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吳秀傑女士自述被迫害經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是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大法弟子吳秀傑,自一九九五年得法後,身體得到了健康,從不吃藥。而且人顯得特別年輕,根本不像五十多歲的樣子。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一改從前自私自利的心理,工作中兢兢業業,不計較個人得失,與同事關係融洽,經常幫助有困難的人,得到周圍人的好評。然而,在中共邪黨執政的國度裏我卻失去了做好人的自由。

自從一九九九年法輪功被非法打壓以來,我一直在忍受著中共邪黨給法輪功修煉者造成的殘酷迫害,給家人帶來了巨大的痛苦,再也沒有了以往平和、安樂的生活。所有的親朋好友每天都為我擔心,他們深知中共邪黨歷次整人的招數,手段極其殘忍,這次對待法輪功修煉者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所用的刑罰,集古今中外之大全,慘不忍睹。丈夫和女兒籠罩在巨大的恐懼與擔驚中,他們整天提心吊膽,惶恐不安,生怕自己的親人遭受迫害,可迫害還是發生了。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八日下午,建國路派出所片警張志剛和警長小稿,私自闖入我家,就是一頓亂翻,把我的大法書、煉功帶等物品搶走。第二天,張志剛和副所長徐研景為了請功,逼迫我放棄修煉法輪功,並供出同修,他們還說了一些誣蔑大法的話,並強行讓我簽字。我據理力爭,堅決不配合,他們就把我強行綁架到佳木斯看守所,五天後,丈夫通過花錢(據說丈夫給610警察劉衍五千元錢),他們才把我放回來。

在以後的日子裏,我的生活更加沒有安全的保障。佳木斯東風公安分局和建國路派出所的警察更是頻頻來我家騷擾。他們不分白天黑夜的來我家砸門,弄得四鄰不得安寧。沒辦法丈夫苦苦地哀求我,「咱們別煉了,我知道你是一個好人,可這年頭,邪惡當權,做好人太難了,看在女兒的份上,就讓我再多活幾天吧,咱們惹不起這些邪惡,就躲著點行不!?」丈夫邊說邊泣不成聲。那一刻我真的感受到,中國大陸百姓的辛酸,做好人的艱難。我安慰丈夫:「大法這麼好,他不但能改變我的心靈,還能幫我驅除身體上的疾病,你放心吧,這麼正的法,一定會很快平反的,烏雲遮不住太陽……。」在我被迫害的這些年裏,丈夫在恐懼與痛苦中,使他患上了多種疾病,高血壓、心臟病等。

二零零一年的一天早晨四點多鐘,急促的「噹噹」砸門聲,驚醒了沉睡的人們,我怕影響鄰居們休息,將門打開,一下子闖進屋十多個人,都是佳木斯市東風公安分局和建國路派出所的,他們進屋不容分說,就是一頓亂翻。就連我女兒的閨房和廁所都沒放過。我質問他們為何這樣,他們說勞教所跑人了,懷疑藏在我家,多麼荒唐的理由。他們沒有翻到任何東西,便揚長而去。我的心在久久的顫慄,這不是當年的土匪所能幹出來的嗎。真可謂:保護公民安全的警察,反倒是最不安全的因素,打擊犯罪為使命的「人民公安」,成了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最善良的民眾的人。

在中共對法輪功迫害的十年裏,每到敏感日,如「十月一日」、「七月二十日」等日子,警察們都要到我家和我單位進行所謂的回訪、騷擾。

奧運會前夕(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三日下午),警察們分為兩路,分別到我單位和我家,企圖再次綁架迫害我,我在單位領導和同事的掩護下,安全走脫。但我家的門被惡警們強行打開,他們又一次非法入室,進入我家,偷走了電腦、VCD、四百元錢、大法書、法像和蓮花燈等。而後,惡警們還不善罷甘休,繼續在我家非法蹲坑。我弟弟吳雙利來我家串門,他們強行將我弟弟惡狠狠地拽進屋裏,恐嚇我弟弟,逼問他是否學煉法輪功,我弟弟膽怯之下,無奈承認,惡警們就像飢餓的猛虎撲向獵物一樣,如獲至寶,瘋狂地把我弟弟的家洗劫一空,並將我弟弟綁架到佳木斯市看守所作為人質。惡警們揚言,抓不到吳秀傑就不放吳雙利。

我們一家人急的團團轉,不知如何是好。吳雙利被綁架十天後,惡警們向他家人勒索一萬五千多元錢,才把吳雙利放回來。我弟弟原本是靠蹬三輪車,維持家庭最低生活的,這一萬多元錢全部是從親朋好友們那東挪西湊借來的,給本來就非常貧困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我為了躲避惡警們的非法抓捕,被迫流離失所。惡警們更是頻頻騷擾我的家人及親朋好友,就連同學家和鄰居家他們都不放過,致使我沒有棲身之處,四處漂泊。後來好心的同修收留了我,我才得以暫存。就在我流離失所兩個多月的一天,也就是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我準備回家取些換洗的衣服,早晨八點多鐘,我又被早已有備而來的惡警們再一次綁架。當時我只穿著短衣短褲,沒來的及穿鞋,惡警們蜂擁而上,七、八個人一起強行把我抬上警車,先把我拉到佳木斯市建國路派出所,逼迫我放棄修煉,我不從,據理力爭。惡警們又強行把我關押到佳木斯看守所。十五天後,非法勞教我十五個月。

在非法勞教期間,邪惡警察強迫我們超強度的奴役勞動,每人每天要穿五千雙衛生筷子,完不成任務,就要受體罰和辱罵,繁重的體力勞動,使我左手鼓起了一個大筋包,至今未消,疼痛難忍;白天累得精疲力盡,晚上還要背邪黨那些不合理的監規;一天三頓湯,湯裏經常有大蟲子和蒼蠅等髒東西,湯裏有很多泥;惡警們直接或利用刑事犯強迫大法弟子所謂的「轉化」,他們在已經寫好的五書上(有保證書、悔過書等),強行簽字、按手印(有隊長劉亞東、指導員李秀錦、大隊長牟振娟等四五個人強行按手印),稍有不順心,隊長高傑等人就罵我們、罵大法,氣氛恐怖,心情壓抑。那裏簡直是人間地獄,給我精神和身體造成極大的傷害。在勞教期間那段難熬的日子裏,我丈夫非常痛苦,身體每況愈下,曾三次住院;我女兒也因為找不到媽媽,常常處於痛苦無望之中。我妹妹也常常是以淚洗面,親朋好友都為我牽腸掛肚……

在此我發自內心的呼喚:世人清醒吧,請不要被邪黨欺騙、利用,早日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給自己留下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