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親歷中共十一製造的恐怖所想到的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五日的早上,我乘坐營口--錦州的中巴客車,前往錦州給我老叔過生日。車行至一收費道口時,被一名全副武裝的特警攔住,這時我往道邊一看,道邊大概有十多名警察現場辦公,一排桌子上擺著四、五台筆記本電腦,兩邊還有持槍的警察站崗。這時我看了一下手錶,正好是上午九點。

一名戴著頭盔的特警上車喊話,讓乘客把身份證準備好(收身份證)。沒帶身份證的,等他們收完身份證後,帶著包裹下車。等警察收完身份證後,在警察的監視下我下了車。(背著包)下車後,看到警察把收上來的身份證一個一個的在特製的電腦上一劃(在筆記本的右下角上,有一個鼓起來的似揚聲器的那麼一個東西),每個人的簡歷就出現在電腦的屏幕上。

這時,其中一個女警察大聲問我,你的身份證呢?我說:「沒帶。」她說:「現在出門都得帶身份證,你為甚麼不帶?」我說:「回家帶甚麼身份證啊,我又不住旅店,我回家給老人過生日,下午就趕回來了。」她說:「不帶身份證不行。」

我說上客運站買票時又沒告訴,我只看到售票窗口上寫著上北京的持身份證購票,也沒說出門必須帶身份證啊。那女警察說:「那你把身份證號碼寫上吧。」我說沒記住。

這時乘務員走到我身邊,我轉身對他說:「車上還有我的東西。」他說:「那你拿下來吧。」我說我還要回家給老人過生日,下午才能回來呢。這時他把手放到辦公桌子下面擺手,我領會是讓我上車。於是我轉身上了客車。

沒想到車走了剛一會兒,道邊又有警察拿著喇叭喊話,我看了一下手錶,剛剛過了十分鐘。這時乘務員下車和警察交涉,車再次停了好長時間,這次算是沒折騰大家收身份證。車再次啟程。

當車行至凌海時,又一次被特警車攔住,上來一位特別的警察,用那種察言觀色的眼神,在每一位乘客的臉上停留。車下有警察不停的邊走邊往車窗裏觀望,還有持槍的警察站在路邊。這次車足足停了半個小時,車又一次啟程時外邊開始下起了小雨,真不知中共邪黨到底怕甚麼。

到了錦州後,把我們拉到了一個不是客運站的地方下了車。我老叔接站時,找不到地方,找不到我。

費了幾番周折,最後總算到了老叔家,我把來時路上的整個過程說給老叔、老嬸聽,老嬸說:「我們四月份去你家回來時,警察就這樣截車,還翻包、搜身呢。」

這次的坐車經歷使我感觸尤深,當今的中國社會已經完全沒有了一點人權,人民的自由權徹底被踐踏,對外宣稱的和諧社會不過是掩蓋邪黨假、惡、鬥的又一政治口號而已。僅僅從營口到錦州這樣近的路程就如此設崗盤查,北京的戒嚴更是可想而知。

試想如果不是中共做賊心虛,殺人樹敵太多,為何如此懼怕?一個「十﹒一」把整個社會搞得如此恐怖,相比國外百姓在街上載歌載舞歡慶國家獨立,這只能說明中共靠殺人竊取來的政權是不得民心的,所以才如此懼怕,怕自己哪天被送上斷頭台。

當前轟轟烈烈的退黨大潮,表明中共已經徹底失去了民心,現在不過是殘枝敗葉在風雨中搖晃而已,隨時都會傾倒在地。在此也奉勸那些至今還在利慾中追隨邪黨的警察們,不要拿自己的前途、生命開玩笑,你們可能比普通百姓更知道邪黨的殘忍腐敗,歷史對中共的審判已成定局,快快棄暗投明,退出邪黨組織,保自己和家人一方平安,才是明智之人之舉。