漢又得了前列腺炎,因年歲太大,只好在他小腹部位打了一個洞通到膀胱,下一條管子接了個塑料袋裝尿。就這樣少了一條腿的倔老漢,又多了一個袋子,生活更加艱難。

倔老漢出院剛到家,老伴的肚子突然疼的難以忍受。到醫院檢查,結果是膀胱癌晚期,而且右腎積水,被醫院判了死刑。

倔老漢看看老伴,想想自己,感到走投無路,就破口大罵,怨天怨地罵了個遍。沒想到罵完了,他那條截肢多年早已不存在的右腿開始劇烈的疼痛,疼得倔老漢直叫。這種現象就是現在醫學所稱的「幻肢痛」。這對甚麼也不信的倔老漢可真是震動不小。

倔老漢的外甥女煉法輪功,趕來看望姨媽。她說:醫院沒有辦法治了,已經沒有別的路可走了,咱們就只有相信法輪大法了。

倔老漢這回好像甚麼都信了,答應幫助老伴誠心念「法輪大法好」。沒想到僅四天,大法的威力在倔老漢身上顯現了出來──自己能正常排尿了。

這個小故事很短,卻能說明問題。咱就說說那個「幻肢痛」。甚麼是「幻肢痛」?幻肢痛的意思是說有的人自己的肢體被截去了,平時也只是感到生活不便而已,可是有的時候會莫名其妙的感覺到那已不存在的肢體異常疼痛。據統計,五至八成的截肢者都有這種現象,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現在的西醫對這種現象的解釋,是從神經方面或從對應的大腦皮層上的反應來解釋的。可是這種解釋卻很牽強,因為不光是那來自於已截斷了的肢體疼痛感叫患者驚異,還有一些天生就缺少肢體的人也會出現這種「幻肢痛」。

本來甚麼都不信的倔老漢在極度的疼痛當中怎麼一下子相信了?因為他有切身的體驗。現代醫學的解釋離事實的真相相差甚遠。其實要是站在傳統文化或修煉的角度上看這個問題,那就非常的簡單了。

傳統文化認為人體就是一個小宇宙,而且人不只有一個身體。就像人死去了,可是他的生命並沒有結束,還以完整的生命形式存在著,只是人的肉眼看不見而已。在傳統文化中,另外空間的這個體比我們表面所能看得到的這個肉體對人的生命還要有意義。李洪志大師在《轉法輪》對此有一段相關的描述:

「我過去看過一些人,兩個手也不壞,任何一種檢查,身體沒有病,兩隻手沒病,可是就是手抬不起來,就這麼耷拉著,這個病人我都碰到過。他另外空間那個體傷了,那可真是殘廢了。你那個體都傷了,還不殘廢了嗎?有的人問我:老師,我能不能煉功啊?我做絕育了,或者摘除甚麼了。我說這個都不影響的,另外空間你那個體沒有做手術,而煉功是那個體在起作用。」

大法師父在這裏已經說的很清楚了。倔老漢的幻肢痛,其實就是他另外空間那個真實存在的腿在痛。其實關於人為甚麼患病的論述,《轉法輪》中也都有詳盡的論述。法輪功對人疾病的認識要遠遠的超出現代醫學的認識。從這一點上來看,法輪功的科學性還真有待於科學家們的進一步認識。也就是說,其它科學一時還認識不到的事物並不是認識不到,只是人太過於相信已知的事物,不願意承認目前科學還未承認的事物。人不應該只侷限於現有科學認識的框框當中。

就像這個倔老漢,他怎麼念念「法輪大法好」自己的病就好了?這又是甚麼原因呢?人遇到新生事物要敢於接受,不要被舊觀念桎梏著。醫院裏有多少病人是懂醫學的?那為甚麼醫生說甚麼病人就相信呢?醫生說吃藥能治病,他就吃藥;醫生說按摩能治病,他就按摩……。那麼有更神奇的秘方為甚麼不用呢?難道只是因為它不是出自醫生之口嗎?這不是抱著固有的觀念不放嗎?噢,念念「法輪大法好」就能好病?他就開始懷疑了,因為不符合他固有的觀念。這就是為甚麼有些人聽到別人告訴他念「法輪大法好」能保祐平安這句話時就嗤之以鼻的原因。

在有些法門的修煉中,修煉的人一生就只念一句佛號,這得多大的毅力啊!其實這中間也體現出了信仰的奧秘和人的悟性。有些人對神佛傳下來的話深信不疑,畢生就只按著神佛教的去做,他就能修成正果。可是有些人為甚麼就不行呢?難道非得像倔老漢那樣,只有親身經歷了才相信嗎?法輪功修煉者冒著生命危險傳給您的這句話,可是他們親身的見證啊。您可千萬別當耳旁風。當然,您在念誦「法輪大法好」的時候,一定要誠心誠意的念誦。只要您做到了,保證會給您帶來福份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