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沙伍利民一家的遭遇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明慧通訊員長沙報導)年過五十的伍利民怎麼也想不到,活了大半輩子,在當下的「和諧社會」,自己和家人被警察酷刑逼問,身體七、八個月後才完全恢復。

2007年底,因為向人講述法輪功的真實情況,伍利民和妻子張利輝、嫂子劉美雙被望城縣高塘嶺派出所警察刑訊逼問:兩個警察輪番抽老伍的耳光,用拳頭猛擊雙頰,老伍當場口鼻鮮血飛濺,兩邊牙齒幾乎脫落……劉美雙的頭髮被警察揪下一大塊,電棍連續電擊身體……

修煉後的變化

在旁人眼裏,伍利民和妻子張利輝是相敬如賓的倆口子。但在十年前,老伍暴躁的性格讓妻子受了不少冤枉氣。因為一句話不對胃口,老伍曾一腳把張利輝踹翻在地,頭上鮮血直流,他自己沒事人似的上班去了。自從學了法輪功後,老伍全變了。

今年52歲的伍利民是長沙公交公司的職工。11年前,在南郊公園的法輪功義務教功點,老伍倆口子開始學煉法輪功。1999年法輪功被鎮壓前,長沙很多地方都有法輪功的集體煉功點,同時也免費教功。

煉功前張利輝身體很不好,嚴重乙肝,失眠,坐久了雙腿麻木,全身沒有一個舒服的地方,再加上老伍暴躁的脾氣,「如果不是煉了法輪功,真不曉得怎麼過,」張利輝後來對別人說。

健康的身體需要平和豁達的心態做基礎。按照法輪功的「真、善、忍」原則,煉功人看淡名利,寬忍、善良地為人處事,通過內在心態的調節,達到外部身體的健康。煉法輪功後,老伍的脾氣改了,張利輝的身體也變好了。同時間,老伍的嫂子劉美雙也走入了法輪功的修煉。

一家三人同時被勞教

中共當局1999年7月20日開始對法輪功進行全面鎮壓,那時老伍他們才煉功一年。社區、街道辦事處、派出所上門強制交書、逼寫「不煉功保證」、監視……經歷過中共各次運動的老伍知道,又一次運動來了。

不是不知道中共運動的殘酷,但煉功後自己和家人的身心受益是實實在在的,做人要講良心。不管電視、報紙怎麼詆毀法輪功,老伍一家沒有跟著摻和,他們照舊煉功。

對法輪功的打壓步步升級。2000年底,張利輝到北京為法輪功討個說法,為此他們被所屬的長沙新開村管委會剋扣了6000多元,收據一張沒有,張利輝和劉美雙還被關到勞教所。前後不幾天,因為拒絕寫「不煉功保證」,伍利民被從單位抓走,也送進了長沙新開鋪勞教所。家中剩下年幼的兒子。

在中國,不需要經過司法程序,勞教制度被用來隨意長期關押異見人士、宗教信仰人群等。在株洲白馬壟勞教所,張利輝和劉美雙吃了很多苦:剛進去的頭七、八天,每天只准睡兩個小時,整天被逼迫看詆毀法輪功的錄像,不准閉眼,否則塗清涼油、被毆打,長時間罰站、坐小板凳……在勞教所張利輝得了心積水,呼吸都很艱難,到期被送回了家。勞教所說劉美雙「頑固,不轉化」,她一年的勞教期被加成了兩年。

堅持與信念

嫂子劉美雙的家離老伍他們家不遠,在天心區新開村的許家灣,不大的地方,大夥抬頭不見低頭見的,這些年劉美雙遭的罪左鄰右舍都看在了眼裏。才從勞教所出來一個多月,天心區610迫害法輪功的專職機構)和新開村管委會又合伙把她送到撈刀河的所謂「法制基地」(專門暴力轉化法輪功學員的場所)。劉美雙絕食抗議,70多天後,骨瘦如柴的劉美雙被送到了鄉下娘家。個把月,等劉美雙身體稍稍恢復,天心區610、新開村又要把她送勞教所,無奈下,劉美雙不得不離開了家。在外流離失所半年多後,他們還是找到了她。這次,劉美雙在勞教所一關又是兩年,再次經歷各種殘酷「轉化」折磨,她的一顆牙被撬掉。

2007年11月,因為跟人講述法輪功的真實情況,老伍他們又被抓,在一番刑訊逼供後,三人再次被同時送到勞教所,一年才回來。

風風雨雨的,老伍一家走過了這幾年,儘管吃了很多苦,「真、善、忍」已經在心裏紮下了根,抹不掉。平頭百姓沒有權貴倚仗,但老話講,邪不壓正,白的黑不了。和許許多多法輪功學員一樣,老伍他們相信:還法輪功學員清白的那一天不會遠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