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好法 向內找 多救人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九八年八月得法的,十年來我憑著對法的堅定、堅信,在邪黨的迫害中經歷了魔難和考驗,在師尊的呵護下,在大法的引導中,在《明慧週刊》和同修的幫助下,在證實法講清真相、救度眾生這條路上走了過來。借第五屆大陸書面交流的機會,把自己正念正行、救度眾生的體會向師父和同修彙報。因水平有限,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堅定的圓容法

在幾年的修煉中,為證實法,我承擔了幾十人的資料傳遞運作。九九年「七﹒二零」邪黨鎮壓法輪功,全國一片紅色恐怖,煉功點散了,有的輔導員聯繫不上,師父的經文和真相資料能拿到實在不容易,當我接到同修給的一份資料,對當時洪法、護法、證實法很有幫助,我們修煉真、善、忍沒有錯,是江××鎮壓錯了,我要想辦法找複印社多印些資料給同修,讓更多同修都能走上天安門證實大法。

找幾家複印社都不敢印,都說國家對法輪功已定性了,公安局下命令不讓宣傳法輪功,你快回去吧,看把你抓起來。我向他們洪法講真相,也不給印。第二天,我又走了兩家,都不行。我就和住我家最近的複印社的人商量,我多給她錢,為了複印社的安全,要印的資料我晚上八點送給她,第二天早五點我再去取,她夜間給複印。

一天接到一份二十頁的資料,同修著急看,讓我和複印社商量抓緊給印出來,一份二十張,得印二百張,印的過程中,為了圖快,我一份一份的擺在地面上,這時進來一位社區管計劃生育的要印表格,她問印這麼多啥材料呀?我說學習文件,又進來個警察看了看說,擺一地甚麼東西,複印社的人嚇走了,印完我先給身邊同修送去,她說你從哪印這麼多呀?我告訴她印的過程,她說是師父在保護呀!

是呀,十年來在傳遞協調中,遇到險情都是慈悲的師父時時呵護著我們,我更堅定、主動承擔了給同修傳遞經文、週刊、真相資料。大約兩個月後,複印社被惡人舉報,一時資料緊張,同修都積極想辦法,為了跟上正法進程,有的同修頂著壓力主動建立資料點。給救度眾生開創了很好的方便條件。

二零零五年,屯親對我說,她老家(農村)一位表哥也修煉大法,因當地做資料同修被抓,有很長時間沒看到師父經文和大法真相了(當時有二十多人修煉),為了證實法、圓容法和救度眾生,一定找到那裏同修幫他們解決資料,我和做資料的同修說了,同修很支持,她說我儘快的做出來,你給送去吧,我第一次去農村正是雨天,泥路進不去車,大約有一里多路,我深一腳淺一腳的走在泥濘的路上,鞋被泥水泡的濕透了,腳下卻熱乎乎的,到了村裏,同修看到我去都很高興,他們期盼的是早日看到大法的資料,十幾位同修學法、發正念、交流、切磋一直到深夜一點多,同修都不走,都想多聽聽市裏同修的修煉體會,並要求我經常去農村開法會。互相交流共同提高,為了圓容好法、救度更多眾生,幾年來不管邪惡怎麼猖狂,不論颳風下雨,風雪交加,我們學法組一直堅持及時的供給那裏救度眾生的真相資料和同修要的經文、《明慧週刊》,他們跟住了正法進程,先後又有多人走進大法。

有一位去年新得法的同修,一進來就悟到救人的迫切,她看到老弟子在講真相中有怕心,她開口講,一次學校開運動會,她一連講退了九十多學生,看到不明真相的人,她就想哭。一次我和學法組的同修一同去她那兒,這位新同修的丈夫早早的在他妹妹家等我們,他看見我就說,我媳婦拿的真相資料都是你送來的,你不來,她拿不到真相資料就不出去,她要被抓,怎麼辦?他要我的電話,並說你得對她負責任。我告訴他,你放心吧,修煉真、善、忍是最正的事、最好的事,護法神會保護她,不會出現任何危險,你要支持她才對。同修發正念鏟除他背後的邪惡因素。他最後甚麼也不說了,打完招呼就走了。我告訴新同修要修好自己,多學法很重要,還要圓容好家庭,你先生怕你出事不能說人家錯,要關心他,多為他著想,讓他感到修煉人的善和慈悲。她表示一定要修好。其他同修也都做到面對面勸三退,每次由那回來都能帶回一百左右人的三退名單。

今年三月份,一家庭學法小組集體學法時,新學員躺著學,我問她怎麼躺著學法呢?她說腦袋迷糊,我說那不是你,不承認它,坐起來發正念。我們四人發正念,清除她空間的黑手爛鬼、共產邪靈的邪惡干擾因素,解體她背後邪惡迫害因素,發完正念,集體學兩個小時法,她沒事了。第二天學法前,她又躺下了,說心像跳出來那麼難受,發正念學法又好了。經過這兩次魔難,她親身感到大法的神奇,發正念顯神跡的作用。她更精進了,學法煉功,正點發正念,走出去面對面勸三退,協助資料點買耗材,她一家三口都走進大法。她丈夫為證實大法被勞教,失去高薪的工作,靠賣玉米糖維持生活,租房住,經濟並不寬余,可是他們對大法堅定的信念,經常給資料點捐錢,孩子上小學四年級,不亂花錢,把手裏的五百元壓歲錢獻給資料點做資料,一家三口都能講真相,勸三退,集體學法時小弟子幫助老同修糾正讀法時發音不准的錯誤,很精進的做著三件事。

師父《越最後越精進》的經文來了,趕上家裏有事,小孫女發燒,我就想作為大法弟子要以法為大,家裏事再大也是小事,大法的事再小也是大事,我決定馬上把經文給本市和外地同修發下去,和老伴商量,我去趟農村,快去快回,他開始不同意,說等孩子病好再走,天還下著雨。我說有急事,今天必須去,下雨也淋不著我,你不用擔心,我走,孫女病就好了。晚上我回來孫女真的好了。老伴說你說的真準,我告訴他因我做的事是最正的事,師父就幫助咱們,這是大法的威力。老伴不修煉,但是支持我做大法的事,幫我帶孩子,有時幫照顧雙目失明的母親,為了我的安全,我拿回家的真相幣,他不讓我花,他出去花,每個月都能花出幾十元「天滅中共,三退保命」的人民幣,他退出了邪黨,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二、向內找 學好法 修好自己

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反覆的強調修煉人遇事向內找,提高心性的重要和救度眾生的緊迫性。面對恩師急切的目光,自己內心深感愧對師父!愧對大法呀!

很長時間自己修煉狀態不好,心性提高不上去,同修指過我向內找只找表面,還不願接受,不讓人說,一說就炸,願聽好聽的,看到同修三件事做的懈怠時,就指責同修,有時冷言冷語的對同修發火,沒修出慈悲心,在同修被迫害時,沒完全做到「他的事就是你的事」(《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表現麻木、懈怠、急躁心、歡喜心、爭鬥心、妒嫉心、怨恨心、怕心、大大咧咧的性格、不修口,得意的顯示自己,由於年齡大些,強調家裏環境不適合做資料點,等、靠、要,給做資料的同修施加壓力,使同修沒有時間學法,讓魔鑽了空子,被綁架到拘留所,造成很大損失。沉痛的教訓我才醒悟,反問自己,同是師父的弟子,修的同一部法,同修都能做到,為甚麼自己做不到呢?這差距差的多遠哪?強調客觀,修的只是表面,沒做到實修,深挖根,就是私心,這是心性修不上去的最大障礙。這些不好東西帶在身上,強大的執著,執著的念頭形成一種物質,而舊勢力利用這敗壞的物質起干擾作用,那麼自己的空間場不純不正,又把這不好的物質帶給了同修,在同修空間中舊勢力和黑手爛鬼不好的東西就直接干擾同修,同修出事與我是有直接責任的,真是不找不知道,一時覺的自己不配做協調人了,那段時間覺的修的很累。

為甚麼能這樣?最根本的問題是沒聽師父的話,沒有靜心學法。師父說:「其實到現在還有一些學員在學法上很差勁。你們的學法能學的好和不好,那是你們走向圓滿的根本保證,那是你們能夠脫胎出來的根本保證。」(《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是在說我呀!學法時靜不下來,每天讀一講《轉法輪》,是走形式的學,「如果學法時思想不在法上,不只是個形式問題,實際上是等於學法者對法也不太尊敬,那麼法能顯露出來嗎?從這一點上講,我想,大家一定要放下心去學法,注意在忙的情況下學法要穩住思想。」(《各地講法二》〈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自己不僅僅是沒學好法,而是沒敬師敬法呀!受邪黨幾十年的洗腦,骨子裏形成的舊觀念假、惡、鬥的物質沒去掉,言行上時不時的冒出來,沒從舊的宇宙裏脫胎出來,找到沒學好法的可怕,從現在做起,一定靜心學法,學法時思想一冒出來雜念,不承認它,排斥它,用正念制止,用心修去它,因為學法時能穩住心,法理不斷顯現給我,各種執著、壞的物質修掉。在法中不斷提高自己,心性得到昇華,真是「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三、堅定正念多救人

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肩負著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使命,我們學法修心的目地就是多救人。聽師父的話,放下人的執著,修去怕心,才能在邪惡的迫害環境中走好每一步。

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強調救人的緊迫,「搶人、救人」。真正的正邪大戰就是現在,因為舊勢力的機制在逐步的推出一個個大難來,淘汰眾生,而師父讓我們就是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和舊勢力搶人,急切的要求自己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能多救一個是一個。

1.頂住壓力向街道、片警、社區主任講真相

我修煉法輪功半年多,邪惡迫害大法就開始了,二零零零年為證實大法,進京上訪,遭到迫害,從拘留所回來,被公安局定為重點,派社區街道委主任跟蹤、盯梢、監控,電話監聽我,我心中堅定正念,修煉真、善、忍沒有錯,是國家鎮壓錯了,他們第一次到我家所謂的幫教,我告訴他們,是法輪大法把我的一身病根除了,讓我做無私無我的好人,百分之一的錯都沒有,法輪功洪傳七年了,他使人心向善,去病健身,為國家節省著醫藥費,對國家、對個人有百利而無一害。他們都不說甚麼,只是聽著,臨走時,社區主任說,以後再來看你。不能無視身邊的邪惡的存在,不能再給他們行惡的機會了,為讓他們明白真相,轉變對大法的不正看法,使他們能得救。我從跟蹤我的街道居委會主任先講,因為是鄰居,講的時候必須用善念,還有同修和她講,經過多次面對面講,她真的轉變了對大法不公的看法,完全明白了大法的真相,她不跟蹤我了,還經常告訴我注意安全,她負責街道植樹綠化工作,要求各家出人力,我率先以大法弟子的風貌做好植樹綠化,街道、社區負責人都參加了,這一次他們徹底改變了對法輪功的看法,而且還說,修煉法輪功的人真是名副其實的好人,江××不該鎮壓呀!上面二次給街道下命令讓通知我進邪惡的洗腦班,並帶二千元錢,社區為我寫了保證,沒有送我進去,表面看是人保護我,其實是慈悲的師父在呵護著堅定的大法弟子。遇見派出所的片警,不能錯過救他的機會,我叫住他(因是早上上班時間),沒多說,告訴他三退保命的事,心裏退出黨、團、隊組織,災難來了神佛就保你,他說那就幫我辦了吧,我給他起了名字,他點頭同意了。為他能跟邪黨劃清界線,生命得救而高興。今年原社區主任和街道主任也都退出邪黨組織,周圍的正法環境正過來了,就能把邪惡的迫害抑制住,開創出寬鬆的環境,更有效的救度眾生。

2.講真相找準切入點

一次等公交車,當車到站時,司機沒讓我上車,其實車廂裏並不擠,我身後還有一位中學生也沒讓上車。這時我悟到是師父給我引來有緣人,讓我救她,第一次向孩子講三退,切入點應講明白,可我問人家爸爸媽媽都是做甚麼工作的,家裏幾口人,小孩不高興,反問我,你搞社會調查呢?我馬上向她道歉,對不起,奶奶想告訴你三退保平安的事。小孩又說:你就直接說唄!這是師父在點我。其實你們學生也很辛苦,背著很重的書包,學校現在費用也多。孩子說我們學校特別能收錢,同學們都有意見,沒辦法。我告訴她這是共產黨腐敗造成的,是團員嗎?是。心裏動一下念退出來吧,災難來就能保命。她說我姐姐也是團員,我說你回家告訴姐姐心裏動一念,退出團、隊組織。她反問,不退能怎樣?我說你加入了團、隊就是黨身上的一份子、一粒子,共產黨亡,你就跟著遭殃,就沒命了,就這麼重要。她說那我爸爸媽媽怎麼辦呢?都不知道這個事。我說你把我說的告訴他們,同意退把自己的名字寫上,貼到公共場所就有效,記住發自真心的退出邪黨組織。小孩高興的謝我,這時下一輛公交車過來了,我倆同時上了車,因孩子頭腦單純,在車上又問天安門自焚案怎麼回事?劉思影怎麼樣了?我說你是聰明的孩子,劉思影氣管用刀子切開了,還能唱歌說話嗎?她說不能。那你看電視演的是真的還是假的?她說不是真的?但是我家人都相信了。我說,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給她護身符要了,高興的謝我,望著學生的背影,我為她能得救,心裏很高興,一直認為向孩子講真相怎麼突破的畏難情緒突破了,以後每遇到學生都不放過,抓住孩子的特點先表揚他們,然後開門見山的勸三退,因孩子單純,很願意接受,好講,按師父的要求「千萬不能講高了」。

3.講真相不能起歡喜心

去年我去個人診所給孫女打吊瓶,進去看屋裏有六個人,我發正念,清除診所空間場的一切干擾及迫害眾生得救的邪惡,鏟除眾生背後的邪惡因素,我對他們講三退,有四個人很快就同意退了,另外倆人沒表態。我心想不急,明天我還來再勸退。第二天我帶孫女又來診所,一看屋子裏坐滿了人,歡喜心就起來了,今天人多,都勸他們退,我先對要走的人講,有二個人退了,又進來一家三口人,年輕女士看上去就不善,我對旁邊人講三退,她也聽到了,我告訴他們只有退出共產邪黨組織,神佛就保祐你。她問我,你是法輪功吧?我說是。也只有法輪功才敢救人,敢說真話,因為我們是修煉真、善、忍的,師父教我們說真話、辦真事、做真人,請問真、善、忍和共產黨的假、惡、鬥哪個是善的?哪個是好的?她沒有回答,跑外邊打電話去了,我意識到她舉報我了,考慮到安全的重要,孫女的吊瓶沒打完,我倆就離開了診所。過後去診所,大夫告訴我,警察來了。大夫「七﹒二零」前修煉過大法,鎮壓後,他不煉了,可是很有正念。這都是師父在呵護,向內找,這次是起歡喜心讓魔鑽了空子。教訓告訴自己,今後一定注意,歡喜心很容易被魔利用。

4.講真相破除舊的觀念

一次外出坐火車,進車廂準備找個合適的環境好講真相,列車員讓往車廂裏走,我找到一座位坐下了,旁邊一人說這座是給你留的。我笑著說,是呀,咱們出門能坐到一起是緣份。因為我只有坐一小時車的時間,我準備抓緊時間多救幾個人,我就引入話題講起社會腐敗現象,大家都罵共產黨。我藉機講三退保命,退出共產黨的一切組織,一人小聲問我,大姨你是法輪功吧?我說是。現在你還煉嗎?煉。國家不讓你還敢煉?我告訴他們法輪功從九二年到九九年洪傳七年國家讓人們煉,可以強身健體,我原來一身病,中西醫治療都沒治好,大把服藥無效,煉法輪功後,一個月就感到一身輕,無病的快樂,直到現在一片藥也沒服過。一位農村婦女說,看大姨身體真好,大姨怎麼煉呢?我也想煉。我告訴她回家找當地同修,他們都能幫你。她主動要我手裏的真相資料,我身邊幾個人都退了,另外座位二名大學生讓我過去講講,其中一學生說,我倆是農村孩子,報紙說上大學給貸款,結果一問學校辦不了。我跟他們說,這共產黨是假、惡、鬥起家的,將來有一天你們就會看到天要滅這個黨,請你們都要退出自己所加入的邪黨組織,保自己的命呀!兩位大學生都退出了邪黨的團、隊組織。在他們家鄉從來都沒聽說三退的事。這時快到站了,一小時一瞬間過去了,列車員走過來坐在我對面,他是來得救的,但由於我被舊的觀念障礙著,認為列車員受邪黨毒害深,怕他不接受,再出麻煩,其實我給周圍的旅客發真相資料,他已經看到了,也沒管,當我想對他講時,車已到站停下了,我真後悔,這事在救度眾生中留下了遺憾!

5.講真相讓世人感到大法弟子的善

我去早市講真相,有一輛汽車裝滿了紅、綠蘿蔔,卻只有一個人賣,現在人的道德真的沒有了,有幾位上了歲數的人偷蘿蔔,還有年輕人裝上袋子就扛走了,我告訴他看住沒過秤的蘿蔔,他說拿走就拿走吧,我忙不過來。我幫了他一會兒,因要給母親做早飯,我趕緊買了半袋蘿蔔往家走,提著蘿蔔覺得較沉,這些蘿蔔收我三元錢,他肯定算錯錢了。我又趕緊回早市,二十斤,二角錢一斤,應收四元錢,我給他一元錢。他說大姨你真好,人家偷還偷不來呢,你還往回送錢。這時一女的高聲說,你看我們這兒的人覺悟多高,我也高聲說,因為我是信真、善、忍的。我告訴在場的十幾個人,我是修煉法輪功的,是師父教我們做先他後我,無私無我的好人,遇事為他人著想,在場的十幾個人都抬頭看我,請大家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名四十多歲男士冷眼看我,為了安全,沒勸三退。

第二天我又去早市,賣蘿蔔的青年主動向我打招呼,大姨你真善良。我告訴他今天特意來告訴你三退保命的事,他說他聽幾個人說過了。我問他你退了嗎?他說沒退,大姨我聽你的,咋退呀!我說你心裏動一念,我退出邪黨的黨、團、隊組織。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災大難來時神佛就保祐你。他愉快的同意了,還告訴我在家好好信吧!

在講真相中,珍惜師父給安排的每一位有緣人,無論是走路、坐出租車、公交車、去批發市場、商店、科技城、學校、醫院、公安局、派出所、幼兒園、早市、農村等都是我講真相的場所,許多人都能得救,但是真有不聽的、有舉報的、出手要打的、大罵的、大聲反駁的、導致圍攻的,每當遇到險情,馬上發正念,敬請師父加持,背師父的《洪吟二》〈怕啥〉。

奧運期間看到退黨人數在四千二百萬這上不去,我很著急,就和同修合伙到公共場所面對面勸三退,一人講,另一人發正念,不執著數量,有的人即使沒馬上退出邪黨組織,也給下一次講真相的人鋪了路,大家都走出來講,邪黨招架不住,儘快的就解體了。講真相的過程是修去怕心,心性得到不斷的昇華的過程。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助師正法,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圍繞救度眾生的需要在做,學好法修好自己,是為了救度自己世界的眾生。在這最後值千金、值萬金的時間裏,時刻把救人放在心上,用心去做,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圓滿隨師還!

向尊敬的師父雙手合十!
向全世界同修合十!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