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救人

——不能把自己置於救人大局之外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八日】

一、我的修煉才剛起步

得法快十年了,但最近學習同修文章,尤其是特刊,參加集體學法切磋,從心裏感覺自己好像修煉剛起步一樣,愧對恩師。

為甚麼說剛起步呢?師尊在《轉法輪》第一講就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人在常人社會中,你爭我奪,爾虞我詐,為了個人的這點利益,去傷害別人,這些心都得放下。」這句話我學法很長時間才看得入心。以前對這個「爭」和「奪」理解很片面,只想到是物質上的利益,沒想到辯理、爭對錯也是爭。

從修煉得法以來,在家庭中大小矛盾不斷,磕磕碰碰,總想對方怎麼不對,心裏不平衡,有時表面忍下來(其實是怕吵,被別人聽到,有失尊嚴)心裏放不下。過三過五,不管用甚麼方式,甚麼機會,話還得說,理還得講。心裏有氣恨,不理對方,有時還摔摔打打,採取「冷暴力」。大法弟子與常人發生矛盾,都是大法弟子的錯,要無條件向內找,「我告訴大家你要不能愛你的敵人,你就圓滿不了。(鼓掌)破壞大法的魔除外。」(《加拿大法會講法》)自己開始警醒,但一遇到紛爭,受到傷害,馬上氣就上來,還是用常人的理想。

看同修文章很受觸動,人家配偶有外遇,都能慈悲對待,不動氣,而我整天盯著人家的毛病,甚麼抽煙嗆我了,喝酒就興奮,找氣了、懶了、不講衛生了,真是不一而足。師尊借女兒的口點悟過我,你成天就看到別人的毛病(女兒平時從來不說違逆我的話)。有時人家也說,你還修煉呢,我立著看你。言外之意我修不成。

我的爭鬥心去得很慢,當然更談不上慈悲了。自己的「心」、「行」直接影響到身邊的人得救度,我多次勸家人學法退出邪黨都沒成功,後來我的一個同修親戚一勸,人家就退了,後來還主動看書學法了,現在幾乎每天聽法,而且還有很多神跡出現。這說明他是一個根基很不錯的人,現在我這麼想,他遲遲才得法與我做得不好有直接關係。另外也是師父安排他給我提供修煉環境,設磨難,否則我沒法修。

在常人看來,我「很好」,沒有操心事,又不缺錢。再一點因為自己做常人時,性格外向,耿直,說話冷,拿嘴就說,只圖自己痛快,不考慮對方感受,別人誇自己能說、會說、說話卡脖。自己還暗自高興,是強者,沒人敢欺侮。現在看來不知造了多少業,不要說六道輪迴的生生世世,這一生光口造的業,就夠我償還的了,我沒修煉時,丈夫性格也比較急,但不像我修煉後這樣,真是偶然是不存在的,必然是有原因的,這樣想心裏就平衡多了。當然不平衡本身就是站在人的理上,就是為「我」為「私」。大法弟子應該是一個完全為別人的人。

回顧起來,自己在為人的關係方面(包括親戚之間)很多關沒過好,只想別人怎麼不對,基本是學是學,說是說,做是做,沒有實修。

師父在《轉法輪》〈煉功為甚麼不長功〉這節中講:「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的身體就會發生一個大的變化;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身體上的物質保證會出現變化。」我現在不那麼氣恨了,現在對方也平和多了。原來一切都是我的心促成的。只有遵照師尊的話,無條件向內找,才能真正提高,才叫實修。

修煉這麼長時間了,還說這樣的問題,真是汗顏,但也許對有同樣問題的同修有一定借鑑作用。

二、打鐵必須本身硬

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與救度眾生是同步的,救度眾生不僅是我們的史前大願,本身也是修煉。

由於多學法、多看《明慧週刊》,正念強,現在基本能勸一個退一個,不接受的較少。從中,我體會到,必須多學法,學習同修成功經驗,讓自己心純、念正、能量足。打鐵必須本身硬;磨刀不誤砍柴工。當然「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師父看到了我這顆想救人的心,就把有緣人送到我面前。我深深的體會到師父就在我身邊,幫我,呵護著我。

三、師父就在我身邊

僅舉幾例,一天我到早市買菜。一個青年男子多找我一塊錢,我把錢還給他說,你多找了我一塊錢,總這樣,你不賠了嗎?沒想到,他馬上高聲說:「法輪大法好!」我立刻說:「你講的真對!」當時圍著他買菜的人很多。就想這是救度他的好機會,不能錯過。買完菜我也沒走,等人少了,就與他搭話,他就很高興的退出了先前入過的少先隊。

從這件事兒我感到非常欣慰:我還他多給的一塊錢,他馬上意識到我是煉法輪功的。看來是同修做的好。法輪大法越來越深入人心。明白真相的人越來越多。我為自己是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感到無比的榮耀和自豪。

那段時間多找我錢的事很多,還有問路搭話的,多數我都不失時機的講真相勸退,但也有錯過了機會,當時沒意識到,是師父給安排的,現在非常後悔。

還有一次,在公交車上,我給一個後上來的抱著小孩的婦女讓坐。站在我身後的女士,主動與我搭話,說大姨你心眼真好啊。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師父教我們做好人、與人為善,多為別人著想。這個女士三十多歲,文雅,非常有風度,又漂亮。聽說我是煉法輪功的,主動打聽三退事。我跟她講了為甚麼要三退,她就讓我幫她退出團隊。這件事對我也很有啟發,以前自己講真相勸退,要相相面,看樸實、忠厚的,像是中下層才開口,像是時尚、風流、有地位的青年男女或高官、既得利益者,自己先給自己設置障礙,先想他們不能退不好退,這就念不正。

現在,我時時記住師父的話,「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就看自己慈悲夠不夠,正念強不強,「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大法弟子無所不能。

師父就在我身邊,最說明問題的是下面這件事兒。自己知道,照精進的同修比,自己做的太少太少,就想利用自己的條件,也算優勢吧(當然還不一定)寫勸退信。讓人幫我打印了,後來經過資料點定稿,複印了一些,因為這個資料點同修工作量很大,用完後,再想去複印就有些不好意思了。認識一個走街串巷賣東西的同修,就想看他能不能複印,可他已經兩年左右沒來了,到哪能找到他呢?正想著呢,就聽到他的叫賣聲了,我馬上跑到平台,拉開窗戶,讓他等一下,說我買東西下去,我與他一說,馬上事就成了。

一回親家母與女兒發生了矛盾,到我家來說說,當然帶著氣。我也很生氣,想好好講講理,但她來了之後,我心緊,就像凍的似的,嗓子也啞了,幾乎說不出話。以前從沒有過的事。所以雖然話說了,但沒有吵,也沒說一句走板的話。過了很長時間, 我才悟到是師父看護我,不讓我失德。

自己深知,修得不好,做的不夠,寫出的文章也不會有更深的內涵,權且把它看成修煉的過程寫出來與同修互相促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