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怎樣講真相的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日】「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我們倆學了師父的這篇文章後,就開始了面對面向世人講清真相,獲得了很好的效果。總覺的師父就在我們身邊,師父不斷的給我們智慧。

下面就把我們講清真相的方法寫出來與同修交流,意在拋磚引玉。

(1)搭話

我們利用氣候變化、環境狀況、身體狀況、天災人禍、社會新聞和家庭瑣事等等同對方搭上話。在談話過程中,儘量摸清對方的身份、學識、工作和態度。知道對方的身份和學識後,就可以擬定我們講清真相的內容、範圍和高低。

比如對方是工人,就可以講的樸實、隨意一些。若對方是農民,就可以講的深一些、神一些,農民信神的底線反而高,佛道神都能接受,講起來得心應手,成功率幾乎是百分之百。對方是教師等知識份子,就要謙遜,尊重對方,反而講的低,講的普通。

如果是邪黨黨政人員,就要根據他們的特點,投其所好,因為他們受邪黨的毒害太深,是最不好講的一個群體。搭話的過程中,摸清對方的態度和接受成度是至關重要的一點。

(2)切入

知道了對方的身份後就以採取不同方式切入講真相的正題。

農民態度鮮明,接受能力強,可以直接切入「三退」、大法真相和邪黨的邪惡本質,對方都能接受。

有些工人認為邪黨不好,同時也不贊同大法,對於這種人就可以從揭露邪黨的腐敗方面切入。

有些知識份子認為大法沒甚麼不好的,但對救人有些事有些看法,對這種人就從邪黨對大法的宣傳都是誣陷、誹謗、造謠、欺騙等流氓手段,法輪大法是好的,是被迫害的,以此進入正題。

一般邪黨黨政人員出於自保,往往不管閒事。對這種人就要從閒談的方式入手,從社會分配不公、矛盾重重,吃的是有毒食品等方面切入共產邪黨的邪惡本質。

(3)正講

經過第一、二步後,再根據時間長短,就能確定講清真相的深度和內容了。每次對一個人都要講到法輪功、三退和邪黨的邪惡本質等三方面的內容。法輪功是怎麼回事,天安門自焚偽案、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情況。為甚麼要三退?甚麼是獸印?為甚麼要抹去獸印?怎樣抹去獸印?社會現象,黨政官員腐敗,揭露邪黨邪惡本質等等。

(4)校驗

我們講完真相後,用贈送真相護身符的方式來校驗講的效果如何?對於每個有緣人來說,如果他明白了真相,心中存在的問題解開了,一般能接受「護身符」並向你表示感謝,有的還向你作揖點頭握手的。有的雖然接受,但好像不情願,說明某些問題還未講清。有的不接受,我們進一步再講,了解對方還有甚麼問題未解開,解開心結後才能接受。有的就是不要,經過勸解後還是不接受,對方有顧慮,說明我們沒有講到位,講的不好,或者是起了甚麼人心。

對沒有講好的,我們心裏很難受。通過向內找,找出了問題,如起了歡喜心,急於求成,心態不穩,慈悲心不夠等,或者是方法不對,內容偏高;或者四個步驟銜接不好。

從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中我們知道,救人難,要苦口婆心,還得順著人的執著心去講,才能救一個人。

下面舉幾個事例說明。

甲:女,70歲左右,邪黨老黨員,經過三個上午講清真相,才主動找到我們要求退出邪黨。
乙:男,68歲左右,大學,邪黨黨員,我們一起工作過的同事,連續講了三個小時,最後他說:「你們我不反對,我有我的信仰。」
丙:男,鄉鎮工作人員,45歲左右,邪黨黨員,第一次講時提出了很刻薄的問題,都向他作了詳細的解答。第二次再講,他自言自語的說:「李洪志是神。」並且還要了小冊子和傳單看。
丁:女,教師,50歲左右,被黨文化毒害太深,怎麼講就是不聽,她有她的認識,通過對邪黨腐敗和黨政官員的腐爛的揭露,教師過去被人看不起,工資低,教育工作投入少等等方面的講述,一個多小時的講真相,最後她表示感謝,而且接受了「護身符」。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