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向陽區法院法官趙玉斌陷害無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二日】(明慧通訊員黑龍江報導)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一日上午九點,佳木斯市向陽區法院門前開始戒嚴。多名警察著裝把守,禁止任何人員入內。法院西側公路多輛轎車、警車排成長隊,形成半包圍,截住臨街的行人路口。法院正門的車行路邊停放一輛警車,門外戒備森嚴。門裏設層層崗哨,隨從律師進入法庭的兩名家屬被警察用儀器強行搜身,並問是否帶MP3及手機等。

如此如臨大敵的準備是因為法院即將對修煉「真、善、忍」而且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法輪功學員李少志進行非法審判。這次非法審判的法官就是趙玉斌,法院這樣戒備是因為迫害好人怕被曝光。

趙玉斌,男,45歲,佳木斯向陽區法院刑一庭庭長。李少志的「案子」是他直接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第一個罪證。二零零七年四月被佳木斯市公安局陳萬友等人野蠻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李少志的「案子」移送至向陽區法院,趙玉斌擔任主審法官。當家屬按司法程序聘請的律師到法院要求看卷宗準備複印一份時,趙玉斌竟要回卷宗和起訴書,聲稱「打電話請示上級」,最後又說下班了,你下午四點鐘來。 律師下午四點去時並沒有看到趙玉斌,同一辦公室的人說:「趙庭長正在開會,明天下午來吧。」律師第二天下午去法院又沒有看到趙玉斌,律師找到院長,院長說趙玉斌請了一個星期的假。幾天後,就發生了上述的非法審判。

趙玉斌參與迫害法輪功的第二個罪證是「審判」法輪功學員崔勝雲。他這次顯然比上次更有「經驗」,所以預先做了充份的準備。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八日下午一點三十分,在沒有通知家屬、沒有任何辯護律師的情況下,把法輪功學員崔勝雲從佳木斯市第二看守所秘密帶到了僅有幾張桌子和椅子的刑事庭,進行了所謂的「開庭」。面對被強制戴著手銬、腳鐐,身體已非常虛弱的崔勝雲,趙玉斌拒絕了她要家屬到庭的合法請求、取消了崔勝雲作為一名合法公民在法庭上陳述和自我辯護的權利,宣布休庭。並於同年九月十三日宣布崔勝雲被判刑五年。

二零零九年七月七日,趙玉斌再次參與對法輪功學員於雲剛、付裕、劉秀芳和吳志剛非法審判。向陽區法院對外謊稱是公開開庭,卻違反司法程序,把「法庭」設在地處郊外的佳木斯看守所。

在開庭的前一天上午,付裕的母親及親友還曾到向陽區法院詢問開庭的時間,遭到趙玉斌的蠻橫回絕:「(開庭時間)沒定,家屬沒有資格來問。 」就在當天晚上九點多,法院突然通知於雲剛、付裕、劉秀芳和吳志剛的家人將於次日(七日)上午九點在佳木斯看守所開庭。

整個開庭過程進行了兩個多小時,趙玉斌讓公訴人佳木斯向陽區檢察院房寶森等人挑主要的念,即走走過場。非法庭審過程中只允許被非法審判的法輪功學員回答是與不是,有和沒有。在庭審結束時,趙玉斌竟然讓每位法輪功學員只說兩句話,稱之為「自辯」。剛開庭時,法庭裏有近二十人旁聽,最後只剩下了三名警察。在此期間,佳木斯政法委的人也曾到庭。向陽區法院最後以 「改日宣判」告終。

七月二十九日,付裕年過七旬的老母親來到佳木斯市向陽區法院找趙玉斌詢問「審判」結果。當時趙玉斌不在,與他同一辦公室的一位女工作人員,聽到是諮詢有關法輪功的案件,馬上一反常態地質問:「誰叫你們進來的?!你們沒有權利來問(這事)。」她一邊趕付裕的家屬快走,一邊給門衛打電話。當付裕家屬提出等一等趙玉斌時,她竟恐嚇道:「你們再不走,我就叫人帶你們下去!」 這時,趙玉斌正好回來,當他問明來因後,蠻橫地一口回絕道:「要問,就到看守所找當事人問去!」付裕家屬一看如此,就想去找院長打聽一下。當趙玉斌發覺付裕家屬沒有離開法院時,就開始到處追找他們。一直追到院長辦公室門前,不容分說地一下將他們攔截住,還叫嚷道:「這是領導辦公的地方,不許你們在這兒!就是不許你們在這兒!快走!」付裕家屬見狀只好無奈的離開。

當他們路過法院的信訪接待室時,就抱著一線希望準備進去打聽一下。沒想到法院的工作人員和門衛在趙玉斌的唆使下,一直尾隨其後。一見他們要進信訪接待室時,就趕緊去阻攔,還逼問他們是否也煉法輪功。最後,付裕的母親只好失望的離開了佳木斯向陽區法院。

後來,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家屬輾轉獲悉,向陽區法院對於雲剛非法判刑八年;吳志剛非法判刑六年;付裕非法判刑五年;劉秀芳非法判刑三年。

趙玉斌因緊隨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學員表現十分賣力,向陽區法院特為其配備了一台「現代」新專車,企圖慫恿其在對法輪功學員犯罪的道路上越滑越遠。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所有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違法犯罪行為,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員,將受到天理正義的嚴厲審判。善惡有報是天理,任何人都逃脫不了,大法慈悲眾生,但威嚴同在,法輪功學員本著最大的善念,奉勸趙玉斌,懸崖勒馬,立即停止做惡,不要跟隨中共邪黨當陪葬,了解大法真相,明辨是非、善惡,彌補自己給別人造成的傷害和損失,在大是大非面前作出一個明智而正確的選擇!

趙玉斌辦公室電話:0454─6065626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