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監獄折磨林澤華致癱、繼續關押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黑龍江省雙鴨山市大法弟子林澤華在佳木斯監獄被迫害致癱瘓。從2008年11月7日至2009年7月8日八個月,林澤華大部份時間生活不能自理,都得求別人幫助,只洗過兩次澡、洗過5次臉、5次腳、洗過5次衣服。監獄那些所謂「幹部」根本不在乎他是怎麼生活的,特別是有三個月長的期間內,沒有派人負責幫助他上廁所,對林澤華的身體傷害極大,病情不斷惡化,他除兩臂、手、脖子和頭部能動,身體其它部位都不能動。吃飯靠在行李上,用托盤和帶把缸子吃。

林澤華無論坐臥,臀部都抬不起來,脖子以下,除兩臂外都不能動,幾乎全身癱瘓。即使這樣,監獄方面不釋放他,也不給他安排護理。

經過詳細了解,現在將他被迫害情況作詳細披露,從中可以看出中共惡黨豢養下的惡警及其指使下的惡徒是多麼的沒有人性。

林澤華,男,1962年5月生,職業出租車司機,原籍雙鴨山市友誼縣友誼鎮人,暫住在友誼縣鳳崗鎮三委。因為修煉法輪功,2001年被非法教養一年,2002年9月被非法教養三年,在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個月後保外,2004年2月在遼寧鞍山市又被非法教養三年,在海城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個月,鞍山市勞教所非法關押三個月後保外。

2007年9月12日林澤華被雙鴨山市國家安全局迫害,惡警用拳擊、腳踢他的頭部。半夜12點被送友誼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在友誼看守所長達7個月之久,其間被所長蔡永德送友誼縣醫院插管灌食迫害。

2008年4月10日,林澤華被送七台河監獄集訓監區,被服刑人員梁廣成罰站,逼迫走隊列變相體罰迫害。

08年7月10日,林澤華被從七台河監獄轉至佳木斯監獄,此時身體已經被迫害的很虛弱,行動不便,走路緩慢,只是尚能行走,生活起居能自理,但已不能從事體力勞動。7月10日下午剛被關進佳木斯監獄五監區二分監區,分監區長賴保華、主管教改的副分監區長於歡、主管車間生產的副分監區長白小光就分別找他談話,讓他寫「四書」放棄大法修煉,並說這是必須的。林澤華不說話,他們讓他「考慮」。第二天,分監區指導員王連宇、監區主管教改兼「610」頭子副教導員魏孟軍又分別找他談話,讓他寫「四書」「轉化」。

從7月12日到9月6日期間,魏孟軍和王連宇,每半個月左右即找林澤華所謂的「談話」一次,軟硬兼施,目的還是逼寫「四書」轉化,被林澤華拒絕。副分監區長於歡按照賴保華的安排,讓服刑人員李鑫(坐班的)每10天左右找林澤華談一次讓林寫「四書」「轉化」,還用語言哄騙和恐嚇威脅,說:你不寫就對你上「手段」。

9月7日,王連宇以搜書為藉口,對林澤華的床鋪、庫房行李兜進行搜查,拿走學習用紙、筆、墨水並將它們燒毀,並跟林澤華索要購物卡被林拒絕。第2天他硬是搶走了林澤華的存錢卡,並說分監區決定不准林購物、訂餐、不准接見家人、不准打電話、甚至連日常生活用品也不讓買,企圖以截斷經濟和通信的手段施加壓力,達到強迫寫「四書」「轉化」的目的。至今10個月過去,林澤華幾次索要存錢卡,他們都以不寫「四書」不「轉化」為由非法扣押著不給他。魏孟軍了解此事,對此違反監獄規定的行為不制止,放任縱容。

10月份,服刑人員姜美庚(就是迫害張明輝的人),給賴保華出主意說,要「轉化」林澤華,就讓他出工幹活,身體受不了,就寫「四書」了。10月16日下午,賴保華把林澤華從411寢室調到407寢室,安排搶劫犯李岩松(山東富錦市隆川人,37歲)對林澤華進行包夾迫害,不許任何人和他接觸、說話,除吃飯、上廁所、不准離開李岩松的視線,平時不准離鋪、不許別人幫助林。誰幫助林澤華了,李岩松就罵誰並且說是甚麼「幹部」(即惡警)讓他這樣幹的。一次晚飯後他連哄帶騙讓林澤華寫「四書」被林拒絕,李岩松惱羞成怒恐嚇說:我整法輪功最有招了,絕不手軟,法輪功沒有受得了的,你這身體受得了?「幹部」說了不打你、不罵你,就是折磨你。不寫「四書」的,不讓睡覺,往眼皮上支火柴棍,站著不准動,往手上扎針。

惡徒李松岩四處散布說即使折磨死林澤華也得讓他寫「四書」「轉化」。有良知的服刑人員很反感,說人都這樣了,你還折磨人家,你還有人性嗎?李松岩對林澤華說,不寫「四書」是絕對放不過你的,明天開始你就跟我出工幹活。林澤華說我幹不了。李岩松說:幹不了也得幹,誰讓你不寫「四書」的。林澤華跟他講真相,他說:你別給我講甚麼法輪功不是犯法……

自那以後,林澤華被李岩松逼迫到幹活的車間。林澤華身體虛弱得根本無法幹活,李松岩就說,你不幹每天也得出工來陪著,這是「幹部」的意思。你不寫「四書」不「轉化」就這麼折磨你。

因脊柱疼痛和頭昏沉坐不了,林澤華每天只好站在車間,站累了就來回走走,每天從早7點一直站到晚4點30分或5點,因行走都困難,去車間帶不了餐具,每天中午就乾啃一個饅頭。

就這樣從10月17日一直到11月6日,20天,每天艱難的挪動雙腿出工,500米的路程要走45分鐘至50分鐘。這些情況監區惡警都知道。魏孟軍在車間看見明知故問:你坐這幹啥?副監區長劉旭對林澤華說:人家都幹活就你呆著,好意思嗎?每天出工收工林澤華都要先走,卻總是走在最後。惡警們為了撈取政績,明知以此方式達不到寫「四書」和「轉化」的目的,但仍要這樣做,就是變相體罰。有警察問賴保華那個法輪功怎麼樣了?賴得意的說:整呆了。每天出工時其他監區服刑人員看到林澤華的狀況就說:人都這樣了還讓出工,共產黨太沒人性了!有的人直搖頭。

一次,惡人李岩松嫌林澤華走的慢,一邊罵他,一邊像瘋了一樣去拽他,結果,林澤華被他扔出4米以外的樓梯板上(靠扶手一側)當時林澤華就站不起來了,林澤華質問李岩松,「誰給你這樣的權利對待我,你想把我整死啊?」帶工分監區長龐茂勝聽到喊聲走出辦公室問:咋回事,見林澤華起不來,不得不讓服刑人員(坐班)李才把他背下樓去。賴保華竟然氣洶洶的問林澤華:你想咋地?林澤華反問他你想咋地?整人往死整啊!賴保華說:不就寫「四書」嗎?啥難事啊,寫了「四書」,你愛咋地咋地,沒人管你。林澤華對他說:哪有寫「四書」的說法,把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轉化成甚麼人啊?法輪功是被迫害的。賴保華說:你不寫「四書」你就得天天出工。林澤華先扶著牆,試著走,走了大約50米走不動了,停在那。

李岩松氣哼哼的說:你走不動想讓我背你呀?對另一包夾服刑人員楊永全說:這麼走啥時候能走到車間?拖著走!楊永全說這麼拖拖壞了,於是臉朝上,腳跟著地拖了七、八米。帶工隊長龐茂勝看見後讓李岩松扶林澤華站起來。問林澤華自己能不能走,能走試著慢慢走走。林澤華咬牙忍著脊柱疼痛艱難的走了七米左右,實在走不動了又停下歇歇。這時各個監區都有人把頭伸出窗口看這情況,不知道誰通知了監區長崔豔平(現在調任監獄獄政科科長)他從車間的門走出來對帶工隊長龐茂勝說:別讓他走了,把他背回去。這時,林澤華的兩腿就動不了了。林澤華這才被背回監室。

回監室後躺床上林澤華再也起不來了,翻不了身,腰以下動不了了,癱瘓了。賴保華對林澤華說:不讓你寫「四書」了,讓李岩松給你打飯。李岩松開始只給林澤華打飯不管洗飯盆,日常生活其它事也不管。林澤華和賴保華提出換人照顧,賴保華口頭答應但沒安排。李岩松聽說後,非常惱火,氣狠狠說:你到「幹部」那反映(告)我,從現在開始飯我也不給你打了。結果林澤華生活起居完全沒人照顧。他幾次要求見賴保華,賴不見,找負責分管監區的指導員王連宇,王推托說現在安排不出來人,和賴保華商量商量。一直拖了半個月也沒安排。林澤華再一次要見賴保華,賴告訴李岩松:你讓他自己找人護理,不寫「四書」不「轉化」不管。這期間林澤華只好求可憐他的服刑人員,這個給打一回飯那個打次湯維持,但吃飯的飯盆沒人給刷,上廁所沒法去。

林澤華11月7日癱瘓。在他多次要求下12月才讓他到監獄醫院檢查,人已經癱瘓生活都不能自理了,那監獄的醫生竟然說林澤華「沒事、沒病。」分監區幹部不安排護理,監區的幹部是知道的,但無人過問,他們明知道這是違反紀律和法律,但是為了達到強迫林澤華寫「四書」「轉化」的目的,就一味的放縱和縱容下屬為所欲為。分監區指導員王臣負責監區內,林澤華找王臣要求安排人打飯刷盆,王臣氣哼哼說:哪有人給你安排,我來伺候你得了唄。林澤華仍然找不到任何人給他解決生活上的基本需要,找誰誰不見。林澤華無法去廁所,只好偶爾請服刑人員背他去。一次,一服刑人員在林澤華的請求下背他去上廁所。魏孟軍知道後竟對這個服刑人員說:這事分監區安排人,你管幹啥,以後別管了。魏孟軍明知道分監區沒給安排人護理卻說出此話。

林澤華迫害癱瘓的事在網上被曝光後,他們才安排了一個服刑人員白天負責他4天去一次廁所,其它甚麼都不管。分監區長表面安排李岩松晚上送林澤華去一次廁所。李岩松根本不管。林澤華要求見賴保華,賴不見,李岩松說對林說,你不寫「四書」不見你,存錢卡也不給你。你癱瘓了,誰管你。這監獄死個人像死隻小雞一樣,哪年不死兩人,上報也有名額。「幹部」就等著你床上拉,床上尿呢,這監區也不多你一雙筷子,養著你,不寫「四書」絕對過不去,也不給你保外。

林澤華每天只好吃一個饅頭,喝水只是潤潤口,因為還得控制少上廁所。沒人護理,林澤華求人從垃圾桶裏拿回兩個塑料瓶裝尿,滿了沒人倒就憋著。有時需要大便根本沒人送他去廁所,就只好往回憋,憋的頭昏腦脹。有時大便小便一起來,就前面往回收,後面往回憋。有時小便來了特別是晚上沒人管,要憋到第二天才能便,求人時還要看別人心情好不好。但大便要出來就往回憋,一直憋到小便尿不出來,大便拉不出來。最長一次他憋了七天。年三十到了。監獄頭頭到監區搞所謂「慰問」,李岩松怕林澤華喊監獄長,假惺惺的說:看你挺可憐的,過年了我照顧你。他只背林澤華上廁所,其它一概不管。過年七天假,林澤華只大便一次。從初六開始李岩松又不管他了。林澤華只好求別人,可憐他的人幫他一下。沒人給刷飯盆,林澤華就把每天的剩飯、湯裝在裝餅乾的塑料袋中,10天左右求人倒一次。

林澤華躺下起不來,為了不麻煩別人,早上別人把他扶起來後,他就一直靠著行李坐著,晚上睡覺時再躺下。就這樣,賴保華還讓李岩松勸林澤華寫「四書」,以寫「四書」「轉化」作為安排人護理的條件。被林拒絕。

一次林澤華要上廁所,沒人幫,他只好求別人把他放到地下,別人問你咋去?他說用手搬腿移動去。他們說這不是罵人嗎?林澤華說我也是沒辦法。兩個服刑人員見此情景就抬著他去了一趟廁所。

林澤華與李才同鄉。李才實在看不下去了,就每天來照顧他。沒人打飯時給他打飯,背他上廁所、倒尿、刷飯盆。李才坐班一天事挺多,為了不給他添麻煩,林澤華還是控制飲食。可是09年2月20日李才走了,林澤華又沒人照顧了。林澤華跟分監區指導員王臣要求安排人護理,王臣說和賴隊長商量一下。10天後才安排一人,只負責每四天去一趟廁所,其它一概不管。中午沒人打飯林澤華就餓著。一位要回家的服刑人員楊春發,同情林澤華,每天中午給他打飯刷盆。林澤華就把早晚剩飯、湯放到中午一起倒掉。楊春發4月20日回家了。此時林澤華吃飯已經十分困難,吃飯時要一隻手支撐鋪面或把著上鋪梯把手,一隻手吃飯。

在這種狀況下,在林澤華多次要求下才讓他到監獄醫院檢查過兩次,而那些監獄惡警硬說他「沒有毛病」。監區醫院沒查出癱瘓的原因,林澤華要求去外面醫院檢查。

新年過後3月份,監區副教導員魏孟軍說:到外面檢查,得自己拿錢,家人不許跟著。可其他服刑人員出去看病家人都可以陪同的,有很多先例。林澤華向魏孟軍提出要家人陪同,被魏拒絕。到醫院之前,監獄醫院已和佳木斯二院打好「招呼」(關係單位)。去之前林澤華提出要求檢查身體的某些部位,被魏拒絕,說;你說了算哪?

二院是公認的技術設備好的醫院,奇怪的是到二院檢查,卻讓到佳市中心醫院去拍片說是作核磁共振(不知檢查具體部位是哪)拍完片後又回到二院由二院的大夫診斷。大夫看了片子問了林澤華一些問題,因他全身麻木,有的地方沒知覺感覺不到或不明顯,說的不具體。大夫說:我沒看出咋回事,你說的不清楚,要弄明白最後就是做鑑定。魏孟軍忙說:不用了,回監獄。最後診斷和片子也不給林澤華看,林要求把片子讓家人拿別的醫院看看,他當時答應了,卻一直沒給。回監區後魏孟軍對林澤華說:你沒事,能下地,下地走走鍛煉鍛煉。於是,一部份監區惡警就說林澤華是「裝病」、「放秋」。指導王臣直接就和犯人李岩松等人說林澤華是裝病、「放秋」。

到佳木斯二院看病前,監區教育改造幹事趙民找林澤華談話說:只要你寫「四書」「轉化」可以讓家人陪著,還可以保外,回家治病。以此條件誘惑林澤華「轉化」,林澤華不吱聲,又說你這身體能行嗎?分監區長也讓李岩松捎話:賴隊長說了,只要你寫「四書」「轉化」就給保外回家看病,同意就說一聲。被林澤華拒絕。很多服刑人員對林澤華說:像你病到這種程度,生活已不能自理,喪失勞動能力,完全符合保外就醫條件,換我們早就保外出去治病了。就因為林澤華堅持自己的信仰,病到這種程度,獄方就死死卡著他不放,也不給他治療。

林澤華臥床半年多,坐都坐不了多長時間。像他這種情況,監獄開甚麼會與他根本沒甚麼關係。可魏孟軍、王臣和獄政幹事蘇連騰卻非叫人把林澤華背到會場上,還美其名曰:全員參加。有一次在監區外面開會,犯人把林澤華背到操場放到地上坐著。他坐不住就躺在地上。許多服刑人員都說「都這樣了還開甚麼會?這不就是整人嗎!

林澤華被非法關進佳木斯監獄時,雖然行走困難但生活還能自理。監獄強迫他出工,僅20天時間,就被搶劫犯李岩松摔到樓梯上造成癱瘓。無論從那方面說監獄方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可他們不但不追究李岩松的責任,還縱容犯人李岩松殘酷的毫無人性的虐待林澤華,這就是在犯罪。

現在林澤華被佳木斯監獄的惡警和惡徒迫害的生活已經完全不能自理。他們認為,高牆之內對大法弟子的完全沒有人性的邪惡迫害,他們以為外面沒人知道,而且是在中共各級領導背後支持下進行的,所以他們才敢於這樣肆無忌憚,如此的不擇手段。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