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出版即遭查禁的書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1999年,汕頭大學出版社出版了一本書,是由笑蜀編著的,書名叫《歷史的先聲──半個世紀前的莊嚴承諾》。內容是摘錄中國共產黨(以下簡稱中共)在四十年代創辦的兩大報刊《新華日報》和《解放日報》上發表的社論,以及中共領導人在當時一些場合的講話、言論。那時中共是在野黨,主張民主,攻擊國民黨的一黨專政。該書出版不久就被中共查禁了。

既然是公開發表過的言論,為甚麼要對民眾隱瞞,有人出書還要遭查禁呢?看了書中披露的內容就知道了:

「只有建立在言論出版集會結社的自由與民主選舉政府的基礎上面,才是有力的政治……中國共產黨所已做和所要做的,也就是這些。」──《解放日報》,1944年6月13日

「一黨獨裁,遍地是災!」──《新華日報》社論,1946年3月30日

「目前推行民主政治,主要關鍵在於結束一黨治國。……因為此問題一日不解決,則國事勢必包攬於一黨之手;才智之士,無從引進;良好建議,不能實行。」──《解放日報》,1941年10月28日

「毛澤東,中國共產黨的最高政治家,曾經這樣表示出中國人民的希望:‘我們並不需要、亦不實行無產階級專政。我們並不主張集體化,也不反對個人的活動──事實上,我們鼓勵競爭和私人企業。在互惠的條件下,我們允許並歡迎外國對我們的地區作工商業的投資……我們相信著,並且實行著民主政治。’他說得很對。」──《新華日報》,1945年4月19日

「中國人民為爭取民主而努力,所要的自然是真貨,不是代用品。把一黨專政化一下妝,當作民主的代用品,方法雖然巧妙,然而和人民的願望相去十萬八千里。中國的人民都在睜著眼看:不要拿民主的代用品來欺騙我們啊!」──《新華日報》,1945年1月28日

「有人說:共產黨要奪取政權,要建立共產黨的‘一黨專制’,這是一種惡意的造謠和污衊。共產黨作為民主的勢力,願意為大多數人民、為老百姓服務,為抗日各階級聯合的民主政權而奮鬥……只要一有可能,當人民的組織已有相當的程度,人民能否選舉自己所願意的人來管理自己事情的時候,共產黨就毫無保留地還政於民,將政權全部交給人民所選舉的政府管理。共產黨並不願意包辦政府,也是包辦不了的。……共產黨除了人民的利益與目的外,沒有其它的利益與目的。」(劉少奇,1940)

「紀念‘九一’記者節,全國記者們和同胞們,一致奮起,挽救新聞界的危機,挽救全民族的危機,反對‘一個黨、一個領袖、一個報紙’的法西斯化新聞統制政策。」──《解放日報》社論,1943

「沒有言論自由,就沒有健全的發展的新聞事業。沒有言論自由,新聞事業本身是會枯萎的。所以,新聞界同人,隨時隨地都在團結一致,為言論自由而奮鬥到底。」──《新華日報》社論,1944年9月1日

「希特勒說:‘利用報紙,可使人民視地獄為天堂,’希魔這種愚民的辦法,正是國民黨反動派的新聞統制政策的藍本。和國民黨的反動新聞政策完全相反的,則是共產黨領導下的陝甘寧邊區和其它抗日根據地的正確新聞政策。在陝甘寧邊區和其它抗日根據地,各界人民都享有言論出版的自由,而漢奸和法西斯第五縱隊則不但沒有發言權,而且遭受嚴厲的鎮壓。各種報章雜誌及其它宣傳品,只登載有利於抗戰、有利於民主、有利於改善人民生活的消息言論,而破壞抗戰、破壞民主、擁護法西斯的文字則絕對不准發表。」── 《解放日報》社論,1943年9月1日

「我們認為欲實行憲政,必須先實行憲政的先決條件。我們認為最重要的先決條件有三個:一是保障人民的民主自由;二是開放黨禁;三是實行地方自治。人民的自由和權利很多,但目前全國人民最迫切需要的自由,是人身居住的自由,是集會結社的自由,是言論出版的自由。人民的住宅隨時可受非法搜查,人民的身體隨時可被非法逮捕,被秘密刑訊,被秘密處死,或被強迫集訓,人民集會結社的自由是被禁止,人民的言論出版受著極端的限制和檢查,這如何能保障人民有討論憲政發表主張的自由呢?」(一九四四年三月十二在延安各界紀念孫中山先生逝世十九週年大會演說詞,周恩來)

「在暴君的眼裏,奴隸們不過是‘能夠說話的工具’。然而,說話畢竟是危險的事情,憑著說話,奴隸們不僅會傾訴出對暴君的憤恨,而且會使同命運的奴隸們由散沙變成凝聚的力量。於是,依賴著皮鞭和槍刺,暴君更使奴隸們變成了無聲的羊群。」──《新華日報》,1944年2月1日

除了上述書中披露的內容外,《毛澤東選集》第一卷上「中國共產黨在抗日時期的任務」(毛澤東在一九三七年五月三日的講話)中也是這樣寫的:「中國必須立即開始實行下列兩方面的民主改革。第一方面,將政治制度上國民黨一黨派一階級的反動獨裁政體,改變為各黨派各階級合作的民主政體……第二方面,是人民的言論、集會、結社自由。沒有這種自由,就不能實現政治制度的民主改革……釋放政治犯、開放黨禁等等,都包括在內。」

然而奪取政權後中共立即由新民主主義時期的追求民主轉入社會主義時期的追求共產主義、世界大同。毛澤東在1949年發表的《論人民民主專政》中講:「資產階級的民主主義讓位給工人階級領導的人民民主主義,資產階級共和國讓位給人民共和國。這樣就造成了一種可能性:經過人民共和國到達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到達階級的消滅和世界的大同……曾經留戀過別的東西的人們,有些人倒下去了,有些人覺悟過來了,有些人正在換腦筋。事變是發展得這樣快,以致使很多人感到突然,感到要重新學習。人們的這種心情是可以理解的,我們歡迎這種善良的要求重新學習的態度。」

在對美國的定性上,也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人們不會忘記,在中共建政後,「資本主義國家的工人階級生活在水深火熱中!」、「打敗美帝國主義,解放全人類!」的宣傳口號曾經使我們多少人熱血沸騰!人們信以為真,全然不知國外「被壓迫」的工人階級生活水平其實比我們還好的多!也絕沒有想到中共就在前些年,還為了自己當時利益需要,大肆讚頌美國、英國的民主呢!現僅摘錄書中幾處:

「從年幼的時候起,我們就覺得美國是個特別可親的國家。我們相信,這該不單因為她沒有強佔過中國的土地,她也沒對中國發動過侵略性的戰爭;更基本地說,中國人對美國的好感,是發源於從美國國民性中發散出來的民主的風度,博大的心懷。──《新華日報》,1943年7月4日

「年青的民主的美國,曾經產生過華盛頓、傑弗遜、林肯、威爾遜,也產生過在這一次世界大戰中領導反法西斯戰爭的民主領袖羅斯福。這些偉大的公民們有一個傳統的特點,就是民主,就是為多數的人民爭取自由和民主。美國現在是反法西斯戰爭中聯合國四大主要國之一,擔負了徹底消滅法西斯、消滅侵略、建立世界永久和平安全的重大責任,從美國的革命歷史,從美國人民愛好民主自由的傳統精神,從美國人民的真正利益,我們深信美國將繼續羅斯福的民主政策,不會忽視世界各處,尤其是中國人民的聲音,人民的要求。」──《新華日報》社論,1945年7月4日

「美國人民當然更有對於(政府)進行批評的權利。假如一旦有了如社會救濟、勞工關係及國家防禦等問題的發生,全國各地選出來的代表就都在國會中發表他們正面或反面的意見甚至於對政府提出嚴厲的批評。沒有一個人能夠不讓別人發表意見:‘看上帝份上,請讓我們聽到問題的兩方面吧’(傑弗遜語)。但就因了這樣,許多法西斯分子又把這件作為民主國家行動遲緩來反對民主國家了,羅斯福前年三月的一段話對於這些法西斯分子是一個很好的回答:‘是的,我們民主國家的決定,也許產生很遲,但當決定產生時,它就不是以任何個人的聲音來宣告而是以一億三千萬人的聲音來宣告。’請記住美國是一億三千萬人,不是一個人。這樣,美國人當然更要有言論和出版自由來表達他們的意見的權利,首先憲法上就規定了他們的這種權利,並且還規定了國會不得剝奪人民的這種權利。」──《新華日報》,1943年9月12日

*****

現在我們了解美國歷史的人都知道,美國民主的歷史早在1776年就開始了。這一年7月4日美國發表了體現平等、天賦人權等民主思想的《獨立宣言》。所以民眾一直是生活在民主、自由、生活富裕之中。

而我們中國呢,中共打著消滅剝削的旗號把所有人的財產都「共產」了,人們真的變成了一無所有的無產階級。集中起來的龐大社會財產誰來管呢?中共是無產階級的先鋒隊,自然而然就壟斷和掌控了這一切。而人們只有靠給中共打工才能維持貧困的生活,除此之外一切掙錢途徑都屬於資本主義尾巴被扼殺。之後隨著個人財產的喪失,人們原本自由的精神和靈魂也一併被剝奪。中共一方面鎮壓反革命製造恐怖氣氛一方面強制人們洗腦學習,使人們從思想到言行都達到了絕對與它保持一致。人們從此真正變成了依附於、聽命於共產黨的奴隸。

相反在宣傳輿論上卻講:「以工人階級領導、工農聯盟為基礎的社會主義國家」、「人民翻身做主人」、「全民所有制」等等。現在有的下崗工人對此提出了異議:「除了上班幹活時領導過機器外,我還領導過誰?」在財產所有權上,說是全民所有,其實是人人沒有。有人在鄭州火車站看到一件事:一農民與售票員吵架打破了玻璃,警察說:「這是全民所有制財產,你必須賠」。農民說:「全民所有制也是我的財產了,我別的都不要就要這塊玻璃,這塊玻璃算我的,我不賠了」。結果當然是不行。

其實,自古以來財產就是歸人所有為人所用的,可以說財產是人賴以生存的命根子。我們中國人世世代代就是這樣自由地生活了五千年,個人擁有私產的權利從沒有被剝奪過。資本主義國家也是保護了個人擁有私產的權利。而中共欺騙中國人說資本主義國家維護的是資本家的利益,資本家殘酷剝削工人。所以奪取政權後持續搞階級鬥爭鎮壓反革命防止資本主義復辟,說是防止人們吃二茬苦,遭二茬罪。

現在大家知道如果誰投資辦個廠,雇佣工人投入生產創造效益,都是正常的,可是在以前就是資本主義復辟分子,要遭批鬥、槍斃。尤其是共產黨的老祖宗馬克思愣說私有制是萬惡之源,資本家雇佣工人勞動就是榨取工人的剩餘價值,就是剝削。其實他只強調工人勞動的一面,壓根兒不提資本家出資產、付出管理、經營的勞動、承擔虧損、破產風險的一面。所以本來正常的生產關係(老闆、雇工)就被歪曲成了剝削關係。大家知道,真正的市場經濟是由市場經濟規律制約的,企業老闆是懂得「雙贏」道理的,知道給員工好的待遇會使他們賣力工作,從而創造更大的效益。黑心老闆是會被市場淘汰出局的。所以馬克思是故意歪曲。但有一些人由於嚮往共產黨描述的共產主義大同社會,還真的被矇騙了。中國人也是因為中共經濟達到崩潰邊緣不得不搞改革開放時,才有機會出國看到資本主義國家工人們住小洋樓生活富裕的真相的。

「實現共產主義!」是共產黨最具煽動力的一句話。我們誰都沒有想到這句話的欺騙性。其實,「主義」是理論、主張或制度的意思,「共產主義」就是指「共產」的主張,除此之外沒有一點兒別的涵義。那麼為甚麼一提到共產主義,我們想到的都是共產黨所描述的「人間天堂」呢?是共產黨故意偷換概念把共產主義當作「人間天堂」的概念使用造成的。

共產黨為了吸引人們參與暴力革命,把宗教中說的天堂稍微改動後引用到人間來,創造了「人間天堂」說,即「沒有剝削,沒有壓迫,人人自由平等博愛,社會產品極大豐富,人們按需分配」。

就是這個「人間天堂」,曾經使多少人畢其一生奮鬥追求,卻了無結果。誰都沒有認真分析為甚麼實現不了。其實大家想一想「人人自由平等博愛,社會產品極大豐富,按需分配」是人人都沒有一點兒自私心,人人都甘願付出而沒有佔有慾的狀態。是人道德高尚高境界的狀態。是人修行去掉自私心才有可能達到的狀態。否則社會產品不會極大豐富,也不可能按需分配。因為人的慾望是無止境的,通過努力獲得屬於自己的東西,甚至於比別人生活的好,這就是人感到的幸福。另外人們主要是為了收穫而勞動,如果生活需要都能滿足了,誰還願意付出艱苦的勞動呢?要不然人們為甚麼要千方百計進行技術改造,減少勞動量呢。那麼社會產品怎麼保證極大豐富呢?怎麼保證按需分配呢?

而且人中有好人有壞人,有勤勞的人有懶惰的人,就連人自身都是善惡因素並存的。所以人中的道理才是多勞多得,少勞少得。假設有人間天堂的話,自私懶惰的人難道也應該和勤勞付出的人一樣按需分配嗎?還有最大的一個問題是:誰來掌握社會產品分配權?這個人有沒有私慾,具不具備一點兒也不多佔的高尚道德?所以說必須提升所有人的道德才能達到這樣的狀態。而中共的暴力革命、階級鬥爭、政治運動,正好與提升道德背道而馳,哪有一點兒帶領人們走向「人間天堂」的意思呢?

中共首腦毛澤東的真實心境,從他少年時代離開家鄉韶山衝,到五十里外學堂讀書時寫的一首詩「詠蛙」就可看出:「獨坐池塘如虎踞,綠蔭樹下養精神。春來我不先開口,哪個蟲兒敢作聲?」所以中共所做的一切,只是利用花言巧語達到自己統治的目的而已,過程中不惜以八千萬生命死亡及傳統道德體系破壞殆盡為代價。這就不難理解為甚麼國際社會所有的人(除仍被矇蔽的極少數人外)都把暴力革命、共產看作法西斯一樣的邪惡東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