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講真相和找準講真相的切入點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日】我是一位身在異鄉的大法弟子。迫害開始時我正在異鄉讀大學,畢業後就在這裏定居了。我在講真相的過程中總結出了我自己的一些方法,這裏我僅就講真相的切入點上和同修交流。

經過多年的講真相實踐,我發現我們如果站在「旁觀者」的角度去講效果往往會更好。因為我們是「第三者」,講起話來別人不大會有戒心,也會覺的我們可能比較客觀,不會被認為我們是在維護我們自己這個修煉團體而故意誇大。常人在沒聽真相之前往往腦中裝的都是惡黨灌輸的東西,如果我們猛然間告訴他們我們是煉法輪大法的,可能馬上對我們有個「先入為主」的看法,我們還沒開口講呢,他們已經有了極高的警惕,進而和我們產生對立情緒。如果我們站在旁觀者的角度講就會避免這些問題,並且會引起他們極大的興趣,想聽聽我們的看法,並主動談出一些他們心中的一些疑問,能把他們的心結自然的暴露出來,讓他們不知不覺的聽進我們所講的真相內容,可以起到潤物無聲的效果。當然這是針對大陸當前的特殊情況,這是我們講真相正念正行的一個好辦法。更為重要的,站在旁觀者角度講真相可以使我們隨時隨地找到講真相的切入點。舉幾個例子:

最近我在裝修房子。我和來幹活的工人經常這樣講:
「帥哥,活幹的不錯,老家哪裏的?」
「連雲港的」
「哦,連雲港我知道,我在那有很多朋友。哎,聽說那邊有很多煉法輪功的。」
「不太清楚。」
「我有個你們那邊的朋友,就是煉法輪功的,人可好了,煉了十多年了,身體一點毛病沒有……

這樣話題就打開了,在講真相時他們會有很多的疑問,我逐個回答,大家心情輕鬆、自然,更容易解開他們的心結。

這種方法幾乎百試百靈。有一次遇到一個揚州工人,我剛提到江魔頭(江的老家在揚州),他一下來了興致,說,「我來給你講。這個江澤民,首先這個名字就是禍國殃民的,‘澤民’,那就是要把人民淹死在沼澤裏,所以他一上台就發了百年不遇的大洪水,而且我發現了,共產黨的這些領導人無論是哪一個,只要一上台,準沒好事,鄧小平殺大學生,江澤民淹老百姓,到胡錦濤這裏,事更多了,大雪、地震、非典、甲流……要說法輪功,你沒我知道的多,我以前有朋友就在煉,書我看過,電視上講的那一套我根本不信……」我一聽,連連稱讚,你小小年紀知道真多,而且邏輯性很好,總結的很對。

2004年我還在大學讀書的時候,有一次學生會請我去給大一新生講一講「如何在大學生活和學習」。我在百人的教室裏就找準切入點講真相。我說,作為大學生我們要學會對周圍的事物有獨立的、理性判斷的能力,很多事情我們不能人云亦云,比如你們知道的法輪功,真如電視上說的那樣嗎?我了解的情況是這樣的……,最後,我的演講非常成功,很多新生向我要手機號,說我懂的多,以後有問題向我請教。

前幾天,有位華人的演講大師來我市進行演講,有朋友送了我一張票,我想可以到現場發正念和講真相,所以就去了。結果由於當天大雪,那位演講大師被困在外地機場了,當傳來這個消息後,現場已經等了大半天的三、四千名觀眾再也按捺不住憤怒的情緒,衝上講台奪過主持人的話筒要求退票,現場一片混亂,有的人被打的頭破血流,最後幾十名武警出面控制場面,現場才稍有平息,但還是混亂不堪。有一名武警累了,坐在我旁邊休息,我就問他累吧?他說是。我說如果現場都是煉法輪功的,這種混亂的場面絕不會出現。他一愣,然後我就繼續給她講以前我在讀高中時當地大法弟子上萬人開法會的情況。不論遇到音響或其它方面出現問題時,現場永遠是安靜、祥和的,秩序井然……他聽後說:法輪功真厲害。我說他們每個人都在按「真善忍」要求自己,讓自己做好人,更好的人,理解別人,所以才會這樣。然後我又藉機會講了大法的很多對社會的好處,他聽後說終於知道電視上講的為甚麼都是假的了。

我在工作、生活中,跟同事、朋友等等聊天時,大家幾乎每天都會談起社會上的一些新聞啊等等,很多都可以和真相聯繫起來,如談到惡黨腐敗,就談起了惡黨的罪行,就談起了大法被迫害,當然也就談起了大法的好,真相也就講到位了。

當然,這種方法也要求我們平時要多學法,多上明慧網了解更多的資訊,同時對常人社會中發生的一些新聞、時事也要有所留意,保證在最基本的消息上不與常人脫節,這樣我們才會把真相講的自然、生動、豐富,才能講到位。師父講過我們的功能是無所不能的,同時也講過我們如果不是抱著目地心去做事,我們的智慧也會源源不斷的,「你空間場上的一切,都聽你的大腦意識去支配」,(《轉法輪》)所以,只要我們善於利用我們的功能、智慧及周圍事物,我們就一定能找到任何可以講真相的切入點,救度更多的眾生。

個人體悟,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