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多去人心多救人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七日】

向尊敬的師父問好!向同修們問好!

我是一名普通的女工,從沒寫過文章。師父給我們大陸大法弟子整體交流提供了寶貴機會,在同修的鼓勵下,我寫下自己的一點兒修煉心得。這是我第一次寫,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去人心 成立家庭資料點

我以前沒學多少文化,有時理解文章的字句都很吃力,對使用電腦、打印機這類事情,想都沒想過。學習《致二零零五年歐洲法會》經文時,師父說:「人類的歷史是為正法而建造的,大法弟子才配在這裏展現輝煌。」我好像明白了這句話在一個層次的內涵,就想:要是我能做真相資料多好,能給資料點的同修減少點壓力,講真相救眾生也會更及時。越學法,越覺的自己應該做資料,不能被人中「沒有多少文化」障礙著。

那時我的單位剛剛黃了,工人都失業了,我只能和丈夫(也是工人,未修煉)商量拿錢買電腦。我想:家裏只靠丈夫一人掙錢,現在讓他拿這麼多錢買機器,他十有八九不能同意……這念頭一出,我馬上排斥它:這不是我本性的思想;我是大法弟子,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我一定會圓容的處理好這件事。我心裏求師父加持弟子。我先把這事和女兒說了,結果女兒很支持。然後我們全家三口在一起商量買電腦的事,丈夫痛快的答應了。第二天孩子就把電腦和小型打印機買回了家。

面對這些機器,甚麼鼠標、鍵盤的,我都不認識;對資料是怎麼做出來的也一竅不通。因為有怕心,還不敢和同修說自己買了電腦。開始就讓孩子幫我打字,打一段真相文字,再打印出來,我去發、去貼。打了幾次字,孩子就不幹了,還嫌我笨。當時覺的真難啊,但我想自己是大法弟子,要信師信法,這時一段法在腦中出現了:「十年正法,乾坤再造,救度無量眾生於壞滅,開創無量大穹圓容不滅之法理,之無量智慧。」(《大法之福》)我反覆念著這句法,感覺自己的容量被法擴大了,我堅信在法中一定能突破難關。

幾天後,來了一位同修,拿來一個叫U盤的東西,裏面有明慧網的各種資料。我吃驚又高興:原來還有這麼好的東西啊!謝謝師父!再後來,又有同修來教技術,讓我們成為獨立的資料點。我盡力學、記,同修不厭其煩一遍一遍的教,過程中雖然難,但最終都在師父的加持和同修的善心幫助中化解了。

比如,同修告訴,排週刊時頁數要是「四的倍數」。「四的倍數」這句話我就不懂,同修說「就是能被四整除」。「整除」是甚麼意思我還是不懂。最後同修說「那我把週刊的頁數都寫下來吧」。

我不會打字,這樣影響打「三退」聲明,我就想辦法,把孩子的字典拿來,把拼音標在一張紙上:「ao奧」、「u優」等等,打字時看這張紙就容易多了,這樣我隨時都可幫周圍的同修發「三退」名單了。

現在我上明慧網,下載文章和真相資料、當地週報、小冊子、傳單一期不落的做。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排版《明慧週刊》(後面加上一週的本地消息);幫世人上網退黨;做《九評》書,還刻錄真相光盤等。這是整體配合的力量,在這裏,我要向教技術的同修表示感謝。

以前我因為怕心,買紙時(比如買A4紙),一次買十張、二十張,現在回想起來覺的好笑,可當時就是不敢買多了;後來,打印小冊子時也暴露出怕心,越打到最後越害怕,比如要印三百份,一百、二百時還不怕,快要到三百份時越來越怕。這時我就想法中是怎麼說的,分清「怕」不是我,清除它。在學法、向內找中,怕心去了很多,現在做多少也不怕了。

*擺正一思一念 做資料的錢有了

因為我單位黃了,就剩丈夫一個人掙錢,我安排好家裏的生活後,每月用節省下的錢做真相(同修也買一些耗材)。後來我想,不能老用丈夫工資呀,我應該找份活幹,用自己掙的錢做資料。我平時在家裏大事小事都儘量用大法弟子的標準要求自己,對家人好,但不是情,而是慈悲,所以家庭環境比較圓容,丈夫支持大法,也越來越理解我做的事。可是我還是覺的應該用自己的收入做資料好一些。我和丈夫說,想找份活幹,丈夫說:「找甚麼活兒,這就是你的活兒(指做資料)。」剛開始不明白,他怎麼這麼說呢?後來才知道,原來師父給弟子安排了更好的路。

不久後的一天,我突然接到單位領導電話,讓我到單位辦「退休」。我們單位四、五年前就停止辦退休了,工人到退休年齡也得不到退休金,而我剛到年齡,怎麼這麼巧今年就給辦退休了。我知道是師父在幫助弟子。

但是舊勢力也不時的從中安排搗亂。到了單位,領導給到退休年齡的十多個人開會,說每個人必須交近千元的「好處費」、給「上面」走後門,「上面」才給辦退休。有人問:哪個條文規定辦退休還得交錢走後門,這是違法。但最後人們被迫同意交錢,說共產惡黨的社會就是不講理,不走後門不給辦事,咱老百姓沒辦法,交吧。廠長也說,不交錢的人等於自動放棄,不給辦手續。

我第一念想:我寧可不辦退休也不交這錢,不去附和這歪門邪道。這思想出來後瞬間悟到:這想法看似對法很堅定,其實不對呀,還是在舊勢力的安排裏修了。馬上發正念否定這一念,這不是真正的我的思想,我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都是有福份的,常人其實是借大法的光。今天我既要辦退休,還不走後門,堅決否定舊勢力的經濟迫害,堅信師父,走師父安排的路。

廠長、會計都曾收下過我給的《九評》和大法真相,我給單位裏工作的人都講過真相,幾乎都聲明了「三退」。我想:走正路是大法弟子的責任,其它的不用多想,「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

其他人都去交錢辦手續了,我在原地發了一會兒正念,請師父加持,然後也去辦手續。我心裏很平靜,堂堂正正填了表,辦了手續。廠長、會計和同事們在一旁看著我,誰也沒出聲。有一個工人(代表退休人員向上反映情況的)也沒交錢,廠裏因此和她打罵起來了。而我在師父的呵護下,沒人吵、沒人問,每月順利的拿到了退休金。我現在不用去工作就有了穩定的收入,家人再次見證了大法修煉的光明和美好。我也實現了用自己的錢救眾生的願望。

*把壞事變成證實大法的好事

去年的一天,我騎車過馬路拐彎的時候,突然過來一輛轎車,猛然把我撞倒。我當時頭腦只有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有師父法身保護沒有事。就從地上爬起來了。這是邪惡在鑽空子迫害,但我否定它,把壞事變成救眾生的契機。

那天下著小雨,周圍有十多個人圍觀。司機是個女的,嚇的夠嗆。我和司機說:你不用害怕,我沒有事,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接著就開始向人們講真相,講大法好、洪傳世界,講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用「天安門自焚偽案」栽贓法輪功,告訴人們不要受電視毒害,趕緊「三退」。

這時司機就說:「我退出少先隊!我叫曉英。」司機勸我到醫院看看。我說不用。自行車變形了,推不走了,天下雨,沒有修車的,司機就說我送你回家吧。我說行,心想正好和你仔細講真相。我身上還有一本真相小冊子也給了她。到家下車時,她說:「給你點錢,修修車吧。」我說我不要你一分錢,你把「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永遠記在心裏吧。司機聽後,發自內心的連說三遍:「我驗證了,我驗證了,我今天真的驗證了!」她說:「以前我不信法輪功真相,現在我知道了、驗證了,法輪大法好!我一定告訴親朋好友‘大法好’和退黨的事,告訴所有我認識的司機:法輪大法好!」

*心懷慈悲能多救人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我越來越感到救人的緊迫。平時除了學法、做資料、發資料、做家務,空餘的時間就不多了,我就用外出買菜、買日用品的機會面對面講真相,花「真相錢幣」,利用一切機會救人。現在家裏要買東西,幾乎都是我去買,因為這樣可以有更多的救人機會。一個市場講差不多了,就到另一個市場講,隨時隨地講,不放過任何一個有緣人。

賣菜的人大多時候都很忙,特別是在早市上,我一般先發正念,然後簡短的把「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的消息和大法真相告訴對方。對方答應三退後,我知道他們並沒有全面了解真相,就給他們真相資料。有時手裏沒有資料,就回家做小冊子、傳單、和《九評》書;第二天再給他們送去;一心為的是救他們,一般人都接受。

我的體會是:平時一定要注重學好法、純淨自己,人心一出就容易干擾眾生得救。

有一天,和兩個同修配合到一市場講真相,我和一賣瓜的退伍軍人講,他很快同意退隊。我又給了他一份真相資料。這時走過來一個穿有惡黨標誌服裝的男子,我問賣瓜的:「他是你甚麼人?」「我哥哥,國家幹部,××黨員。」男子走過來問我:「你給他的是甚麼?」「真相資料。」「給我一份。」「你們哥倆看一份吧!」「不行,你不給我,我怎麼能知道?看看你兜子裏還有沒?」這時我清醒了:我是救人來了,怕心和後天觀念不是我。我一看兜子裏正好剩一個小冊子,就給了他。他拿到資料後馬上說:「把你們的身份證拿出來!」我說:「我們是來救你的,拿甚麼身份證呢?你是不明白真相啊,你好好看看這份資料,趕緊三退了吧!我現在就給你起個名字,你就叫‘明白’吧,明白真相才是你真正的福份。」他的態度來了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說:「行!退了!」我和同修離開市場時,他說:「你們走你們的路,我不會干涉的!」我說:「祝你幸福。」,他說:「謝謝!再見!」

回來後,我們向內找,還是私心和怕心,又產生了分別心,認為這個人好講,那個人不好講。救人不能看這些,有純淨的心態和洪大的慈悲才能把人救了。

還有一次去買菜,市場上熙熙攘攘人很多,一時和賣菜的說不上話,一般這種情況我先給他們看真相資料,過一兩天再跟他們講。那天我也是先給真相資料,但我忘了發正念,我剛把一份小冊子遞到一賣菜的男的手裏,走出沒幾步,只聽「啪」一聲,原來是小冊子被一女的搶下來甩出去很遠,拋在地上了。當時我很難過,一邊發正念,不要引起周圍人的注意,一邊撿起小冊子,女的還嚷嚷著:「看甚麼看,基督教的那玩意兒。」男的說:「幹甚麼給扔了?看看裏頭說的是甚麼啊。」我難過的掉下眼淚,在心裏說:「眾生呀,我不會怪你的,因為你根本不知道大法真相資料裏說的是甚麼,是我這個大法弟子沒做好。」這時我拿著小冊子來到那兩個人身邊,說:「這是救你命的,是福份。不要把福份給扔了啊。」這時男的說:「快給我,我要看!」後來,我又給他們送去了更多真相資料,他們明白了真相,也「三退」了。

農貿大廳裏有一個賣雞蛋的,我和他講真相,他入過邪黨,但一聽說退黨,就大叫:「退黨?退甚麼黨?!××黨給我錢,我退了你能給我錢嗎?」情緒很激動。我面帶慈悲微笑和他說了一聲:「再見」,就走了,心裏發出一念:「我一定要救了你,不能放棄你。」

過了幾天,我又去買他的雞蛋,給了他一份真相,他接過去了。幾天後(我給他幾天看資料的時間),我還去他那買雞蛋,陸續又給他一些針對他心結的真相,如「不是××黨給我錢,××黨靠人民創造的財富養活」等,還有《九評》,都給他了。

有一次,他跟前還有兩個人,他接過真相資料後,和那倆人一起看起來了。一段時間後,我覺的機緣成熟了,又去買雞蛋(其實是為了救他),和他說起「三退」的事。還沒說幾句呢,他就爽快的說:「退黨!退、退、退!」還說:「謝謝你啦!」

還有一次,姐姐家的孩子要結婚了,姐姐和父親特意把我找去,姐姐說:「我知道大法好,可是參加孩子婚禮那天,你不能講大法真相的事。平時你到哪講我也不反對,怎麼講都行,可是就是到那天你不能講,因為孩子在公安部門工作,來參加婚禮的都是公安系統的人,穿著便衣,要是讓人知道你是煉法輪功的那可不行。」父親也勸說:「你就停一天,那天就別講了。」姐姐說:「我給你兩個條件:去參加婚禮,你就不能講;要不你就別去。」

我腦中第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按法說的做,不被事情表面帶動。我說:「婚禮也參加,講真相的事也得做。講真相是我的責任,你的生命得救了,還有多少生命沒有得救,怎麼能不去救他們呢?」她聽了這話,甚麼也沒說。

婚禮前兩天,姐姐來電話,告訴我早上早點來參加婚禮。那天,我在筵席上勸退了八個人,還給了入過邪黨的人《九評》。有的很愛聽真相,「三退」後還招呼其他人說:「你們都來聽她講。」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甚麼是心不正?就是他老是不把自己當作煉功人。」

我體會到,平時在大事小事中時時能想起自己是大法弟子,這一念很重要。思想出來後,馬上用法衡量在不在法上,不在法上當時就讓它解體。這是以長期實修為基礎的。我堅持和同修集體學法,矛盾面前找自己,遇事多為別人考慮,這樣提高的很快,和同修整體配合的效果很好。

現在我要儘快放下後天形成的人的東西,不能再像以前那樣,有「這個不好講、那個不能講」的觀念,放下人心,純淨的做好三件事,多救人,不能讓師父再操心了。

向師尊合十!

(第四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