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析中國古代科學

兼談中西方科學的差異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五日】關心中國科學發展的人經常問一個問題,中國古代科學技術具有輝煌的成就,但是為甚麼近代以來「落後」了?為甚麼中國近代沒有出現象西方這種自然科學?這就是所謂的「李約瑟難題」。

要搞清楚這些問題,需要對中國古代文化與科學技術有一個比較深刻的了解和認識,認清中國古代科學的偉大之處,以及和現代西方科學的差異背後的本質是甚麼。中國古代科學必然隨著中華正統文化的復興而復興。

一、「只在心上分」

宇宙、時空和生命的玄機深奧無窮,如何才能探測到這些奧秘呢?

發明渾天儀、地動儀的漢代張衡,是個科學家、天文學家、文學家,具有多方面卓越才能。他為人謙和,講究德操,他說:「一個人不必擔心地位不尊貴,而應該擔心道德不崇高」。

為甚麼張衡這麼關心「道德」呢?這「道德」和科學研究有甚麼關係?讓我們從生活中的一個例子說起。

假如你家裏有一個保險櫃,裏面放著錢或貴重物品。誰要想看保險櫃裏的東西,是不是首先要經過你同意?否則你可以報警。這說明只有獲得你同意的人才能夠合法地看到你保險櫃裏的秘密。

大到一個國家,也有許多政治、經濟、軍事等等方面的秘密。這些國家機密是不對普通大眾開放的,對普通大眾來說國家機密就像不存在一樣。然而另一方面,如果一個人在政府部門工作,並且具有一定的保密級別,他不需要甚麼測試方法,不需要甚麼儀器,就可以直接地看到該級別的國家機密。也就是說,只有擁有相關保密級別的人才能夠合法地看到國家機密。由於不是人人都能夠擁有接觸國家機密的資格,所以只有特定的人群才能夠接觸國家機密,即接觸到國家機密並不是人人平等的。密級持有者不能把自己知道的國家機密隨便透露給沒有資格接觸國家機密的人。

對於一個密級持有者來說,他首先要忠於國家,得是個國家可以信任的人。他可以合法地、自然地看到在他級別範圍之內的國家秘密,他擁有了一條接觸國家機密的捷徑。而西方科學的思維和方法無法對國家機密進行探索,進行「證實」或「證偽」。

宇宙的奧秘比人間的國家機密更玄妙和深奧,但是能不能夠認識到宇宙奧秘並不是人人平等的。要探索宇宙的奧秘,有沒有這樣類似的捷徑呢?答案是肯定的。關鍵是人能不能夠找到。

如果說宇宙萬物是神創造的,那麼一個人要探索宇宙的深層奧秘就要信神敬神,按照神的要求修身養性,淡泊名利,提高自身的道德修為。一個人只有獲得神的認可,神才把宇宙的深層奧秘展示給他。因此「修心」是探索宇宙深層奧秘的前提和基礎,中國古代科學走的就是這樣一條捷徑。這和中國正統文化以信仰(信神)為本、道德為尊的精髓是一致的。所以在中國歷史上,古代的科學家首先要德行高深,同時具有良好的根基和慧根,還要有明師秘授系統的方法等等。

中國古代科學家按照神的要求做,不斷提升自己的道德修養,他們要麼是修煉者,要麼是道德高尚的人士,於是神就把宇宙、時空和生命的奧秘展現給了他們。心性道德越高,神就會給他展現越多的奧秘。這是從一個角度看出,為甚麼修煉是中國正統文化的精髓,為甚麼中國古代都講修身養性,這背後有深刻的科學道理。中國古代具有輝煌的文明是有深刻原因的。

當然現代人會說,我不信神,哪裏有神?科學和信神、道德修養有甚麼關係?其實關係太大了。不信神、不修道德,就看不到神,神也不會把宇宙的深層奧秘展示在人面前。對人來說,就像國家機密對一個普通人不存在一樣,神和宇宙的深層奧秘就像是不存在的一樣。人不是想要探索宇宙的奧秘嗎?那麼就得考慮改變自己的思維。

現在的人對中國古人談論道德修養等等精神上的東西,無法理解,覺的這有甚麼用呢?甚至還問道德值多少錢一斤?其實希臘先哲蘇格拉底也主張,哲學的目的不在於認識自然,而在於「認識自己」,即認識自己的心靈,這和東方的哲學在精神上是一致的。但現代科學只注重研究自然,認識不了自己,認識不到人的精神(心)的巨大作用。現代科學是在人類的整體道德下滑後出現的。其發展過程的背後充滿利慾的追逐和掠奪,進一步使人類的整體道德越來越低。神把宇宙的奧秘和真理只展示給信神和道德高尚之士的,現代科學不信神、誹謗神,不重道德,甚至敗壞道德,已經是「心靈失明」了,不管其儀器看起來多麼精良,不管花費多大的資源,展示宇宙深層奧秘和真理的大門對「心靈失明」現代科學是關閉的。就像因背叛國家而不再被允許接觸國家機密一樣,由於不信神和道德下滑而變成「心靈失明」的人是沒有資格接觸到宇宙真正的奧秘和真相的,只能像瞎子摸象一樣了解宇宙和生命的一些皮毛和表面現象而已。

對待心靈的不同態度是中國古代科學和西方科學的根本區別。中國古代科學從精神入手,以精神的提升為前提,然後再來研究自然,走了這麼一條路。

二、為甚麼中國古代科學沒有現代的定量分析

對中國古代科學有了一些認識之後,就不難理解,中國古代科學沒有現代科學的定量分析,也不會出現西方這種實證科學。

現代實證科學是在人類整體道德下滑時出現的,許多人意識不到這一點,和其他人比覺得自己還不錯,其實已經差遠了。神已經不把宇宙的深層奧秘展現給「心靈的瞎子」了。瞎子摸象是人們熟悉的故事。瞎子看不見大象,只能用手去摸,因此比視力正常的人多了「摸」這樣的過程,而且對「摸」到的是甚麼亂猜一氣。瞎子多了「摸」的過程,是不是比視力正常的人高明呢?瞎子亂猜一氣的分析、推理是不是就比視力正常的人看到的正確呢?顯然不是。

視力正常的人用眼睛就可以看清了大象,即具有看清大象的能力,無需借助「摸」的方法。「心靈失明」的西方實證科學用的就是瞎子摸象式的方法,只能夠借助於儀器來做研究(用儀器探測就像是瞎子「摸」的過程),為了給「摸到的東西」一個說法,而研究人員又不能直接讀懂儀器測到的原始信號,這就需要把儀器探測到的信號轉化成人能夠理解的形式,這種轉化就需要一種工具:現代數學和邏輯分析相當於研究人員(類似於瞎子)和測量儀器之間的翻譯器。即現代科學的定量分析只是給「摸到的東西」一個解釋、一個說法、甚至猜測,就起了這麼一個作用而已。至於這個中間過程過濾或扭曲了多少東西,西方實證科學就不知道了。加上測量儀器本身的侷限性,只能夠看到非常膚淺、表面的東西。對於宇宙的深層,就沒有辦法了。

「心靈失明的人類」用瞎子摸象的方法,用僵化錯誤的實證科學來衡量一切,來看待中國古代科學自然不會得出正確的結論的。

中國古代科學因為走了一條捷徑,神就給展示出宇宙許多深層次的奧秘,給了道德高尚的科學家們一些現在人認為的超常能力(即「特異功能」)。這些能力實際上是人的潛能、本能,人在敬天信神、道德高尚時所展示出來生命具有的能力。因此中國古代傑出的科學家具有現在人認為的超常能力是必然的,也是正常的。這些超常能力也不是能夠隨便展示給人看的,孫悟空為甚麼被逐出師門?就是類似的道理。

現在也有一些根基較好的人,尤其是小孩,心地純真、善良,也會有一些超常能力,如以前報導的用「耳朵識字」等等,但是隨著年齡的增長,在社會的大染缸中,他們心靈不斷受到污染,這些超常能力就逐漸消失了。現在人不相信超常能力,是由於無神論和道德滑落的結果。

中國古代傑出的科學家用自身通過修心而開發出來的超常能力(如開天目等)來探索宇宙、時空、生命的奧秘,即科學家和探測手段合為一體。傑出的科學家(或修煉人)不斷提高自身的道德層次和境界,相應的自身這個「探測儀器」也在不斷的改進,「探測」到的宇宙生命奧秘也就越來越多。這實際上是人的道德修養越高,神給他展現的就越多。中國古代科學家用自身的超常能力直接探測,這中間沒有現代實證科學的「中間層」,自然就不需要翻譯,不需要現代實證科學的邏輯論證。

例如,被後世譽為「藥王」的大醫學家孫思邈,是唐代著名的道士,本身具有超常的能力,能夠直接看到另外空間裏人病的根源,所以展示出高明的醫術。他是古今醫德醫術堪稱一流的名家,尤其對醫德的強調,為後世的習醫、業醫者傳為佳話。

又例如,漢代的張衡怎樣發明了渾天儀、地動儀?現代人搞不懂那個時候他到底是怎麼「設計」出來的呢?前面講過,張衡勤修道德,人的一些潛能能夠表現出來,從而具有能夠看到另外空間景象的超常能力,他把另外空間裏看到的東西在人間造了出來。換句話說,是因為張衡道德高尚,是個好人,就給他看到了宇宙中的一些秘密。他不需要定量計算、分析、設計,就發明了渾天儀、地動儀。

中國古代科學對道德和精神力量的認識、掌握和運用是現在人搞不清的。超常能力和人的道德精神有密切關係。

現代科學中人和探測儀器的分離,是因為人類的整體道德下滑造成自身的能力退化而造成的。現代實證科學跟瞎子摸象具有相似的水平。

中國古代走的是一條低成本,高效益,有益於社會道德風氣,有益於自然環境,走神指示的路。現代實證科學走的是高成本,低效益,敗壞社會道德風氣,破壞自然環境,完全違背神旨意的自我毀滅之路。

三、中國古代科學的承傳問題

上面已經分析了中國古代科學不需要現代科學的邏輯分析,所以不會產生西方的自然科學。中國古代科學如此輝煌,為甚麼到近代以來消失了?這涉及到古代科學的承傳問題,根本的一點就是人類道德滑落了。

上面講到,中國古代對科學家的道德心性要求很高。中國古代一直擁有非常高的科學成就,對社會道德和自然環境都有好處,和社會與自然和諧相處。中國曆代都有非常傑出的科學家,但不需要也不現實在社會上人人都來搞科學,也就不會出現全民都搞科學這樣的局面,這並不是說,中國古代科學不系統,其實中國古代科學本身是非常系統的,既有理論,又有實踐。只是在承傳上不能像現在這樣成批成批的培養學生,因為現在的學校對道德沒有甚麼要求。因為現代科學的研究者和測量儀器是分開的,在承傳上不要求學生的個人道德素質,只要掌握相關知識和方法就可以了。另一方面,正因為對道德沒有了要求,決定了其侷限性,註定了不能探索很多宇宙的奧秘,只能知道一點皮毛而已。

中國正統文化中的科學敬天信神是前提,科學家要提高自身的道德修養。整個社會也崇尚道德,民風淳樸,社會風氣良好。在這樣道德基礎比較好的社會環境中,對道德要求很高的科學能夠承傳下來。正因為中國古代科學的特徵,能夠直接探索到宇宙和生命的奧秘,所以在承傳上一直非常謹慎,寧願不傳、失傳,也不誤傳給心術不正之人,即使是子女都不行。即中國古代科學在承傳上是寧缺勿濫,隨著時間的推移,整個社會道德的持續下滑,許多好的東西最後只好帶進棺材裏面去了,中國古代科學的精髓在社會上就失傳了。

現在的人類社會處於釋迦牟尼所說的「末法時期」,即人們沒有道德的心法約束,人類的整體道德快速下滑。在中國,尤其是中共掌權之後,大肆破壞正統文化,摧毀人的信仰和道德,把中華文明的最精華部份說成是「迷信」。由於無神論的泛濫和道德的下滑,中國人的心靈境界急速下滑。中共黨文化以及對西方實證科學的盲目崇拜,把中國人真正變成了「心靈的瞎子」,境界一下子從天上的神龍跌落成井底之蛙。現在的人用井底之蛙的思維是永遠想不明白飛天神龍的境界的,也就無法理解偉大的中華文明的精髓了。

四、使心靈復明的重大意義

中國古代科學和現代西方科學的差別可以說是天上的神龍和井底之蛙之差別,是完全不同的層次與境界。要從現代科學的誤區中走出來,再現中華文明的輝煌,就得恢復人們的信仰,重建中華民族的道德,復興中國正統的神傳文化。這是從科學的角度來認識為甚麼要復興中華神傳文化。

當然現在的人們對復興中華正統文化不理解了。要搞明白這個問題,首先得要撫去人們心靈的塵土,清除中共強加給中國人的魔性文化,讓人們重德行善,心靈復明,不再做「心靈的瞎子」。

其實淨化人類的心靈,提升人的道德也是現在的天象。例如,曾經生活在美洲的瑪雅人具有非常先進的曆法,有一個古老的預言,西元一九九二年至二零一二年前後二十年是「地球更新期」,即地球和人心將會被來自銀河系核心的能量淨化,人的思想和精神境界得到昇華,心靈得到淨化。

不管願意不願意承認,主導淨化人類心靈這個天象的,就是法輪功在全世界的流傳,「真善忍」 使人心歸正,道德昇華,淨化人們的心靈。既然是「更新」,那麼除了心靈得到昇華和淨化之外,同時也伴隨著無情的淘汰,道德墮落的人將會被歷史淘汰。

在人們心靈淨化、道德提升的過程,也就是中華神傳文化復興的過程,也就是重振中國科學的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