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貴州流浪漢器官被活體摘取揭中共更大黑幕(圖)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日】二零零九年,中國大陸媒體《財經》雜誌披露廣州市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中山三院)肝移植科副主任醫師張俊峰及另兩名同院醫生,將一名貴州興義流浪漢帶到醫院抽血做配型,將全身可用器官摘取,拋屍到水庫中的殺人活體摘取器官事件。由於海外早前曾廣泛報導法輪功學員被中共活體摘取器官黑幕,聯合國多年來一直要求中共當局公開交代,有關活體摘取器官一直是中共當局頭號報導禁區。文章問世一個月之內,《財經》雜誌被限令停刊整頓三個月,中宣部禁止內地媒體跟進報導。

此事件曝光之後,海內外一片嘩然,一提「活摘器官」,人們的注意力又重新回到法輪功的身上。早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明慧網就有報導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傳聞。直到二零零六年,海外媒體進一步揭露中共大量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滅絕人性惡行,於二零零三年左右達到高峰。

也許第一次聽到真相的讀者會覺得無比震驚,在人類已經進入現代文明的時代,怎麼會有如此沒有人性的事情發生?也許一些人會覺得不可思議,甚至難以置信。然而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確實已經達到了極端的滅絕人性,為了避免引起善良人們的公憤,中共多年來都在用各種方式掩蓋著真相。但是這些令人髮指的惡行卻一直在發生著,甚至就在你我的身邊。我們可以通過身邊的一些現象和事例層層為您揭開黑幕。

一、死刑執行車的真實用途

據《貴州都市報》報導,零四年二月二十日,遵義市中級人民法院首次使用該院花六十餘萬元購置的全國首輛大型死刑執行車,採用藥物注射方式對一名罪犯執行死刑。從此以後這種「死亡之車」遍布中國各地。


死刑車

死刑車

這種車外型與一般的警用巡邏車無異,但車廂的內部配備像是醫院的開刀房,其恐怖肅殺氣氛,仿佛重現德國納粹政權使用毒氣卡車來屠殺罪犯、精神病患與猶太人的歷史。納粹德國早在六十年前就率先使用類似的死刑執行方式,當時為節省運送罪犯和猶太人的時間,納粹科學家研發出一種密封式卡車,可從排氣管把一氧化碳送入車內,一次就可殺死五十人。

據英國《每日郵報》報導指稱,在中共官員眼中,死刑車的最大好處是方便摘取死刑犯器官圖利,包括犯人的眼睛及腎、肝、胰與肺等器官,再火速把器官送到北京、上海與廣州附近的醫院,賣給在醫院裏等候移植的有錢人,或者來自國外的「器官移植觀光客」。

中國人由於傳統觀念,死後想落個全屍,沒有捐贈器官的習慣,農村人都不讓死後火化遺體。幾乎所有的中國人沒有在遺囑中同意把自己的器官用於移植,也沒有和家人談論過這個話題。然而近年來中國器官移植的數量大幅飆升,以肝臟移植手術為例,根據中共官方統計,一九九八年之前的八年間全國施行肝臟移植數僅七十八例,到二零零三年,肝移植飆升為三千多例。二零零五年中國進行了近四千例肝移植,一萬例腎移植,卻僅僅不到三百枚腎是來自捐贈者。中國的許多大醫院可以提供全世界最短的器官等待時間。從二零零零年以來的六七年間,一些醫院公開聲稱的器官移植等待時間是一週到四週,甚至是幾天。許多大醫院的移植手術多台同時進行,晝夜不停。

在驚人的速度和數量後面,卻隱藏著一個問題:在中國,這些用於移植的大量的人體器官到底來自何方?要保證這種大批量和快速的人體器官的供應,先決條件是一個由活人組成的器官供體庫。而且,這個人群必須是被嚴密控制的,因為對他們要求可以隨時抽血,檢查身體,然後,根據移植病人到來的時間,摘取他們的器官,以保持器官的新鮮和活性。那麼,這個器官供體活人庫到底是由一群甚麼樣的人組成的呢?

二零零六年七月加拿大公開了一份長達四十九頁的關於「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調查報告。該獨立調查的成員─前亞太司長喬高(David Kilgour)和著名人權律師麥塔斯(David Mates)的喬高表示:「在過去五年內,經過調查,至少有四萬一千五百例器官移植來源不明,很可能是來自法輪功學員。報告給出了三十三種不容置疑的證據,中共對這些調查沒有回應,而且他們宣布從二零零七年五月起不允許再進行器官移植交易,這一做法相當於承認了我們的調查。」

二、活體器官庫

今年八月底中共首度公開向全世界承認摘取死刑犯器官,並承認中國大陸所有器官移植中,超過65%的器官來自死刑犯。中共從建政以來,從活人身上摘取器官已經成為其衛生體系的一部份,中共歷來極力否認和抵賴從死刑犯身上活體摘取器官,因為這種做法喪盡天良、殘忍而野蠻,是對人基本權利的公然挑釁,為世界所不容。如今卻公開承認摘取死刑犯器官,其根本目的是想掩蓋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

中共對外公布的死刑犯每年約有一千八百人,但是自鎮壓法輪功的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五年間,器官移植卻暴增至六萬例,超過死刑犯人數多達數十倍以上的這些供體從何而來?二零零六年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惡行在國際上被曝光後,肝移植數量急劇下降,二零零七年的數量只是二零零五年的一半。

二零零六年三月八日,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前中共駐日媒體記者,向美國大紀元時報披露,在中國遼寧省瀋陽市蘇家屯區「有一個特別的地方」,大量法輪功學員被秘密關押在此。他們最後會被殺死,內臟被摘取,用於移植。中國勞教所和集中營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活體器官摘取的惡行從二零零零年底即開始,並在中共各地的勞教所、監獄、秘密集中營及相關醫院普遍發生並持續至今。在一些中國醫院的網站上,竟能保證在很短時間內就能找到匹配的肝和腎。大家知道即使是在器官捐獻意識很發達的美國,器官移植等待的時間平均也是二~七年,因為要找到一個配型完全吻合的器官的幾率小,而中國的醫院,卻可以在二十四小時內就找到配型的肝和腎。這位證人還說:很多人都將器官移植的數據集中在官方公開的部份上,實際上在中國進行的地下非公開的器官移植數量要比公開的要多幾倍……器官移植的管理系統是軍隊……所以需要將一定的注意力關注到許多的軍事設施上,那才是真正的集中營。

美國聖托馬斯大學哲學教授馬丁先生對記者說:「這不僅僅是一個政權對它的人民所犯下的罪行,也是一種極端的反人類罪。在中國有如此眾多的人因為本來是為了救死扶傷的器官移植而被害死,這就是一個巨大的犯罪,而且這種行為是因為來自於一個政府的政策,那就是這個政府的犯罪。

在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輪功開始時,為配合江澤民和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政策:「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法輪功被中共媒體鋪天蓋地的謊言抹黑、妖魔化,學員遭到肆意綁架、關押和殘害。江氏下達的對法輪功學員「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密令,更將迫害推向了歇斯底里化。在中共的監獄、勞教所、看守所、精神病院和洗腦班裏,不願放棄「真善忍」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遭到了令人髮指的精神摧殘和酷刑折磨、受到殘忍下流的性侵犯、被用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殘害……。雖然中共至今還沒有公開對法輪功學員判處死刑,可據明慧網通過民間渠道的不完全統計,迄今已有三千三百三十六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得以證實。活體摘取器官就是對江澤民之「肉體上消滅」政策的直接執行手段。

活體摘取器官從江澤民和中共中央下達的密令、文件送達各大軍區開始,軍隊成為中國活體割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移植管理系統的核心和總負責機構。軍隊、衛生部、「六一零」、警察、看守所、監獄系統配合,將法輪功學員在全國範圍內抽血、註冊、電腦管理,作為統一的活人器官庫,統一關押、分配、調度、運輸、活體摘取、焚屍滅跡。換句話說如果你是個法輪功學員,你被中共綁架進了監獄,你基本上就處於被活體摘取器官的流水線上了。由於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被曝光,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關注,中共活體摘取器官轉入地下,並大規模銷毀人證、物證,但活摘器官仍在進行之中。

2006年5月初,希望之聲國際電台記者對山東威海海軍404醫院醫生查詢。一名醫生對要求肝移植的病人家屬承諾,5月中旬有一批活體器官,來自20多歲健康的死刑犯。 404醫院專門主治肝移植,據院方介紹活體肝來自貴州,是由上海醫院去摘取,然後分配給404醫院。 當問到器官來源會不會涉及法律問題時,醫生保證貴州那邊有完備的法律手續,不用病人擔心。

從山東威海海軍404醫院醫生披露的器官來源,推斷貴州有一個活體器官庫。而且正如揭露集中營黑幕的證人所說,他們都偽造了法律手續。貴州由於地勢特殊,軍事設施複雜,許多大山都是中共過去用於戰備時挖空的秘密軍事基地。如果秘密關押大量的法輪功學員,是不易被外界知曉的。因此揭開層層黑幕,阻止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虐殺就顯得迫在眉睫。

三、貴州兩位法輪功學員被活體摘取器官拋屍荒野

二零零六年八月海外媒體紛紛報導了貴州開陽縣法輪功學員傅可姝和金砂縣法輪功學員徐根禮被人活體摘取器官後拋屍荒野。遺體照片慘不忍睹,震驚了無數海內外人士,同時也讓貴州民眾第一次痛徹心扉的看清了中共的罪惡與恐怖。


傅可姝

徐根禮

二零零六年四月底,已失蹤半年的貴州省開陽縣法輪功學員傅可姝和金砂縣法輪功學員徐根禮的屍骨在井岡山五指峰被發現。據觀察,死者的器官丟失。兩人眼球被人挖走,年輕的小伙子徐根禮還被摘除了內臟器官。美國耶魯大學腎臟科醫生徐建超在看過照片後分析論斷,種種跡象表明他們是在活著的情況下被摘取了器官。然而中共的警察稱兩人是自殺,從而拒絕家屬進一步調查的請求。

聽聞此慘案後,同為貴州人,筆者痛徹心扉,親自撥打了井岡山所在省會江西南昌的一所軍醫院的電話,聲稱自己有親人要做器官移植,詢問需要等多長時間,院方立即答覆:「你準備六萬塊錢就行了,很快就可以找到供體,一個禮拜就可以給你的親戚動手術了。」聽到對方乾脆、冷酷的答覆,看著傅可姝、徐根禮慘不忍睹的遺體照片,筆者淚流滿面,大腦一片空白,久久無語……

加拿大獨立調查員喬高和麥塔斯在「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調查報告中說:「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是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各種事實都從各個環節冷酷的說明了這件事情的真實和規模的龐大。

四、聯合國要求調查

目前,在國際社會的強大輿論壓力下,全球十八國政要要求聯合國採取行動,聯合國反酷刑委員會發布調查報告,要求對法輪功學員被活體摘取器官的情況進行調查,並要求對進行迫害責任人繩之以法。

日前西班牙國家法庭做出了該國一項史無前例的裁定,決定以群體滅絕罪及酷刑罪,起訴包括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等五名高官。法院通知書內容表示,若被告的罪名成立,將面臨至少20年的徒刑。此案是針對由江一手挑起,對堅定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進行全國性的迫害以及「滅絕」等不法行動的起訴。被告有四至六週的抗辯期,若無異議,法庭將對其發出國際逮捕令。

原告辯護律師卡洛斯先生說:「歸還被中共殘酷迫害的法輪功群體以司法公正,我們向這個目標邁出了歷史性的實質的一步。那些犯下滔天罪行的人要知道,受到法律制裁的那一天很快就會到來。千百萬和平無辜的法輪功學員僅因為他們的信仰就慘遭如此殘暴的迫害,這是法律和人心所不允許的。天網恢恢,誰也不會逃過這場正義的審判。可貴的中國人民,有著五千年寶貴歷史文化的中國人民,不可以這樣任由中共踐踏他們高貴的價值和人格。我真心地希望,正義的光芒儘早照耀在偉大的中國的土地上。」

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是中共對法輪大法修煉者所犯罪行中最深重的部份,滔天大罪引發人神共怒,天滅中共這個大魔已經成為各界的共識和歷史的必然。在歷史即將翻過這一頁時,已經有六千四百多萬中國人選擇了加入退出中共,解體中共,停止迫害的大潮之中。清醒吧!可貴的中國人,了解真相,不要與魔為伍,脫離中共,解體中共,這就是最大的善舉和對自己最好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