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沙國保惡警對熊金澤一家的迫害(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三十日】2009年3月23日,湖南省國保大隊夥同望城縣「六一零」及望城縣公安局的不法人員將長沙法輪功學員熊金澤的妻子周敏從家中綁架,此前二個月,熊金澤被勞教所迫害致殘。

周敏被劫持至望城縣看守所非法關押16天後,在家人的強烈要求下接回。目前,熊家被數名便衣非法監控。

望城縣惡警惡語傷人

2009年3月23日,湖南省國保、望城縣公安局及非法組織「六一零」的不法人員到熊家騷擾,非法抄家,以幾本過期的週刊和兩本《轉法輪》作為所謂證據,綁架熊妻周敏。

當時,為保全無辜的妻子,保護三歲幼女不受母女分離之苦,面對所謂執法者的無理欺壓,熊金澤不顧自己殘病在身,挺身而出:「東西是我的,與周敏無關,你們要帶人,就帶我吧!」

惡警回答:「我們就是要帶走周敏,就是要丟下你這拐子、瘸子、小孩子,就是叫你不能過,把你趕走,不要住在我們這裏。」

粉碎性骨折後,與親人團聚才兩個月

熊金澤於2007年10月31日被長沙市國保大隊惡警綁架到望城坡派出所旁邊的洗腦基地。熊拒絕該洗腦基地的迫害,被非法勞教兩年,於2007年11月1日下午熊被劫持至長沙市新開鋪勞教所非法關押。

一年多後,2009年1月20日,熊被夾控人員推倒摔傷導致胯骨粉碎性骨折,當時熊倒在地上就動不了了。到長沙市三醫院檢查時,醫院提出要治療費5萬元,長沙新開鋪勞教所警察不想承擔責任,在門診就把熊推給了熊的家人。因多次遭省、市國保非法抄家,財物盡遭搶奪,熊早已家徒四壁,根本無錢醫治。當晚熊由家人抬回了家。

回家後,熊臥病在床,僅靠妻子微薄的工資收入維持生活。日子雖然拮据,但畢竟是他們已經三歲的女兒出生後終於可以安心生活在一起的團聚,然而不久就發生了上述妻子周敏被綁架的事件。

要求返還財物,反遭國保惡警構陷迫害

湖南省國保、長沙市國保及長沙天心區國保的惡警,在數次非法抄家時,肆意非法搶奪熊金澤的私人財物。如:2005年12月20日晚8點,長沙公安局天心區國保大隊動用10台車,30餘人之眾,公然在長沙芙蓉苑小區內綁架熊金澤,當場搶走熊身上現金一萬多元,價值四千多元的裝修材料,冒河微型車一輛。之後,非法闖入熊家,在家中無人的情況下,搶走現金六千餘元及價值一萬多元的電腦和打印機,熊在辦公室的現金及電腦打印機也被洗劫一空。2007年10月31日,長沙市國保大隊惡警綁架熊金澤時,搶走長安之星二代微型新車一輛及駕駛證、銀行卡、手機和100多元現金等財物。此次2009年3月23日,湖南省國保、望城縣公安局及非法組織「六一零」的惡警在熊家綁架熊妻周敏時,搶走了存摺和兩部手機。

據悉,熊家曾多次到長沙市天心區國保大隊及長沙市國安支隊要求返還被國安、公安搶走的汽車等財產及貴重物品,均被拒之門外,遭到這些執法機構惡警的謾罵和包括揚言綁架的威脅。熊妻周敏3月23日遭綁架前的兩天,曾到長沙要求相關辦案單位返還被非法搶奪的財物,不過兩天時間,周敏被構陷綁架,被非法關押16天。

目前,長沙市國安、國保還一再催促望城縣公安、「六一零」等單位要加緊對熊金澤夫婦的迫害,並派出數名便衣在熊家附近進行非法監控。

離奇車禍中逃生的女兒三歲了

2009年初,熊金澤在長沙新開鋪勞教所被摔傷導致粉碎性骨折後才得以與妻女團聚,此時,女兒已經三歲了。自1999年7月江氏集團非法鎮壓法輪功以來,熊金澤曾先後四次被非法關押。多年來,熊金澤身心飽受摧殘,家人也遭受了常人難以想像的磨難,三歲的女兒甚至經歷過不堪回首的生死劫難。

熊金澤的女兒於2006年元旦出生,孩子出生前的2005年12月20日,熊被長沙公安局天心區國保大隊綁架,被劫持到長沙市第一看守所。妻子挺著大肚子,克服孕期的種種不便,一趟又一趟地奔走於公安局、看守所之間,要求無罪釋放丈夫。在女兒降生後的第4天,連續絕食15天生命垂危的熊金澤才被家人接回。此後,因長沙公安局天心區國保大隊惡警的非法監控和騷擾,為免遭綁架,熊金澤不得不離開妻女,有家不能回。即使如此,熊的住所及家人仍然都在長沙市天心區國保惡警的非法監控之下,令家人的日常生活惶惶不安。然而就在女兒剛8個月時,一場離奇的車禍差點傷了孩子的性命,五十多歲的姨母慘死。


圖一:8個月,熊金澤的女兒被摔斷4根肋骨。

2006年8月15日,熊妻抱幼女散步回家後才得知當晚8點左右,長沙市公安局天心區國保大隊一夥(至少6人)曾氣勢洶洶的闖入家中(長沙火車南站鹽業公司1棟305室),熊妻十分擔心孩子受驚,遂與姨母商量暫時離開家。當晚深夜12點多,熊妻和姨母抱著孩子在南站大院內每天都要經過的這條小路上行走時,一輛小轎車從後面緩緩開來,經過她們身邊,前行至離她們三米遠處,突然衝著她們急速倒車,車速快的讓人根本來不及避讓。姨母在被撞的瞬間,奮力將懷中的小孩拋出;熊妻驚恐之下,邊呼喊救命,邊朝人多的地方跑開,肇事車逃之夭夭。


圖二:死者家屬在長沙火車南站打橫幅喊冤。

熊金澤僅8個月大的女兒被拋在沙堆上,背後四根肋骨斷裂,遍體鱗傷(如圖一);妻子周敏的姨母在這次車禍中喪生。當時現場慘不忍睹,死者整個人被壓爛了,特別是右腿骨頭斷裂、翹出,骨肉分離。

據辦案人員分析,死者是經多次碾壓致死。然而肇事者可以緩緩的穩步駕車駛入長沙火車南站的這條小路(小路狹長,只夠小車單行),說明此人神志是非常清醒的。當時小車從姨母、熊妻女一行三人身邊緩緩行駛前去三米遠處再急速倒車,肇事司機不可能不知道小路上有行人,那麼也就是說司機完全可以預知急速倒車可能發生的車禍,卻為何以讓人來不及反應避讓的速度急速倒車,導致慘禍發生?在半夜緩緩駛入小路,即使需要急速倒車,如果提醒行人避讓,也完全可以避免車禍的發生,可是為甚麼肇事者在明知道後面有人的情況下不提醒行人避讓呢?如果是意外撞人,又為甚麼如此殘忍的多次碾壓被撞者?凡此種種,是一個清醒的司機正常的行為嗎?而且倒車的位置是看不到小路的盡頭的,肇事者選擇了在這裏倒車,只能是因為他很確切地知道前方出不去,問題是他既然知道前方不通車,為甚麼還要開進小路來呢?就是要置人於死地麼?!死者家屬在長沙火車南站打橫幅喊冤(如圖二),卻遭到「再不走就抓人」的威脅。熊妻的姨母可謂死的不明不白!

因這場車禍存在重多疑點而成一樁蓄意謀殺的懸疑案,案件過程中,長沙市天心區國保惡警鬼影幢幢。在案發前一個小時,即2006年8月15日晚十一點多鐘,姨母曾從熊金澤家(A地)出來,到相距三、四百米遠的自己家中(B地)捎了些東西回去(從A地到B地是一段很複雜的地形,要穿過幾棟宿舍樓,還要爬一個很陡的山坡)。整個過程卻有人非常清楚,而且還把這一過程告知了辦案人員。是誰的眼睛在深夜裏注視著這位善良的姨母的行蹤?卻又在如此細緻的「關注」下發生了慘案?更加讓人匪夷所思的是這個神秘的「關注」者居然把這一切告訴了辦案人員,按照常理,他的這一有悖常理的行為足以讓辦案人員將他定為第一嫌疑人,至少是同謀。

2006年8月的這場車禍給熊金澤及家人親友造成了巨大的痛苦,肇事者兇手至今沒有歸案,然而車禍受害人一家卻一直無辜遭受天心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等執法機構和惡警的非法騷擾、監視、綁架等陷害。熊金澤於2007年10月31日又遭長沙市國保大隊惡警綁架,並被劫持至長沙市新開鋪勞教所非法關押,在勞教所摔傷導致粉碎性骨折而不能動的情況下才於今年元月份與妻女團聚,這個時候,在這場奪命車禍中幸運餘生的女兒已經三歲了。而此次(2009年3月23日)熊妻周敏要求返還被非法搶奪的財物竟遭國保惡警構陷入獄,這是國保惡警對熊及家人造成多年來的痛苦之後的又一次打擊,毫無人性,參與綁架事件的國保惡警雖然身穿警服,兇狠邪惡卻較強盜更甚。

結語

越來越多的中國民眾現在已經清醒的認識到法輪功學員的行為是合法的,在非法鎮壓法輪功的運動中,法輪功學員是無辜的。而所有執法者對法輪功學員的所謂執法都是在犯法,他們披著警服,卻昧著良心幹著整人害人的勾當。在中共獨裁專制下,中國的法律成為一紙空文。

「善惡有報是天理」。如:原湖南省委副書記、湖南省副省長、省人大副主任、中共湖南省委黨校校長,鄭培民,99年7月20日後,鄭緊跟江氏,親自指揮邪惡之徒用攪拌機搗毀大法書籍和資料,並叫囂「我們與法輪功的鬥爭是你死我活的鬥爭」,他直接控制610系統破壞大法及迫害湖南大法弟子。在2002年的北京全國人大會期間,他於3月11日繼續詆毀法輪功時,暴死,時年58歲。衷心希望仍被謊言矇蔽,仍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趕緊懸崖勒馬,停止迫害,將功補過,不要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不要再被中共利用參與對好人的迫害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