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犯」撐不起中國器官移植市場上的蘑菇雲(5)

2003年:一朵蘑菇雲在中國器官移植市場上升起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八日】(接上文

九、廣義的死刑犯

對於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有的人總是覺得不可思議。對於器官移植數量的大幅度增長,慣性思維使得他們還是願意在死刑犯裏尋找答案,甚至提出了「廣義的死刑犯」的說法。那麼,哪些本不是死刑犯的人,卻能被擴大化成「死刑犯」呢?下面的一些對話就很能說明問題。

1、甚麼樣的弱勢群體會被當作死刑犯

這是朋友聚會上的一場討論。

甲:「中共幹過很多壞事,但是,要說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不太可能,畢竟現在時代不一樣了。」

乙:「時代的變遷,並不一定就總是往好裏變。過去哪裏有那麼多假冒偽劣?毒食品,毒牛奶,可都是時代發展的產物。敗壞的人心,加上對金錢的狂熱追求,現在的人甚麼事幹不出來?說到器官,總不會從天下掉下來,那麼多的腎啊,肝啊,哪裏來的呢?」

甲:「哎呀,死刑犯唄,就是從死刑犯身上來的,公開的秘密。活摘法輪功,太離譜。」

乙:「人家等幾年,中國等一兩個禮拜,成為了全球移植旅遊中心,這是不是更離譜?這麼更離譜的事不也發生了嗎?」

甲:「中 國的事兒,太複雜。你呀,不要狹義地理解中國的死刑犯。你以為法院判死刑,拉到刑場挨槍子的才算死刑犯?告訴你,監獄裏弄死幾個人容易得很。不是死刑犯, 往死裏打,不就打成了死刑犯嗎?這叫「廣義的死刑犯」,是不是?就是打啊,不順眼的,沒有後台的,打得你半死,弄到醫院,最後就把器官給摘了,比去刑場還 方便。中國人多聰明,就像你說的,只要有錢賺,甚麼事幹不出來!」

乙:「你不是說時代不一樣了嘛!現在你能在監獄裏隨便打死人?這可不是打死一兩個,要打死一批一批的,才能保證器官移植市場的供應。」

甲:「你想啊,有後台的也不用進去,進去的多是弱勢群體,無權無勢,弄死你不跟玩似的,打官司都沒人理你。」

乙:「要 說弱勢群體,目前誰是最大的弱勢群體?人格上,名譽上,政治權利上,經濟上,法律保障上,找不出幾個比法輪功學員更弱勢的了,法輪功是中共最大的敵人,中 共鋪天蓋地的誹謗把他們抹黑得不當人看,怎麼整他們都行。他們關在裏面的少說也有多少萬人,你說的廣義的死刑犯,他們不就是最大的、最方便的廣義目標 嗎?」

甲:「嗯•••••要這麼想下去,那就可能真是這樣。」

2、活摘器官的慘劇與白宮前的「高興時刻」

那是2006年4月份,活摘器官的事曝光不久,又逢中共黨魁訪問美國白宮。中共大使館組織了一個歡迎隊伍,馬路對面就是抗議人群,包括很多要求調查活摘器官指控的法輪功學員。當時有西方媒體採訪歡迎隊伍的一個組織者,問道:「你看對面啊,有兩千多人的抗議隊伍,你怎麼看這件事情啊?」

他回答說:「中國領導人來訪是一個很高興的時刻,我不知道他們說的事(指活摘器官)是真是假,但是,在這個時候抗議領導人,是不合時宜的。」

活摘器官這麼邪惡的事情是每個國家的領導人最應該馬上知道的,至少政府應該馬上容許進行獨立的調查,是真是假查個水落石出。就因為受害的是法輪功學員,在被中共的仇恨宣傳洗腦後,該組織者心裏根本就沒有同情心,更沒有對人的生命的起碼的珍視。他的「高興時刻」比起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生命重要多了。活摘器官為甚麼能發生,就是因為有這樣的土壤。

3、「格雷欣法則」的啟示:「妖魔化宣傳」鼓勵人們漠視生命

400多年前,英國經濟學家格雷欣(Gresham)發現了一有趣現象,兩種實際價值不同而名義價值相同的貨幣同時流通時,實際價值較高的貨幣,即良幣, 必然退出流通──它們被收藏、熔化或被輸出國外;實際價值較低的貨幣,即劣幣,則充斥市場。人們稱之為格雷欣法則(Gresham's Law) ,亦稱之為「劣幣驅逐良幣規律」(Bad money drivers out good)。

在這場迫害中,遵循「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被妖魔化為了「劣幣」。本來,中共搞了幾十年的無神論教育已經使得很多人難以接受有神的信仰,認為是封建迷信,信的都是傻子;而中共的那些鋪天蓋地的「自殺」、「殺人」、「自焚」和「精神病」的造謠誹謗,更是在社會上煽動起了對法輪功的巨大仇恨;加上後來把法輪功反迫害的正當權利貼上「擾亂秩序」、「反華勢力」、「反動組織」等各種政治帽子,使得法輪功學員在社會上的名譽受到極大破壞。

在這場迫害中,侵犯法輪功學員基本人權、包括打殘打死法輪功學員的警察,不用受到制裁。法輪功學員不能上訪,他們被隨意開除公職,開除學校。法輪功學員還不能像其他人那樣請律師(敢於站出來的律師也要受到迫害)。不但工作單位和政府機構要把法輪功批倒批臭,就連從小學到高中的教科書裏,都明目張膽的有妖魔化和誹謗法輪功學員的專門章節。在勞教所和監獄裏,死囚犯的地位都要比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優越,甚至讓死囚犯來看管和毆打法輪功學員,他們比死囚犯更沒有最基本的人權保障。

一個不是法輪功學員的犯人在出來後講述的一個監獄裏的故事讓人刻骨銘心。一位法輪功老人,不放棄修煉,絕食抗 議,後來被扔到牢房的過道裏。獄警們來來回回的走動,就像他根本不存在一樣。老人在人們漠視的眼皮下蜷曲著,衰竭著,幾天之後,終於沒有了聲息,隨後被抬 出去了事。那是一個生命的終結啊!這個故事中透出的中共執法人員對法輪功學員生命的冷漠和輕視,讓人心裏感到無比的窒息般的沉重。

一個沒有暫住證的大學生被收容所打死,可以引發一場互聯網上對當事警察和收容制度進行譴責的網絡風暴;而對這 場慘無人道、曠日持久、波及千千萬萬善良百姓的屠戮,人們卻聽不到幾聲回音。人們不相信這場迫害,面對活摘器官的指控,就因為原告是法輪功學員,許多人就 在沒有任何調查的基礎上一味的盲目否認。這不相信本身就是這場迫害得以發生和繼續的巨大保護傘。

於是,中共的劊子手們發現,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更方便和安全,更沒有法律責任,更容易下手,而且是活體。「格雷欣法則」的「劣幣驅逐良幣」就這樣起作用了,而且「劣幣」比起「良幣」還有更高的市面價值。「活摘器官」這樣邪惡的事情,就這樣在中共滅絕性迫害法輪功運動中發生在了大量年輕健康的法輪功學員身上。

正是中共散布的誹謗法輪功的謊言造成了一個「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外在環境。哪裏來的「廣義的死刑犯」?被中共當作最大敵人的、大量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就是「廣義的死刑犯」。

「格雷欣法則」還給了人們一個暗示,在迫害法輪功的這些年中,傳統的死刑犯器官的利用率有可能下降,而更多地利用法輪功學員的活體器官。

十、「乞丐和流浪漢之死」揭示醫生的道德底線

如果有人還從道德底線上去懷疑白衣天使怎麼可能做出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情,那麼,中共媒體上曝光出來的醫生參與或涉案殺死乞丐和流浪漢盜取器官的案例,給了人們一個參考。「道德值幾個錢?器官才值錢!」在中國那片被中共統治的「神奇」土地上,原來甚麼可怕的事情都是有可能發生的。

1、乞丐之死背後的器官交易

2007年第14期的《南風窗》登載了一篇題為「乞丐之死背後的器官交易」的報導。河北行唐縣乞丐仝革飛被當地人王朝陽伙同武漢同濟醫院的博士後研究人員陳傑以及其他幾個來自武漢和北京的醫生,在一個廢棄的變電站,藉著手電筒的光線,用20多分鐘活摘了仝革飛的雙腎、一肝、一脾、一胰腺共5個器官。事後其中一名參與的醫生自己報案了。武漢同濟醫院的陳傑送給仝家6.5萬元賠償,望仝家不再追究醫生責任。據稱,王朝陽欺騙醫生說仝革飛是被法院判處的死刑犯。對 於幾名涉案的醫生來說,應該知道摘取任何人的器官,都需要看到法定機構判定仝革飛已經死亡的證明,要看到仝革飛本人的捐贈志願書。這些當然都沒有。如果是 被槍決的死刑犯,摘取內臟器官一定會在刑場進行,因為手術必須在犯人槍決之後的幾十秒之內開始。被告王朝陽在法庭上供述說,「正切割時,仝革飛突然抬起手臂抓了一個醫生的臂膀一下,有名醫生踩住仝革飛的胳膊,很快就弄完了。」這是活摘器官! 《南風窗》報導中用了「驚悚故事,聞者莫不色變」來描述這場活摘器官的慘案。很多人可能想像不出「白衣天使們怎麼會為了金錢利益做出活摘器官這種喪盡天良的事情。[59] (參見附錄11)

德國之聲中文網記者曾深入追蹤這起殺害乞丐摘取器官的慘案,報導說,此案以把一個無關緊要的副所長免職應付了事。據知情人士透露,同濟醫院器官移植研究所 在原所長陳忠華(2000年至2006年7月在任)任職期間,該所器官來源獲取不按規定、不顧常規,存在非法獲取器官的情況。德國之聲記者打通了陳忠華的 電話,記者希望陳能夠解釋一下相關的情況,但是陳忠華表示不能接受採訪。可見關於器官來源的問題該所已經極度敏感,所有的工作人員都不敢輕易走漏風聲。[60]

這則「乞丐之死背後的器官交易」也許會提供給讀者想像的空間。在一個物慾橫流的社會,甚麼慘劇不可能發生呢?

2、《器官何來?》:為盜器官,流浪漢被殺

2009年8月31日出版的大陸《財經》雜誌封面報導《器官何來》,披露了發生在貴州省黔西南州興義市威捨小鎮的一起「殺人盜器官」案。一位名為「老大」的流浪漢被殺,棄屍水庫,後被漁民無意間撈出,但只剩一個空空的軀殼,全身可用的器官不知所終。文章講到,在遇害前幾天,一向邋遢的「老大」衣 服忽然變得很乾淨,雜草般的頭髮和鬍子也剃光了。人們回憶起來才明白那是被人帶到醫院去抽血做配型了。據稱公安機關在屍體內,發現了來自廣東中山三院的醫 用材料,最後鎖定中山三院肝移植科副主任醫師張俊峰和另外兩名醫生。張俊峰是醫學博士、博士後、副主任醫師、碩士生導師,《中華現代外科》雜誌常務編委, 主要參與完成的「肝臟移植應用研究」,獲2007年「教育部科技進步獎推廣類一等獎」。另外涉案的還有當地威捨鎮一個名叫趙誠的私人診所醫生。威捨醫院一名醫生告訴《財經》記者,作案後幾天,趙誠去當地的農村信用合作社存了20萬元,露出了馬腳。[61]

就是這樣的以救人為天職的醫生,為了金錢和名譽,對活摘那些他們認為命不值錢的人(乞丐,流浪漢,或者被中共打成最大的敵人們)的器官,卻是心狠手辣。

這些案例還證明一件事情,有人質疑說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必須要有多高的醫療衛生條件,其實不然。河北行唐縣乞丐仝革飛的器官是在一個廢棄的變電站,藉著手電筒的光線完成的。

十一、更多證據

1、活摘器官之案的曝光者

2006年3月9日,一位知情人士向大紀元時報披露中共在瀋陽市蘇家屯區設立了一個類似法西斯的秘密集中營,關押著法輪功學員。[62] 2006年3月17日,一個曾參與摘除法輪功學員眼角膜器官的主刀醫生的太太透露蘇家屯集中營設在瀋陽蘇家屯遼寧省血栓中西醫結合醫院。[63] 3月31日,瀋陽軍區後勤部下屬的一名老軍醫投書大紀元,指證摘除器官的蘇家屯地下集中營的確存在。至此,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之事被揭露了出來。[64]

2、電話調查錄音

活摘器官之事曝光後,一些海外機構很快著手了電話調查,以病人家屬的身份向中國很多醫院的器官移植科打諮詢電話,詢問醫院能否搞到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調查結果進一步證實了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真實存在。

廣西民族醫院醫生盧國平承認有器官來自法輪功學員

獨立調查員、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獨立調查員、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發布的《大衛調查報告》(www.organharvestinvestigation.net)中公開了與廣西民族醫院醫生盧國平對話的電話錄音,在電話錄音中,盧國平多次親口承認移植的供體來自於法輪功學員。他說,「有些是法輪功,有些是家屬捐獻的。」

對話片斷:

調查員: 那你的同學有沒有跟你說過,他們做的都是這種法輪功的,是不是啊?

盧醫生: 有些是法輪功的,有些是家屬捐獻的。

調查員: 喔。那現在就是說,我想找這種,給我的孩子找這種法輪功的,你估計他能幫我找到嗎?

盧醫生: 肯定能夠找得到。

調查員:你們以前用的,是從哪裏找的?是從看守所,還是到那個監獄哪?

盧醫生:從監獄裏面找的。

調查員:監獄裏啊。他那種都是那種健康的法輪功是吧?

盧醫生:對對對。肯定是選好的,才能夠做吧。因為這種東西做了要保證質量。


電話錄音:廣西民族醫院醫生盧國平承認有器官來自法輪功學員

電話錄音來源:http://organharvestinvestigation.net/Dr.Lu-Voice-Recording/2006-05-22-Dr.Lu-guangximinzuyiyuan.mp3

電話對話全文:http://organharvestinvestigation.net/Dr.Lu-Voice-Recording/Guangxi-mingzu-ch.pdf

解放軍三零七醫院利用法輪功學員活體器官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www.zhuichaguoji.org)的調查員以替家人朋友尋找移植腎供體為由接觸了中國人民解放軍三零七醫院腎源中介經紀人,前後交往時間達數週,累計談話時間達數十分鐘。追查國際保存有這些對話的完整錄音和其它形式的證據,如有相關組織或人士需要進一步了解,可與「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聯繫。

對話片斷:

調查員:你就給我打聽一下……

中介:以前呢我跟你說過吧,以前就是說我們這邊跟你說實話,是做過兩例,知道嘛,搞過這兩例。

調查員:是兩個法輪功學員的?

中介:對,搞過這兩例,監獄裏面呢就是說像法輪功搞過,我也跟以前那個大姐說過,是搞過,現在呢,比以前來說難度比較大一點。

……

調查員:你原來搞的那個是在哪個地方搞的?

中介:嗯,是在那個西城。

調查員:對。還有,你怎麼確定他是法輪功學員,這一點你了解過嗎?

中介:怎麼確定法輪功學員,到時候---到時候我們這邊,頭兒上邊有人給你會給你出現資料,知道嘛,他會出資料給你,這您放心。

調查員:噢,那好。


電話錄音:解放軍三零七醫院利用法輪功學員活體器官

錄音來源:http://www.zhuichaguoji.org/upload/audio/Investigation_Organharvest.mp3 (發布時間:2007年7月25日)

對話全文:http://www.zhuichaguoji.org/index2.php?option=content&task=view&id=1437&pop=1&page=0

清華大學附屬第二醫院玉泉醫院李宏輝主任坦承移植法輪功活供體體

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www.soundofhope.net)記者2006年4月28日採訪了清華大學附屬第二醫院(玉泉醫院)腎移植中心主任李宏輝。李宏輝坦承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情。

對話片斷:

李宏輝: 這個法輪功的事情是前幾年的事情了。

記者: 那前幾年的話這種腎源比較好找嗎?

李宏輝: 應該是。


錄音:清華大學附屬第二醫院玉泉醫院李宏輝主任坦承移植法輪功活供體體

錄音來源:http://media.soundofhope.org/audio01/2006/4/30/tsendu_military_hospital.mp3

對話文字參見:http://epochtimes.com/gb/6/5/1/n1304909.htm

更多電話錄音

「追查國際」陸續發布了更多的電話調查結果。包括:

•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又名: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宋文利主任,電話13920128990,2006年3月15日
•上海復旦大學中山醫院,電話64041990,2006年3月16日
•山東千佛山肝臟移植中心,電話82968900,2006年3月16日
•上海交通大學附屬醫院,戴醫生,電話63240090,2006年3月16日
•武漢市湖北省醫科大學第二附屬醫院,電話67813104分機2960/2961,2006年4月2日
•武漢同濟醫院,電話83662688轉泌尿外科

錄音和文字參見:http://www.zhuichaguoji.org/index2.php?option=content&task=view&id=789&pop=1&page=0

3、中介證言

2006年11月17日,以色列最大的報紙「Yediot Achronot」發表了一篇題為「器官中介人逃稅」的 報導。文章說,一週前以色列警方逮捕了四名器官中介人,他們是Medikt公司的總裁雅倫•尤杜丁(Yaron Izhak Yodukin)和他的同伙。他們被捕的原因是沒有申報為以色列人到中國和菲律賓移植器官作中介而賺取的數百萬元,涉嫌逃稅。報導說,被逮捕的其中主要疑 犯向以色列一家報紙承認:器官來自於中國大陸的死囚及良心犯,包括法輪功修煉者。

4、法輪功學員和犯人的證言

從勞教所和監獄裏出來的不少法輪功學員都提到了他們在裏面被抽血的經歷。2008年7月,《血腥的器官摘取》的作者之一大衛•麥塔斯在 美國找到一個曾被關押在江蘇省某監獄的人。他不是法輪功學員,從2005年3月至2007年初,2年多的關押期間裏,曾被換了17個監號。在裏面關押的時 間長的犯人告訴他,在2002年到2003年期間,每個號裏面都至少發生過2-3起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情。新唐人電視台2009年7月製作的電視片 《生死之間》裏面有對該證人的電話採訪。[65]

5、大衛的調查報告

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皇家檢察官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就中國大陸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進行了多方調查,發表了調查結果,《血腥的器官摘取──關於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報告》(常被稱為「大衛的調查報告」)(BLOODY HARVEST)。 作者根據一些公開的數據,認為中國器官市場高速發展的幾年中,有41,500宗移植手術的器官來源是無法解釋的。 該報告收集到了能夠證明指控的幾十類證據。 2006年7月,他們發表第一版調查報告時,已經收集到了足以證明指控的18類證據。 2007年1月底發表的第二版調查報告中,收集到的證據已經達到33類。從2006年7月起,喬高和麥塔斯到了四十多個國家,發表公開演講,公布他們的調 查結果,同時不斷地收集到新的證據。[66]

新書:《血腥的器官摘取》

2009年11月,加拿大Seraphim Editions出版社了發行了大衛•麥塔斯和大衛•喬高的新書《血腥的器官摘取》(Bloody Harvest, The killing of Falun Gong for their organs)。該書是調查報告的第三版,收集了52種不同的證據。大衛‧喬高強調指出,每一類證據無法單獨證明這些罪行存在,但綜合所有這些證據,幾乎 是無可辯駁的證明,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現象在大陸長期普遍存在。

(待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