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犯」撐不起中國器官移植市場上的蘑菇雲(3)

2003年:一朵蘑菇雲在中國器官移植市場上升起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七日】(接上文

五、2003年:器官移植市場「蘑菇雲」的升起

中國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說,「在過去十年間(1997-2007),中國器官移植數量飛速增長」。[24] 他是這樣具體描述的:「全國一共有 600多家醫院、1700名醫生開展器官移植手術,太多了!」[25] 相比之下,在美國,能夠做肝移植手術的只有約100家醫院,從事腎移植的不過200家;而香港特區能夠從事肝、腎和心移植手術的醫院僅各一家。對於中國器官移植髮展速度,從兩家與軍方關係密切的醫院「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和「解放軍第二軍醫大學第二附屬醫院(上海長征醫院)」在其網站上公布的手術成果飛速增長圖就可略見一斑(參見附錄2)。

中國移植專家對外公布的器官移植數量,雖然具體數字有所出入,但是都能顯出大陸器官市場在過去十年的瘋狂發展(具體數字參見附錄3)。在 2003-2006年間移植醫院泛濫的時期,還出現了不少地下醫院,也擠進器官市場牟取暴利。這些地下醫院移植的器官,很可能是沒有計算在公開的器官數量 中,那麼,這期間的實際移植數量應該超過我們公開談論的數據水平(參見附錄4)。

從總體層面上看,不管各家各派如何估算,有一個重要特點是肯定的,就是1999年到2008年間的發展,從數量級上來說,可以粗略地劃分為三個階段。

根據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和全軍器官移植中心主任石炳毅提供的數據以及大陸媒體的各種報導,大致可以勾畫出來中國器官移植數量的趨勢圖,如下所示: (詳細情況和來源請參見附錄5)

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在2003年前後,移植數量有一個大幅度的飛躍,2007年又降了下來,但是,仍然維持在比2003年前高的水平,按中共的說法,那是因為2007年之後,大力宣傳親屬間活體移植,有了效果,目前親屬活體移植比例已經有40%。[26]

更形像地表示,我們可以用一個類似核爆炸的「蘑菇雲」來表示中國器官移植市場的變化,2003年就是那個「蘑菇雲」的膨脹點:

那麼,這個器官移植市場的「蘑菇雲」需要的供體,是來自哪裏呢?

世界各國移植的數量在這十年間基本都是比較穩定的。加拿大從1997年到2007年的器官移植數量大概是從1,500例增加到2,200例,美國的移植數 量從1997到2008年是從2萬例增加到2萬7千例 (參見附錄6)。中國在穩定了幾年以後(1997-2002),突然大幅度增長,然後在外界質疑活摘器官之後,又突然降了下來。這種現象不符合世界器官移 植髮展的正常過程。

六、2003-2006年:器官移植史上絕無僅有的市場

看到上面的這個大大的「蘑菇雲」,讀者也許已經開動豐富的想像,為多餘的器官到底來自哪裏,琢磨著各種各樣的答案。請大家現在不要急於下結論,我們先來看看中國大陸2003-2006年間的器官移植市場所具有的在移植歷史上獨一無二的特徵,然後再判斷到底甚麼樣的器官來源才能撐起這一朵血色的「蘑菇雲」。

1、特徵之一: 超短的器官等待時間,一個器官移植史上的特大意外

美國衛生部的數據表明,在美國,肝的平均等待時間是兩年,腎的平均等待時間是三年。[27] 而中國的一些醫院說,他們的器官等待時間短到只要以周來計算。

下面列表顯示了中國幾個大的器官移植中心在2003-2006年期間正式公布的平均器官等待時間,最右邊一欄是美國衛生部公布的器官平均等待時間。可以看 出,美國是2-3年,中國是1-2週,天壤之別,可以說是開創了器官移植歷史上的一個特大意外。意外的等待時間,就意味著有意外的器官來源。

(資料來源:

(資料來源: 請參見附錄7)

2、特徵之二: 昂貴的費用,器官移植成暴利行業

各大醫院的收費標準可能不一樣,但是昂貴的程度從中國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的國際移植(中國)網絡支援中心的費用表中可見一斑。

腎移植6萬多美元(約合40多萬人民幣),肝移植10萬美元(約合70萬人民幣),肺和心臟器官更貴,要15萬美元以上 (數據來源和詳細費用列表請參看附錄8)。

據《鳳凰週刊》2006年報導,隨著國外患者與日俱增,移植手術費用也逐漸上漲。2004年初,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的肝臟移植手術費 用為3.2萬美元(約合人民幣25萬元)左右,到2005年,治療費用已經超過了4萬美元(約合人民幣33萬元)。[28]

高額的收費 (背後是廉價的供體來源),使得器官移植成為暴利行業。解放軍第309醫院器官移植中心在其介紹中稱「移植中心是我部重點效益科室,2003年毛收入 1607萬元,2004年1-6月份為1357萬元,今年(2005年)有望突破3000萬元。」[29]

天津的東方器官移植中心更是大發器官財。據《南方週末》報導,「急劇膨脹的業務,讓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獲得巨額營收。據此前媒體報導,僅肝移植一項,一年即可為中心帶來至少1億元的收入。」 [30] 2006年9月,東方器官移植中心新大樓啟用,這棟投資1.3億、擁有500張病床,總「病床年周轉率」可達上萬次,外科手術中心可同時進行九台肝移植及八台腎移植手術,成為亞洲規模最大的器官綜合立體移植中心。

當器官移植變成了暴利行業,後果是嚴重的。一方面有錢人願意花大錢買器官,另一方面,巨大的暴利就會推動醫院為追求經濟效益而不顧一切地去開闢新的器官來源。那麼,在特定的政治氣候下,某些群體就會成為這個器官來源的犧牲品。

3、特徵之三: 中國成為全球器官移植旅遊中心

昂貴的費用使得病患的主要來源是有錢人階層,侷限於一個特定群體:

•海外的病人(流行一時的「器官移植旅遊熱」)
•大陸有錢的生意人、明星和中共官員
•少數傾家蕩產的普通病人

據《三聯生活週刊》2004年報導,國內的病人大多是「有自己的產業,做生意的」,也有部份「有職務的」。報導還稱,短短幾年間,更有數萬海外病人赴華移植器官,掀起了「器官移植旅遊」。該文章描述了器官移植旅遊的盛況:「除 了韓國人外,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註﹕又稱東方器官移植中心)還有來自日本、馬來西亞、埃及、巴基斯坦、印度、沙特阿拉伯、阿曼和港澳台等亞洲近20個國 家和地區的患者前來就診。在該醫院4樓,經常可以看到圍著頭巾,穿著長袍的阿拉伯人,病區中心的咖啡廳儼然成了‘國際會議俱樂部’,不同膚色、不同種族的 人在此交流看病心得。」[31](2007年7月,中國衛生部要求各醫院停止為外國人做器官移植手術。)

4、特徵之四:小市場中的大市場,出現「蘑菇雲」

高昂的費用,病人來源的侷限,並沒有使器官移植市場「曲高和寡」。相反,2003年後中國器官移植數量是大幅上升的,每年突然增加了5千到1萬例甚至更多的器官移植,形成了一個意料之外的「蘑菇雲」。

中國每年大約有150萬人因末期器官功能衰竭需要移植,供體短缺現象要比美國等移植大國嚴重得多。但是,從2003年開始中國成為了一個供體豐富,吸引國 際病患源源不斷來到中國作器官移植旅遊的世界移植中心。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副主任鄭虹在2004年接受《三聯生活週刊》採訪時自豪地說,「中國的供體短缺其實比國外好了太多」。[32]

這是怎麼回事呢?

原來,在中國混亂的總體上器官嚴重短缺的移植市場中(小市場),卻存在著一個「市場中的市場」--面向特定病患的供體豐富的另一個市場(大市場)。只有了解了中國器官移植「小市場中的大市場」,才能明白中國器官移植市場狀況到底是怎麼回事。

中共在否認活摘器官的指控時,就抬出過這樣的理由,說中國有一百多萬人等著器官移植,怎麼可能在很短的時間內等到器官呢?其實,就是在混淆這兩個「市場」。

5、特徵之五:國產的器官,出口的質量

中國這個階段的移植市場有很多反常的現象,除了上面提到的超短的器官等待時間,面向特定的小群體,數量規模反而大增等等之外,還有一個值得注意的特點,就 是器官數量的增加並不是靠犧牲器官質量換來的。恰恰相反,這個時期的器官供體質量非常好。中國人都明白,大陸出口產品的質量是要遠遠好於國內市場的。這一 波國際器官旅遊熱中,中國器官移植的大客戶是海外病人,給他們換器官,類似於出口產品,當然對器官質量的要求是很高的。

中國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的國際移植(中國)網絡支援中心在其網站上的「問答」中,對於質量問題,是這麼說的:「在中國開展的是活體腎移植與各位在日本的醫院及透析中心聽說的屍體腎臟移植完全不同。」「腎臟移植最重要的是組織配型問題。進行活體腎移植前,首先要檢測供體腎臟的功能及供體者的白細胞,以確保移植用腎臟的安全性。為此可以說比起日本的屍體腎臟移植,這裏更為安全可靠。」 (參見附錄9) 活體,成為招攬海外病人的重要廣告。

海外的獨立調查機構曾以病人或者病人家屬的身份打電話到中國大陸的移植醫院,詢問器官情況,得到的答覆大都是「供體是健康的」 「一般在30歲」「保證質量是最好的」等等。[33]

也就是說,正因為等待時間短,器官質量高,才造成了大陸的國際器官移植旅遊熱。

6、特徵之六: 2006年之後豐富的供體來源突然消失

器官來源一般來說比較穩定,這也是前面我們提到的加拿大和美國的器官在十幾年中沒有太大的增幅,當然更沒有突然的下降。中國大陸在2003-2006年的 瘋狂增長之後,隨著2006年3月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指控在國際上造成越來越大的壓力,中國大陸2007年的器官移植大幅跌落。

活摘器官曝光之後,中共一方面予以否認,另一方面加快了對器官市場的整頓,頒布了人體器官移植條例,對移植醫院實行準入資格,600多家醫院中,只有160多家醫院獲得資質。

移植醫院的減少是不是造成器官移植數量下降的原因呢?當然不是的,至少不是最根本的原因。準入醫院少了,醫院對於供體來源的競爭也應該大大減少。對於那些 大醫院來說,如果供體來源沒有大的變化,供體應該更加豐富,但是,實際情況是,許多大醫院的器官移植例數急劇下滑。所以,問題出在供體的消失,而不是醫院 的多少。

2007年5月,中華器官移植學分會常委、全軍器官移植中心主任石炳毅對《科學時報》的記者說「我國器官移植的數量,在2006年達到了歷史最高峰,完成了近2萬例的器官移植手術;2007 年1~5月份,與去年同期相比卻出現明顯的下降,主要問題仍然是供體短缺。」[34]

《南方週末》2007年7月刊登的一篇文章更是生動地說明了這個問題。文章稱,「做移植手術的大夫抱怨供體突然短缺了。」「朱 志軍是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副主任,在東方器官移植中心二樓辦公室裏,朱志軍顯得有些憂心忡忡。他對記者說,從春節後到現在,近半年過去,這家號稱亞洲最大的 器官移植中心總共才做了15例肝移植手術。而在2006年,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創造出了一年完成600多例肝移植手術的紀錄。」[35]

死刑犯器官的相對穩定性

從本文開頭簡單的估算中,我們可以看出死刑犯提供的器官具有一定的穩定性。在2003年前和2006年後,基本上都維持在6000例左右。事實上,這個穩定性是由幾個因素造成的:

1)移植技術和免疫抑制劑在90年代末已經成熟,不存在技術上的突破造成數量大增的現象。

2) 器官移植需要有配型要求,這是一個技術上的瓶頸,使得同一器官來源能相對地保持著一定的穩定性。

3)中國缺乏器官共享體系,一般是當地醫院和當地的死刑犯進行匹配,還有地方保護主義的考慮,匹配範圍有限,不太會有大起大落。

4)死刑犯本身是要經過司法系統的固有程序來判決的,除非嚴打年份,死刑犯的人數是比較穩定的,甚至逐漸地在慢慢下降。

5)利用死刑犯器官的「合法性」,以及社會上普遍有一種對死刑犯還能對社會盡點貢獻的「道德認知」,造成了中國移植醫院可以不在乎外界的壓力。

這就是說,來自死刑犯的器官,相對來說是比較穩定的器官來源。

最高人民法院收回死刑核准權後,對死刑犯器官來源的影響

最高人民法院自2007年1月1日從省級高級法院收回死刑核准權,導致死刑犯案例下降。這是不是造成2007年器官供體嚴重短缺的原因呢?當然有這個因素,但影響並不大。據新華社2008年3月10日的報導,高院收回死刑核准權後,2007年全國死刑的不核准率只有15%。36 這個比例(很可能高估)也 說明死刑犯器官來源並沒有受到嚴重影響。從實際的移植數量上看,也是如此。在本文第一部份的「歷史數據的參考」中引用了《中國日報》的報導,報導稱目前 (2008-2009)65%的器官來自死刑犯,這兩年每年有近一萬例左右器官移植。那麼,差不多也就是每年有6000多例器官來自死刑犯,基本上與 2000-2002年的水平差不多。

所以,2007年器官數量的大幅下降,必然是由於其他的器官來源的突然消失造成的(不過,並不確定是不是完全消失)。

綜上所述,中國大陸在2003-2006年突然出現,又很快消失的器官移植市場,是歷史上絕無僅有的市場。利用死刑犯器官不會表現出以上那些非常特徵。

順便提一下,從2007年起,由於器官短缺,親屬間的活體移植成為另一種器官來源。媒體上也大肆宣傳,試圖改變中國人對給親人捐器官的恐懼和認識。據人民網報導,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在2007年完成了84例親體肝臟移植手術(親屬可以捐出一部份肝)。[37]不過,2006年以後親屬間活體器官成為另外一個重要來源之事,與本文關注的2003-2006年的器官移植「蘑菇雲」市場沒有甚麼關係。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