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沙女子監獄對大法弟子肖瑞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一日】二零零九年三月九日開始,湖南沅江市惡警非法抄家、綁架當地大法弟子。大法弟子肖瑞林二零零二年時被非法勞改,在湖南女子監獄遭受五年迫害,出來不到一年又被綁架到湖南株洲勞教所迫害一年,於二零零九年五月五日回家。

下面是長沙女子監獄對大法弟子肖瑞林的部份迫害事實。

肖瑞林於九八年五月正式步入法輪功修煉,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因印發一萬多份資料並於十六日帶沅江部份大法弟子一起去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連聲高喊;「法輪大法好!還師父清白!」被北京邪黨公安綁架,非法關押在北京海澱看守所,七天後,闖出看守所。

這之後,湖南公安發動了全省懸賞通緝肖瑞林,警察對肖瑞林抄家三次,把其丈夫李建堯(大法弟子)打得跪在地,打至重傷(家中犯癲癇的小孩無人照顧),威逼李建堯說出肖瑞林的去向,並向李建堯勒索現全五千元。中共警察還以包庇罪綁架肖瑞林的姐姐肖貴玲(大法弟子),把她關押迫害一個月。

被迫流離失所的肖瑞林,九個月在外艱難度日。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五日,肖瑞林回沅江期間不幸被沅江公安綁架,遭受了日夜罰站,不准睡覺,連抽耳光,關進霉臭的黑房一個星期,和車輪式審訊。二零零二年三月,肖瑞林被沅江市公安非法判刑五年,於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二日被非法關押在長沙女子監獄。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左右,大法弟子肖瑞林因與同修何麗佳切磋並吟誦師父經文,被當時教轉中隊警員李春暉、敖某、劉某(男)、李玲、羅堅等,先後兩次把肖瑞林強按地上,用酷刑「背寶劍」折磨近兩小時。她們看肖瑞林並沒有被迫害倒下時,又把肖瑞林用腳鏈、手銬固定關禁閉,頭幾天每餐只給比雞蛋還小的飯吃,一床薄薄的被子全靠嘴咬著蓋上一點,腳被銬得腫的大到鐵銬子卡在肉裏流膿流血,扣處布滿了血泡膿包,整個人瘦得皮包骨。

二零零四年九月左右,肖瑞林、何麗佳、言紅、羅愛珍等二十多人因不抱頭蹲下或不喊「報告,某某罪犯到」,被中隊警察薛芳、劉某(兩名男警)為主,對大法弟子施行強迫體能折磨:強制整天蛙跳,長跑,俯臥撐(每次至少兩百次,上下起跳等多項交叉折磨)。晚上、中午罰站背監規,一個個腳腿腫痛無法形容,如有稍息者再加電觸或吊扣。肖瑞林因不背監規曾經被罰站四十多天,此次被關進密室,被夾控犯肖佳華用皮鞋腳踢踩,全身各處都是青紅紫綠傷塊。

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五年,所有被非法關押在此的堅定大法弟子長期承受超過夾控犯二、三、四倍的奴役迫害,有的甚至二十小時強迫奴役勞動不讓睡覺。二零零五年三月左右,大法弟子肖瑞林、陳楚君、言紅、何麗佳、宣荷花五人齊心背大法經文,罷工反迫害,以李玲為主多名警察和夾控犯對她們進行了為期四十來天的折磨,如電棍抽打,各種扣刑,坐獨腳凳,罰站,重複二零零四年的體能折磨,歹毒灌食,關禁閉等多個交叉循環迫害,除早中晚三次廁所外,從早上七點至晚上十一點從不間斷迫害,連吃飯都強制坐獨腳凳上。肖瑞林被電擊和懸扣吊暈幾次。絕食二十來天的陳楚君被強迫跑步,被從五樓倒拖一樓關禁閉。她們一個個被折磨得死去活來只剩皮骨,也不屈服。

五年後,於二零零六年九月六日,肖瑞林帶著只剩皮包骨的瘦削身子回家。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三日,沅江國安懷疑沅江各處的法輪功真相資料是肖瑞林發的,沅江市國安警察李來群、曾明、羅平強等橫闖肖瑞林的家,抄家綁架了她,在國安審訊室,肖瑞林與他們講真相一個多小時後,離開了國安,再次被迫流離失所。九個月後,二零零八年五月肖瑞林被益陽國安綁架(被赫山和資陽兩男警察毒打),同年七月被非法關押在株洲白馬壟迫害。一年後,於零九年五月五日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