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疙瘩

對講真相中常人一些說辭的分析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五日】講清真相中,有時會遇到一些文化層次較高的人,這些人可能接觸到了相當多的信息,也有自己的獨立思想。但是由於大陸人一直被黨文化所浸泡,思維的單元──概念、思維的脈絡──理性,還有思維的定勢──觀念都被黨文化所污染。這些學歷高的人也一樣會被黨文化所矇蔽,而且較深層的黨文化還會帶動人從各種信息中推論出新的黨文化結論。面對這些文化層次較高的人,單純的說共產黨腐敗、一黨獨裁等問題未必能夠解開他們的障礙,反而可能會被他們認成偏激甚至愚昧。

面對這些學歷較高的人,我認為除了保持強大的正念以及洪大的慈悲以外,更加智慧的講清真相也是必要的。因為直接針對常人的表面話語回應,很可能就被繞進偏頗或錯誤的思維方式中,或者激發出負面的情緒。分析出對方話語中的心結,錯誤判斷的來源,然後有地放矢的去講清,效果可能會更好。

我認為,從澄清概念開始正本清源是一個可以考慮的角度。因為在一定層次來看,概念是事物的提煉與概括,有了精準的概念,輔以正確的判斷和前提,就會得到正確的結論。雖然在中共治下的教育體系中,並非學歷較高的人概念思維與邏輯思維能力就一定很強,但是文化層次較高的這些人畢竟對這種理性思維方式不陌生。有了精準、正確的概念,即使我們沒有時間來深入展開論述,這些人也會從正確的概念出發,回頭審視自己曾經做過的判斷以及身邊充斥著的觀念,這也會為後來人講清真相或勸退打下基礎。

另一方面,觀念作為思維的前提與定勢,是人做出選擇的重要影響因素。有了傳統的觀念,即使沒有明晰的概念,也會在善惡是非問題面前選擇正確的方向。相反如果沒有正面的觀念,頭腦中裝的全是黨文化的觀念,即使有明晰的概念思維,也只能導出錯誤的判斷。從這個角度說,破除錯誤的觀念其重要性不亞於歸正概念,甚至更重要一些。從另一個角度看,黨文化的觀念直接就是另外空間的共產邪靈,重視正念的運用是破除觀念的重要環節。

關於被黨文化所扭曲的概念,以及從這些錯誤概念中所衍生出的判斷,在《九評》之六〈評中國共產黨破壞民族文化〉中有一些概要的論述,在《解體黨文化》中對這些被扭曲的概念更有詳盡且精當的論述。在此推薦給各位同修,如果覺得找不到對方的心結而難以勸退的話,除了發正念清除邪靈以外,《解體黨文化》也值得細讀。另外還要提到的是,《解體黨文化》除了對概念有詳盡的論述,對黨文化帶來的觀念(亦即人思維的前提與定勢)也有深入的解析。有些時候,人的心結可能就被埋在幾個觀念之下,而他本人可能還不一定清楚自己的結論是從何前提而來,這個時候《解體黨文化》中針對觀念的解析就會很有幫助了。

需要特意提到的是,解析概念錯誤的方法可以幫助我們分析對方的心結,但並不是面對任何人都需要用到這種方法。特別是有些文化層次不太高的人,本身就不習慣這種「咬文嚼字」的論述方式,而且其本身也未必有成型的概念思維或者連貫明晰的理性思維,很多時候只是無意識的重複被灌輸進頭腦中的黨文化。如果跟這種人用概念思維來討論,恐怕效果不會太好,反會落得曲高和寡的效果。可能從天理、善心、世道、迫害、保命等角度來切入更合適。而且即使面對文化層次高的人,由於中國人好面子的心理重,直接指出對方的概念錯誤可能也會帶來心理反彈,如果觸碰到對方的執著心激起的反彈可能就更大。我想,為了能夠更好的救人,勸退時的語氣與切入角度一定要注意,特別是要根據對方的理解能力與接受能力去說。

下面從一些具體例子說明一下我的理解,也就是如何通過澄清人思想中錯誤的概念,判斷、結論與觀念來講清真相、勸退。如下我在勸退中常見的一些說法,比如:「共產黨給你錢花,你還……?」「共產黨畢竟還幹了一點好事,如創造了經濟奇蹟,帶領人民救災,所以我……」;「哪個國家都有腐敗,所以……」「哪朝哪代不殺人,所以……」。

就我的理解,這四種說法大體可以分為兩類:前兩種說法的問題主要在於把國家職能理解成了共產黨的「恩德」,後兩種說法的問題主要在於沒有分清事物的負面因素與共產黨造成的惡性破壞。當然除去這些問題之外,這些說法中還隱藏著如「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或者「爹親娘親不如共產黨親」這樣共產黨刻意灌輸給中國人的錯誤觀念。這些觀念在《解體黨文化》中有細緻的論述。下面就這四種說法逐條解析。

「共產黨給你錢花,你還……?」這句話還有其它一些變異,比如「共產黨給你工作/養老/上學/看病/住房,你還……?」或者「共產黨給我錢花,所以我……」但是由於現在中國人普遍上不起學,看不起病,買不起房,養不起老,沒有工作,所以很少有人以前者回應勸退了。但無論這種說法怎麼變化,其中一直存在著一個概念錯誤:把國家能力中的社會保障能力理解成了共產黨的「恩賜」。但事實上,任何一個國家的基本職責都包括讓百姓能夠養活自己,能夠病有所醫,老有所養,幼有所教,民有其屋,做到這些是執政者的本份,也正因為如此,百姓才納稅供養這個政府。是百姓種地,生產,科研供養了共產黨,而不是共產黨養活了老百姓──這可以用來回應這句話的概念錯誤。

「共產黨畢竟還幹了一點好事,如創造了經濟奇蹟,帶領人民救災,所以我……」說出這種話的人對共產黨的所作所為已經有了一定的認識,並不像上一種說法被迷惑的那樣深,但也因此這種說法中蘊藏的黨文化更為隱蔽。不過其基本概念的錯誤與上一種說法來源相同,都是把國家的基本職能理解成了共產黨的「恩賜」。因為國家的基本職能除了社會保障職責之外,還有經濟發展職責,以及(廣義的)國防職責(其中包含應對自然災害的職責)。同理,任何一個國家都會帶領國民發展經濟以及防範災害、救助災民。用一個反問句式來表達就是:如果換了美國的民主黨或者是中國的國民黨執政,他們就不發展經濟了麼?他們就不營救難民了麼?

這句話還存在著另一個概念錯誤,就是混淆了執政合法性與有效性。簡單的說,有效性是你幹的好不好的問題;而執政合法性則是該不該你幹,也就是如果你幹得不好,人們是否認同你的問題。由於共產黨一直通過篡改歷史,冒充抗日主力作為其執政的「合法性」來源,在天安門屠殺後其執政的「合法性」喪失,因此共產黨轉向宣傳其經濟發展的「成就」作為執政的有效性與合法性來源,並且有意的混淆執政合法性與有效性概念。因此很多人都把這兩個概念混為一談。雖然無論縱比古今還是橫比中外,共產黨弄出的「經濟奇蹟」根本談不上是正面的成就,但即便真的是正面成就,也不能把合法性與有效性混為一談。否則明媒正娶就跟霸佔沒甚麼區別了(合法性),因為他們都把孩子生下來了(有效性)。明晰了這個概念後回頭看上面那種說法,就類似於下面這句話:「這個土匪畢竟還是把孩子生下來了,所以他霸佔良家婦女與殺死那麼多人的歷史就不算甚麼了。」

第二種說法還帶出了另一個問題,就是共產黨會附著在某些事物(例如制度、文化等)之上來破壞該事物,通過異化事物的正常機能來掩蓋自己的所作所為,並給中國人營造出「天下烏鴉一般黑」的觀念。黨文化附著於傳統文化之上並破壞傳統文化,這部份在《解體黨文化》中有詳盡論述。而共產黨附著於國家之上,並通過異化、惡化國家機能來掩蓋自己的惡行,這體現在第三種說法中。

「哪個國家都有腐敗,所以……」這句話也有一些變種,例如:「哪個國家都有冤案/造假/不公平現象,所以……」的確,古今中外,幾乎哪個國家中都或多或少的存在著貪污腐敗,造假欺騙,冤假錯案,社會不公等現象。這些現象在相當程度上植根於人類的本性中,跟人類以社會形式群體生存的特點也有很大關係。從這個角度來說,出現腐敗或其他一些不公現象的確不是共產黨的問題,這是必然要存在於國家與社會中的現象。但是,這些現象能夠變得合法化、制度化、日常化,卻源於共產黨的有意推動與放縱。因為(現代)國家的正常職能中就包括司法,秩序維護,財富分配等職責,履行這些職責的有效性程度便體現出了國家的能力強弱。

然而附著在國家體系之上的共產黨對這些國家能力起到的作用卻是破壞與異化。以司法能力為例,立法,司法,執法這些環節的確都可能出現不公正現象,但(現代)國家還有著分權制約、輿論監督與道德底線來歸正可能被濫用的能力。可是在共產黨國家中,一不存在分權制約,二不存在輿論監督,最重要的道德底線也被黨文化衝破,這些被破壞的社會正常因素使司法能力失去了任何制約。再加上共產黨立反邪教、禁上訪等惡法對立法環節的破壞;禁止律師辯護,禁止法官無罪判決對司法環節的破壞;打死算自殺等方針對執法環節的破壞。共產黨就徹底破壞了中國的司法能力。由此可見,共產黨就附著在這些國家能力上,破壞著國家能力的同時也利用著國家能力迫害中國人。「哪個國家都有冤案,所以……」這句話中隱藏的一個概念錯誤,就是把共產黨嚴重破壞而失去正常作用的國家能力當成了正常的國家能力,而沒有注意到隱藏在國家能力之後的共產黨。

附帶一提,如果能夠講到共產黨為鎮壓法輪功而嚴重破壞國家的司法能力這一點,那麼很容易的就可以從這一點展開,講到被嚴重破壞的司法能力不只會迫害大法弟子,還會波及中國的每一個人──在這種沒有法律準繩與道德底線的國家中,每個人的安全都沒有任何保障。而且,共產黨隨時可以把迫害法輪功的這一套手法運用到其他人群上。因此,遠離造成這個制度的共產黨,是我們為獲得自己的平安、社會的公正所必須做的事情──也可以從這個角度來講退黨的必要性。

同理,從國家的秩序維護能力這個概念開始,就可以看到正常國家都有維護行業規章制度,維護社會公序良俗的職責。但是被共產黨附著的政府已經完全喪失了檢驗食品安全(毒奶粉),監督建築安全(上海連根倒塌的樓),制約不良風氣的蔓延(黃賭毒泛濫),抑制腐敗等能力,相反卻成了這些現象的保護傘、利益共同體甚至是發源地──談到這個層面,就已經點出了共產黨治下的腐敗不同於古今中外的腐敗:腐敗被作為換取官員效忠的手段,被作為踏入社會交際圈的必經之路,被作為政府所保護的行為,而且被黨文化所浸泡的百姓更對腐敗廣泛認可(小學生都想當貪官)──這正是中共所有意造就的。

從(現代國家的)財富分配職能講起,就可以從另一個角度講到目前中國人普遍面對的「三座大山」:教育、醫療、住房。(現代)國家財富分配職責的重要目地之一是保證社會保障能力的正常運行,解決或者減輕窮困人口的教育、醫療、住房以及養老問題。但是共產黨在九十年代國企改革中把這些社會保障的責任大部份推回給了個人,而且現有的教育、醫療、住房起到的作用完全是「劫貧濟富」。因此便出現了「小病忍著,大病等著」的醫療悲劇;「一年工資買不起一平米房子」的住房難題;傾家蕩產供一個大學生上學的無奈之舉──這些中國人耳熟能詳的現象,絕非「哪個國家都有的」貪污腐敗一個原因造成,深層的原因是被共產黨破壞的國家職責,以及共產黨造成的道德底線崩潰。

簡而言之,這種混淆因共產黨而失常的國家能力與正常國家能力的概念錯誤,單純的強調或列舉共產黨的倒行逆施可能還不夠,還需要給出正常的現象來對比才能更好的說明。比如,可以反問(或是自問自答):外國有偷工減料和造假,不過沒聽說過大樓連根折倒吧,沒聽說過往食品裏加毒賣錢吧?古代講「笑娼不笑貧」,現在講「笑貧不笑娼」,而且共產黨治下「全國上下一片黃」,這是不是問題呢?外國也有貧富分化,可是歐美國家不至於出現「小病忍著,大病等著」,或者「一年工資買不起一平米房子」的悲劇吧?……等,來解開對方的疙瘩。

第四種說法:「哪朝哪代不殺人,所以……」的錯誤在於:把「鬥」和「暴」這些非常態的負面因素當成了常態的正面因素,換個說法就體現為「槍桿子裏出政權」這個觀念。雖然人性中固有「鬥」和「暴」的負面因素,但是這些因素在正常文化中不被認可與推崇,而且在正常人際關係、正常的社會運作中也不是一個經常性的狀態。然而「槍桿子裏出政權」把暴力改朝換代當成了社會的常態(從歷史上看也並非如此,但是展開這一點需要大量篇幅,因此這裏只能略去,後面會給出具體事例的回應),把人與人之間的緊張關係當成了常態(雖然現在中國社會人際關係的確很緊張,但這是黨文化污染下的異態,而不是正常社會的常態,這在《解體黨文化》有論述),把爭鬥與暴力當成了正面的因素加以推崇,當成了常態予以加強。如果人把推崇「鬥」和「暴」的觀念作為思想前提,那麼就會自然認同共產黨的各種迫害與鎮壓。而且會把日常生活中接觸到的(片面)信息用這種思維前提加以推演與解讀,得出符合黨文化的結論。

古人講「可以馬上打天下,不可馬上治天下」,說的就是武攻取得的政權也要靠文衛來治理。正常的社會中,大量的死亡只發生在戰亂年代;但是共產黨治下,大量的死亡卻發生在和平年代,從土地改革、工商改造、反右派、鎮壓會道門、大躍進、文化大革命到學潮,這些和平年代中的運動造成了將近一個億的非正常死亡,已經遠遠超過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軍民死亡人數。換句話說,主觀上,共產黨把殺伐當成了常態;客觀上,共產黨把殺伐做成了常態。從這個角度看,為了自己不被共產黨禍亂,為了自己不給共產黨陪葬,也應該退出共產黨。

另外提一下:從歷史上看,光有「槍桿子」也未必能有政權。前蘇聯到了天定它該解體的時候,任何軍、警、憲、特或是核武器都阻止不了這個歷史進程。

上面給出了四種我在勸退中遇到的常見說法;還有這些說法中對方的心結所在;以及我講清真相的角度──不是直接針對這句話,而是分析得出這句話的原因所在,是概念混淆不清?還是被錯誤的觀念所矇蔽?然後再根據對方的障礙講清真相,繼而勸退。即使不能勸退,能夠解開對方的心結也為後來勸退打下基礎。

但還需要說明的是,跟常人講清真相尤其要注意對方的接受能力。如果文化層次不是那麼高的人,這樣長篇大論的「咬文嚼字」可能會把人家嚇跑或者聽煩了,起碼也會造成接受的障礙。相反,跟有一定主見並且文化層次較高的人講清真相,我們自己的「專業性」就會凸顯重要。因此這篇文章的目地不是給常人長篇大論的分析(如果真要詳盡的分析,還是看《解體黨文化》比較好),而是交流一下講真相的經驗,以便同修面對這些說法時能夠有一個參考,在需要用到這些分析時能夠用合適的方式表達出來,隨意所用。另外,真要細緻講清的話,可能所需時間較長,注意時間安排。

僅供參考,請多指正。

後記: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也一直在強調正念清除對方邪惡思想的重要性。但就我個人而言,很多時候只是通過「智」去講真相,而沒有重視自己的慈悲與正念。而正念才是清除對方錯誤觀念與我們獲得智慧的根本,因此希望各位還是要注意自己的修煉與正念,才能更智慧的救度世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