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眾生解開不同的心結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九日】在救人的過程中,要心懷慈悲,不被人心帶動,時刻在法上,師父就會不斷開啟你的智慧,解開不同人的不同心結,使他(她)得救。

一次去超市遇見一位大娘,她是邪黨黨員,也很痛恨現在邪黨的腐敗。但當我勸她「三退」時,她卻說:「我覺得胡某某和溫某某跟以前的那些領導人不一樣了,慢慢會好的。」我說:「大娘,共產黨就像一個枯樹一樣,它的根都爛了,再接上兩個新枝也活不了了。」她一下就明白了,馬上就退了。在這裏我沒有與她爭辯胡溫如何,所以她很快就明白了。

一次給一個出租司機講真相,他說××黨是好的,是下邊的這些官員不好。我說:「大哥您想想,一個官不好,那是屬於他個人不好,如果人人入了黨,當了官就都腐敗了,變壞了,那就是屬於這個黨不好了。中國有句話叫‘近墨者黑’嘛。」當他認識到這個邪黨不好時再講「三退」就容易多了。

一次給一個二十幾歲的女孩講「三退」的事,她一聽就說「這都是法輪功幹的」,語氣中沒有好感。我說:「噢,我給你講個道理你就明白了。你想想,現在的人幹甚麼不是為了名和利呀?那法輪功弟子為了甚麼呢?她們把光盤、小冊子默默送到你車筐裏、你家門上,你都不知道是誰放的,她們不是為了名吧;這些光盤、真相資料都是她們花錢花時間精心製作的,她們不是為了利吧;甚至她們冒著生命危險(當然心裏是不承認的)送給你們,不求任何回報,你說她們為了甚麼呀,不就是為了讓你明白真相好得救嗎?你說現在社會上哪有這樣的好人啊!」她好像一下明白了大法弟子是為別人好,再講其他真相就容易接受並「三退」了。

有的人,給他講真相時,他會問:「既然法輪功這麼好,那共產黨為甚麼反對呢?」我會給他打個比方。我說:「您想想全世界哪個國家出現了‘文化大革命’這種對人民十年迫害的事,不就中國發生了嗎,為甚麼呢?就是因為共產黨本性是邪惡的,其實它歷次迫害的都是敢說真話敢堅持真理的人,這也就是為甚麼會出現法輪功在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洪傳而唯獨在中國被迫害的原因了。」因為「文化大革命」給中國人造成的傷害最大,所以拿這件事反襯共產邪黨的邪惡,往往很有說服力,解開他的心結,「三退」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還有一些人被邪黨的貌似強大所矇蔽,認為中共邪黨完了是不可能的。為了解開他的心結,我會跟他講:「大哥,我這麼跟您說吧,您看當初蘇聯多強大,就美國能與它抗衡,那時誰要說它會解體,沒有人會相信。當時在八九年上海書攤上的一本小冊子上寫著蘇聯近期解體,人人都認為是不可能的,認為是天方夜譚。可是在九一年它一夜之間就解體了,這就是說很多事不是‘人可為’,而是‘天意所為’,現在藏字石的出現正是天警世人,那我們只有順天意,才能保平安啊。」再講其他真相,勸「三退」就容易了。

小叔子夫妻不和,我與弟媳每年只在大年初一才能在公婆家一起吃一頓晚飯。二零零六年過年前我決定給她講真相。記得那天晚飯後我與弟媳在廚房刷碗,公公婆婆及丈夫兄弟二人在客廳說話,我一邊發正念一邊先與她聊了幾句家常,慢慢轉到「三退」話題上。她雖明白真相了但對「三退」很有顧慮,以回家與丈夫商量商量為藉口搪塞,我知道她夫妻二人基本不說話,所以知道她這是藉口,於是我誠懇的說:「咱是一家人,我是真心為你好,咱一年才見一次面,我真不希望你錯過了。既然你也聽明白了,這有甚麼可商量的,我給你起個某某名退了吧。」也許是我的慈悲打動了她,她隨即說:「那好吧。」其實當時我很緊張,因為廚房與客廳通著,兩邊說話都互相聽的見,而丈夫的家人受邪黨毒害很深,很不樂意我說「三退」的事,可是在廚房我講了這麼長時間(半個多小時),他們非但沒聽見我說的是甚麼,而且過後婆婆還說:「我們都沒過去打擾你,好讓你多勸勸她(原來他們全都認為我當時是勸弟媳與小叔子和好呢)。」

當然講真相的過程中甚麼樣的人都會遇到,對那些暫時不接受的、有顧慮不敢退的,仍是慈悲的對他。遇到這種情況,我就會說:「沒關係,對這事您還需有個認識過程,但您畢竟今天聽到了這個福音,以後再遇到有緣人勸您,您一定要退呀,真的別錯過呀!」多數人聽後都會欣然同意。

身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救度眾生是大法弟子的責任、使命。要完成好自己的使命就要多學法,保持正念,本著救度眾生的願望去做才行,過程中深深體會到師父的慈悲安排。


層次有限,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