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渴望

——長沙肖月紅被逼流離失所兩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三日】每次想到家,肖月紅的心裏總不免有些苦澀。在湖南省長沙岳麓區集賢路的家,已經空了好久了。自從肖月紅被迫離開家,為了躲避公安、國安的騷擾,丈夫和女兒也搬了出去。

肖月紅的丈夫唐勝輝是湖南省商學院的老師。為了找到肖月紅,國安警察曾非法扣押唐勝輝五十多個小時,輪番逼問。在此之前,國安對肖家的住宅電話、手機長期監聽,唐勝輝與同學的聚會談話,也被國安錄音。即使按照中共的法律,這種對公民隱私的竊聽也屬於侵犯人權,屬違法行為。但這種監聽被作為維護政權的手段普遍採用。

肖月紅原是工商銀行岳麓山支行下屬一個儲蓄所的主任,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派出所經常到單位找她,逼迫放棄修煉,承受來自各方面的壓力。二零零一年,肖月紅辦了內退,那年她才三十八歲。

法輪功是一種上乘的佛家修煉方法,遵循 「真、善、忍」的原則,法輪功修煉者通過煉功來強健身體,同時注重自身內在的修為,內外結合,以此達到祛病健身、道德素質的昇華。從一九九二年法輪功傳出到一九九九年的七年間,中國國內已有超過上億人修煉。至今,修煉者遍及世界一百一十四個國家地區。在中共眼裏,這個人數急速攀升的民間團體,被視為一種對其政權的威脅。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輪功在中國大陸被全面鎮壓。對法輪功及其修煉者的詆毀與誣蔑通過電視、報紙等媒體向民眾散布。二零零一年初央視播出的「天安門自焚」已經被國際社會證實為「中共一手導演」。

修煉十年多了,肖月紅知道法輪功好。迫害開始的那段時間,派出所、社區人員經常會上門盤詢,工作單位也受到來自上級的壓力;沒有任何正當的理由,二零零零年六月,家人被迫向長沙市岳麓區公安分局交納八千元「罰款」,二零零一年,長沙市芙蓉區公安分局又勒索走五千元。至今,肖月紅的退休工資全部被停發。

因傳播法輪功真相傳單,二零零四年九月,肖月紅被開福區公安分局潘姓警察用礦泉水瓶子猛烈擊打頭部,致半邊臉又腫又紫,後背、手部瘀青;整晚被吊銬在窗上,僅腳趾觸地。那次她被非法勞教一年。被關押在勞教所的法輪功修煉者普遍都受到過相同的對待:長時間不准睡覺;洗澡、上廁所時間每次不能超過五分鐘;整天坐小板凳,很多人臀部坐到發爛、發膿;逼迫寫放棄修煉的「保證書」。

二零零七年六月,公安、國安再次上門抄家、抓人,肖月紅被迫離開家中,流離在外至今。為找到肖月紅,在她離開家的半年間,丈夫唐勝輝被國安強制24小時隨身佩帶有監聽、監視功能的裝置。巨大壓力下,唐勝輝的頭髮白了許多。

中國傳統社會相信「善惡有報」,守著這個近似簡單而幾千年來顛撲不破的真理,很多法輪功修煉者相信: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沒有罪;中共歷年搞運動,使八千萬人為此失去生命,終究逃不過報應的天理。

儘管承受了太多的磨難,守著對信念的堅持,居無定所的肖月紅依然平和與坦然。但對家人的牽掛始終在心頭揮之不去。她希望,回家的那一天不會很遠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