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劉景敏在北京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九日】(明慧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這裏記錄的是佳木斯劉景敏因堅持修煉法輪功,並向世人講清真相,在邪惡的中心北京遭受的一系列的殘酷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對法輪功開始了鋪天蓋地的邪惡迫害。為了說句公道話,佳木斯大法弟子劉景敏進京上訪。火車在半路上被警察堵截,劉景敏乘機走脫。為了避免邪惡迫害,從此居無定所。

二零零一年劉景敏的丈夫下崗,而後去北京開了一個小超市,以此維持全家人的生活。不久劉景敏也輾轉來到了北京。二零零二年一月份她所在的資料點遭到破壞,麵包車、電腦、複印機、打印機、現金、大法資料等各種物品全部被抄走,價值達二十多萬元。當時不少同修被綁架,其中有一對夫婦被抓後雙雙被判刑,丈夫被判十年,妻子被判五年。

一月二十四日晚九點多鐘劉景敏被海澱刑警隊綁架、抄家,除一袋光碟和真相資料外,家裏的呼機、手機、掌上讀、現金等物品全部一掃而光。劉景敏的丈夫阻攔惡警抓人,遭到他們的暴打。惡警還到他們開設的超市,將貨架上的物品全部扔到外面,不許再開,造成的經濟損失達十多萬元。惡警們的所作所為完全是強盜、土匪的行徑,邪惡到了極點。

一、在看守所的日子裏

當晚劉景敏被送到海澱區看守所。第二天一個胖警察提審她。劉景敏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由於不配合他的提審,審訊再一次升級。惡警給劉景敏上大背銬並鎖在椅子上,使她疼的剜心透骨。因為劉景敏不回答他們的問話,一個看似小頭目的劉姓惡警就拿著電棍扔在沙發上,威脅恐嚇她,說叫她嘗嘗電棍是甚麼滋味。另有幾個警察,其中有一個叫王濱的,拿電棍直奔劉景敏的頭部電來,這時一道藍光向王濱射去,只聽到了「啊呀」一聲,電棍電了惡警一下就掉到地上。王濱說電棍跑電壞了,經檢查並沒壞,王濱說:你還有功能哪。有一個說我就不信,拿電棍直衝劉景敏來了,緊接著四五個警察蜂擁而上,一個電棍還不夠,又拿來一個,劉景敏大聲喊:師父快來救我!說著就看見電光閃了一下,那個叫王濱的警察碰了個跟頭,就聽一個警察說:還真神了,電不了她了。拿起電棍還要電她,這時劉景敏正眼直視,嚇得他們只能後退。那個頭說:算了吧。

事後他們又變招數,在夜間審訊不讓劉景敏睡覺,劉景敏一閉眼惡警就打她,給她念那些誹謗大法的邪惡說辭,強制洗腦。半夜,進來四五個人把事先寫好的保證書拿來讓劉景敏簽字。劉景敏拒簽,他們按她的脖子,掐她的胳膊,逼她按手印,惡人始終沒得逞,屢次失敗。

二、在集訓隊那個黑窩裏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劉景敏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她先被送到北京團河調遣處迫害。那裏真是邪惡的黑窩,拿人根本不當人看,飯菜如豬食,每天超負荷勞動,從早上五點幹到半夜十二點。年歲大的幹活慢,就得幹到下半夜兩點多。每天繁重的奴役勞動,揀羊毛,包「衛生筷」(實際一點也不衛生),早上起床,只給3-5分鐘洗漱時間(包括去廁所)就得到幹活現場,稍慢一點就拳打腳踢,苦不堪言。每週兩次滅絕人性的大搜監,把所有人的衣服扒光,被罩、被褥全部撕開,只剩下棉花套,監室內一片狼藉。

三、地獄般的勞教所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八日劉景敏又被送到北京大興區女子勞教所(原天堂河勞教所)非法關押。從外表上看,那裏有雪白的牆,四週花草樹木,環境幽雅,好像一個大別墅,可裏面卻是一個人間地獄。人人都知道邪黨一貫善於造假。因為外國人經常去北京女勞所進行「參觀」,於是女勞所每天公布的食譜上寫的都是排骨、雞呀甚麼的,實際吃的是鹹菜、窩頭。

劉景敏被分配到五大隊五班。一到那裏首先是被洗腦,被逼迫寫所謂的「三書」,不寫惡警就變著法的迫害她,在精神和肉體上遭到肆意摧殘。劉景敏堅決不寫「三書」,不「轉化」,成了「重點監視」對像。大隊長、小隊長、班長開始表面偽善,多次做她的工作,一看沒見效,就露出猙獰面目,採用「車輪戰術」,換班對她輪番進行「轟炸」:每時每刻看著她,不讓她睡覺,甚至低頭、閉眼都不行。劉景敏被迫害的眼發花,整天迷迷糊糊,站著都打晃,在血壓高達220的情況下度過黑暗的每一天。

在以後的日子裏,她和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一樣,每天都被強制奴役勞動十多個小時,繞線圈(為電視機、收音機所用的)、織狗衣服、織手套,根本不被當人看。二零零三年五月,即非典最嚴重期間,飽受摧殘的劉景敏在被非法關押了一年零三個月後終於走出了地獄般的勞教所。

相信劉景敏被迫害的經歷,會讓更多善良的人認清中共偽善、凶殘的邪惡本性,從而退出邪黨的一切組織,選擇光明的未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