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界在無邊大法中不斷昇華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我從小就是一個對數學、數字不感興趣的人,而且非常粗心,自認為最不合適幹統計、計算之類的工作。有一次有幾張全年工作表,通過多少天的大量工作終於完成,但無意中發現計算結果有誤。那天晚上丈夫回家晚,因為平時我已經養成了在自己能掌握的時間裏,先學法,再幹別的。那天也不例外,我一下學到丈夫回家(已十點左右),我說:「你別打擾我,我開始加班了。」心想今晚幹到幾點也要幹完。當我打開表格時,就看了一眼,出錯的原因就一目了然了,前後只用了幾秒鐘。我收拾起來,準備明天到單位後修改,丈夫說:「你不是要加班嗎?」我說:「加完了。」他感到莫名其妙,我感到的卻是大法的神奇、美妙。因為當時通過學法心性提高的時候,一切都隨著提高,包括智慧、能力,常人中的那點事還算甚麼。

有位親戚同修,是個二十歲出頭的小伙子,幾年前得法。從開始看《轉法輪》就開始出功能,當看完一遍《轉法輪》時,書中提到的很多功能,在他身上都體現出來了,如天目(很多穴位都能看)、宿命通、進入另外空間等。第一次煉功就看見眼前有一尊金光閃閃的大佛,以後不長時間後,他所經歷的和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一模一樣,因為這個過程,我們是親眼看到的。

──本文作者


得法十幾年來,在師父的慈悲苦度和大法的引領下,自己從一個被七情六慾充心,多種疾病纏身的普通人,到現在一個走在神路上的修煉人,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在大法甘露般的滋潤下,心中時時洋溢著發自生命深處的喜悅,身體時時感受著不斷被高能量物質代替後的美妙。這樣一個從人到神的過程,師尊為我們付出了多少,我們不得而知,但我知道用自己生命所有的一切都無法報答。在此,借明慧網給大陸大法弟子提供的交流機會,把自己在修煉過程中的所思、所見、所做給偉大的師尊和各位同修做一彙報。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一、學法得法,整體提高

學法的過程就是一個不斷提高,不斷昇華境界的過程。自從師父在世間傳法以來,對弟子諄諄教誨最多的就是「多學法,多學法」,原因就在於「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由此可見,大法弟子的一切皆從法中來,離開了大法,一切將無從談起。

我是一九九四年參加師父培訓班走入大法中的,參加培訓後的第一天,就像換了人一樣,每天晚上回來的路上,高興得像飛一樣一路小跑的回家(當時不知師父給淨化身體),感覺自己比路上所有的人都幸福、美好,感覺自己的生命有了目標,有了歸宿。幾年前接觸過多種功法,但都不是自己想要的,苦苦尋找,這次終於找到了,能不高興嗎!

自從九五年師父的《轉法輪》出版後,師父要求弟子要多學法,把學法放在第一位。當時不是很理解,其它功法都是練動作為主啊,但又認為應按師父要求去做,這樣就按照大多數同修認可的每天至少一講的標準學法,一直堅持到現在。十幾年來,每天除了工作、家務、帶孩子外,在自己所能支配的時間裏,基本是學法、煉功,現在加上發正念,多種方式的講真相。師父在《轉法輪》中講:「所以要講心性,我們講整體提高、整體昇華。」整體提高、整體昇華的前提是提高心性,而提高心性的前提是多學法,以法為師。每當通過學法提高了心性,在某個關、難或某個問題上提高上去的時候,明顯感覺到自己思想境界昇華提高,同時身體狀態也向好的方面改變和突破。

我從小就是一個對數學、數字不感興趣的人,而且非常粗心,經常丟三落四,自認為最不合適幹統計、計算之類的工作。在一次單位工作調整後,分配我的一項主要業務工作就是統計、計算數字表格。自己從心眼裏不願幹,但想到師父講過修煉人所遇到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都是師父安排提高自己心性的,對日常中的工作和其它事情,喜歡與不喜歡幹,願意與不願意幹,甚至反感、犯愁、打怵,這不都是常人心嗎?是修煉人要去的心嗎?當把這些心放下的時候,只想著隨其自然的做好自己應該做的時候,一切也就得心應手了。因為大法弟子無論在工作、生活中都要做個好人,大法能給我們做好一切的智慧和能力。有一次有幾張全年工作表,通過多少天的大量工作終於完成,只等第二天上報領導,但無意中發現計算結果有誤,要想找出錯誤的原因,對我來說應該是個比較麻煩的事。當時已快到下班時間,但當天必須完成,我就拿回家來準備加班。

那天晚上丈夫回家晚,因為平時我已經養成了在自己能掌握的時間裏,先學法,再幹別的。那天也不例外,還是先學法吧,這樣我一下學到丈夫回家(已十點左右),我說:「你別打擾我,我開始加班了。」心想今晚幹到幾點也要幹完。當我打開表格時,就看了一眼,出錯的原因就一目了然了,前後只用了幾秒鐘。我收拾起來,準備明天到單位後修改,丈夫說:「你不是要加班嗎?」我說:「加完了。」他感到莫名其妙,我感到的卻是大法的神奇、美妙。因為當時通過學法心性提高的時候,一切都隨著提高,包括智慧、能力,常人中的那點事還算甚麼;另外通過學法心性上來的時候,書中佛道神也會幫助大法弟子做好在常人中應該做的事,更何況還有師父呢。我這也算一個學法得法,整體提高的例證吧!

有位親戚同修,是個二十歲出頭的小伙子,幾年前得法。從開始看《轉法輪》就開始出功能,當看完一遍《轉法輪》時,書中提到的很多功能,在他身上都體現出來了,如天目(很多穴位都能看)、宿命通、進入另外空間等。第一次煉功就看見眼前有一尊金光閃閃的大佛,以後不長時間後,他所經歷的和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一模一樣,因為這個過程,我們是親眼看到的,如:玄關在三次設位的時候是如何進出、如何出來的我們肉眼看不到,但能看到他像書中講的出去、進來時難受的狀態。他還能看到很多同修早已完成玄關設位,達到三花聚頂的狀態(我媽媽也能感覺、觸摸到),而且身上已經出了「卍」字符。每個人身上出的「卍」字符的個數都能看到,三朵花的大小、高低,功柱的高低都能知道。那段時間在他身上體現出的神奇數不勝數。師父講過的九九年「七•二零」前已把大法弟子推到位的法,當時還不能完全相信,因為多數大法弟子感覺不到,這次親身看到了。我們都感嘆師父的偉大和大法的神奇,我們要用神的正念正行做好自己應該做的事,珍惜師父給予我們的一切,不要因為執著的人心被舊勢力鑽空子而前功盡棄、毀於一旦。

有一次他來我家後說:「你門外有給你站崗的人了。」我說:「你說的是物業公司的保安吧。」他說不是,是站在你家門口的,他大約一米九左右,身穿古代將士服裝,手拿一把大刀,站在大門右側(在另外空間裏),我們都明白這是師父派來保護大法弟子的護法神。在一次一起看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時,他看到門口的護法神也在屋裏看師父講法,盤腿打坐在電視機的前方右側。記的以前很多開天目的同修寫過:大法弟子學法時,另外空間的眾生都會來學。由此我悟到:大法弟子通過學法,不僅自身各方面得到整體提高和昇華,你所在的層次所有空間場範圍內的一切生命和物質都在提高和昇華。明白這個道理,我們還有甚麼理由不抓緊時間學法,不精進呢?

每一個大法弟子都是大法中的一個粒子,都有著神聖的責任和使命,如果都按師父的要求做好,達到法對自己的標準、要求,層次達到自己應該達到的頂點,這不就是師父慈悲、苦度所要達到的整體提高、整體昇華的正法結果嗎?

二、正念正行,鏟除邪惡

師父要求大法弟子發正念,反迫害,清除邪惡,我認為這不僅是正法形勢的需要,也是大法弟子救度眾生、建立威德的需要。發正念首先清除掉的是自己空間場範圍之內的邪惡因素,這是自己能在邪惡迫害形勢下能夠反迫害,精進實修的保障。同時,只有清除掉自身空間場範圍的邪惡後,所發正念才能超出自己空間場外的更大空間起作用,才能鏟除所有迫害大法弟子和干擾師父正法的邪惡生命、因素,才能救度眾生,助師正法。師父講過「有失有得」,「付出多少,得到多少」,這應該是師父給每個大法弟子提供和賦予的提高層次,建立威德的機會和能力吧。

有的同修對發正念不夠重視,這大多是鎖著修的同修看不見發正念時在另外空間裏所起的作用,當然主要還是信師信法的成度不夠。但如果知道開著修的同修所見時,就會對發正念有不同的認識了。

前面提到的同修,在幾年前的一天與女友(同修,從小就開著天目)在我家一房間都看到了共產惡黨在另外空間的表現形式──赤龍,頭的直徑有五、六十釐米以上,顏色為淺紅色、透明狀,張牙舞爪,氣燄囂張,並與同修叫板、挑戰。同修則在另一房間裏演練怎樣與它搏鬥的一招一式。演練完動作後,他便充滿信心的要與惡龍搏鬥,惡龍還不自量力的衝著他說:「你來啊!」同修說:「來就來,有甚麼了不起的。」說著就進了惡龍所在的房間,上去就卡住了惡龍的脖子,惡龍掙扎著想咬他的臉,同修左躲右閃沒讓它得逞,一開始站著打,一會又滾在地上打(過程中的一招一式與演練時的動作一樣)。這時身高近一米九,體重二百斤的同修已是滿身大汗。我們三個女同修被眼前的場面驚呆了,不知如何是好,我們突然想起發正念,我們三人立即坐下立掌發正念,一會惡龍便被制服,並被銷毀。在我們這個空間,我們只能看到同修先將它一下一下撕開,又在手心裏搓成碎末扔在地上。還有一次我們一起發正念,結束後他說:一開始他看到的是我們這個地球,後來地球越來越小,小到和星星一樣大,最後連星星都看不見了,看到的是更大的天體。我想這應該是發正念清除邪惡時,先從我們這個地球開始,一直到自己能力所能達到的更大天體範圍的空間場。

師父在《二零零八紐約法會講法》講到:「目前,隨著整個正法形勢不斷往前推進,表面空間看上去就像一捅即破的感覺了,已經所剩很少了。邪惡的生命也大量的在消減著,目前大法弟子只要正念很足的情況下,邪惡的生命已經沒有招架能力了。」有一次我在夢中看到:自己在一個空曠的大廠房裏,滿地都是一寸見長的帶殼的黑蟲子在地上爬,令人噁心。我就試著往前走,每走一步就踩死一片蟲子,而且踩死後看不到痕跡,呈現出地面的原色。我加緊腳步向前走,一片片的蟲子被銷毀。醒後我悟到:這正是師父點化弟子,邪惡已在高層被大量銷毀,就剩很低層的黑手爛鬼、共產邪靈,已經沒有能力興風作浪了,但仍需大法弟子加快精進的腳步,儘快鏟除、銷毀殘餘邪惡。

三、救度眾生需要慈悲正念

從高層次上大法弟子跟隨師父下世度人時,立下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誓約。我們知道有史以來,有再大的緣份,再大根基的人,也只能是被覺者救度眾生中的一員,現在師父賦予我們救度眾生的責任和能力,如果我們能做到,我們的未來將有多高的果位,多大的威德和榮耀啊!但如果做不好或甚至不做,一切的一切將化為泡影。要想完成救度眾生的史前大願,前提是多學法,看在大法中修出的慈悲心。有一段時間,講真相送資料,接二連三的碰壁,這幾個人都是熟人,也是常人中的好人,都在政府機關工作,是社會現實利益的受益者,也維護現存邪黨體制,所以她們都是受毒害較重的人。給她們送資料時,有拒絕不收要銷毀的,有收到寄去的真相資料勃然大怒,打電話質問我的(在電話裏我給她講了很多,態度有明顯轉變);有礙於面子收下,第二天又還給我的。我說:「你沒看啊。」(因為資料、光盤很全,一晚上看不完),她說:「正事還幹不過來呢,哪有時間看這個?」還有在單位文件資料回收處放著真相資料和光盤準備銷毀的(應該是大法弟子給單位某個人寄去的)。幾件事交織在一起,我心情很沉重,也想了很多:大法如此之大,師父如此慈悲,能把人帶到如此高的位置(自己所在層次的認識),天門大開面向所有眾生,這可是萬載難逢的機緣,但很多世人卻不聽、不信,甚至給他(她)得救的機會都不要,在為他們感到遺憾的同時,加上自己的人心所反映出的氣、煩、委屈等情緒交織在一起,我久久的站在師父的法像前,難過的淚流滿面,心裏默默的對師父說:我為甚麼這麼難受呢,我的問題在哪呢?

師父無語。我想應向內找,不應問師父。就在我想離開法像的一瞬間,師父打到我腦子裏一句話:你需要更大的慈悲!由此看來,救度眾生效率不夠,做不到位的根本原因是缺乏慈悲心,有時甚至像完成任務似的去做,那是人做事,而不是神做事,能有好的效果嗎?

今年夏天的一個中午,我吃完飯利用午休時間發些真相資料,順便去郵局寄了兩封真相資料信。回來的路上遇到了一位經常在一起交流的同修阿姨,我問她幹甚麼去了,她說上郵局去了,我說我也是,我們倆都會心笑了。阿姨已近七十歲了(看上去很年輕,而且端莊、大方),不顧炎炎烈日,默默的做著救度眾生的事。有時在街上看著匆匆忙忙的人群,心想說不定哪一位就是我們的同修在為救度眾生而奔波呢。如果大法弟子都能堅定的信師信法,用在法中修出的慈悲正念去救度眾生,不執著於常人一切的時候,眾生在被救度同時,也在圓滿著我們自己的世界。而且在做的過程中都有師父的看護和幫助,一切會非常順利和神奇。正像師父所說的:「你有這個願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這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轉法輪》)也時時能感受到「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洪吟二》〈無阻〉)那種境界的美妙。

時間快如閃電,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要利用好這稍縱即逝的寶貴時間,把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當作提高心性、同化大法的好機會,用好師父教導我們的遇事「向內找」這一修煉提高的法寶;做好師父叫給弟子的「三件事」完成自己的史前大願。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