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0之際和知識界朋友談法輪功和科學


【明慧網2005年7月22日】中共對法輪功迫害已持續六年,很多人都已了解迫害的凶殘和恐怖,並反感中共的暴行。但是對於法輪功本身,一些知識界的人士仍然以現代實證科學的標準和教科書中的知識衡量《轉法輪》等書籍。我寫此文就是為了與科學界和思想界的朋友交流。

關於「科學」一詞,狹隘的定義就是具有可重複性、可以證偽的實證科學。但是「科學」應該有一個更廣義的定義,廣義的科學就是關於真象的認識和描述。比如輪迴轉世,也許我們暫時無法觀測和證偽,但是這個現象可能是存在的。其實從輪迴轉世的角度,我們這個空間是個謎的空間,我們在這個謎的空間中提高我們自己。如果輪迴轉世像實證科學的實驗那樣可以重複觀測甚至加以利用,那麼這個謎的空間就失去了它存在的意義。當然對於這些超自然、超心理現象,也不是沒有任何證據。在美國,確實有很多很嚴肅的書籍出版,探討辭世體驗,元神離體體驗,以及在催眠狀態下回顧輪迴轉世以治癒今生心理和生理的疾病的大量案例。

另外值得著重指出的是,《轉法輪》等書籍並不是要依靠實證科學來證實自己。其實法輪功對現代實證科學的評價並不高。《轉法輪》中之所以用到科學的說法,是因為現代人都是被實證科學教育出來的(即使一個人只是小學畢業,也受到現代科學的教育)。所以要把一些道理講出來,不得不借用一些現代科學的例子打比方,或借用現代科學的詞彙說明問題。

比如「分子」、「原子」等概念,《轉法輪》用這些名詞我覺得並不完全是現代科學定義的那樣。也許您會說,那幹嗎用這些詞呢?但是如果不用這些詞,就得造出一堆新的詞彙,這個子,那個子,反而更不容易把問題講清楚。法輪功的書籍中講到粒子組合成更大的粒子的結構中,有橫向的組合體系,但還有縱向的組合體系。現代物理學所知道的只是橫向的組合體系,卻根本沒有認識到還有縱向的組合體系。

打一個比方,比如您想要對一個二維空間的人說明圓柱體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您對這個二維人說它到底是個圓還是個方呢?如果您說圓柱體又是個圓,又是個方,或者既不是圓,也不是方,那麼這個二維人可能會覺得您平面幾何學得很糟糕。如果您不用「圓」和「方」這樣的名詞,而造出一個新的名詞,仍然不會把問題完全講清楚。

再比如您想向一個盲人描述顏色的感念,您可能會借用音階的名詞和樂理的知識,但是您關於音律的說法可能不夠準確,或者不完全符合樂理,但是這個盲人有資格嘲笑您對五彩繽紛的世界的描述嗎?

希望我們在閱讀《轉法輪》等書籍時,不要因為自己的知識而自負和自封,排斥和嘲笑真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