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行動證實法 做師父的真修弟子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師尊在《洪吟》〈實修〉中講到:「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幾年來,我們地區的同修通過自身修煉和證實大法,深刻的領會了師父讓我們「做到」的內涵,理解了只有用實際行動去證實法,才是真正的「聽師父話」的真修弟子。短短的幾句話,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還真是費了不少的勁。

二零零四年之前,我們本地大法弟子主動把全城分成東、南、西、北、中五大片,每片選出一名協調人,同時和幾名老弟子配合,負責自己片的學法、交流、發資料等事情。當時我們認識到:只有把師父講的法學好,才能更好的證實法。於是在一些同修的帶領下,各片都成立了學法小組。同修們幾乎每天在一起學法、交流、發正念,在法理上有了很大的提高和昇華。同修們把全縣城內各街道、樓群,按各片大法弟子的具體人數,劃分好發資料,「講三退」的責任區,定到具體的各戶,這樣,全城百姓就一家不落的經常能看到大法的真相資料了。

縣城內的百姓看資料的問題解決了,這時同修們又馬上想到全縣農村三百六十多個村、屯的百姓,還大多數看不到真相資料。於是又和農村的大法弟子交流、協商,使農村的同修認識到,自己也是大法弟子,也必須走出來證實法。我們先是幫農村同修建立了許多的家庭資料點,從資金、設備、耗材、人員培訓等諸多方面,全方位無私的提供幫助,基本做到了全縣城鄉資料點遍地開花,這樣節省了農村同修大量的時間,他們再也不用像過去那樣,每週都到縣城內的資料點去拿資料了,也減輕了縣城內大法弟子的壓力。

師父在新經文《濟世》中寫到:「講清真相驅爛鬼 廣傳九評邪黨退 正念救度世中人 不信良知喚不回」。我們認識到,要更好的救度本地眾生,就必須揭露邪黨的罪惡,讓眾生從邪黨的毒害中解脫出來。要達到這一點,就必須按師父要求去廣傳《九評》。於是就在資料點開始製作《九評》,之後到農村去發。剛開始由於《九評》書少,每屯只能勻著發二、三十本,搭配一些其它真相資料。後來經過交流,同修們認為《九評》書發的少,不利於救度眾生,決定挨家挨戶每戶都發一本《九評》書。這事可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啊!但我們是大法弟子,任何難度也難不住我們。沒資金同修就交流,籌集資金。沒設備,就讓外地同修引進一台大型設備。沒耗材,就找外地同修想辦法,之後再租房子,找製作資料的同修。資料點的同修不分晝夜,加班加點,及時趕製出大量的《九評》,保證了下鄉去農村發《九評》同修的需要。

因為同修在不同的境界中,許多同修不敢下鄉去發《九評》,我們就找那些敢下去發的同修。許多女同修都近七十歲了,她們和男同修一樣,每週都下鄉去發《九評》等真相資料。下去一趟不容易,我們就籌集資金買了一台微型麵包車,能坐七至八名同修,一趟能拉一千多本《九評》,加上其它真相資料。如小冊子、傳單、光盤等,互相搭配好,還有往牆上粘貼的標語等,都一次帶齊。我們去農村前,先把全縣地圖弄到手,下去之前先把道路看好,有農村同修的地方,就和他們聯繫,看看他們是否敢出來,能出來的,就和我們城內的大法弟子一齊發資料。不敢發的,我們就希望他們能出來一個弟子領路。沒有同修的村屯,我們就先白天派同修去騎摩托車認路,之後再晚上去發真相資料。幾年來,不管春、夏、秋、冬,不論是否節假日,不管颳風下雨,我們從沒有停止在全縣農村發《九評》的腳步。

記得幾年前的一個春天,北方的早春剛開化,晚上還很冷,我們去了一個鄉的村子準備發《九評》,到了村子後,發現道路泥濘,全是泥水,我們一下車,鞋就會進滿泥水。有的同修畏難了,想回家等以後再做。有的同修馬上就正念起來了,說:我們是大法弟子,這點困難不算甚麼。既然來救眾生了,就決不退縮。於是趟著沒腳脖子的泥水,繼續發真相資料。我們的真相資料全是用密封袋封好的,都放在能看到和雨水澆不到的地方。發完一個屯又奔下一屯子,一做就是一個晚上。天亮了,同修們乘車回到縣內,一看膝蓋以下全是黃泥,鞋子早看不出模樣,大家都你看我,我看你笑得前仰後合。

我們全縣有近四十萬人口,十萬多戶。每家發一本《九評》,就得近十萬餘冊。每冊《九評》平均近兩元,全縣發完就得二十幾萬元。但我們沒有被難住。我們認為,只要我們想去救眾生,師父就會幫我們解決困難。在師父的加持下,幾年來我們持續不斷的下村屯發資料,直到把全縣各村屯的《九評》全鋪完一遍,沒有一個村屯是資料的空點,全縣三百六十多村屯全發放一遍。

全縣農村資料發放完一遍之後,同修們大大的鬆了一口氣,有的同修認為敢下鄉發真相資料的同修很了不起,幾年下來,堅持下來太不容易了,產生了崇拜的心理。我們馬上對此情況開展了交流,通過交流,同修們認識到,這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們只不過是整個大法中的一個普通粒子而已,下鄉的同修和不下鄉的同修都是一樣的,敢不敢下鄉不是衡量大法弟子是否真修的標準,標準是師父講的「大法」。關鍵是要走出人,要敢於突破自己人的觀念。這期間,偶爾有同修被抓被勞教,也偶爾有資料點被破壞,但都沒有阻止住我們下鄉發《九評》的腳步。邪惡的破壞,不僅嚇不住我們,反而使我們更冷靜、理智、成熟。越是有邪惡干擾,我們就越要做得更好,在下鄉發《九評》的過程中,也有幾次被干擾,有二、三次同修被不明真相的村民發現舉報,而被非法抓起來了,我們馬上就交流向內找,馬上開始營救。通過交流,同修們認識到下鄉發《九評》絕不是少數大法弟子的事,而是本地區大法弟子共同的事,找出的原因是:各自幹各自的,沒有形成整體,沒下鄉的同修為下鄉的同修發正念加持。從此以後,全縣同修就形成一體,一部份去鄉下發真相,一部份在家中整晚發正念,這樣,大家形成了一個整體,邪惡再也無機可乘了。

全縣《九評》發完後,同修們交流後認為,雖然《九評》全發完了,但不能滿足,還應該繼續堅持在農村發真相資料。神韻晚會的光盤發行後,我們又悟到這和《九評》一樣,也應大量製作發放到全縣眾生的家中。於是又馬上籌集資金,購置設備、批發光盤,之後馬上在全縣城鄉發放。常人看了神韻晚會的光盤後讚不絕口,非常愛看。我們已累計製作發放晚會光盤幾萬張。

幾年來持續不斷的在全縣城鄉發放資料,同修們的努力沒有白費勁,而是收到了良好的效果。眾生看過《九評》、傳單、小冊子、光盤後,清除了頭腦中邪黨的毒素,再講三退就容易多了,有的眾生在看過資料、光盤後,主動找大法弟子辦三退。我們及時在同修中交流,悟到講三退必須全縣大法弟子共同努力去做,才能救度更多的眾生。經過同修們的努力,我們累計在全縣三退十幾萬人。有的同修越講越理智、越智慧,一個人每天能退幾十人,有的同修一個人就累計「三退」人數近萬人。

大法弟子走得正了,按師父的要求「三件事」同時做好了,大法正的場也就強了,邪惡也就少了,迫害也就沒有了,現在參與去農村發資料的同修越來越多,協調發正念的同修也越來越多。同修們的鞋底磨破了一雙又一雙,一出去就是整整一個晚上。多的時候能發十一、二個村屯,一般最少也得發五、六個村屯。在同修的帶動下,更多的農村同修走了出來,他們主動承擔了自己村屯周邊村屯發真相、講三退的事情,認為自己也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也要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在證實法,也要努力做到真修。

我們還和周邊市、縣、鄉的其他地區的大法弟子交流,互相介紹自己地區救度眾生中的好辦法、好經驗。其他地區的同修聽了我們的做法後,認為很好,也在本地區全面發放製作《九評》等講真相資料。我們周邊也有二個縣的大法弟子比較少,而且那裏的同修不敢出來發真相資料,他們主動邀請我們去他們地區發《九評》、晚會光盤等真相資料,我們和同修交流後認為,全世界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頭腦中不應該有地區的界線和差別。只要對救度眾生有利,我們就應無條件的去做。我們跨越三百公里的路程,自己帶著真相資料到外縣去發放。外縣的同修不敢出來做,連找個人帶路都沒有。但這點困難難不住我們,我們在師父的保護下,在附近的二個縣內也發放了幾十個村屯。在幫助外縣大法弟子廣傳《九評》等真相資料的過程中,同修們體會到,不能埋怨外縣的同修有怕心不敢出來,也不能全部包辦他們地區農村的發放真相資料工作。而是要和他們交流,互相取長補短,使他們自己真正的在法上認識到自己的使命和責任,在學好法的基礎上,主動走出來證實法,因為他們也是本地區眾生得救的希望,也有自己的責任。我們可以幫他們,但不能包辦,如果他們地區農村的真相資料都被我們包辦發完了,對我們來講是威德,對他們來講就是遺憾和恥辱。我們一定要和他們一道,共同努力,共同提高,克服一切困難,把資料發放空白地區全發完,把那裏的眾生救度的更多更好。

同修們認識到,正法中困難是有的,但師父在《轉法輪》中講了:「難忍能忍,難行能行」。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任何難度都難不住、嚇不住我們。我們就是要用自己紮實的努力,在行動上真正地否定舊勢力的干擾和破壞,用行動去證實法,做師父的真修弟子,要讓法輪大法的光輝閃耀在蒼宇間!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