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化論學說對人類道德的破壞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七日】現在的人們說起進化論,總是把它歸於生物學的範疇。實際上進化論對人類的惡劣影響已遠遠超出一種普通學術對人類的影響。我們可以這樣說,一門學術能提高或維護社會的基本道德,對於人來講,就能夠稱之為正的學說,如果這種學說破壞人類道德,打擊人類做人善良的本性,那麼這種學說無疑可以視之為邪惡。本文試著從進化論對人類道德的影響來展開論述,以引起人們對此的關注。

人之所以為人,而不是動物就在於人類有道德倫理的約束。而進化論學說對人類道德的破壞主要表現在:它敗壞人類基本的傳承了幾千年的做人的道德觀念,助長人們自私自利的邪惡本性。

在幾千年的過去,西方人對「上帝造人」深信不疑,堅信神對人的約束;在東方,人們信奉「人之初,性本善」,「三尺頭上有神明 」。中國儒家學說,都是圍繞「人如何修身重德」來講的,《道德經》洋洋數千言,就圍繞「道、德」在講,大家耳熟能詳的「韋編三絕」的故事,其實說的也是孔老夫子仔細研讀《周易》,提高個人道德修養的事情。也就是說,千百年來人們都相信人性中善的一面是人的主導,而人自私自利的魔性則是見不得人的醜陋的東西,是需要通過人的努力去除的,「修身治國平天下」指的就是抑制人的自私自利,修成彬彬有禮、道德高尚的「君子」,孝順父母、盡忠為國的人是社會共同推崇的楷模。在人類基本道德的約束下,人不容易被魔性控制,人善良的本性的一面始終佔著主導地位,社會得以正常健康的發展,文明才得以延續 。

但是進化論卻讓人從生物學的角度相信人是動物「進化」而來的,從根本上說就是讓人承認了自身的魔性,實質是變相承認了「人性本惡」的邪惡學說。人們受慾望的指使而產生的背離人類道德的言行堂而皇之的被人當成了人不可逃脫的「本性」;千古以來一直流傳的人類道德在人們的心目變成了單純的、毫無意義的說教,人們一直相信並秉承的「因果報應」因為看不見、摸不著,變得可有可無。道德失去了約束人類魔性不過份膨脹的制約作用,人放棄了最本質的道德觀念,滿足人們無限製的「慾望」變成了人類「進步」的「推動力」。人類自私自利的魔性開始佔據上風,人類的道德便開始進入了全面的敗壞。

進化論對人類的傷害還遠不止於此,它的「適者生存」的核心思想,使現代人為自己的敗壞觀念找到了依據,為自己的敗壞找到了欺騙良心的藉口。在進化論的「適者生存」的觀念中,「生存」似乎成了生命存在的唯一意義:只要你能在被描述為殘酷的生活(自然界)中活下來,你就是勝利者(不管你採用任何手段);甚麼「早起的鳥兒有蟲吃」、「不努力就會被淘汰」、「你不打倒他,他就打倒你」、「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等等,代表人類自私自利邪惡魔性的觀念代替了人類正統的做人基本道德。在社會上一個再美好的生命如果不能「適應環境的變化」就會被淘汰掉,不管你是如何善良。一個處處與人為善,為社會默默無聞作出奉獻的人,一個認真提高自己道德水準的人在社會上往往不是被提倡、而是受到排擠、打壓,甚至於被排斥到喪失基本的生活空間。人們不再相信善良、寬容、忍讓的傳統道德,「笑貧不笑娼」,連黑社會的老大都成了人們崇拜的對像。其實我們只要冷靜下來想一想,如果只有早起的鳥兒有食吃,那麼豈不是晚起的鳥兒都得餓死?而在實際的自然環境中卻是:「早起的鳥兒吃早起的蟲,晚起的鳥兒吃晚起的蟲」。放在現實生活中,拼命努力為了個人利益而不擇手段的人就一定能達到個人目的嗎?

當今社會人們已經切實的被進化論帶動著承受進化論破壞人類道德的惡果。你看看現在的人,談得最多的可能就是「競爭」,及如何使自己更具「競爭力」,當人們發現老實本份的人總是容易吃虧的時候,人們就促使自己變得更奸詐、更狡猾。為了跟上不斷變化的所謂時代潮流,每個人都在屈從著整體價值觀的日益敗壞,很少有人敢於去質問整體的價值觀是否正確,如果有人真的這麼去反思的時候,別人就會說他「跟不上時代、死腦筋、不開竅」。在這種整體氛圍的帶動下,每個家長都在盤算著如何讓自己的孩子更適應這個「競爭的社會」…… 學校的教育不是以學生的道德為衡量標準,而是以分數和成績作為指揮棒,因此現在的學生沒日沒夜的學習,「可憐天下父母心」的家長們看在眼裏、痛在心裏,卻也無可奈何,每個人都痛恨這種教育價值的取向,迫切希望著減輕學生負擔,殊不知,自己最疼愛的小孩的所承受的這一切正是自己這些個「望子成龍」的父母造成。

每個人都在競爭中失去著自我,每個人都被所謂的競爭推動著,忙忙碌碌、四處奔波,即便是在競爭中取得優勢地位的人,也沒有一天的安寧,因為他要時刻提防著更多的後來的競爭者!每個人都覺的活得辛苦,每個人都覺的累,人們在所謂的「競爭」和「適者生存」觀念的影響下進行著「合法」的自相殘殺,為了在這樣一個整體價值觀已淪喪的社會中有立足之地,人與人之間在互相傷害著,為了達到競爭的勝利,無所不為、無惡不做,社會問題層出不窮,人類的道德淪喪到可怕的地步,人類賴以生存的自然環境也遭到了前所未有的破壞……。

因此,徹底摒棄進化論對我們社會的影響,重建人類道德已經是每一個有良知的人的不可推卸的社會責任,因為這關係到你、我、他,關係到我們子孫能否繼續良好的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